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结束

    更新时间:2016-10-08 23:05:06本章字数:2067字

    荒诞。

    两个女人互相致歉,颇有些日本武者精神。

    婶婶说:“真了不起,今日也长了见识。本来老套地以为情人必然个个穷奢极侈外出至少是要玛莎拉蒂踩着高跟鞋脚趾甲也染烂俗指甲油,悠悠然地蛊惑男人并且等着他们的正妻找上门了。真是错得离谱。”

    沈枇杷笑,“我也一样。少不得往常听沈念清略有抱怨家里妻子如何沉闷何等无趣,此时方知是他瞎了眼是他配不上是他的问题。我的优势也许仅仅在于年轻,同时也容易被看透,他会有种对我牢牢掌控的错觉。而你,他吃准了你,却依旧摸不透你,这让他颓丧,进而自我催眠说是你无趣。”

    ……

    滑稽不滑稽?荒唐不荒唐?好一出冰释前嫌的戏码。

    婶婶却说,“怪道他那样喜爱你,的确深有可爱之处。”

    琵琶说,“我也以为你与他离婚,是他损失。”

    我与成安根本插不上话,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与我一样的诧异,女人之间的交流令我们费解。

    她们怎么能够心如止水地审视对方与自己的?这种坦率自然而然,不粉饰也不嘲笑彼此的痛苦,某种千丝万缕的柔情将两人联结。

    反而是我,坐在那里,为自己贫乏的想象力而有种深刻而沉痛的耻辱之感。

    若覃然在就好了,他将不会凭我放任自流。

    他会告诉我这种耻辱是源于尴尬,对于自己是清叔侄儿这件事实的尴尬。

    半个小时,也许还要更长一些,婶婶起身离开。

    临走前,她从白色手提包内拿出一个精致锦盒,递给沈枇杷,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去。

    我跟上去,目送成安开车送婶婶走。

    随后转回来,颇有些讶然地看着淡定自若的沈枇杷。

    她挑挑眉,轻描淡写地打开锦盒,瞬即有些激动。

    我凑近一看,一把钥匙,穿在墨蓝色扣环上,她有些颤抖地拿出来,紧紧地攥在手心。

    我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她马上能见到松萝了。

    我柔声问道:“用不用我送你?”

    她摇头,“我想自己去。”

    我没有勉强,又重新看她一眼,我知道踏出这个咖啡馆,我们之后很难再有交集。

    她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我真心为她高兴。

    她这样的女人,不应该一直为清叔所困。

    “恭喜。”

    “谢谢,那些留给你的东西密斯王会给你。”

    我沉默一会儿,“以后也不能见面?”

    她淡然道,“一开始便不纯粹,以后定然龌龊不断,何若分开的好?但以后若我落魄回C市,还望你能赏餐饭。”

    我笑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一定一定。”

    离开酒店时,我很寂寥。

    小人物永远是小人物,弱者给强者利用,赢来的不过是乘人之危。

    清叔比琵琶强,琵琶比我强。在这条食物链里,我是底层的那一个。

    这场战争,我称不上输,但绝对胜之不武。

    我本就懦弱,难成大器。

    清叔对我缺少了解,若知道我,便不会因我与琵琶之间纠缠而妥协。

    我怎么可能会与他曾经的情人发生什么实质关系?他真的以为我做得出来?拿枪对准我的头也不成。

    然清叔为曹孟德一般人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以他之心忖度,便认为我与他一样。

    我沈涓生何德何能与他相提并论。

    回家进门就见到成安,他将婶婶送回去之后就来了么?

    看我回来,便开门见山:“清叔让你今日早些睡觉,从明天开始去公司上班。”

    我颓丧地打开客厅电视,随意躺在沙发上,林妈给我端来茶水,我接过,呷一两口,恶声恶气地说:“不是日日上班么?”

    成安似笑非笑,“做你们沈家的奴才真是辛苦,个个苦大仇深,人人冷嘲热讽,你们不去演戏真是屈才了。清叔让你从明日起清晨六点去公司,好好学习证券事务,他会将公司交于你。”

    我怔住,被吓到:“并不是一天?”

    “以后日日如此。”成安表情分外平静,“你年轻,也不算委屈,沈念清哪一日不是清晨七时就到公司的?这么多年,风雨不改。这次是你好不容易抓到的机会,还不紧紧握在手中,朝夕令改,若沈念清改了主意,你做梦去吧。”

    我咬咬牙,“可我还没有去见弟弟,说好了他也去的。”

    顾成安神情略微嘲弄,“涓生,你父亲去世之后是谁照顾她们母子的?不是沈念清是谁?你随时可以去看她们,也可以拖延着时间。沈念清已经将一切安排好,现在秋季,等到明年暑假,你大弟会来做暑期工。”

    清叔真是雷厉风行,说做就做,毫不拖泥带水。我也愿没想到他与那边这样亲近,一直以为他欺辱我们这一支。

    成安又说:“涓生,你是新手,一切从头开始,好好学习,也好给你弟弟们做一个好榜样。”

    我头疼起来,“要学多久?”

    “也看天分,有些人一两个月,有些人一两年,也有些人学了几十年也无所成。”

    “你看我呢?”

    “我眼拙,看不出。你自然是凤凰一流人物,可专业技能,说不好,不过好在即便没有此方面天分,也勤能补拙。”

    狡猾的狐狸。

    我哀嚎一声。

    他怪怪地看我,“你清叔是全身心扑在工作上面的人,同你说过很多次,他是给你生财的工具。”

    “我原不该同他作对?”我略惊异,原以为成安至少部分认同。

    “人各有志嘛。”他打了个哈哈,“认真学习也好,指不定三个月后便上了轨道,以后也能成为你清叔一条臂膀。”

    他说完就告辞,绝对不听我哀鸣。

    脑袋像是要爆炸似得。我无论如何都无法习惯清叔他们的行事方式,人人在公司忙得如同机器,有何乐趣可言?

    可明日,明日就得加入。

    更可笑的是,这还是我争取来的,多么讽刺。

    机关算计所得来的,不过是自己看不上眼的东西,还得感谢清叔慈悲,不吝啬地布施给我。

    PS:大家肯定能看出来,沈枇杷的事情差不多已经结束,接下来的两章都是过渡,大概会转为家庭内部。希望大家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