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玉佩

    更新时间:2016-09-26 09:33:04本章字数:1409字

    弘基、四阿哥弘历、四格格、唯式,还有弘历的伴读督察员左都御史之子叔录等人的脸色逐渐露出不耐烦,可那师傅偏偏没这个眼力见,眼皮一耷拉,缕着胡子,讲个骑马要领都能出一箩筐“之乎者也”

    停,弘历翻身上马,弘基、书录也在马童的搀扶下上马。

    四格格本是弘基的同胞妹妹,如今被当今皇上的养女,深受宠爱。她是被弘基拉过来了,她的贴身侍女唯式也跟了过来。鉴于这些皇子皇女年级尚幼,师父们也骑马紧跟在侧,生怕出什么闪失。

    弘历一时兴起,提出赛马,弘基只好答应。叔录向来只喜欢骑马遛弯看风景看美女,对比赛毫不感兴趣。待两人开赛后,叔录骑着马在场子边上绕无意中,瞥了一眼唯式的方向,四格格在马上,由人牵着慢慢走着,唯式低着头看什么呢?他拍拍马屁股,走到她跟前。

    “唯姐姐,你看什么呢?”他欠身下马,才看见她盯着手中的一枚飞镖。

    “格格说想玩这个,我就先预备着,”她微微一笑,她是沁伊的同父异母姐姐,年长她四岁,“公子不去赛马?”

    “我们仨中马术最差的就是我,我也不好这口。欸?没听说格格喜欢飞镖啊?再说了,女孩子玩这个可不好。”

    “也就是一时想起来的,”唯式浅浅一笑。

    叔录点着头,环视一下周围,想起来什么。

    “对了,上次听姐姐说想找一本医书,叫‘贤者囿于’,这名字真奇怪,我让家人跟着打听,还真找着了。”

    唯式暗暗惊讶,没想到当时随口一说,他还真上心了。

    《贤者囿于》这本书,唯式自己都不确定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她只是在哪本书里见到过这个名字,想来宫中好多医书自己看的差不多了,就想找这种偏门的医书来看。

    历史还分为野史和正史呢,那种被正史放弃的《贤者囿于》到底会记录一些什么疑难病症呢?唯式好奇的很。

    “让公子费心了,”唯式嫣然一笑。

    “也不怎么费心,今儿来的匆忙,回头我给姐姐送来。”

    唯式正想说自己去取呢,估计书录看出了她的心思,就转了话题。

    “这也没个靶子啊,你们应该去射击场啊,这空荡荡的,往树上扔也远着呢,等会儿咱们去——”书录正说着话,听见弘历在叫他,急忙跟唯式打个招呼就跑过去了。

    唯式看着手中的镖,突然右手四指紧合,拇指内扣,整个飞镖就露出了镖尖,她顺势划过地面,一层青烟顺势而起,面色温婉不在,凌厉骤现。

    她抬头,并没有人注意她,很好。

    唯式收好飞镖,仔细的看着地上半圆弧状的划痕,虽是草地,但整道痕迹很细,力度很深,嘴角的笑意一闪而过。

    四格格正从马背上下来,唯式小跑过去,听得到弘历他俩正打趣弘基。唯式赶过来,把手帕递给四格格。

    “甘拜下风、甘拜下风,”弘基抱拳拱手连说道。

    “哈哈哈,”弘历大笑,“怎么着,准备拿什么输给我啊?”

    弘基故作摇头叹气。

    一旁的四格格笑道,“四哥放过他啦。”

    “那可不行,愿赌要服输,”弘历上下看着弘基,瞅准他腰上的那块玉佩,“我就要这个。”

    “这个——”弘基面露难色,“赶明儿我给四哥一个更好的,这个就算了。” 

    “有故事?”弘历拉长了音调,一脸坏笑。弘基从来都视钱财为身外之物,这块玉佩显然是有什么来历。

    见他支支吾吾不说话,一旁的四格格性急插了一嘴。

    “这是赢的沁丫头的,四哥你不知道,他俩老是打赌什么的,但弘基哥哥基本上就是十赌九输,好不容易赢这回,就把这块石头当宝贝了,你看看,这不就是块石头吗!”

    唯式顺着四格格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那块玉,色泽暗淡,表面粗糙,堪称“破”石,她又看向弘基略带红晕的脸颊,平静的心扑通一下沉了。

    “我就说什么宝贝能入得了老四的眼,原来如此,那就再来一局吧。”

    唯式看着弘基上马,那股刀尖上的寒意再次出现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