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隐藏的幸福(2)

    更新时间:2016-10-05 13:25:18本章字数:2388字

    “所以,梦雪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闫峰看秦佑杰进了办公室后便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便主动问起了。

    其实,秦佑杰也猜到了他要讲的是关于蒋梦雪。

    眼看着秦佑杰没有半点要理会他的意思,闫峰又继续念叨着:“哎,你该知道,如果你家知道你找了女朋友,还是一个身世家庭都非常糟糕的人,恐怕你不会好过哦。”

    牵动着秦佑杰的一丝一弦都与蒋梦雪有关,“什么身世家庭非常糟糕。”

    秦佑杰对闫峰这样的措辞非常不满意,无论蒋梦雪有着怎样的身世,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她这个人,而不是她的曾经。况且,他还不屑靠女人养活,他有绝对的能力和自信可以养活自己想保护的那个人。

    “好,是我用词不当。你不要激动。”眼看着秦佑杰突然激动起来,闫峰赶紧道歉,倒不是他怕秦佑杰生气,而是他认为没必要为这样的事吵架。

    “就算她家里没出这么大的变故,你该知道你爸对未来儿媳的要求。存款,股份,动产不动产一大堆的要求。你要是选别人,这条路会好走很多。”

    闫峰的好意在秦佑杰看来就是炸弹,是他一直不愿去面对的问题。自己喜欢蒋梦雪没用,爸妈不同意,该怎么做呢?这也是他一直不想跟蒋梦雪明说的原因,他害怕会失去,所以只能以陪伴的方式来阻挡出现在她身边的任何男生。

    “走了。”秦佑杰并不想继续这个无聊的话题,站起身撂下这冰冷的两个字,转身离开。

    闫峰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毕竟感情这种事谁都说不准,况且这也是秦家的家务事,他之所以会提,是因为了解秦家父母的思想,但他也了解秦佑杰对蒋梦雪的爱护。这件事,他也插不上手,只不过作为兄弟,必须要提醒他。

    另外,一个人坐在酒吧里的蒋梦雪时不时的望向秦佑杰最后消失的那个门口没出来过,这种无聊的等待状态让她忍不住去捕捉其他桌的客人的状态。

    酒吧里昏暗的灯光效果很容易营造别样的气氛,但同时也很容易使人犯罪。这不,所有人都沉浸在台上摇滚乐带来的激情中,她无意的瞥了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桌旁坐的人数并不多,只有三五个,在这可以令人情绪高涨的地方,几个大男人居然都只是沉默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的还时不时的假装着打呵欠,这还真是让蒋梦雪摸不着头脑,忍不住的想去观察他们的动向。

    这时候,他们身边又出现了另一个男子,看着倒像是同龄人,声音太吵,蒋梦雪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他们的表情来看,刚刚所有人显然都是安静的在等那个姗姗来迟的男子。男子刚来,所有人便都开始和他聊天,还顺手的开了一瓶啤酒给他。那里的气压明显比刚才有所高涨,但蒋梦雪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总觉得那几个先来的人还是那么拘束。

    旁边不停有人找那个男子讲话,但是蒋梦雪也注意到有人开了一瓶啤酒却未拿到台面上,只是迅速的将什么东西投递到酒瓶当中,不停的轻摇晃着。

    ‘在溶解药丸?’这个想法突然在蒋梦雪的脑海中蹦出来。

    蒋梦雪的蹙紧了眉头,抓着杯子的气力不自觉的加大,眼睛却再未从那桌子的人身上移走。她内心是纠结着,那些人想干嘛?是拿给后来的男子喝?那是什么药?

    果然,当男子把手中啤酒喝完后,那个下药的男子又假装从旁边的酒车里拿了瓶酒,大动静的将瓶盖扔到地上,将已经不纯正的啤酒递给男子。虽然男子接了过去却没像第一次那样直接喝,而是放在了桌上,继续和旁边的人聊天。

    内心的正义之感让蒋梦雪开始抓着脑门想法子,该怎么提醒那个男子酒里有药。

    蒋梦雪突然大口的喝掉了杯里的饮料,猛地站起身,朝那桌神秘的人走去。她先是假装性的路过,却又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了,退了几步回来,盯着那个快倒霉的男子看了眼,“学长,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见呀。”

    那个男子显然已经懵了,什么鬼?这女的谁啊?不止他,其他不安好心的人也都一脸懵逼,哪冒出来的小丫头。

    “你忘了我吗?我是小瑜啊,之前社团活动我脚崴了你还扶我去医务室了呢?”

    男子依旧不明所以,听着蒋梦雪的话云里雾里的都看不清。正想骂她神经病的时候,蒋梦雪却突然伸手去挽着他的手臂,将他从椅子上架了起来,“没想到在这遇到你,以前你都不怎么理会人的,我们宿舍好多人都想认识你,我带你去看看。快点快点。”

    蒋梦雪显示出来的热情让其他人都摸不着头脑,男子也被她连扯带拉的走离那桌危险人物。

    “不是,你谁啊?”男子挣脱蒋梦雪的手,眉头紧锁的盯着蒋梦雪。

    蒋梦雪首先警惕的盯着那桌人,一个没少的坐着,她这才敢大胆说话:“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只是想跟你说,你那些朋友刚递给你的那瓶酒有下药,你千万别喝。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药,不过你还是小心点好。”

    “这你不用管。”男子此时并未有感激之情,只是抱着怀疑的眼神盯着蒋梦雪。这个女人什么目的,居然这么好心的帮他?

    这句话可把蒋梦雪给气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还没来得及反驳,后面就有人在喊他了。 

    “皓阳,在聊什么呢,赶紧过来,大家都在等你呢。”此时已经走过来了一个男人,将手臂搭在了皓阳的肩膀上,但眼神却还是盯着蒋梦雪的。

    “哦,没什么,这我学妹,没想到平常看着挺乖的女孩,居然也来酒吧。”皓阳开朗的笑着回应着那个男子的话。

    “那,续完旧了?赶紧走吧,一起聊聊天。”

    只剩下蒋梦雪在原地发呆,这都什么事,活该被人家下药。

    算了,反正已经提醒过了,也算无愧于天地了。当她回她原本的位置时,桌上仍旧放着她原本的饮料,习惯性的拿起来就喝,完全没顾虑到刚这杯饮料是离开她的视线的,她完全没注意到,刚她离开时,便有人朝她的水里加了料。她只是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感觉浑身都有气无力的,刚想起身找秦佑杰的时候,立马趴倒在桌上。

    “那不是你学妹吗?怎么晕菜了?是不是喝多了啊?”下药的人自然都时刻关注着蒋梦雪倒没倒的问题,这蒋梦雪刚趴下,立刻就有人朝皓阳大喊。

    “怎么就她一个人,她那些同学呢,要不把她扶过来,一会送她回去?”又有人在给皓阳出主意了。其中一个瘦高个的男子也没等其他人反应,立刻上前去要扶蒋梦雪。一旁的皓阳虽然仍然面带笑容,但心里却也是十分发愁啊,这女孩刚还好心提醒他酒有问题吗,怎么这会自己也中招了。

    瘦高个男子刚要把她架起来,刚好秦佑杰走出来看到了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