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空降的未婚妻(2)

    更新时间:2016-10-20 15:48:40本章字数:2119字

    眼看着秦佑杰渐渐沉默,眼神呆滞的望着远方发呆,何妍欣终于从她的自说自话当中跳脱出来,张开五指在秦佑杰眼前晃了晃:“我说的你有没有听啊?”

    “没有,你该下车了。”

    “我真的喜欢你很久了,这次回国,爸爸说让我们两个在一起,你知道我的内心有多高兴吗?刚刚听到你妈妈打电话叫你回来,我真的内心都好期待哦。因为那么多年没见到你了,不知道你现在长什么样了。刚刚你看我的时候我其实很紧张,却还是要装出一副轻松的模样。感觉好像做梦一样。”

    秦佑杰没再听她讲完,直接下车,快步走到车的另一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将何妍欣从里面拉下车:“我的副驾驶座只给我女朋友坐。你已经破例坐太久了。”

    “可是,我是你未来老婆啊,也算是你的现任女友吧?”

    “你是真听不懂还是跟我装傻啊?我有女朋友了。”

    “我知道啊,你说过了,我刚刚也强调过了,无论你想交几个女友想跟几个人在一起,我都不管,但你最后娶的人必须是我,爱的人也要是我。而且,现在男生喜欢劈腿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就显得你女朋友太少了。”

    秦佑杰真是被这厚脸皮的女生给气的,还说她会紧张呢,现在缠着秦佑杰的模样算是矜持吗?果然在国外长大的女孩都这么奔放。

    “你是不是在想,我一个女生怎么那么不知羞的纠缠你是吧。这就是我们主张的,爱就要大声说出来。。。”

    还没等何妍欣说完自己对爱的理论,秦佑杰又转身走人,反正现在出去这丫头一定会跟着,他现在没办法去找蒋梦雪,想着还是回房间里打电话跟蒋梦雪说一下才好。总好过相亲,至少也图了个清净。

    “佑杰,我话还没说完呢。”

    秦佑杰刚要开家里的门,还未触及门把,母亲李英笑脸盈盈开门走了出来。随后何文升和秦忠肩并肩,边走边说的走了出来。何妍欣立刻跑上前,用手环在秦佑杰的臂弯里。秦佑杰眉头又再次皱在了一起。

    “嘿,这俩孩子看样子感情不错呀。”李英看见何妍欣的举动,忍不住扭头和何文升说道:“爸,要走了吗?”

    “对啊,舍不得走了吗?”

    “才没有。我也好久没见到琦姿她们了,想去找她们,给她们一个惊喜。”

    何文升大笑,对自己女儿的心思他比谁都了解,既然女儿看中的人,他定不会让他们错过:“就这么定了吧。”

    何文升说完这句话后,秦忠和李英更是笑不拢嘴。纷纷点头表赞同。虽然秦佑杰不知道他们讲的究竟是什么事情,但他的心里却有隐约的不安。什么事这么定了?是他和何妍欣的婚事吗?这是交易吗?他一定不能现在离开,必须等其他人走了,找父母把话问清楚。

    “好了,赶紧走吧。”

    何文升在何妍欣的催促下上了车,和秦家夫妇道了别车子才缓缓离开。

    眼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中,秦家夫妇默契的松了一口气,随后又满意的相视而笑。刚要进屋,被秦佑杰拦截在外。

    “怎么了宝贝,回来就没怎么说话,谁惹你了。”

    “哼。”还未等秦佑杰开口,秦忠生气的闷了一声,眼神愤怒的扫视了他一下,随后推开秦佑杰挡住去路的手臂进屋了。

    “为什么?”

    李英还未反应过来,急忙关上大门,追上老公和儿子的脚步。

    “没有为什么?”

    “我有女朋友,她叫。。。”

    还未等秦佑杰说出蒋梦雪的名字,秦良忠早已开口抢先说了。

    “你们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让我跟何妍欣结婚。”

    “不为别的,就冲着她是蒋经海,曾经商界奇才,自私自利,不顾他人死活,敌人众多,所以,早在4年前就有人挖了一个大坑等他跳。原本,凭他的智慧要东山再起不无可能,可惜,她妻子刘凤在他落没后经受不住外界的言论压力,跑到新加坡富商怀里。。这样的双重打击,让他一蹶不振,终日沉迷于赌场酒吧。自以为身家还有几千几亿,居然豪赌后面色不改找高利贷借钱。最后出现的时候听说是高利贷追到他家敲破门窗把他揪出来的,从此,就再没听过关于他的任何消息。这些事情,你应该也知道。”

    秦佑杰对父亲说出这么一串故事出来很是讶异,原来他早已调查过蒋梦雪了。既然如此,就应该知道他是真的喜欢蒋梦雪的:“你既然知道我喜欢蒋梦雪,为什么一开始你不阻止,到现在你才来跟我说让我跟别人结婚。”

    “那是因为,我认为你并不是认真的,只是玩玩而已,也无可厚非。所以,我从不干涉你的任何事情。”

    “从不干涉?那你告诉我,你现在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交易,因为何家可以给你更多的名利地位?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你们究竟抓着这些东西做什么。”秦佑杰的情绪已经难以自控,他内心的怒火在父母利益的眼神看来是永远无法理解。

    李英眼看着两父子要反目成仇了,赶紧出来打圆场:“宝贝,何妍欣并不会比蒋梦雪差,

    你刚也见过了,多活泼单纯的一个女孩子啊。”

    “那是因为你们没见过蒋梦雪。”

    “见不见都一样,光是她那糟糕的父母,她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钱。。”

    “什么都是钱,钱对你们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让你们毁了我的一生。”

    “什么叫毁了你的一生,我在为你铺路你知不知道啊,何家就这么一个独生女。”

    “独生女又怎么样,爸这么喜欢的话干脆你娶她当小老婆好啦。”

    秦佑杰愤怒的说完话便甩头走人。背后只传来母亲心疼的喊他爱称的声音,还有父亲生气愤怒的骂咧着。

    狠关了车门后,秦佑杰生气得猛拍了方向盘。什么都是利益,什么都是金钱,想不明白为什么爸妈就是要那么看重家庭背景。梦雪父母做的错事为什么要由她来承担。

    生气之余,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爷爷。

    当这个念头闪过脑海,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秦佑杰立刻发动引擎,想以最快的速度找爷爷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