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隐藏的幸福(4)

    更新时间:2016-10-09 17:56:14本章字数:2104字

    蒋梦雪把自己关在了浴室里,不停的用手扇风,此时她才从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脸颊已经红到了什么程度。”你幼稚,心虚什么啊,他又不知道。淡定,我一定要淡定。’蒋梦雪将近疯狂的一会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话,一会又仰天盯着天花板自言自语,最后终于想到解决办法了,在水槽里盛了满满的凉水,整个脸庞浸到那水里,醒神降温的好办法。

    “梦雪。”秦佑杰中气十足的喊了她一声。此时她正沉醉在水柔和的包围中,哪里顾得上外面世界发生了什么。直到秦佑杰过来敲浴室门,她才猛地从水里解脱出来,盯了一会镜子,气色果然骤降了许多。

    因为秦佑杰叫了好几声,她急急忙忙忘记擦干脸颊,也没将水槽里的水给排掉,便直接开门了。不曾想过,秦佑杰还站在门口,见到眼前这个小人儿他自己也懵了。蒋梦雪原本已经平复的心脏在对上了秦佑杰那双迷人的双眼的时候又开始砰砰乱跳,急急忙忙避开他朝餐桌走去。

    秦佑杰莫名其妙的盯着蒋梦雪的背影,脑袋空白了一会,转头又进了浴室,看到水槽里装得满满都是水,一下就明白了。“这丫头。。”秦佑杰顺手将水槽里的水给排掉,嘴角又忍不住上扬。。

    秦佑杰坐到餐桌旁后,蒋梦雪已经拿着片吐司在啃,她开始放慢了呼吸,整个屋子里安静得似乎只能听见咀嚼实物的声音。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就是不敢转到秦佑杰身上。秦佑杰居然也假装着毫不在意的帮她的杯子里多添加了牛奶。

    “你刚刚?”

    秦佑杰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被蒋梦雪给打断了:“什么刚刚,我什么也没做。”

    神经高度紧张的蒋梦雪以为秦佑杰发现了什么,立刻发生给予否认,这却越发露了痕迹。发现自己的蠢后便懊恼的低头继续吃早餐。但秦佑杰恶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强迫自己不能发笑。

    “刚刚干嘛在水槽里放那么多水啊?”

    蒋梦雪惊讶的抬起头,原来他们讲的不是同一件事,“是这个事啊,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眼看着又要穿帮了,蒋梦雪突然想起一件事,这迟钝的脑子倒是救了她“我为什么会在你家睡觉啊?”

    秦佑杰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让蒋梦雪很是疑惑,其中一半是觉得蒋梦雪转移话题转得够生硬的,另一半原因是发现蒋梦雪的迟钝记录又创新高了:“终于反应过来了啊。”

    “我刚就想到了,只是没问而已。”死性不改,依旧不肯承认自己反应迟钝的事实。

    秦佑杰没回应他,只是心知肚明的挑了挑眉毛,继续喝着牛奶,看着新闻。

    蒋梦雪继续自言自语着,她明明记得昨天帮完那个叫皓阳的男生后就坐会座位上等佑杰,可是为什么,后来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呢?佑杰什么时候出来的?她又怎么会跟着佑杰回家?佑杰还把他的宝贝大床让给她睡?

    提到昨晚,秦佑杰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敢说,在那种地方居然还一点防备意识都没有。”说着便想着要教训她,却始终下不了手。毕竟是自己心爱的女孩,打了疼的也是自己。

    “什么意思啊?”

    秦佑杰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的水里被人下了药。”

    “不会吧,我都没离开过啊?怎么可能会被下药啊?”

    蒋梦雪思前想后,终于想起昨天的确有离开过一小会,大概是在提醒李皓阳酒里有药的时候被盯上了。还真是够倒霉的,这样也能中招。

    蒋梦雪此时担心的竟不是昨天晚上万一佑杰没及时出现,谁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唯一担心的,就是经过昨晚的事情,秦佑杰肯定就不会再让她到酒吧去了。于是又假装轻松的笑起来:“不过也没事,这不有你在吗?你不是及时出现了嘛。”

    “蒋梦雪,你脑子灌柠檬水了是不是,万一我不在呢,你知不知道在那种地方被下药会有什么后果吗?”

    原本想缓和气氛的蒋梦雪让秦佑杰更加的怄火,也不管蒋梦雪是否已经吃完早餐没有,直接起身开始收拾餐具。

    “哎呀,你别气嘛,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离开一会警告那人酒里有药品,谁知道就莫名其妙被人下药了呀。”蒋梦雪踏着小碎步跟随着秦佑杰身边在厨房里进进出出,不停的解释,不停的道歉。俨然就是做错事的小媳妇惹丈夫不高兴的情节。

    秦佑杰突然又顿住了脚步,后面的蒋梦雪一脑门的撞上了他的后背。眼瞅着秦佑杰转过身来,蒋梦雪立刻低下头,以沉默姿态等待审判。

    “以后不能再去酒吧了,去找我也不行。”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大晴天的又来了个晴天霹雳,蒋梦雪瞬间抬起头看向秦佑杰,可怜兮兮的小眼神抓着他不肯放过。

    “别这么看我,不行就是不行。”

    “我去可以不喝任何东西。我保证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没得商量。”

    这四个字等于宣判死刑了,以后就算不打工也不能去酒吧找他,那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不就因此缩短了吗?万一哪天他被哪个小狐狸精给勾走了,我该怎么办?蒋梦雪心里越想越不甘心。不能老是顺从佑杰的任何决定,一定要奋起反抗一回。

    她虽然嘟着嘴,也不再说话了,重重的踏步进卧室,拿了包包便想独自离开。原本还琢磨着,说不定秦佑杰会回心转意收回审判结果,刻意在客厅处放慢了脚步。结果,秦佑杰居然毫不在意似的坐在沙发身上翻课本。

    蒋梦雪都已经走到玄关处了,秦佑杰还是没打算松口的意思,她只能再次厚着脸皮坐到秦佑杰身边撒娇:“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嘛,好歹我们也认识好几年了啊,我生气要走你就不能假装留我一下吗?”

    “其他的事都好说,这事没得商量。”

    “哼。”

    这回是真的一去不回返了。

    蒋梦雪刚把公寓大门狠狠关上后,秦佑杰立刻将手中的课本扔到沙发上,站起身走到窗边站着。

    等到蒋梦雪走出大楼,可以看到她那娇小的身躯似乎怒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