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隐藏的幸福(3)

    更新时间:2016-10-09 13:10:06本章字数:2300字

    秦佑杰目睹了昏睡当中的蒋梦雪被陌生男子架起,脑子一下子炸开了锅,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前去,猛地将该男子推倒在地,蒋梦雪差点也因此摔倒,秦佑杰在推那名男子时,及时用另一只手搂着蒋梦雪,生怕她摔着碰着。

    该名男子愣住了一秒钟,立刻怒火冲天从地上弹跳起来。他其他的兄弟也立刻围过来支援,只有李皓阳依旧雷打不动的坐在座位上玩手机,但眼神还是时不时的飘到护着蒋梦雪的秦佑杰身上,不停的在他们俩之间来回游走。

    “妈的,什么东西啊,知不知道老子是谁啊。”那名刚出了糗的男子气不过,嘴里不停的骂咧着,抡起一个拳头便想朝秦佑杰脸上砸过去,但意外发生得太快,秦佑杰迅速伸出的大长腿狠狠的踢在他的腹部位置,男子再次往后踉跄了几步。他的兄弟们看不下去了,一言不发随手拿起酒瓶便朝秦佑杰砸过去。为了保护怀中的蒋梦雪,秦佑杰只能迅猛的抬起手肘,将外来攻击与蒋梦雪隔离开来。这要搁秦佑杰年少的时候,绝对不会这么轻柔的对待他们。

    秦佑杰不禁蹙紧了眉,将怀中的人儿小心轻放在了安全范围后便开始冷漠的卷起衣袖。

    “妈的,今天老子就教训得你妈都认不得你。”

    “黑鼠”双方刚准备开打,闫峰及时制止了这场战争。

    闫峰看到秦佑杰受伤了的手和昏睡中的蒋梦雪,脸色愈发难看。

    “在我的店里闹事,是要跟我过不去是吧。”闫峰一点好脸色都不肯给他们,恶狠狠的拎起黑鼠的衣领,眼神中着愤怒将他们震慑住了。虽然都出身豪门,闫峰与秦佑杰同样都有那么一段年少轻狂的岁月,甚至可以说,他们就是在那段少年时光里相识相知。

    “不是,峰哥,是这小子莫名其妙,上来就对着兄弟几个拳打脚踢。我们这也是出于自我保护的心理。”虽然闫峰已经从良很久了,但对外面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成天惹是生非的人来说,还是记得他们少年时有一个叫闫峰的人打架狠辣。

    闫峰看了眼秦佑杰和蒋梦雪,此时秦佑杰已经重新将蒋梦雪重新拥护在怀。他也明白秦佑杰的心,除了保护蒋梦雪,已经丧失了他年少时原有的斗志。

    “怎么回事?”闫峰厉声问了旁边的工作人员。

    “是这位先生要将昏睡中的蒋小姐带走,秦少爷看到了才动手的。”

    闫峰出现后,秦佑杰便没有再说话了,他现在只想带蒋梦雪到医院检查检查,担心有什么问题。

    “你处理吧,我带梦雪去医院。”丢下这句话后,秦佑杰便横抱起蒋梦雪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李皓阳沉默了大半天,看到秦佑杰将蒋梦雪带走后便扔下他那些想暗算他的狐朋狗友,一路尾随秦佑杰的车子到达医院。直到确定了蒋梦雪无恙的消息后才离开。

    后续闫峰怎么处理那些人的,秦佑杰再没过问过。

    因为蒋梦雪住的是学校的宿舍,秦佑杰如果在深夜将昏睡中的她送回去,指不定隔天会被传成什么样了,也说不定哪天就传进爸妈的耳朵里了。在还未找到相应的对策之前,他决不能冒险,只能小心翼翼的将她珍藏保护起来。

    秦佑杰轻抚着蒋梦雪稍带点婴儿肥的脸颊,还有那柔顺的秀发,眼里的温柔也能渗出水来了。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嫩唇上蜻蜓点水般一吻。

    蒋梦雪突然呓语似的吓到正在做坏事的秦佑杰,像是怕被抓了个现行般做贼心虚,不敢有任何的动静,只是定定的观察着眼前的娃是否已经苏醒。

    蒋梦雪只是抓住了他的手掌,再次沉沉睡去。秦佑杰这才松了一口气。

    无奈之下,秦佑杰只能任由她抓着自己的手,自己坐在了地上。

    时光的美好,从来都不是别人定义出来的。

    清晨的阳光轻柔照耀着,不停的想穿过秦佑杰房间那厚重的窗帘,叫醒那正在沉睡的人儿。此时蒋梦雪已经呈现了半苏醒状态,只是懒得睁开眼睛,继续在枕头上蹭。

    好香!!!蒋梦雪突然意识到,这个味道,可不是自己棉被上的味道。倏的一下坐起身,黯淡的光线,宽大的床,简约奢华的房间,这是,佑杰的房间!!!

    刚一回头才注意到坐在地上沉沉睡着的秦佑杰。于是,蒋梦雪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蹲在了秦佑杰旁边,定定的看着他那倚靠在床沿的脑袋。

    他这么睡,等下醒来一定很不舒服。。蒋梦雪心里想着。

    趁着这静谧的时光,让我再多看你一眼。

    还是那么高冷的帅,这么优秀的男子,全校能和他说话的女生没几个人,我居然就是其中一个。蒋梦雪想着不禁甜蜜的笑着。笑到了最后,她便突然感伤了起来,她可以感受到秦佑杰对自己的关心和疼爱,可是那是爱情吗?他对我的感情是爱情吗?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呢?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始终都不说出口呢?如果是我先开口表白的话,他会不会接受呢?如果他不接受,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就会改变了呢?一万个问题在蒋梦雪心里不停的涌现,让她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

    黑暗中的男子听到蒋梦雪的叹息声不禁蹙了下眉,只是她并没有发现。

    蒋梦雪闭着眼睛,不停的酝酿着勇气,直到她再次睁开眼睛后,慢慢的将脸颊靠近秦佑杰那精致的脸庞,小心翼翼的在他的右侧脸颊留下了轻轻一吻,然后快速弹开。心跳加速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是否有被她吵醒,心里极度满足的她忍不住抿着嘴唇微微一笑。

    被自己心爱的女孩偷亲了一回,原本该热烈的回吻过去,却因为各种外力因素不得不强忍着,继续倚着装睡。这对秦佑杰来说,还真是可气可恨。

    再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秦佑杰假装性的要换个姿势睡觉,却不经意的睁开眼,发现眼前蹲着一只小绵羊定定的看着他,“你在干嘛?”

    秦佑杰打着呵欠,揉了揉眼睛。

    蒋梦雪被秦佑杰这么一问,心虚了“我,我正要去拉窗帘了。”

    蒋梦雪说着便起身,要朝阳台走去。不知道是因为蹲太久的原因,还是刚刚做了坏事的原因,她居然觉得有点地转天旋。

    看到这只小绵羊这么惊慌失措的模样,秦佑杰只能看着蒋梦雪的背影偷偷的笑着。明明是两个成年人,在感情方面却处理得和高中生差不多。

    没有了窗帘的阻隔,阳光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洒进卧室里,这般温暖人心。蒋梦雪的脸颊在阳光下显得尤其绯红,大概是做贼心虚,让她不敢直视秦佑杰的眼睛。

    秦佑杰反而觉得,这样的蒋梦雪比平时更是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