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军训联谊

    更新时间:2016-09-26 10:35:39本章字数:2351字

    立秋过后的九月,天气并没有转凉,热情的骄阳每天都如约而至,挂在空中坚守着它的岗位。但是不会有人夸赞它的敬业,除了那些售卖防晒霜和遮阳伞的商家们。

    G大的校园里,此时是一番热闹的景象,又是一年新生入学的日子。一个个怀揣着兴奋、好奇心情的男女涌入了这个他们憧憬并为之努力了三年的地方。

    对于大一新生来说,大学生活似乎就意味着自由、轻松和惬意。好像这里一定会有着一段美好的校园爱情在等待着他们。在那些现代诗人的诗集中不正是如此描绘的吗,在那河畔金柳下卿卿我我,两人的身影映衬在榆阴下的水面上,多么有诗意的画面。

    但不是所有新生都在期待着大学里的美丽邂逅和纯白爱情,比如此时背着黑色琴盒手提褐色皮箱的田野,他的大学愿望,只是安静地度过这四年并顺利地拿到毕业证。

    田野是G大的一名大一新生,他长的不帅也不丑,不高也不矮,扔在人群里就和人群完美融合,他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青年。他希望度过一段普通的大学生活,然后找一份普通工作,普通地生活一辈子。

    对于一个刚刚十八岁的男生来说,本来应该热血一点,激情一点,定个伟大的人生目标,幻想着改变世界。可是这些都跟田野无关,也许,背上的吉他还寄存着他最后的那点青春热血。

    但是生活往往不会跟自己的想象重合,就像田野没料到会遇到像马盈这样的逗比室友,老天似乎在大学一开始就想给他一个不普通的军训。

    马盈是田野认识的第一个室友,恰好军训他俩又挨在一起站着,因为他逗比的行为,他俩第一天就被军训教官逮出来罚站了一个小时军姿。田野自己也懊悔不已,谁让自己在马盈对教官的四川普通话无情吐槽的时候忍不住搭了一句话呢。

    军训的第五天,田野又一次无辜地被马盈牵连,被教官勒令出列,这次的惩罚不仅仅是站军姿,还要在连队前唱歌。无奈马盈的歌唱水平停留在非主流杀马特阶段,田野只能跟他一起唱了一首《两只蝴蝶》。

    马盈五音不全的嗓音和田野胡乱附和的表演惹来教官和连队同学的大笑,就连一旁的另一个女生连队也有人忍俊不禁,传来颤巍巍的笑声。

    “快给我滚进队列里面去,丢人都丢到女生那边去了!”还没等他们唱完,教官一脚踹在他们的屁股上把他们赶进了队列!

    田野非常想在脚下的混凝土球场上找一根地缝钻进去,看来他想要一段普通大学生活这一愿望已经泡汤了!

    可是马盈似乎还很高兴,乐呵呵地跟田野说:“你看,旁边的女生都在对我们笑。”

    田野很想告诉他,嘲笑跟笑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还没等田野发表看法,马盈突然更加兴奋地说,“那女孩还长得挺漂亮的”。田野这时才朝一旁的女生连队望去,映入他眼眶的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一身迷彩服的女孩,笑起来刚好露出浅浅的酒窝,确实很漂亮。

    看到田野在看她,那女孩才别过脸去,跟她身边的另一个女孩说话去了。

    “漂亮跟你有啥关系,赶紧站好别再被教官逮出去了。”田野小声地跟马盈说道。

    “你不知道吗,今晚我们会跟她们这个连队进行联谊。”

    军训时唯一的一个乐趣,大概就是所谓的联谊了。到了晚上,没有了训练任务,教官们便带着自己连队的学生跟别的连队联谊,一堆人围坐在草坪上,两边轮流出人去表演节目。于是到了晚上,就可以看到学校诺达的足球场上,到处坐满了穿着迷彩服的学生,还有各种表演街舞的在草地上翻来滚去,跑调的歌声更是最常出现的旋律。

    马盈的消息果然没错,田野他们今晚联谊的对象真的是一个女生连队,这让他们这群饿狼兴奋不已, 连队里的街舞小王子已经上场了,每一次的联谊这位街舞达人都是连队的杀手锏,每次都能无往不利,让对面的连队招架不住。

    田野在这一阵阵的呼声却却显得百无聊赖,他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每次的联谊不管对面是女生还是男生,他都坐在最后一排低头睡觉。

    在迷迷糊糊中,田野似乎听到了一段动人的歌声,唱的是阿妹的《听海》。声音很美,唱的很传神,最后赢得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然后在教官的一番不太清楚的讲话之后,田野感觉有人从背后推了自己一把,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到了两个连队围坐成的圈子中间了。

    田野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自己教官有些黑的脸色,他一下子清醒了,一定是马盈这个家伙故意把自己推上来的让他出丑的。

    而教官脸黑的原因则是,他刚刚是在喊,谁唱歌厉害的来灭灭她们女生连队的气势,却没想到上来的是田野。今天他跟马盈唱《两只蝴蝶》时的景象还历历在目,以那种水平来跟女生连队比试,估计要被别人嘲笑一整个星期。

    “田野,你会唱歌吗?”教官阴沉着脸问。

    田野不假思索便说道:“不会。”

    “不会你还不赶紧下去!”教官急的就差上来把他踹下去了。

    就在田野想听从教官的话回到连队中去时,旁边突然传来银铃般的声音。

    “教官,今天我看这位同学跟人合唱唱的挺好的,怎么现在又说不会呀?”

    田野回头一看,这个正笑着的女孩不正是白天隔壁连队的那位吗。到了晚上,她那被灯光照得泛红的脸,加上一笑就会出现的小酒窝,让人更加地沉醉。

    “我只会跟人合唱。”田野鬼使神差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那你就跟我合唱好了。”那个女孩立马俏皮地说道。

    这让田野的教官目瞪口呆,在他看来田野这是要一条路走到黑了,就今天他那唱歌水平,再跟人合唱,肯定要把他们连队的脸都丢光!要知道刚刚那女孩已经唱了一首《听海》展示出了她强大的实力了。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田野和那个女孩一起合唱了一首《屋顶》,跟白天完全不一样的是,田野唱的很好,节奏、转音还有跟那女孩的配合,都非常完美。

    这不仅让田野的教官诧异不已,就连坐在下面的马盈也感叹自己被田野骗了,他明明可以唱的很好,白天的时候却故意瞎唱。

    一首歌唱完,掌声一片,那个俏皮的酒窝女孩依旧笑嘻嘻地跟田野摆了摆手,回到了自己的连队,她似乎对于田野的表现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田野望着她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他的大学生活似乎注定要偏离自己的预设轨道了,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他的第一个意料之外。而且,前方似乎有更多的意料之外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