• 4.我要保护你

    更新时间:2016-09-22 10:29:20本章字数:1991字

    母亲的遗容和勒痕深深的印在沁伊脑子里,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几天,醒来后,葬礼已经结束,她不吃不喝不哭不笑。

    这天同顺下朝早,径直来到后院,沁伊趴在桌子上,眼睛望着门外,空洞洞的。

    “丫头,”同顺轻声叫道,“爹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沁伊这才回过神来,原本圆润的小脸消瘦,显得那双眼睛更加透亮,她直直的看着同顺,张口吐出一句话。

    “我怕碰见逢宣!”

    一旁的银杏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急忙跪下,“小姐是说——”

    “是你教她的吗?”同顺低声喝道。

    从那以后,沁伊再没见过银杏。

    弘基已然知道了瓜尔佳府里的事,但自从阿玛归府后,他作为王府接班人,文、武的练习比往日更多了,而且,那日的小姑娘突然成了王府的常客。

    已经12岁的他知道,那是额娘为他选定的福晋。

    “楚璇在前厅等着你呢,还不快去,”福晋过来催促他,让丫鬟收了弘基的书。

    “额娘,我,”弘基站起来,年幼的他从不曾违背额娘的意思,但此时,他面色凝重,“我想去趟瓜尔佳府,我想看看沁丫头。”

    福晋本不想应允,但看到儿子微微泛红的眼圈,只得让步。

    “先去陪楚璇玩一会儿。”

    傍晚,弘基兴奋的跑来瓜尔佳的后院,刚要进屋,一个陶瓷碗嗖的一下飞了过来,他灵敏的避开了,瓷碗碎了一地,随即响起沁伊的哭喊声。

    “银杏呢?你把她叫来,你走,你走——”

    “我是逢宣夫人派来的,”女人趾高气昂的声音传来出来,冷眼看着哭倒在卧榻上的沁伊,不敢不顾。

    弘基快步走进屋里,地上更是一片狼藉,饭菜撒的到处都是,花瓶、书架无一幸免。

    “哪家的野小子,敢——”丫头没说完,就被弘基身后的贴身侍卫李德喝住了。

    “放肆,竟敢对怡王四公子不敬,”李德上前就要拿她,那丫头早就吓得没命,扑通一声瘫在地上,被李德单手丢了出去。

    李德年长弘基8岁,是弘基自幼的侍卫,身手了得。

    “弘基,呜呜~”沁伊紧紧抱住弘基,生怕一松手人就没了,“银杏不见了,不见了,呜呜~”

    弘基轻抚着她的背,眉头紧皱,等着她情绪稳定下来。

    弘基两岁时见到了还在襁褓中的沁丫头,后来,等沁丫头长到两岁的时候,这个女娃硬生生的成了他的克星和跟屁虫,他读书,她睡觉,他练舞,她捣乱,他被罚,她也跟着被罚,他不开心,她会逗他笑,他开心了,她会更开心。

    十年,女娃陪了他十年,如今身形消瘦,哭的梨花带雨,他的心陡然一痛,更很自己无力把她牢牢放在身边守护。

    待她吃了自己带来的糕点时,弘基把身上的玉佩解了下来。

    “你看那棵梧桐,”弘基指了指窗外,梧桐的影子斑驳,那是五年前两人种下的,“那时我说的话依然作数,只是——”

    沁伊眨巴着眼睛,她现在已经不饿了,但,她真的记不起来当时弘基说的什么了。

    “拿着这个,”弘基把玉佩放在沁伊的手心里,“我不在的时候,这枚玉佩就是我,沁丫头,答应我,好好吃饭,好吗?”

    沁伊抹了把鼻子,看看手中的玉佩,又看看男孩殷切的眼眸,她轻轻靠在弘基肩头,轻嗯了一声。

    “公子,”门外响起李德的声音,“我们该回去了。”

    逢宣派来的丫头被轰走了,因为弘基的介入,逢宣不敢在对她为所欲为,沁伊身边反而清净了许多。

    这日,她走到后院花池边,突然有些炫目,坐在亭子里的大娘担忧的将她揽在怀里。

    对于这个庶出的孩子,大夫人其实有着复杂的感情,再加上她母亲沁柔曾经带给她的伤害,按理说,大夫人没有任何对沁伊好的理由。

    可能是她自己的孩子长居深宫,又可能沁伊有当今皇后的宠爱,又或者,她本身就是极喜欢这个孩子的,大夫人说不清。

    “大娘——姐姐不回来吗?”

    “快了,快了,沁儿是不是想姐姐了?”

    沁伊没有回答,转而又问。

    “银杏不回来吗?”

    “银杏——”大夫人没想到沁伊会问这个,扯了谎,“她回家了。”

    大夫人有仔细的看着沁伊,原先红润的脸蛋没有一丝血色,头发凌乱,衣服也是好几天没换了的。以前欢实闹腾的沁伊,现在安安静静的站在她跟前,声音也没有了往日的活泼,含糊不清。

    “告诉大娘,怎么了?”

    她抿了抿嘴唇,想说什么,却又想不起来,“我想睡一会儿。”

    “大娘抱着你。”大夫人搂着她,轻轻地拍着,眼泪不知不觉就落下来了,以往的日子,虽说艰难,却也没这般勾心斗角,你死我活。

    自从沁柔去世后,府里的一切变化,大夫人心知肚明,又无可奈何。同顺生性懦弱,对府里的事一概不闻不问。

    大夫人只觉胳膊一重,沁伊晕了过去。

    “沁儿,沁丫头——”大夫人连叫了几声,声音凄厉,“快叫大夫来。”

    沁伊缓缓睁开眼睛,大娘坐在床边抹泪,父亲站在窗前,背对着她,弘基趴在床沿上,看到她睁开眼睛时,紧皱的眉才舒展开。

    “感觉怎么样?”大夫人急忙问道,同顺应声走到床边。

    “水,”她喉咙动了动,发出模糊的声音。

    大夫人的丫头春桦早已端了过来,她贪婪的一饮而尽,努力扯动嘴角,给了弘基一个微笑。

    “你头发都打结儿了,”弘基眉头紧锁,本想潇潇洒洒的做个嫌弃的表情,不想眼泪竟然夺眶而出。

    “你嫌弃我?”沁伊扯出一个笑,伸手碰触他脸上的泪痕。

    “不不,”弘基拼命摇头,他擦干眼泪,“我这就跟阿玛说,把你接王府去,我要一直保护你。”

    一旁的同顺、大夫人闻言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