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开始的地方

    更新时间:2016-09-28 15:47:43本章字数:4051字

    风好大,初秋的午后,就算在南方,寒意亦深。我走进咖啡厅。择窗边座坐下。

    搓搓手,呵了一口热气,摘掉脖子上厚厚的很柔软的围巾,叫了一壶拿铁。咖啡的浓香弥漫着我的鼻腔,透着玻璃窗,看到自己进屋后的另一阵风,带走树上所剩无几的黄叶。

    我想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比冷冷的天。坐在暖暖的咖啡厅里翻杂志更加美好了的。

    喝下半杯咖啡,我伸伸腰,往舒服的皮大沙发靠了靠,望着窗外飞落的黄叶,真是“枫叶荻花秋瑟瑟……。”在我开始感伤时,美丽的琪琪窜进我视线,漂亮的她正钻进车后座拎一出束花,高挑儿的身材,一条普通的蓝色牛仔裤,在一件百家布款的适体棉袄陪衬下,又好看又脱俗,凝脂一般的皮肤,大眼高鼻,红唇无可挑剔,看着如此美丽的她,我想起哪出电视剧里的台词:“这人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才能换来今生这样的福报”。家境好,人漂亮,聪明。

    朝她进门的方向招了招手,她扬起嘴角,荡起嘴边迷人的酒窝,大步跨来!刚走近我,便用一个优雅的动作向我座位旁边的空隙扔去那束花。夸张地说:“老师好,鲜花配美女”。想必这又是谁硬塞给她的花。她亲密地往我座位边蹭来,摸出手机,咔嚓一张。然后才回到我的对面,她的位置上去。

    她大口地喝掉一杯从我壶里倒出来的咖啡,呼了口气说:"爽”,然后脱去鞋子,把那对美腿往上一盘,盖上围巾说:“今天好冷啊”!我说:“前些天,我在博物馆做你刚才这个动作”,马上有位工作人员,走过来礼貌地说:“小姐,请注意一下形象”。要是她口中还有咖啡一定会喷了出来说:"你什么时候学得跟我一样粗鲁?”

    我笑着:“可第一次见你短发,看你把一头长发剪得如此干练,也依然好多看,多了几分俏皮。”

    正当她摆好姿势准备自夸一通时,有个电话进来。

    “等一等,等一等……?”她一边听一边往外走。

    挂电话时她顺便在服务台把服务生叫过来。 

    笑嘻嘻地说:“点餐,吃东西!”。然后对着服务员,不置可否的一边点餐一点卖广告:“卡真鸡意粉,浓浓的芝土团团的包裹着意粉,韧性十足,很有嚼劲。芝士蛋糕、巧克力三文治、冷水虾、土豆泥……”点了一大堆。

    但当她还没把土豆泥吃完时,电话又响……

    她神色凝重地听完电话。然后握住我的手,深情地说:“园园姐,对不起,公司这两天有点事情,恐怕你来的这几天我都挤不出时间见你了,你要好好地逛逛?打给我哥,让他来当跑腿司机。”

    “你这么忙,不用特地来见我嘛。”

    她夸张地拍拍自己的前额说:“不见你,我坐立不安”。

    然后放下一张全城通,转身挥一挥手走去结账,习惯了她的热情款待,从不跟她挣付款。

    望着她消失的身影,目光呆神地落在玻璃窗外:那几排树,几块大石头堆成的假山,假山上的假流水,一片苍绿的草地上,用短木做成的矮木栏,虽都是人为所造,但营造出来的溢静,能给人暂时忘记了身在节奏紧迫的繁华城市中。曾经,也仿佛是在遥远的从前,自己深信会永远在这座美丽的城市生活下去,不再离开!而生活好似都有既定的轨道,去往哪里,早已按排,人会跟着按排改变初衷,随遇而安。

    呆神看着这堆食物,还不想离开,听着钢琴曲,一个人在这里安然地坐着,一点一点把琪琪点地食物吃完……

    月色皎好,我踏着月色,离开这溢静的地方,回到霓虹璀璨的大街,不打车,只想静静走回旅馆……

    十点多的夜市,又迎来一批批从销售终端下班的人们!大家拖着疲惫的身子,有的,猛跑追赶着公车。还等不到车的,有些面无表情默默望着远处来车的方向,有的盯着手机上的屏幕。有同伴的,讨论着今天的业绩,走过公交车站时,听一年轻女人精神抖擞欢快地跟她同伴讲:“今天真好,开两单大的,想不到吧,要关门走进来的那男人,穿得不怎样,却很大方,你猜,他拿了我多少东西,太好了,这个月任务没那么紧了"。 紧跟着是她同伴遗憾的声音:“那人看起来确实不像有钱人。”

    又有一女声咒骂:“变态,进来足足试了我一个半钟的衣服,弄得我件件重整,结果连个屁都没买……”

    接连不断的公车,无不拖着超载的沉重身子,拉着疲惫不堪的人们,懒洋洋地从我身边开过。望一眼车上挤得每人只能站一只脚的场面,就把刚刚闪过一丝要重温当年挤车的念头扫得精光……

    我继续走,走过了三个站,这几个站相隔得有些远,便觉得累,时间也来到了11点半,夜太深了,一同出差的同伴开始打来电话催我回去,我依旧慢步向前。在左顾右盼中,看到隔着绿化带那排还开着灯的店面,果真有一家诊所,那诊所上面挂着的名字,像给我打了一针兴奋剂似的,使我心跳突然急剧得快要窒息。但还好,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和警觉,此刻,我不安地发现被一黑影尾随。怎么办,我只能拼命抑制住这非常激动,非常紧张,非常害怕而扑通乱跳的心,摁紧袋子,疾步向没有关门的店铺走去!而那个黑影好像也觉察到什么,霎时闯到我身边,伸一把短匕首往我袋子的背带割!出门在外,全身家当都在这个袋子上,我绝不轻易放手,卯足全身力气,大气一吼,发狂般用手挡向匕首,瞬间钻心的痛,手便能摸到粘粘的血,凭着当年在学校选修几节跆拳道,我忍住痛,把所有力气聚在脚尖的皮鞋上,狠狠踢向他大腿内侧,他哎哟一声蹲了下去,还好他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嫩毛贼,被我这么反抗,他处于下风。这种情形让我来不及思考立刻飞呀跑呀奔向诊所……

    美丽的女子迎出来,看到我这狼狈模样。大叫一声:“小姐,你流了好多血,我帮你叫120吧。”

    医生闻声走了出来。

    接下来,我就看到了她的老公,这诊所的医生……

    我感觉他见到我时,也是愣了几秒的。可能是没缓过神发现我是谁吧。

    愣过后,急忙上前扶我进来,一边着急地朝他老婆说:“快去拿个手术包来”。他老婆应声前去,他让我躺在诊床上,紧张地问:“这是怎么弄的?”。但还没等我回答,他又跑出去接过她老婆的手术袋,一边吩咐:“去倒杯人参水,下点方糖,哦,这是老家的朋友,园园,参加过咱婚礼呢”。

    说完又闯进来,为我配药,打针,穿线,缝针……,那么认真,可是,我觉得他缝线的手有点儿抖。第一次能这么靠近他,没想到是这个样,好几年没见,除了平添几分成熟,其它的,似乎都没有变……!

    看着这张再熟悉不过的陌生的脸,看着这个虽沉封在心里最深处,却也占据着很大位置的人!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虽然强忍着泪不让它流出来,但可能是条件反应,有好多滴还是自己淌了出来,多想借势大哭一场来释放这么多年来抑制住的情感呀?

    那漂亮女子一边给我递纸巾,一边安慰地说:“很痛吧,再忍一忍快好了哦”

    天知道麻药的力量已经让我没有那么痛楚,心里还感激起那个小毛贼,给了自己机会,能再次见到他并让他在自己的手臂上缝这几针永恒的痕迹……是不是像电影《神话》那么浪漫。

    要不是她温柔的提醒,我还在梦里游荡,我马上回过神说:“谢谢谢谢,没那么痛了”。

    缝完针,我起身便要告辞  。因为时间到了凌晨。医生蔡朗朗说:“挂瓶针水吧,今晚住这吧。”她美丽的老婆也热情附和。

    “不用了,我必须回去,同伴们等着我回去”

    “那好吧,你等会,我送你”。他转身配了几包药,有两包放另外,叮嘱我今晚睡前先吃这其中一包。 

    我僵硬地从袋子拿出钱包,想付诊金。

    看我拿钱,医生没有言语,脸阴沉得接近绝望。 

    这神色让我心头微微震颤,我放回钱包,接过药,挤出笑声说:“真不好意思,真是麻烦你们了,谢谢哦!但我自己回去就好,我能回去”

    “走吧,朗朗拿着锁匙,走到门口,车也只是停在门口。”

    就要上车时,刚好有辆出租车载客到此下车,不麻烦别人是我习惯了的作风,我立刻对蔡朗朗说:“进去吧,刚好有车,我坐他的就好!有回家知会一声,我请你跟嫂子喝茶。”他什么话也没再说,自己上了车倒先开走了。

    凌晨的路,车辆很少,一开始,司机开得飞快,虽然很冷,但我还是征得司机同意,把车窗摇得很低,想让冷风吹醒我,让自己不沉迷在似梦非梦间,街上高楼林立,霓虹灯璀璨,绿化茂密,有植物的香草味迎面扑鼻。可是风,真的很冷,我又把车窗摇上来,望一眼前镜里自己惨白的脸色,如鬼魅般毫无生气。司机是个60多岁的胖大叔,他放慢车速亲切地问:“姑娘,是不是生什么病呀,赶明儿去大院医检查检查,别听小诊所医生瞎扯。要是真有什么事,身体重要,先调理调理”。这是一座多么让我留恋地充满热心和热情的城市呀。我忍不住流下泪却笑起来回答他:“师傅,我刚刚受了点皮外伤,缝了几针,没什么大碍”。“哦,看你表情,以还为……哈哈哈。对不起了”。听到我没患什么大病,他仿佛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这一个表情,两句关爱的话,能温暖着一颗陈杂的心。

    下了车,我匆匆赶进酒店,手机己被同伙打到即将没电,我穿过大厅,走过花园,月色中酒店里的小花园补实而幽香……,令我意外的是:还有几颗枝头挂着芒果的芒果树。每每看到芒果树,总会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当大家都还是小孩子时,在一次学校的六一游园活动中,他提来一袋青涩得来不及把籽长满的芒果,跟大家介绍着这是无籽的新品种。当大家咬了一口就都扔掉时,只有一个人把整个吃光,并留下那张薄薄的末能长满的籽,至今还在我书架上的一个册子上静静躺着。来不及再红一圈眼睛,手机又响了起来:“园园,你再不回来,我们报警了”。我挤出微笑,站在树下,和这几颗枝头上的涩果留了张凄冷的自拍……

    蔡朗朗的心,隐隐作痛,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跟园园一起,刚刚在一起时他不敢多说话,怕说太多,泪先流出来,此刻他右脚的油门丝毫不敢放松,紧跟着前面疾飞的出租车,真怕错过一个红灯的等待追不上去,没想到还有机会尾随她,其实他尾随过她好多次。踩单车的时候,摩托车的时候,而今天……。结婚后没有再见到面,也很少再想起她,自己也预料不到,再次见面,故作平静的表面下,心却还像现在这样刮起逛风翻着巨澜……

    车子来到聚缘酒店就停了下来,看她匆匆走进大门……,朗朗有种要追上去的冲动。

    他打开车门,在酒店附近的大街上来回踱着,原来这城市的夜色这么美,可自己却从没停下脚步来欣赏,索性蹲在绿化道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一粒露水滴下来,抬头竞看到路边这排树的枝梢上结着几个芒果,苦笑一下。在很久很久以前,无意间听说她说很喜欢芒果,于是那天提回了一袋涩果,是他从远处为她带来的,可是,这又有谁知道呢………。他站起来,脸靠着那几个青硬的芒果,挤出笑容,这是他第一次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