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入梦

    更新时间:2016-10-20 09:15:26本章字数:1583字

    一则等在府门外,看着弘基躲躲闪闪的眼神就知道,闭门羹吃了,还吃的一点没脾气。弘基要面子,他就绝对不给,哈哈哈哈哈哈一串长笑外,夹着马肚子追了上去!

    “弘基哥哥等等人家,”一则不顾路上行人诧异的眼神,又抛下一串爽朗的笑声,想来,这瓜尔佳的小姐还真是有本事。

    瓜尔佳。沁伊,一则是知道的,就是不太清楚他俩具体到哪个阶段了。

    弘基回头,用眼神杀了他一番。

    郊外不比京都,没有熙熙攘攘、车马横流。只是翠然的景色,映的人眼睛满满的。见惯了点缀四季的各色花草,这偶尔一两处枯枝散叶倒也显得别致,只是,并不见一则口中说的“沁芳亭”。

    “吃了闭门羹?我们风流倜傥的四公子吃了闭门羹吗?”一则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若是如此倒还好了。”

    “几个意思?”弘基遥望着远方,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最后竟然停住了,“小时候形影不离,也没人看着管着,如今想见一面竟比登天还难。”

    “沁姑娘——你开始喜欢人家啦?”

    弘基愕然,没想到一则竟然说出这么直白的话,一时间感觉心事被窥视,有些难为情,没有理会,快步向前走。

    “喜欢就娶了。”

    弘基突然停下,让紧跟着后面的一则差点撞上,“怎么了这是?”

    弘基不答话,继续往前走,脑子里却不断回荡着一则刚刚的话,“开始喜欢?”弘基一直都喜欢着!

    远处隐隐出现亭子的一角,清风吹过,时隐时现。真是丛林深处,欲掩还羞。

    一股清香,和着风丝丝入鼻,不像是花蕊的浓郁。弘基好奇,绕过矮丛,走过去,只见一妙龄女子靠栏而卧,身着素雅,发丝轻舞,眉眼低垂,轻施粉黛,比平日里宫中见到的没人多了一丝风尘,更觉妙不可言。

    侍女依身而立,点缀其间。

    听着动静,女子起身,但见弘基,神色有些慌乱,见着一则方才安稳,盈盈一笑,俯身施礼。好似寒冬见着腊梅开,心神舒畅,弘基一时竟有些迷离。

    “姑娘久等了,”一则说到,弘基这才缓过神来,自知失态。

    “公子客气了,我也是刚刚到,”恩绰浅浅一笑。

    大家依栏而坐,侍女已经奉好了茶,一则偷偷的看了弘基一眼,平日里从容自若的四公子,此时倒局促不安。再看恩绰,淡定从容毫无谄媚一如往日,让一则安心了不少。

    他自觉并不比弘基差,今天,他叫来弘基只是想知道恩绰到底中意什么样的男人。京中已盛传怡王四公子弘基文武兼备,且相貌俊朗,是多少王公贵族闺阁小姐的梦中人。

    对,林敏只想赌一赌。

    “这是怡亲王府四公子弘基,”林敏话音落,恩绰微微欠身对弘基施礼,“早闻公子大名,今日有幸得见。”

    弘基起身回礼。

    “有幸见得姑娘是在下的荣幸,敢问姑娘芳名?”

    “恩绰。”

    弘基不解的看向一则,想必,这确实是不多见的名字。

    一则轻抚折扇,嘴角微扬。

    “京中盛传,公子待人谦恭有礼,丝毫没有门第高下之分,且博才多学。刚听来,还不信,今日一见,真比传闻还要胜十分,”恩绰笑道。

    “姑娘过奖了,世间百态,芸芸众生,因身份、地位不同而给人不同之感。只是,由贵而贱,由贱而贵,也只是恍惚之间。我不过是活一个心安而已。”

    “好一个心安,”一则笑道,“你可知道你这种心安,羡煞了多少人?”

    三人畅古谈今,诗词歌赋,山水词画无所不谈。不觉间夕阳西沉,挣争扎扎,仍难以逃脱坠入云中的命运。

    “残阳依旧,旧人难寻,”恩绰微闭双眼,遥望着那片残阳,似有所感。

    弘基靠在栏上,看着筱雨拿了一件披风披在了她身上,替她紧了紧衣角。宽大的袍子里包裹着一只竹,拉长的身影,更显瘦削、更惹人怜爱。弘基来不及收回自己的思绪,却碰着了恩绰转过来的眼睛,即使这般距离,她周身散发的伤感依旧可见。

    恩绰远远的俯了俯身子,算是告别。由筱雨搀扶着上了马车。弘基一直看着,直到马车失去了踪影。

    “我们也该回去了,”一则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亭外。

    已是深夜,透过窗子看不到夜空里的点缀。弘基不由的想到那个叫恩绰的女子,她是谁?打哪来?眉眼之下隐藏了什么?此刻是不是也在仰望同一片天空?

    “明眸皓齿伊人面,掩尽心中万般情。”他叹了口气,和衣躺下。

    夜半,他突然睁开眼睛,这个姑娘竟然入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