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为什么

    更新时间:2016-10-05 11:56:45本章字数:1321字

    “去前厅吧,这里容易着凉,”大夫人努力克制自己抽搐的嘴角,绷直的假笑才发现这俩人压根没瞅她。

    沁丫头直接拉着他往后院跑了,大夫人惊讶的半天合不住嘴。

    “夫人放心,”平阳呼哒哒的就追了上去。

    “对不起,”弘基说着。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沁伊倒着走,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看着神情落寞的男人。

    平阳远远的跟在后面,她其实,是巴不得这俩人赶紧有点什么呢,她下意识的回头,见大夫人老远冲她推手,才松了口气,敢情“腹诽”这个东西真的不能着调!

    “好久不见,刚见面,还净跟你说些烦心的话。”

    沁伊嘿嘿笑了两声,顺手折了些花瓣,放在手里,一会儿又吹了出去。

    “我又不觉得有什么,瞧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问你,现在的你能改变这样的状况吗?”

    弘基摇摇头。

    “那就接受吧,也许和你想要的那种生活背道而驰,但是——谁又能说得准这其中没有能让你快乐开心的事呢?”

    “最近是不是很用功的念书了?都会用成语了,” 弘基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了。

    “再提念书的事,你可真对不起我了,”沁伊的脸色瞬间就黑了,脚步生风,走的飞快

    “不提不提,永远不提,”弘基快步追了上去,拉着她的袖口,跟着她。

    “最近大娘不仅不让我碰箭,而且还逼着我学习针线刺绣。而且,过几天姐姐要回来,到时候恐怕我真的要闷死了,”沁伊说完长叹一声,“女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像男孩子那样?为什么女孩非得要学这些东西?”

    她把“为什么”三个字咬的很重。

    “为什么?”话一出口,弘基就明白过来,沁伊已经15岁了,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时间过得真快。

    他有些失落,捉着衣角的那只手陡然垂了下来。

    “不知道,”沁伊却说到,“大娘只说成天舞枪弄棒的,不成体统。”

    “……那棵梧桐还好吧?”

    “树?昨个写信来问,今个专程来问!”沁伊嘟着嘴,似乎埋怨弘基不听她的苦处,却一直惦记着一棵树。

    弘基苦笑,丫头啊,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唯姐姐要回来?难道说四妹也要回来了吗?没听见信儿啊。”

    “因为你的一颗心全扑在那棵树上了。”

    弘基愕然,随即说道。

    “瓜尔佳.沁伊你可要记得你刚刚说的话。”

    “干嘛叫人家全名?”这是个不好的征兆,小时候,福晋罚她的时候就是这么叫的。

    李德跑了过来,恭敬的立在一边,弘基知道,他该回去了。

    沁伊不舍,嘴上却不饶人,别着脑袋不看他。

    “我走了,我真的走了。”

    “哼!”沁伊跑回了房间。

    平阳走过了,替沁伊表示了歉意,“姑娘她——”弘基摆摆手,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带着李德离开了。

    大夫人的眼睛一直盯着弘基,待他出府,才揉揉发酸的眼睛松了口气。

    “讨厌,”沁伊倒在床上,心里不停的埋怨着。

    平阳走上前,递给她一杯热茶,沁伊接过一饮而尽。“姑娘在为四公子烦恼吗?”

    “来不了一会儿就走,还不如不来呢。”

    “那姑娘是希望公子留下了?”

    “至少能陪我玩一会儿吧。”

    “在姑娘眼里,公子就是一个玩伴吗?像你们小时候那样?”

    “不然呢?”

    “可是……”平阳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公子长大了,姑娘也长大了。”

    在瓜尔佳府的这几年,平阳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沁伊可能一颗心一如往常,但是四公子似乎并不是,他看沁伊的眼神跟任何人都不同,制热、柔情,那种眼神是平阳曾经奢望的,如今……

    平阳还想说什么,碍于自己的身份也不好多言,沁伊抱着床腿,拼命撞头也听不进去,平阳拿了个枕头给她垫着,自个琢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