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原点

    更新时间:2016-09-29 11:32:12本章字数:3697字

    “你准备哪天上去,时间吻合就一起上去吧。”

    “时间?”

    “年初八。”

    “好,说定了” 

    初八上午,我坐上蔡晓畅的顺风车离开老家,回ni城。

    家里,又剩下孤单的奶奶。

    蔡晓畅也是个大帅哥,在大家眼里是随便的人,嬉皮笑脸,有过挺多的女朋友。

    而我,除了跟琪伟这个大男孩之外,极少跟异性呆在一起,就算是爸爸,那也是一年一度的春节一起吃几餐饭。

    现在跟蔡晓畅单独出门,还真有点儿别扭,跟他呢,算是从小认识,说熟也很熟,但没太联系,说陌生也很陌生。他倒是很自来熟,跟我聊天的口气,十足像我俩从小玩到大就是哥们的样子。滔滔不绝。快到ni城时。他诉苦般说:“真糟糕,我没有女朋友,蔡朗朗初十请客,要不是你们两家有仇,还想借你当女伴去参加他的晏会,不然大家都有女友,我没有,很没面子,有没有漂亮的朋友,介绍给我。”

    我说:“就我吧,我跟你去。”

    他好意外好意外地瞪圆了眼说:“真的?”

    “是啊。他们结婚的排场肯定不小‘,想见识见识”

    是为了见证他结婚这么重要的时刻,是为了结束自己这么多年来无谓的幻想,或只是想见见他,看看他们有多幸福……。我就忍心让自己去受那么痛的煎熬。

    初十下午,我和蔡晓畅如约来到金玉堂这五星级大酒店,我这乡下穷女子第一次见到如此奢华的场所,跟我在电视剧看到的一样,那一层一层叠起酒杯,那么多的蛋糕甜品,琳琅满目,我有些不知所措紧跟着蔡晓畅来到座位上。

    新娘在所有人翘首以待中牵着新郎蔡朗朗的手粉墨登场,年轻有为的医生,美丽高贵的音乐老师!多少幸福,多么美满!我一边吃着美味的食物,一边看电影一般看着他们,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难受,我所在这一张饭桌,都是新郎的死党,他们都主动上前去敬酒,去帮新郎挡酒,所以新郎新娘没有怎么向我们这边走来。几巡挡酒,蔡晓畅就有点些醉意。本来我想自己先回去,不过看蔡晓畅虽然已经醉醺醺,还跌跌撞撞走过来,含糊不清地吃力说:“园园,你好好坐着,等会我送你回去。”这辈子关心我的人极少,但凡我觉得有那么点对我好的,都非常感动。所以看他醉成这样,就留下来照顾他。

    晚晏喝醉了好多人,其实很多人都没有我喝的多。

    新郎为喝醉的,远程的亲朋开了好多间房,当他到处在找烂醉如泥的蔡晓畅时,意外的发现,他的死党正倒在我肩膀上,被我拖着送上去新郎为大家开的房间。

    看来蔡朗朗自己一点也没醉,他结结巴巴地问,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原来你有过来。然后在我怀里接过晓畅送上房间,我跟着他们进了房,朗朗说:“这么晚了,我再去开个房,明天你再回去了”。

    我说:“不用了,我跟晓畅一间就好,他醉成这样,我看着他比较好,刚刚还五体投地趴倒在楼下的地板上,吐了一大堆,说胃痛,你有时间就帮他换掉这一衣污秽的衣服,我去买两支纳洛酮。”

    说完不置可否转身出去买药用。

    回来时,蔡朗朗已经帮他换好衣服,还帮我开了间房,然后就被他那些朋友叫走。

    我在晓畅的屁股上打了针,他转过身死死抱住我,天啊,第一次跟男人亲蜜接触竟是醉鬼,要不是懂点拳道,就支不开人高马大的他,打完针,他也能老实的睡觉了,我坐在24层高的房间里那个高档的皮沙发上静静地看窗外夜景……

    晓畅沉醉中叫了好多次我的名字,我想我一定得在他醒时,第一时间告诉他:我是因为蔡朗朗而来的,不是因为他。

    到了凌晨四点,他突然醒来,然后非常夸张地叫:“我的衣服实在谁换了,被看光了,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啊。美女,你要负责的了。”

    我大笑说:“先生,我这就去把美女找来,保洁啊姨帮你换的”

    一声惨叫加上要撞头的姿势夸张地呈现出他最可爱地样子,有一秒我在想,为什么我喜欢的不是他。他会不会喜欢我,我要不要喜欢他。

    但仅晃过一秒,我就决定还是把一直埋藏在心头的秘密告诉他。

    “喂,你叫什么,我眼看着暗恋了二十几年的蔡朗朗跟别人结婚我都没叫,还好好地在这里照顾兄弟你,你倒好,在那里鬼叫。”我一直藏着的连最好的闰密都不知的密秘为什么要这样子告诉他。

    屋里一阵肃静。过一会,他说:“原来是这样,你怎么不早说呢,造化弄人,他也是……,否许他也喜欢你。”

    我站起来,学他的嬉皮笑脸的样子,走过去一边摸乱他的头发一边说:“照顾你一夜,累死了,我房间在楼上。上去眯会。”

    晓畅被园园轻轻摸了一下头发,全身都兴奋起来,想紧抱着她,可恨恨地忍住了。刚以为自己有了希望。她却在说她暗恋蔡朗朗。

    隔天一早,我就赶着进公司的314回去上班。

    日子又是一天天平静的过,因为朗朗结婚,我的心越来越空,为什么我要在这个城市拿这点并不丰厚的工资。我开始审视我留在这个城市的理由。 想起奶奶,我有种负罪感,有了想回到老家生活的念头,但多年来不变的生活轨道,成为了习惯,一天沿着一天的轨迹前进。赖得去改变。

    直到有一天,姑姑打电话给我说奶奶摔折了腿,听到奶奶受伤的消息,我连夜赶回老家,坐在离开这城市的大巴上,过去种种历历在目,我一路泪流。想到看着奶奶愈发苍老的模样,我决定我必须回家。自己清楚地知道,不可能在外头有所作为,我要回来,陪奶奶度她年老的时光……

    一切又回到从前,我和奶奶,还有这座略显老的小洋房。

    当我苦于回家找不到工作时,县卫生机构适时在招工,而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进了县医院,不费吹灰之力便有一份看起来还体面地安稳工作。陪着奶奶,就像是回到小时候,一老一小,只是现在,我已长大,甚至可以说也在一天天变老。

    小时候,因家庭原因我总是被别人可怜、欺负的对象,虽然自悲,但心中还充满理想。而今,淡薄的我不再自悲,但心却像死水一样沉静得起不了涟漪。 陪着奶奶,就是最大的幸福。

    日子还是平平淡淡的过……奶奶的身体却越来越薄弱。

    转眼又近年关,刚准备好年货,爸和我的两个弟弟和弟弟的亲妈就都从bo市回来,每年能热热闹闹过的。也就这几天,小时候一直盼望这几天。他们会给我带许多糖果和一套新衣衫。虽然过年这几天我和奶奶都会特别忙,要洗衣洗碗,宰鸡宰鹅炒菜做饭。但心里总有那么些快乐,从我刚懂事我就跟着奶奶张罗过节在这些事情。姑姑家离得近,一大家子也会过来合伙开膳。大冬天的,常常要为一大堆菜洗得手发疆,表姐表妹过来帮我洗刷一下,姑姑就怕她女儿们冻到,几乎每次都会找去烧点水啊,去买点酱油啊的事情将她们打发走。有妈妈真好。我常常在心里这样子感叹。

    不过这两年,好像不止我,感觉奶奶也不像以前那么喜欢热闹了,对我爸一家的态度平淡了很多,对我的爱却越发专一起来。小时候,但凡弟弟们要能回来小住几天 ,奶奶总会乐得把他们供成宝,她本性节俭,但对他们总是很阔绰,给零花钱,买来好吃的东西 ,还都是两份,从来与我无关,多少次我为这事,在房间里默默垂泪。现在她没有以前那么抠了,常常一早就帮我煮好一大碗汤。

    除夕夜,我还和往常一样,等他们都吃好喝足,就收拾碗筷洗刷着。体质每况愈下的奶奶把他们叫到跟前,很严肃地跟爸和啊姨说:“我不曾求过你们什么。如今,你们也看到,我时日不多,我最放不下就是园园,以后她的婚事,我不能亲自操办了,你们现在答应我,到她出嫁时,你们要想着我,为我帮她操办,什么礼节也不许少。”  我强忍不住地流出泪水,但装听不到,继续洗碗,心里默念道,奶奶,我太让你挂心了!她停了一会,应该是从枕套下什么地方摸出些钱交到娟姨手里,再继续说:“娟,这是我省吃俭用的钱,放你这里,等园园出嫁,好好操办操办。爸和娟姨合声说:“妈,大过年的,你这干嘛呢,收起来,你还要帮孙子们带小孩咧。”  娟姨继续说:“园园是我们的孩子,这操办婚事我们当然会办得妥帖。妈,您千万别担这个心”。 还哽咽地说:"唉呀,都怪我们,生意忙,在外万事难,没有闲下来的一天,让妈觉得我们忘了你们,我们可是很挂记的啊。”

    奶奶不吃那一套,硬要他们亲口答应她这个请求。还硬把钱塞给娟姨。 

    正月初五,爸一家就回po市.

    看着奶奶虚弱的身体,我把被子搬来和奶奶睡一起,就像小时候她照顾我一样,照顾她着。本来不太爱说话的她,开始喜欢上跟我唠话。唠我小时候的事情,堪至唠她小时候的事情。很怕她这样,很怕她会快会离去。

    很不喜欢二月天,真像极了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天气不好,奶奶身体就更不好。“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半夜里,奶奶又咳得睡不上觉,我起来泡了化橘红水,调了珍珠粉,给她喝下,轻轻帮她按了肺俞穴。她平复了些。她抚摸着我的前额,微笑着说;“孩子,我这辈子,你陪我最多,你像是我上辈子救起来的一条小鱼什么的,这辈子你来还恩了。我抱着她说,不,您才是我上辈子救起来的小鱼,这辈子你来把我拉扯大。” 

    孩子,去,把奶奶柜子里那个箱子搬来。”我知道她大概又要干什么了。关了灯说。“睡吧奶奶”。“园,我睡不着,你去拿来”。

    箱子里有好多件金首饰和一塌现金。"孩子,这都是你的,我都帮你攒着当嫁妆,出嫁得有点像想的嫁妆,婆家才看得起你。拿着,都交给你,你藏仔细。谁我也不操心,我就担心你。孩子,你要多留个心眼,保护好自己,奶奶以后走了你就要全靠自己的。 好吧,奶奶也不担心你,你人好,好人有好报 ”。我忍不住在她面前哭了起来。奶奶太节俭了,平时两人的生活,她总是抠得紧,每次给她钱,她都是如数接收,从不推让。这一度让我觉得她很贪心。谁知道,她是……          

    过完年不到三个月,奶奶带着放不下我心还是走了。

    过了时的小洋房,我和奶奶的家,只剩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