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姐妹

    更新时间:2016-09-27 09:30:53本章字数:2365字

    弘基好些时候没见着沁伊了,手中的笔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掀开的书一页未翻。廊前忽的一阵吵闹,一问才知四格格这几日就要回府了。

    弘基暗喜,那日必然府中热闹异常,趁人不注意时偷偷溜出去保准没问题。脑子一兴奋,笔也跟着兴奋起来,几笔下来,一张“癫狂式”瓜尔佳。沁伊便跃然纸上。

    果然,四格格回府当天,整个怡亲王府流光溢彩,宾客满朋。

    四格格贵为怡亲王亲女,当今皇上养女,前来巴结奉承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给阿玛、额娘请安,”四格格在嬷嬷的搀扶下给怡王夫妇行礼。

    怡王和福晋急忙扶起,仔细打量着女儿,好像长时间没见了,福晋更是高兴的哭了出来。四格格出生时,怡王尚在圈禁中,自小由当今皇上抚养,和父母也是见少离多。

    雍亲王登基,四格格养在宫中,见面次数虽多,也不像平常人家的女孩那样享受人伦之乐。

    一一问候过便落座,彼此说笑。跟随格格回府的贴身侍女是同顺的大女儿唯式,她自幼侍奉格格,这也让怡王从心底里更加看重同顺。

    弘基心中有事,趁人不注意便溜了出来,他早就吩咐了李德备好了马车,出了府就狂奔而去。席间人注意力都在格格身上,没太在意弘基的离去。只一直注视着他的唯式看着他匆忙离去的身影,淡然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弘基来到瓜尔佳府后门,深吸口气,试着一跃而起想翻过高墙。可他轻功造诣并不深,年纪又小不懂掌控,当下摔了下来。

    李德一旁双手交叉垂在身前,静静的看着,等弘基这一摔,李德直接一掌捂住了眼睛。不行,实在看不过去了。

    他上前,摁住又想上窜的弘基,拦腰抱紧,纵身一跃,等弘基向发火时,两人已经到了沁伊的房前。

    弘基一想着门后的姑娘,马上忘了刚刚那茬。挣脱李德,飞跑进去。

    房中烛火闪耀,飘忽不定,隐约看到人影走来走去,他敲门,开门的正是那恶仆,见到弘基有些惊慌,弘基让李德看着她。

    “沁丫头,”弘基站在外间轻轻叫了声。

    躺在床上的沁伊以为出现了幻觉,没理会,待到第三声响的时候,才意识到那个人就在门外,她跳下床,跑出来,一句话未说,所有的委屈瞬间涌出。

    弘基微笑的看着她,想给沁伊一个大大的拥抱,没曾想沁伊一脚踢了过去。

    没有了母亲、银杏,父亲又如此懦弱,大娘虽好,却总感觉有些隔膜,只有弘基是她从小的玩伴,可就是这么个人,竟然消失了这么久。

    “还有力气踢人,恩,看来没事儿,那我走了,”说着转身假装要走。

    沁伊歪着脖子,直直的盯着他的背影,咬紧了牙关,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弘基走到门口了,脚都迈出去了,也没听着沁伊挽留他的声音。

    “你不留我?”弘基嘟着嘴,把抬起的脚转了个方向,“得,小爷自个回。” 

    弘基拉了凳子在她旁边坐下。

    “我给你看这个,”弘基从怀里拿出那日的画作,“像不像……别发火啊……发火就更像了。”

    沁伊逐渐长大的嘴巴又慢慢的合起来,肩膀无力的落下。

    “像,”她叹了口气。

    这下轮到弘基发懵了,画上的沁伊头发竖直,眼方、嘴方,脸上还有墨点子,她竟然没手撕了。

    弘基感觉不对劲。

    “怎么了,”他摸摸她的脸,“怎么这么凉?”

    刚触摸过的脸颊没有一丝温度,不禁怒火中烧,正要发作,被沁伊制止了。她摇摇头,自己拿了件外衣披上。

    “没用的,”说着眼圈红了。

    弘基沉默了,良久他才说到。

    “对不起,我不能接你到王府。但是,你要相信我——”他紧紧的握住沁伊的手,仿佛那样才能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心。

    沁伊摩挲着自己的手,那种温暖竟然这么真实。

    弘基终于赶在散席前回来了,和兄弟姐妹玩闹了会儿,请了晚安,就回房间了。格格也回房间休息,唯式伺候她洗漱更衣,自己也收拾好,在旁边躺下了。

    “唯姐姐,明天你回家里看看吧。”

    没有回应,格格又叫了声。

    “格格说什么?”唯式才回过神,最近她失神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她暗自懊恼。

    “你想什么呢?刚刚在席间看着你都有点心不在焉的,叫你都没听见,现在还是,快说说,想什么呢?”

    “没有啦,只是听戏什么的太入神了。”

    “你就乱说吧,今儿这几出戏,哪个没看个十七八遍的。是想家了吧,明天你也回去看看,我让弘基哥哥陪你。”

    唯式的心颤了一下,脸颊发热,她感觉格格好像窥探到她的内心了,正要辩解,格格已发出轻微的鼾声,浓重的失落感不可抑制的弥漫开来。

    “你就放心去吧,四哥哥那边我派人去传话了。”

    唯式感觉自己的手不听使唤了,胸口像是被什么压着,呼吸有些急促,脸颊涨涨的,有点热。

    “怎么了?”格格感到异样,不等答话,便笑道,“在宫里,可是有人跟我说自己不想回来的,怎么这才提了下,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我——”唯式一边想着话,一边又觉得格格提到弘基完全是无心之举,不禁又涌出失望之感。

    “不笑你了,快去吧,准你后天回来,这边不用担心。”

    在弘基眼中,唯式是长自己两岁的姐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性情孤傲,难以亲近。

    一路上唯式无话,只是盯着车外,狭窄的空间里难免有些尴尬,难弘基有心示好,却总被唯式冰冷的脸拒之门外。

    接到消息的瓜尔佳府已经出府迎接了,大夫人紧紧地抱着唯式,久久不愿放开……众人进屋落座,母女叙说离别之情,自是感人。

    趁人不备,弘基把写好的纸条塞给沁伊。沁伊紧紧的攥在手里,到了晚间方才打开。

    “那棵梧桐替我为你遮风挡雨。”

    第二天,唯式很晚才醒,用完早餐便在园子里闲逛,这片池塘自打记事时便有,那时候荷叶俊美,池水青秀,如今时节带来了颓败。

    坐在亭子里,任思绪乱飞。昨日,弘基是想和自己说说话的,却被自己冰冷的态度生生的逼了回去,想到此不禁懊恼起来。正沉思间,沁伊来了,脆生生的叫了声“姐姐”,见她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便准备走。

    唯式回过神儿来,注视着这个从小便不怎么熟悉的异母妹妹,瞬间升起的感觉竟是厌恶。

    “跟你的丫头呢?”沁伊捏着衣角,并不作答。这时候远远的有人跑了过来,“沁小姐,沁小姐。”

    想必是被唯式看到,冷落了主子怕被责罚,赶到后气喘吁吁的站在一旁。

    唯式走到她身边,虽然身子低了一大截,但极具有威严,“照顾好主子是你的职责,要明白自己的身份。”

    沁伊看着唯式远去的背影,忽然感觉亲近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