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我养你(2)

    更新时间:2016-10-17 15:18:08本章字数:2145字

    虽然得到了秦佑杰的理解,可蒋梦雪还是不能够理解秦佑杰的微笑和信任的眼神?

    这算什么?他吃醋了吗?他们是互相喜欢的对吗?可是他吃醋为什么不说呢?还是自己想多了呢?可是如果秦佑杰没有吃醋,他又为什么那么生气呢?为什么一再要求蒋梦雪解释那张照片呢?

    蒋梦雪慢吞吞的跟在秦佑杰身后走进CD酒吧,脑子里蹦跶出一堆让她难以理解的东西出来。她想不出来秦佑杰究竟是什么意思,又不知道该不该开口问。万一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他们之间所有美好的关系都有可能因为她的开口而葬送。

    为了继续待在秦佑杰身边,她宁愿什么也不问。就算有一天,他真的喜欢别的女生,至少,她也可以说服自己曾经拥有他的保护与怜爱。那样的话,或许心不会那么痛。

    蒋梦雪总是可以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就是不愿开口与秦佑杰表白。她总是觉得他们两个人的心意相通,就算不说也有同样的默契“彼此就是对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秦佑杰转身看到蒋梦雪仍旧慢吞吞的,灵魂恍惚的,就连他停下盯着她看时,她也没任何的反应。直到蒋梦雪差点撞上秦佑杰她才从刚才一堆自问自答当中彻底清醒。

    “又在想什么,魂不守舍的。”秦佑杰忍不住怜爱的在蒋梦雪额头当中轻弹了一下,然后搂着她的肩膀快步的将她一并带到闫峰办公室。

    毕竟闫峰的办公室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进的。虽然并没有太多机密要件,但闫峰却在办公室安装了指纹锁,如果不是他自己或者秦佑杰的指纹,没人进得了。

    蒋梦雪只知道秦佑杰和闫峰关系很要好,并不知道他们两家之间的渊源。但她也注意到了,秦佑杰居然可以自由进出闫峰的办公室,想来关系不一般。

    “佑杰,你和学长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秦佑杰刚把门关上,听到蒋梦雪这样的问题,他还是愣了一秒,但也很快的回过神:“难兄难弟啊。我们从小就认识啦。。”

    蒋梦雪只知道闫峰肯定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却不知道闫家和秦家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虽然好奇,她也不曾开口追问到底,她始终认为,终有一天,秦佑杰会主动把所有的事情和她说清楚。

    “你下午就不要去兼职了,我已经帮你跟杨店长请好假了。”

    “为什么?今天下午店里没人值班啊。”

    “放心吧,他说会临时让其他人替代一下。”

    “可是会扣工资啊。我这个月工资已经扣得差不多了。”

    “没事,扣就让他扣呗,我养着你好了。”

    蒋梦雪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但心里又止不住的雀跃,不禁盯着一旁翻杂志的秦佑杰,看着像是无意的一句话,却让蒋梦雪心里又更多的期待和希望:“好啊,那到时候你不要被我吃穷了才好。”

    秦佑杰依旧不停的翻着杂志,听到蒋梦雪这句话不禁微微一笑:“那到不至于,到时候三餐请你吃稀饭,倒也费不了多少钱啊。”

    表面上秦佑杰看着并不在意他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但内心却始终无法平静,他是认真的在说这句话,他是希望他可以快点毕业,独立工作,可以让蒋梦雪依靠。。可以名正言顺的牵着她,拥着她,亲吻她。

    “谁说的,我肯定都挑贵的吃。不能亏了我自己呀。”

    听到蒋梦雪这话,秦佑杰没再说话,只是脸上始终都挂着笑容。

    蒋梦雪轻抿着嘴唇,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心里想着要不趁这个机会问清楚?内心挣扎着,还是没勇气开口,只是在不经意间偷偷瞄了秦佑杰几眼。自以为是没有被发现,却不知秦佑杰在看杂志的同时早已用余光将一切尽收。

    这一次,蒋梦雪偷瞄他的时候,他不打算放过她了,直接抓了个现行。眼神总是一种很奇妙的交流。蒋梦雪总是希望看着秦佑杰漂亮的眼睛,总觉得看着那双眼睛,就可以看到秦佑杰的内心一样,可真当秦佑杰看向她时,她反而慌张的避开了。

    “想说什么?”

    秦佑杰的直白让蒋梦雪多了几分勇气去试探他:“没有啦,我就在想,以后你要是有女朋友的话,说不定就不会管我的死活了。”

    “那就看你乖不乖咯。”

    秦佑杰露出了坏笑,站起身轻拍了下蒋梦雪的脑袋。

    什么意思?这句话是有什么含义吗?蒋梦雪呆呆的看着秦佑杰的后背陷入一阵思索当中。就算脑袋打结了,她也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蒋梦雪的手机闹铃响了,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打工的时间到了,站起身走到正常搜查闫峰置物柜的秦佑杰身边:“你说下午帮我请假了,那我要干嘛?”

    秦佑杰停住了手里的动作,终于没忍住大笑了起来:“你终于反应过来了啊。这条反射弧长到外星球去了吗?”

    “我这是先抓重点。重点,知不知道。”蒋梦雪不满的撇撇嘴。

    “所以,你的重点是我养不养你的问题啊?”

    只要一讲到这个问题,蒋梦雪就开始不自然。目光闪烁着不敢直视秦佑杰。对于她来说,秦佑杰是她第一个爱上的男生。在她的高中生涯里,他们可以互相作陪,直到大学后,依旧在一起玩耍。她也不曾跟其他男生有过亲密之举,完全没经历过感情的事,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自己的感情。总是很纠结是不是该表白,是不是该问清楚,是不是该有明确的关系。只是纠结到最后,她又会再度败给一个叫懦弱的东西。

    她并不真正懦弱,只是以前家里发生的事情让她一度自卑不已。恰巧秦佑杰家族在市里又是那样的赫赫有名,她觉得自己高攀了。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我才不需要你养呢,就算我爸妈都不在,我还不是活过来了。”

    那股伪装出来的倔强与坚强让秦佑杰心疼不已。他也曾见过那个孤苦无依,站在雨中哭泣得情景。每次想起那晚的相遇,秦佑杰对蒋梦雪的怜惜总是逐渐攀升。他也曾笑傲情场,游戏感情世界。可是这个女孩的出现,激发了他的保护欲,开启了他的善良品质。从此,无论什么东西都无法锁住他追随她的目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