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咬了他的唇

    更新时间:2016-11-02 09:49:09本章字数:1758字

    昨夜下了场雨,花瓣上还挂着点点雨的痕迹。戴家大小姐戴琳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拽下带有残败之像的枯叶,顺手扔在花圃里。

    “你在这儿啊,”沁伊睡眼惺忪,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抱着柱子,好像随时能瘫倒。

    “瞧你,哪像个大家小姐的样子,”戴琳嗔怪道,一遍吩咐小丫头梅兰把修剪好的花瓶放回室内的矮几上。

    “嫌弃我?”沁伊翻了个白眼,“我还看过你尿裤子呢,我都没……”

    戴琳急忙捂住沁伊的嘴。

    “那时候我都没说嫌弃你,”沁伊挣脱开,快速说道。

    “赶明给你找个厉害的姑爷,你就消停了,”戴琳撇了她一眼。

    沁伊嘻嘻一笑,就当没听见,拿起苹果咬了一口。

    “先别吃了,赶紧洗洗,一会儿吃早饭,”戴琳正说着,门房传来信,说是杨家派人来接沁姑娘了。

    这杨家是沁伊母亲的娘家,世代经营珠宝交易,在积贤街颇有名望。沁伊自小就爱在杨家待着,不仅是老太太宠她,更重要的是有戴琳这样的玩伴,两人亲如姐妹。

    “老太太说什么事了吗?”沁伊问道。

    “不是老太太叫的,是瓜尔佳府里来人了,说今天务必接姑娘回去,”那人在门口说着。

    “没说什么事儿?”平阳问道,那人摇摇头。说话间,沁伊稍微梳洗下,就准备告辞了。

    “才来一天就要走,”戴琳明显的不太高兴。

    “好了好了,别生气哈,下次咱们咱一处玩。”

    来人没说什么事情,杨家老太太也不知道。弄得沁伊、平阳紧张兮兮的。辞了老太太就赶紧的回去了。

    回到府里,还没喘口气,怡王府就派人来接了。

    “怎么算的这么准?喝杯茶的功夫都没有,”沁伊嘟囔着放下手中的茶。

    “姑娘不知道,这几日,四公子天天派人过来,打听姑娘什么时候到,这肯定是那边刚得了信,就遣人来接了,”春桦正巧过来给她送衣服,听见这话,就顺口说了。

    “天天?”沁伊暗自嘟囔了一句,那日的情景又窜到脑子里去了,她甩甩头,换了衣服,辞了大夫人,才坐上王府的马车。

    沁伊坐上马车就悠哉游哉的眯呼起来。

    “沁小姐,到了。”

    沁伊颤悠悠的被人扶下了车,定眼看了看,这不是怡王府。

    “这是哪儿?”

    “小姐先进去,公子一会儿就来,”车夫说着就不顾她了,自顾的把马拴好,就蹲门槛了。

    沁伊四下看了看,周围也没什么人。

    眼前这座宅子,虽比不上王府的气派,倒也算是雅致。

    青砖绿瓦的上面爬满了绿油油的藤蔓,让人看着清凉不少。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绕过假山,竟有一个池子,她这才意识到这是绝美的地方。眼前是清澈见底的池水,池子不算大,半圆形,周边满是刚出水的荷叶,一阵阵清风过,还能看见尖尖的荷包,红白渐变,煞是可爱。就这样的池子上还立着一座亭子,亭子悬空而立,被周遭的荷花围住,又蜿蜒前伸,不知通往哪里。

    她走过去,趴在亭子的横栏上,伸手摘了一朵半开的荷花。

    悬空的亭子有长廊连接而起,长廊依着池子的形状散开。沁伊走上前,才发现假山上就有细流款款而落。假山前是世人的居所,假山后的景象,让沁伊不知身在何处。

    几个池子相连,每个池子里都有不同的点缀,或是生于水中的荷花,或是悬于空中的吊兰,不繁杂,趣意盎然。沁伊最喜欢的还是这条蜿蜒的长廊,由此处到彼处,恰似画笔随意勾勒出的痕迹落到此处。四周的树木高大繁盛,花草修剪有秩,好一派浑然天成。

    也许再多些氤氲的雾气,她便觉恍如仙境了。

    长廊的另一端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弘基双手垂在身后,笑意吟吟的看着她。 

    沁伊的脸又红了,最近……很频繁,但是,这种感觉她并不讨厌。

    弘基走上前,轻轻拉着她的手,沁伊挣扎了一下,就任由他握着了。

    “喜欢吗?”弘基含笑而问,却不等她答话,径直往远处走。

    两人静静的走着,日光飘然而落。

    “这座园子雍正四年六月建成,算来已经整整两年了。园子不算大,整个房屋也只有正偏两处,清静,”弘基说着,并不打算松开她,。

    弘基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她。

    “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先闭上眼睛,”弘基笑道。

    沁伊依了他的言,乖乖的闭上眼,她似乎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再听,什么也没有。

    突然,熟悉的那股气息又逐渐逼近,沁伊不自觉的动了动喉咙,身体瞬间变得僵直,她想动,她发现动不了。

    “他要干什么?”沁伊的脑子飞快的转着,还没等她转完,温润的嘴唇已覆在了自己的唇上,唇分,她倏然睁大眼睛,他近在咫尺,他的深情,他绯红的脸颊,他……再次吻上她的唇……

    因紧张、惊讶、生气各种不明所以的情绪混合而微张的嘴巴此时进入异物,相较于第一次的碰触,这个吻更觉霸道,他似乎要吞了她……

    她终于反应过来——狠狠的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