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唯式的心

    更新时间:2016-10-26 09:20:35本章字数:1522字

    四格格要回府,怡王的病一下子好了大半。福晋忙里忙外,把整个王府布置一新。

    当下王府射阳,同顺夫妇也应邀出席。

    “我思念女儿,同顺何尝不是呢?”怡王看了看唯式,继续说道,“唯式自幼跟格格住在王府,跟你们夫妻二人也是聚少离多——”话音未落,便咳嗽起来。

    福晋急忙替他抚肩,他摆了摆手制止了。同顺情急之下已离开座位,见怡王并无大碍,才落座。

    “唯式能伺候格格,是我们的荣幸,而且跟着格格,她也学会了不少东西,这要是跟着我们,不定是什么样子呢,”大夫人赶紧说着,同顺只顾点头。

    怡王的眼光扫过众人,没有刻意的停留。透过众人望着逐渐迫近的夜色,微风里灯笼轻摇,似断了根线。被圈禁时也有灯,更有日复一日的黑暗,但是黑暗过后留下的仍是无尽的孤独。

    “弘基,最近可有什么新鲜事吗?说出来,让大家都听听,”福晋见状,赶忙说道。

    “阿玛,额娘,”弘基笑道,“新事自然不少,只是没有让人称奇的。不过,几天前,儿子去了一个地方,京郊十里的沁芳亭。”

    “沁芳亭?”怡王抚须沉思片刻,缓缓的说道,“倒是没有听过,兴许是近年才新建的?”

    “阿玛说的没错,沁芳亭本不甚特别——”弘基突然卡住了,这么个场合,说一个女子实在不合适,突然打住,顿时尴尬无比。

    众人都听着,迟迟不见下文。沁伊也别着头不看他,她知道这会儿他保准给自己使眼色呢。

    唯式心中已明白几分,亭、景随处可见,即使特别,也逃脱不了文人墨客笔下千百年来的颂赞,不同的只是那里的人罢了,她下意识的看向一垂着头、旁默不作声的沁伊。

    “你这孩子,说话也不痛快了,”福晋嗔怪道,继而转向沁伊,“这个时候还得看我们沁丫头的,沁丫头,快,给我们说道说道。”

    一时间,大家的注意力都转到沁伊这了,弘基暗自舒了口气,也看向沁伊,不曾想,一下对上眼了。

    沁伊很别扭的转头,脖子僵硬的嘎吱嘎吱声似乎都能听到,可一看弘基又恢复怡然自得的模样,那个憋闷又窜出来。

    “王爷、福晋,你们可知道,弘基的一件糗事?”

    “什么事?”大家好奇的看着她,连忙着喝汤的小公子弘晓都直勾勾的盯着她。

    “那天他急着画画,就把纸铺在桌上,谁知道那纸竟比刀锋还利,不小心就划了手,因为小伤口他没叫太医,自个儿不知从哪扯了小布条,认认真真的缠着自己的手指头,连画画都忘了,缠了半天,你们猜他说了什么?”

    “说什么?”格格心直口快脱口而出。

    “就是说了什么?”怡王也来了兴致,催她快讲。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哎呀,我缠错手指头了……’”沁伊一字一句的说道,弘基的表情和语调被她模仿的惟妙惟肖。

    大家哈哈大笑,弘基也笑了,其实,那个举动不过是逗她开心,毕竟那天和她下棋,他又赢了。

    “我要尿尿——”弘晓突然叫道,又引得大家一阵笑。

    “四哥哥,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我都不知道,想必阿玛也是不知道的,”格格笑道。

    怡王连连摇头,说的弘基越发不好意思了。

    大夫人本来担心沁伊的举止会不合礼数,如今看来,虽不合,也无妨,怡王不仅不厌恶,相反还是喜欢的很。

    宴席已撤下,已月上柳稍。

    沁伊伏在大夫人腿上,昏昏欲睡。

    “沁丫头胆子着实大了些,王爷面前,行为举止竟然毫无顾忌,”大夫人轻轻的理顺沁伊的散乱的发丝,悄声跟同顺说着话。

    “……王爷又不是第一次见她这么说话,”同顺半眯着眼睛,马车的颠簸让他的脑袋不住的摇晃。

    大夫人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的女儿颇有大家风范,言谈举止丝毫不输那些贵妇小姐。

    待格格梳洗完后,唯式也歇了。黑暗中静静的听着自己的心跳,每一声都有些许的迟疑、困惑、无可奈何。沁丫头讲的不是故事,而是关系,亲密的关系。这种亲密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怡王的笑是默许,对沁伊的默许。

    想到此,她捂紧了胸口,痛。

    白窗墨影,悉悉索索。她想起了那条帕子,那朵墨菊,可恨自己竟然不是自由身,空学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唱给谁听,画给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