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6-09-22 10:43:38本章字数:4602字

    1、

    吃过连山监狱那千篇一律的晚餐,李苍梧又巡视了一遍整个监狱,才拿着一个桔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今天是他值班的日子,必须在监狱过夜。拉下了窗帘,泡好了一杯正山小种,李苍梧坐在办公桌前剥起了桔子。他的桌子上非常简单朴素,只有电脑,台灯,几本书和一个相框。

    他很有耐心地慢慢地撕去桔络,放了一片在嘴里。蜜桔的甜味一下子渗透到了整个嘴里。他注视着相框里面的全家福,出起了神。李苍梧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一张桌子。桌子背着墙迎着门,桌上的这张全家福,除了他自己,谁也没有机会看到。那是一张明显是很多年前拍的照片,一共有四个人。后排一男一女,前排两个孩子。弟兄俩长的不太像,哥哥明显像父亲,长相平平却面露坚毅的神色,稚气未脱的弟弟,更像眉清目秀的妈妈。

    李苍梧拿起了相框,看看照片里的那个更小一些的男孩,露出了欣慰的神色。是啊,那个时候,自己的父母还没有离婚,弟弟也还没有跟着母亲,改名字叫做厉怀谨。

    那个时候,他才上初中一年级,还没有长得像现在这么魁梧高大,谁也没有想到过,这个小男孩长大了会成为那么优秀的学者,27岁就成了大学副教授。他想起了那次自己和弟弟的会面……

    那是在得知“白光计划”的第二天,他第一时间联系了自己的弟弟,跟他约好了在河西某家偏僻的茶馆见了面。

    他坐在那里,没有穿制服,点了一杯红茶,抽着金南京,听着店里放的钢琴曲。没等几分钟,弟弟就迈着大步急匆匆的赶来了。

    “哥,你早来了啊。错过一班地铁,等多久了?”厉怀谨大大咧咧地坐在他对面,拿起李苍梧的红茶,狠狠地喝了一口。

    李苍梧笑了起来,把放在中间的果盘朝小弟那边推了推。这孩子,即使长得再大,在自己眼里都还是那个初中一年级的小男孩。他回答着:“也刚来。喝什么?”

    厉怀谨抬头看了看拿着酒水单过来的服务员,摇摇手表示不用看,然后小声说:“可乐,谢谢”

    看着服务员走远,李苍梧环顾四周,周一下午的茶馆里,几乎没几个客人。他开口问道:“你是搞物理的,你觉得像时空旅行什么的,是可能的事情吗?”

    厉怀谨看了看自己一向严谨的大哥,有点奇怪他怎么问了个这样好莱坞电影式的问题。他点点头回答说:“理论上当然是可能的,实现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干嘛,是不是我那捣蛋的侄子李勉之寒假作业要写这个?我来给他写,保证吓他们物理老师一跟头。”

    李苍梧摇摇头:“不是勉之要写作业,再说,他的作业当然是他自己写,哪能带他写,小孩子不能偷懒。”看见服务员拿着可乐走近,他故意扯了些别的。等服务员再次走远,他才切入正题:“连山监狱最近来了个死刑犯,有个部门找上了我们,要拿这个死刑犯做实验,穿梭时空,回到过去。”

    厉怀谨拿着打开的可乐,忘记了喝。他看着自己最敬爱的大哥,怀疑哥哥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精神崩溃了。但是随后,大哥的举动却让他的精神差点崩溃了。

    哥哥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他的邮箱,把一封邮件打开,点开了附件。这封信是他自己发送给自己的,附件的内容是一些手机拍摄的照片,照片的内容正是实验室里那个长相奇特的传送仓和其它关键设备。他把手机平放在桌上,推到了厉怀谨的面前。

    厉怀谨放下手里的可乐,拿起了哥哥的手机,一边看,手一边在颤抖,当看到某一个李苍梧更本不认识的设备的时候,他突然喊了一句:“我操,他们真搞了!”说完之后,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抬起头面对零星射来的目光,他做了个“不好意思”的手势,把手机还给了李苍梧,拿起可乐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喘了半天气,然后开口道:“实验室在哪?是不是在城东?”

    李苍梧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厉怀谨呵呵一笑:“当我物理白学了么,我说怎么这段时间老是那边磁场出问题呢。这实验什么背景?动物实验的结果怎么样?”

    李苍梧回答道:“背景很重量级。”

    “多重量级?”

    “重量到了我不能说,你最好也不要知道的程度。”

    “哦……”厉怀谨点点头,大哥行事一向谨慎,比自己这个叫怀谨的更加谨慎,他既然说不能知道,那自己最好真的就不要知道。

    李苍梧喝了口红茶,继续回答:“动物实验做了已经有172次了,没有一例失败的,从啮齿类动物到黑猩猩,全部存活,而且,状态良好。”

    厉怀谨把李苍梧的手机拿走,熟练的解锁,打开邮件,翻出了那些照片又看了一遍,然后问:“那,怎么知道时空传送成功了呢?”

    李苍梧点点头,回答:“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你把下一个邮件打开,把手机调成静音状态。自己看视频吧。”

    厉怀谨察看邮件,果然发现一段长达有三分钟的视频,他点击开之后,发现是一段用手机对着电脑显示器偷拍的画面。画面上,一个人正在操作视频播放软件,放着众多视频中的几段。

    那些视频拍得杂乱无章,视角接近地面,大部分都是在旷野里奔走的,有时候能看到像是在电影里看到的一些古代的物件。当快要播放到结尾的时候,厉怀谨突然停住了视频,拿起手机对着李苍梧,指着一个在镜头里出现的建筑物,他的手有点抖,明显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他结结巴巴地说:“大哥,这是真的,这是明故宫,不,不是,不是明故宫,是明代的皇宫,还没有被烧之前的明故宫,不,不是皇宫,准确说起来,那个时候叫做朱元璋的吴王新宫!这不可能是伪造的,这视频哪里来的?”

    李苍梧像是知道他要问这个,微笑着回答:“这些视频,是那些被传送,又被成功回传的动物,身体里植入的摄像头拍回来的视频。”

    厉怀谨把手机拿回去,反复播放了视频快结尾的地方那一段带着“吴王新宫”背景的片段,看了有十几遍之后,他关闭了视频,放下了手机。问了自己大哥一个问题:“哥,有没有可能,我代替那个死刑犯,来做第一个参与实验的人类?”

    李苍梧坚定地看着自己已经长大成人的弟弟,点点头说:“哥知道,明史就像你的第二生命一样,所以,我才来告诉你,我可以帮你,你想不想参与?不过实验的危险系数非常高,你可要想好了。”

    厉怀谨迎上了自己炽热坚定的目光。

    ……

    李苍梧坐在幽暗的办公室里,掰下了第二片光溜溜的桔子。他把全家福放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为了让自己的小弟能够得偿所愿,自己做了平生第一次亏心事。

    那是得知“白光实验”的第三天……

    2、

    丁九九很奇怪,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毛病,黑西装也说了,体检要一个月后才会进行,可副监狱长却坚持要他去拍个全身的CT。这设备估计是整个监狱最贵的东西,前任监狱长肯定为此拿了不少好处费。监狱医生嘱咐他躺好,然后,把他狠狠地绑在了检查床上,摔门就出去了。

    这么粗暴干什么,自己又跑不掉。

    出去之后,监狱医生操作了几下机器,嘱咐他不要动。丁九九心里骂了一句:“你把老子捆得像香肠一样,老子能动吗?”

    医生在外面又按了几个按钮,把拍摄部位对准他的胸廓,按了一个键。一个金属块突了出来,对着丁九九。拍CT的时候有这个金属块吗?丁九九想了很久,自己倒是没有去过几次医院,也许是记错了吧。

    医生在外面捣鼓了一会,通过话筒喊了一句:“你等一会,我去个厕所就回来哦。”说完,丁九九就听到椅子往后撤的声音。

    “队长,把我放开你再去拉屎呗,队长,队长,队长?”

    外面没有了声响。

    监狱医生快步走到了走廊里,遇到了等在那里的李苍梧。

    “怎样?”

    “投放了,十分钟后回收。”

    “会致死吗?”

    “没有那么快,电视剧《信子》,你肯定看过,效果跟那差不多。”医生轻声和李苍梧交流着。

    “谢谢你,帮我这个忙。”李苍梧拍了拍医生的肩膀。

    医生摇摇手:“这种卖毒品给娃儿的龟孙子,死刑便宜他了,该这龟孙子受受罪。”

    李苍梧点点头,迅速离开了监狱医院。他让监狱医生把丁九九骗到了监狱医院来,在那个全封闭的CT室里,让他暴露在了致命放射性金属的近距离辐射范围内。

    李苍梧把桔子的第二片剥了下来,塞到了嘴巴里,放下了手里的照片。

    做完那件“亏心事”,他没有告诉自己的小弟,丁九九到底是怎么突然得了血癌。只是一步步教会他怎么冒充丁九九的男朋友,怎么编一个奇怪的让人信服的故事。小弟的身份和人格魅力果然感动了黑西装,让他顺利地进入了“白光计划”,只不过……

    厉怀谨与实验室失联的那个早上,是李苍梧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早晨。他极度自责自己为什么要把唯一的弟弟送去什么明朝,他拼命分析着黑西装传递给他的每一个信息,来达到一个自己最需要的答案:小弟在那个年代过得很好,在他最喜爱的明代,他只是留下了,不是出事了。

    证据很明显,小弟的衣服被传送回来了,而且叠得齐齐整整。这种齐齐整整的叠法,是自己和厉怀谨共同的亲人——妈妈亲手教的。这说明,小弟在取出传送器的时候,不是被迫的,否则,他哪来的精神头叠衣服?

    ……

    李苍梧掰下了第三片桔子,拿在了手里。失联的那天中午,他一个人开车去了农村,去了自己家世代居住,却已经被废弃的祖屋。他是一个人去的,满怀希望,回来的时候,却是一脸的失望和迷茫。没有告诉任何人,他默默地回去工作,默默地为了小弟,为了“白光计划”寻找下一个试验品。

    这个试验品要没有父母,不是死刑就是重犯,要智商高,还要好控制。符合这么多条件,真的很难找,本来以为自己要一辈子看不到弟弟了,谁知道老天可怜,送来了郁知远!

    他留意这个女孩,嘱托狱警不许剪掉她的长发,通知黑西装前来验货。黑西装和郁知远的第一次会面,虽然不算成功,可他依然有把握,能够降服这个姑娘。他调了这个姑娘电脑里的档案,发现她是个美剧迷,而且口味还挺重的。

    那天晚上,1124号被单独叫到了副监狱长的办公室。她心里觉得奇怪,胡思乱想了一阵子,拖着沉重的身子,跟在狱警的身后,迈进了这个她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

    副监狱长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在抽烟,桌上的台灯投射出了一个黑影,正好让他躲在了阴暗中。见到1124号进来,他挥手示意狱警可以出去了。狱警点点头,出去带上了办公室的房门。

    “坐吧。”

    1124受宠若惊。进监狱这么久,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里最大的头头,还有座位可以坐,她几乎以为自己这个“狱霸”是不是最近撞大运了。她回头看看,三人皮沙发是别想了,自己拖了一把折叠椅放好,在副监狱长对面坐下来。

    “1124”

    “到!”她神经反射地站起来,响亮地回答。

    “坐下”

    “是”

    “说话声音小一点”

    “是……”

    副监狱长掐灭烟头,看了看她说:“有个任务派你完成,你有没有信心?”

    1124压低了嗓子回答:“报告领导,保证完成。”

    副监狱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明天,你的牢房要来个新人,你可以吓吓她,但是不许打伤,叫她交代自己的身份。她会说一些你根本不会相信的东西,你不用表示理解,只要告诉她,她不是第一个,之前有过0号。0号去过监狱医院,然后,你暗示她,让她搞点小伤,就能去医院调查了。记得住吗?”

    1124号连连点头:“领导,保证完成任务!”

    李苍梧继续吃着桔子,想着1124号那胖胖的敦实样子和她一本正经的表情,不由得想笑。这个胖胖的1124,进来之前是搞金融诈骗玩P2P的,嘴皮子脑瓜子,郁知远绝对不是她的对手。这个郁知远一定不知道,包括在监狱医院的那些故意留下破绽的文件,丁九九的突然袭击,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精心策划好的。自己怎么说也是犯罪心理学的博士,耍耍一个常年看美剧的入世不深的姑娘,自己真是牛刀小试了。他把剩下的桔子分两次塞进嘴巴,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拉开了一点点窗帘。窗外正是萎黄的连山。快一年了,从郁知远进入他的视线,到她同意实验,窗外的连山青了,绿了又黄了。去帮他寻找小弟的使者,你什么时候能够传来好消息?

    他从窗边走回办公桌旁,拿起本正在读的小说,准备打发剩下的值班时间,搁在桌上的手机嗡嗡地颤抖起来。号码是那个已经半年没有音讯的黑西装。

    “李苍梧,快过来。1号按下预传送键了,十分钟内就会回传!”黑西装说完就挂了电话。李苍梧狂奔下三楼,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他骑上自己的ST1300,风驰电掣地飞奔上了G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