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章 第7节

    更新时间:2016-10-24 17:20:21本章字数:989字

    凛冬已至,风寒无比。来安之率着麾下一百人,静静地等在空空荡荡的柔仪殿西偏殿里。今晚是除夕,当值的守卫这会子应该都在值班的耳房里,吃着酒赌着钱。这是一年之中,皇宫防守最薄弱的时刻,就在此时。但是他还需要再等等,派去传信的人还没有回来。

    他手里拿着太祖神器,眼睛谨慎地看着外面,耳朵努力搜寻着除了嗖嗖落下的雪花的声音之外的所有可疑的声响。一旦传信的人回来,他就要随时做好准备,是武力抢人,还是静静等候。

    听雨轩内,郁知远屏退了所有人,只留下了自称归玉环的那个女人。她走到窗边,照例打开了窗户。

    归玉环看着郁知远笑着说:“慧嫔像是哭过?”

    郁知远点点头问道:“你来,是怎么回事?”

    归玉环小声说道:“那位已经买舟南下,这会子估计已经到了泉州附近了。我来,是捎了那位的口信来的。”

    郁知远疑惑地看着来人,有点不解。自己已经送还了玉环,绝情之话说尽,怎么还有口信?

    归玉环正色小声说道:“知远之痛,痛彻建文。今日子时,初见之地。来使必见,随舟南下,白鹿青崖。”

    知远之痛,痛彻建文……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他还是知道了……

    知远闭上了眼睛,长叹了一口气,泪水突然夺眶而出。

    归玉环也没有劝解,只是又加了一句:“慧嫔,我与来将军在西偏殿等您。子时一过,我们就会自行离去。您请斟酌,莫负苦心。”说完,她竟自去了。

    同喜和德清回到芙蕖馆,见才止住嚎啕的慧嫔又泪流不止,简直不知道今晚出了什么事情。这个本该大家团圆一处喜气洋洋守岁的日子,却被三拨不同的人,搅得乱七八糟。

    慧嫔如同一个被扎破了的水球一般,眼泪怎么都止不住,慌得一屋子的人手忙脚乱,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哭了一会儿,宫内打更的声音由远而近,慧嫔突然像被惊醒了一般,问道:“什么时辰了?”

    德清回道:“还有两刻便是子时了。”

    慧嫔立刻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毛巾,胡乱擦了一把脸,拿起放在一边的狐裘,披上就朝门外走去。当值的太监宫女哗啦啦跟起来一片人,却被她一个手势止住了。

    慧嫔看了看他们说道:“我要出去走走。你们一个不许跟着,回头我大大的赏你们!”说完,她扭头出了芙蕖馆。穿过那些新近才移栽的腊梅,她径直走到了听雨轩的门口。大雪飘落在这六百多年前的明皇城里,白色笼罩了那黄绿的琉璃瓦,染淡了金砖,映红了朱墙,这一番景色真的是让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她扶着听雨轩的大门,却迟疑了步子。

    小摘星楼向左,柔仪殿西偏殿向右,

    子时将至,郁知远,你要往哪里去?

    《金陵变一 知远行》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