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实爱情并没有什么至死不渝

    更新时间:2016-09-29 13:39:55本章字数:6458字

    一年又过去,春节又来临,在新岗位的我,又包罗了很多天的值班。年初一一大早,手机就铃铃响了起来,一看是蔡晓畅,我便笑着想,这么早就来拜年,要早凌晨十二点就得打了。一接通,那边着了火烧屁股般急嚷:“快点,你在上班没,按排个接生婆,蔡朗老婆早产了,在赶来你医院的路上,快”

    十万火急的样子,我笑了:“接生婆?你说的早产是什么,不足月就要生了还是孩子已经生出来了? ”“在车上,好像要出来了!”“你知道我在哪个医院不?”

    “知道知道,快点,我们要到了。”

    还好我住医院宿舍,一看表七点不到,我一起身,这些年为乡村们忙这些事忙得可是轻车熟路,我赶紧套上白大挂,跑出去,找急诊,找妇科,床位都安排好,然后推着张轮椅跑到大门口恭候他们大架光临。

    阵容可真大,来了三辆轿车,开路的是晓畅载着朗朗夫妻,第二辆蔡朗朗两个姐,和她妈,提着一堆婴儿用品,第三辆蔡朗朗他弟和弟妇。

    全程看着蔡朗着急妻子时的惊慌,很温馨很心酸。帮着仇人一家这样忙活,要是我爸看了肯定要弄死我,而现在,即便是我毕恭毕敬为他们忙前忙后当好先导,按排妥当,在她老婆进产房时,大家在产房外等侯地空档,只有蔡朗朗走过来说:“谢谢你”。我说:“不客气,"便离开,他那些家人一个也没吭声,一点也没有露出感谢的意思。没人理我。晓畅觉得有点尴尬一边急急追上我一边对他们说:“亲们,这好像也没我什么事了。我跟园园一起去吃早餐”。就在我们转身走开步时,戏剧性地迎面走来一女人,还伸手对我脸上就一巴掌。我楞了。就在蔡朗朗小跑上前喝道:“你干嘛时”,晓畅一巴掌就还了站我对面这个女的,气恨恨地说:“经神啊你,太欠凑了。”我定神认出这是李恒的老婆。她老婆哈哈大笑嚷道:“你是我老公情妇养的小白脸吧?她是我老公的小二你知道不? ” 当着我家仇人的面,当着蔡朗的面。出演这么一出,我真是哭笑不得。蔡朗朗她姐拿手机要拍,被朗朗抢了过去。他妈妈底声说:“真是说怪不怪,没人教养的人就是这样。”晓畅转过去不客气地说:“啊姨,你这么说你觉得合适是吗。”然后一只手掏出手机一足手紧抓李恒老婆的手说:“你走不了了,我报警”。

    一场恋爱都没谈过的我,竟然出现在这个混杂的关系中。我欲哭无泪。

    我只想立马插翅飞走,我使劲拉了拉晓畅的衣角说:“算了,她可能是误会了,放开她吧,咱们走!”

    晓畅恨恨的摔开她的手,拉着我离开,那么自然地拉着我的手,十指相扣地拉着我的手。把我从火炕中把拉出来。

    拉着没换工作服的我走到院门口,我才反应过来,甩开他的手,往自己宿舍走来,他也跟在我身后回我宿舍,我坐在床沿一动不动,他若无其事地去翻我的柜子,找出两杯杯面,说:“好饿,请我吃泡面吧。”然后他像主人一样泡起了面,放在宿舍里的小桌子上说:“你还要上班吗。”要吃面还是出去吃”,我问:“你怎么看?”他说“什么怎么看?”“你相信那女的说的吗?”“相信啊,你这么漂亮”。我停住筷子,无声沉默。他又在那装做很深沉地说:“要不你考虑做我女友,装一装也行,不然她还会来找你!然后把脸凑得更近很无赖地说:“不用太感谢?”我瞪红眼说:“蔡朗朗他妈嘴好臭。”他退回到自己的位置叨叨念:“唉。你还瞒粗的嘛?”“好吧,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吗,大家都十足相信我是个小三了吧。”我站起来抢过他正在吃的面走到垃圾箱边就倒。他从后面走过来拉住我。说:“听我按排,我帮你搞定这”。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又甩开他的来,拿起电话,是李恒。他着急地说:“你没事吧?”“没有,你放心吧。”“你跟我出来一起好吗?”“不行吧,那样会有更大的误会。你一定要去跟你老婆说清楚,如果再来找我,我会报警的.”“那个人真的是你男朋友?”我看着晓畅对着电话说:“对,我男朋友。”

    刚挂了机,晓畅笑着说:“听起来你还真是去抢那泼妇老公,加油吧,你赢定了,他老婆那得性,谁还能要。” 我手紧紧握着手机,好想扎到他头止时,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闹钟,提醒我该上班了,我们药房今天只有两人值班。我把他推出门说:“你回去吧,刚才谢谢了,我要去上班。”他被我硬推了出,

    以为整件事发现得比较早,没几个人知道,可是坏事传千里,大家一下子就都知道了。我狠吸了一口气,洗了个冷水面,真的去到科室,和我一起值班的小倩嘴比较无遮拦,见到我就说:“哇,你没事吧,你还来上班啊,你有没有看我们内部群。”“照片就看到个帅哥拉你,也看不到其它什么,那是你男朋友吗,你不是一直说没有男朋友吗?”“他们说你是小三,被老大打是真的吗,有没有?”一串连的采访就出来了,想必是想近水楼台拿第一手资料去宣传吧。

    听完她的轰炸,我没想要解释什么,我只是考虑,奶奶走了,我是不是又可以又离开家乡这座城市。但是去哪?我甚至想着去奶奶那。

    一上午我呆呆地坐在那,我在想朗朗他怎么看,李恒他怎么处理他老婆。

    小倩看我这样,八成是默认了所有。一上午拿着手机在跟谁聊些什么。

    直到快下班时,我听见晓畅轻快的口哨声在药房门口吹响。

    看到他的身影,就觉得他挺有义气,还是过来帮他认为是小三的乡亲故里。

    我交完班走出去,他不愧是经严十足,真是一下子就习惯像男朋友一样,自然地又拉着我的手。走了出去。认识的同事,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只有晓畅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现一样,拉着我的手一边跟我讲笑话,把我带回宿舍,站在门口说,进去,换漂亮些,我请你吃饭。

    我关了门,在柜子里翻了一翻,往身上套上琪琪给我寄来的深蓝呢大衣,便出来。晓畅看一眼就很不瞒意的嚷:“白大衣换上蓝大衣就算是打扮漂亮啦?一边说一边又那么自然地就拉着我的手往他停车的地方去,走着走着突停下来,近近地靠近我,:“够自信,约会也不化一下妆,我还没跟不化妆的女人约会过”。“约会?吃个饭而己。”他把我带到一家火锅店。“本来想让你上高档洒店吃大餐,可是你穿成这样,只能来这里了。”我说:“这是我最漂亮的衣服,是专业的服装设计师为我量身订做,从ni城给我寄来的。全新的,还没过水呢。”他夸张地走过来帮我脱了外套,挂在墙上说:“没过水的呢,得挂远一点,别等会弄脏了要过水。”

    火锅地热气把脸蒸得粉润粉润,辣酱把唇辣得通红通红,一件白色打底毛衣,一条深蓝牛仔裤,一件浅蓝大衣,其实能把年轻人的清雅秀气修饰得淋漓尽致!晓畅嘴上在损,心里有万千只兔子在狂奔。

    他好想跟园园说:其实我不是在开笑玩,不单是为了帮你度过难关,是真的挺喜欢你。

    不过他还是嬉皮笑脸着,怕受伤的她为了逃避目前的困境同意在一起,可过后万一不是她真心想要选择,会很大程度伤害到彼此的感情。自己也是这么紧慎的问自己,是不是真心,所以,他不想那么着急,只想在彼此理清现在这些感情后,再做决定。

    第二天还没下班,晓畅先生就又提了好多火锅料来我科室拿宿舍钥匙,先去我宿舍瞎折腾,这样一下,院里好多人就知道了我确实是有男朋友。应该不是小三。

    第三天,晓畅拿着红包来看朗朗的儿子,朗朗拉着晓畅到医院对面的咖啡馆。三杯下肚,朗朗说:“你喜欢园园吧,你是不是打算和他在一起?”晓畅嘻嘻哈哈地说:“我换女朋友的频率别人不知你还能不懂?”朗朗说:“你对她和别人不同。你如果喜欢她,我希望你们能在一起,让一直漂荡的她有一个好归宿。或许因为我们是兄弟,知道了我和她那些儿时不懂事留下的心迹,有点介意,可你也清楚,我们从没开始,即便是我们开始了,那会辛苦地在双方家长的咒骂下,受千般阻挠而心力憔悴。关于你说的她喜欢我的事,我仔细想想,应该是因为小时候在学校时有人欺负她我路见不平,帮她顶了几句,像她在这么缺乏关爱与保护的环境下生长的女孩,肯定把感恩误解为爱。而我其实也就是因为她长得确实很漂亮,也觉得她挺可怜所以觉得自己爱上她。你知道的,当时喜欢她的人可不少,可是现在我心里最爱就是你嫂子。如何你真的喜欢园园,我觉得你不该因为这些乌有的原因而耽搁。我都当爸爸了,你也别这样吊儿郎当地时不时换女友。我等会去跟园园聊聊,帮她为过去的感情做清理。至于那个泼妇的事件,我觉得是误会,你不要相信。”

    晓畅被他这么一说,倒没有想往常一样贫嘴。淡淡一笑。两人一杯一杯地喝着咖啡。

    到了园园下班时候,朗朗说:“你先回去,我打电话叫园园过来坐会。”然后拨了园园的电话:“园园,下班了吧,下班过来你医院对在这个咖啡馆坐坐。”

    “不了,我有其它事。”接到电话,搪塞着不想见他。

    “不,你一定要过来,我在这里了,你过来吧,我有事想麻烦你。过来,我挂了”

    晓畅不知干嘛能这么听话,这么顺从地听朗朗按排先走了。

    我也听话地来见朗朗,他为我点了好多点心,大多都是芒果口味。我也不客气地吃了起来。吃着吃着,朗朗从衣袋里掏出了一个装戒的红盒子,打开来拿出戒指,笑着说:“园园,这是你的!”。我一下被嘴里的布丁呛住了,不停咳嗽。朗朗笑着说。:“小心点,慢慢吃,你继续,你继续吃东西好了。”我还真不知要做什么,就一直低着头,手里的勺子不停地往嘴里送东西。朗朗推过来那个戒指说:“园园,咋天真的谢谢你的帮忙。我嗓音扯高八度说“不是吧?你直接给个红包得了。” 他笑着倾了一下说:“你一直很美丽善良,小时候,我们好多男孩喜欢你,我也是,晓畅也是。从很小的时候。所以你一直是女神,你知道吗,你要自信!”“在我工作后拿第一份工资时,我买了这个戒指,一直想送给你,但可能爱得不够深,所以一直是想想,从没行动过,后来我跟你嫂子交往,我发现我也很爱她,这个戒指本来可以当做礼物送给她,可是我怕对她不公平。所以这颗就一直放在老家的抽屉里。咋天在家里看到,我想还是得送给你。告别一段儿时不靠谱的感情。”“看着儿子,我感觉心里充满浓浓的爱,其实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我想着,我除了你,不会喜欢上别人,可事实并不是那样,后来,我成熟了,我发现……我现在很爱我的家庭。”“其实我是想说,如果你小时候心里也喜欢过谁,可能都是虚幻的感情,你要放下,我跟晓畅一起长大,他人很好,如果你对他哪怕有一点点的好感,你要培养起来,我相信他是你最好的归宿。特别是他家人都很通情达理。”

    他突如其来的跟我讲这些,我还真很意外。心想,原来你也喜欢过我,那我不是一直在自相情愿,扯平吧,可突然跟我说这些,肯定是该死的晓’畅告诉他自己喜欢他,但现在我又没说要缠着你,你是我什么人竟跑来拿晓畅那花花公子来和我凑和,我苦笑着。他又给我推来一个相对比较大的盒子:“这是在你毕业时想送给你的,一个水晶博士帽子。可你毕业时我刚好去了外地学习,后来一忙也就忘了,我在抽屉看到,一起送给你。”然后又再推过来一支钢笔:“这是我第一次拿奖学金时买来送你的笔,拿着吧。以后你把我当哥哥好吗?你嫂子也是很热心的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尽管来找我们俩。”然后他看了看手表说:“好了,我得回去产房给儿子换尿裤了。”先走了,送了你这么多东西,该你去买单吧。"看着他起身离去,又是哭笑不得。

    他刚走出去,我嘴里的东西立马完吐了出来,吃得我撑到了。我一件一件折着礼物。干嘛呢,这是干嘛呢,怕我要去勾引他吗,跑来跟我表达他多爱他老婆!然后这些礼物吗,干嘛全给我扔在这里。唉,真……”

    不置可否地装起这些东东,我也走出了咖啡馆,走回医院,晓畅就在那摁他的车喇叭。

    看着他,我竟自己打开他的车门就上来。

    “喂,你怎么这么轻车熟路就上来呢,我没说我在等你呢。”

    我用凶残的眼光瞪他看了一眼,推开车门就要下车。

    他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别走,我肯定就是在等你。”

    “看着你跟别人去约会呢。”

    把我拉回来后,他疾车开往不知什么地方,一直开一直开,我问了去哪,他说他也不知道。

    后来他一直开一直开,花了快六个钟的时候到邻省的古村,己经是晚上12点。

    夜色中的古村庄,在青山绿水中,空气弥漫着香草的味道,古色古香的木楼士楼有浓郁地客家风情,点点灯光倒影在水,古道上放烟花的情侣笑脸如花。

    那么美,跟着他,原来是可以这么不按部就班,换洗的衣服也不带就来到这里。

    幸亏是在旅游淡季,这个点,还能轻松找到了客栈。

    他开了两间房,因为没有东西可以放,所以没上去看看房间,他又拉着我走回古道,买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几捆烟花,我们放起了烟花。脱了鞋走在全是鹅卵石辅成的古道上,懵懵懂懂的心应该还有点甜。看着他被烟花映红的棱角分明地俊脸,想,难道我是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喜欢上他。

    躺在各自的房间里,我在想,他有女朋友没。朗朗说他喜欢我是真的吗,他都觉得我是小三吗,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隔天不到八点,我睁眼醒来,还好,今天我休息,我不知道他今天回不回去,但自己先请了明天的假,还过几天,他就要回去上班的。想起他要走,心里真有点失落,我洗刷好,穿上咋晚在古道上买回来的民族风,飘逸的长裙,很精心地把自己的长发盘成一条大麻花。对着镜子想着,下次买套化妆品吧。走出来,想敲他的门,可又想,让他睡吧,谁知他咋晚能不能睡着。我一个走在古道上,清爽的风,潺潺的水声,我把脚深进冰冷的水流中,问自己清不清醒。在古道上兜了一圈,坐在许愿树下面的长椅上,我发现有陌生的游客在拍我,我大方的展示出我最自然的笑容配合他拍照。当拍完我想转身离开时,晓畅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身旁。“为什么不叫醒我,一个人出来鲜遇吗。”

    “确实有人在拍我!”他笑着靠近我伸手揽着我的肩:“那再来一张。还特地留了邮箱向拍照那个人要照片”。

    ”我去买点早餐,咱一边吃一边沿着古道去看看。我点点头,和他并肩走在古道上。我告诉自己,要清醒,他只不过想帮我而己,像我出身在这种家庭的人,像我这种连父母都不要的人,有谁会真心来爱我呢。想得我暗自嘲笑。

    我们一边吃一边走在全程都是鹅卵石的窄小古道上,他让我帮他拍了张照片,照片很阳光,很好看。

    来到了古村住人的老屋里,一群卖特产的憨厚老人在招呼游客,他选了几个烟嘴说回去给他爸他叔他伯,又买了一丝花茶说送给他妈他婶他姆。我乖乖地帮他提着东西让他去买单。他问我喜欢什么,他一起买单,我笑了笑。我想,我买回去又能送给谁呢?

    这么开心地免费收获一场旅行,不来张照片可真遗憾,站在憨厚老人们中间,自己举手笑着为自个拍了一张,他又把脸凑过来,抢过我的手机,拍了张合照。自作主张地用我手机发朋友圈。

    有一句没一句地走到傍晚,我问他:“什么时候回。”他说:“吃完晚餐就回。”

    吃完晚饭,大概在六点的时候我们就往回赶。坐在车上我留意了他的朋友圈,看他有没有把我们那张合照发上去。但是,没有。

    既然请了假,初五我就在宿舍休息。下午快下班时,我一直瞪着手机,没有响,他没有来找我。

    初六下班,他又嘻皮笑脸地出现在我面前。

    又一起吃晚饭,还遇到他几个朋友,他朋友们起哄说是不是女朋友,他解释道是妹妹。送我回来时。他说后天就要回了。

    我说明天让我开车去接他,请他吃饭,为他饯行!

    隔天下班,我开车去他家附近接他,他上了车,嘻嘻哈哈地说:“我还真不知道你会开车哦,知道就该你天天来找我。”

    我说:“今晚我请客,感谢你这几天的帮忙,让大家误以为我是有很优秀的男朋友的,不用当小三。谢谢大哥。”

    他笑笑没有回答。

    转了一圈,我把车停要我们第一天吃火锅的地方。

    我自己点了很多菜,不停跟他说不要客气,吃吧,我请客。

    他没有吃多少,一直看着我,说:“从来都不曾有舍不得离开家的感觉,这次,还真舍不得走。!”

    “其实我真想带着你一起走。”

    “吃,快吃,别等会全被我吃光了。”

    “我明天回去,然后要去英国大概一个月。”

    “真好,回来能不能送我一套化妆品”

    “行.”

    “那我得留个地址给你,买了就要给我寄,不然又得等过年再能见面。”

    “我想给我们彼此给点时间,空间,认真地考虑一下,我希望我们能一起。不用到年底,我会来找你的。”

    “你喝醉酒吗,你这样说话的语声,我觉得太奇怪了。” 

    “我想现在就带你走,但怕你现在想逃离这个环境,跟我走,但过后你才发现,你还放不下从前,”

    “吃菜吧哥。朗朗他说是我大哥,要不你就是二哥。来干杯。

    “开车还老干杯,以后少喝,听说那李恒很有能耐帮你摆平过酒驾,你还就真不节制啦。安全第一”

    别说李恒老婆误会,大家应该都是这样想的……管他呢,反正这边的一切很快就会结束掉。

    吃完饭,把他送到他家附近,我说:“请我到你家里坐坐。”

    “等我们都考虑好了,我让我爸妈亲自来接你。”

    “好,一路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