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危机隐现(2)

    更新时间:2016-11-04 23:20:10本章字数:3079字

    “那个女生真是你未婚妻啊?”蒋梦雪愚蠢的问题让秦佑杰立刻停下了脚步,原本愤怒的眼神里在看到蒋梦雪的那一刻又变得异常柔和。

    “对。”秦佑杰想要看这丫头会是什么反应,并没有及时否认。

    秦佑杰的简单明了让蒋梦雪的心里顿时异常不舒服,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可是佑杰亲口说的每一句话她都会很认真的记在心里。这样的回答让她无法相信的猛盯着秦佑杰。她不说话,只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翻滚,如果不努力控制,恐怕这翻滚的东西就会冲出眼眶。

    原来昨晚的一切都是梦,现在梦醒了。

    看着蒋梦雪难受的克制自己的泪水,秦佑杰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可恶,立刻缴械投降,他不是故意要害她哭泣的。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往下掉了。

    “对不起,我开玩笑的。不要当真。”秦佑杰心疼的将她拥入怀中,不停的道歉,不停的解释,也于事无补。

    蒋梦雪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她比同龄人经历了更多的痛苦,那些痛苦本不该是她这个年纪该承受的,就因为大人的幼稚和任性,所有的后果都由她独自承担。她对秦佑杰的依赖和感情都是别人无可替代的。所以,当秦佑杰承认何妍欣就是他未婚妻的时候,她感觉到了无助,因为那代表着她会失去秦佑杰,他们之间不会有天长地久。她不能与心爱的他相伴到老。

    他很抱歉,他害她哭了,害她觉得不安了。

    “不要哭了。”秦佑杰一边帮蒋梦雪擦干泪滴,一边不停的安慰着。

    蒋梦雪也知道是自己太敏感了,边揉着眼睛,委屈的看着秦佑杰问道:“那到底是不是啊?”

    是?不是?秦佑杰自己也不知道,如果父母真的已经安排好了,那何妍欣就是他未婚妻,但他心里却只有蒋梦雪,想娶的人只有蒋梦雪。该不该承认也是个问题,基于蒋梦雪刚被他给吓哭的前提,他选择暂时隐瞒,等适当的时机再好好解释:“不是。我开玩笑的。”

    “我害怕。”

    “你忘了我跟你说的吗?我还是你认识的秦佑杰,你要相信我,不要让别人的闲言碎语扰乱你的思绪,对不对?”

    蒋梦雪紧咬着嘴唇,乖巧坚定的点点头。

    看到蒋梦雪安静了,秦佑杰终于又笑了,宠溺的拍了拍她的脑袋:“走吧,我送你去教室上课。”

    “不用啦,我们教学楼在相反方向,等会你又会迟到。”

    “没事。这样刚好可以让昨天在食堂大吵大闹的人闭嘴。”

    秦佑杰的坚持让蒋梦雪觉得甜蜜,她昨天才在食堂受其他同学的嘲笑,现在秦佑杰要带着她去向所有人证明。十指紧扣的穿梭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彼此沉默却又彼此甜蜜着。手心里传来的温热,让他们在这深秋里似乎沐浴着春日里的阳光。

    学校里校草级别的秦佑杰,所到之处总能引起关注。一路上,见到他紧牵着蒋梦雪走路的人都忍不住耳语,又或者三两个偷偷的去瞄他身旁的蒋梦雪。大家都好奇,究竟秦佑杰看上蒋梦雪什么了。居然对身边的美女无动于衷。

    一路上的风景可谓全校关注。还有几个女生偷偷用手机拍照。

    送蒋梦雪到达了目的地,秦佑杰并不着急着离开,而是宠溺的帮她拨弄了下刘海,温和的说:“晚点下课等我,我们一起去吃午饭。”

    蒋梦雪只是开心的抿着最近,快乐的点头,目送着秦佑杰离开的背影都会让她觉得很幸福。

    凌可瑶也站到门口看着秦佑杰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满脸的羡慕嫉妒让她不停的摇头:“哎,佑杰这么个优质男为什么就对你死心塌地呢,能不能也教教我啊。我最近真的是缺钙又缺爱啊。”

    “你男朋友不也对你很好。搞笑。”

    蒋梦雪话刚说完便想回教室,却被凌可瑶拦在了门口,满脸的坏笑:“嘿嘿,你昨晚没回来哦,是不是跟佑杰在一起啊。你们昨天还吵架了吧,怎么今天就如胶似漆了。你表白啦?”

    之前秦佑杰与蒋梦雪的微妙关系,凌可瑶是一清二楚的,作为蒋梦雪的舍友,她当然想挖到更多的八卦消息,当然哪些话该说哪些不该说,她还是有分寸的。

    凌可瑶的话让蒋梦雪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两个人就这么在一起了,谁也没有表白,谁也没有说爱。不过,也挺好的,说明两个人彼此心意相通。蒋梦雪自己想着又开始傻笑了起来。

    “哈哈,大收获,记得请我吃牛肉饭庆祝啊。”

    上课铃响了,凌可瑶仍旧不肯放过蒋梦雪,依旧不依不饶的问着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班上的同学虽然也好奇,但毕竟没有熟到像凌可瑶那种程度的,况且,他们这么些富家子弟也不大想跟穷人有任何的挂钩。这也是凌可瑶的特别之处,虽出身豪门,却一点富二代的毛病都不曾有过,不像其他人一样住家里或者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就因为她住学校宿舍,所以认识了蒋梦雪。她喜欢的是蒋梦雪坦白与率真,她厌恶那些虚与委蛇的富二代,这跟她从小接触的圈子和经历过的事情都有莫大的关联。这也是蒋梦雪会将自己所有事情跟她说的原因之一,她总是可以让蒋梦雪觉得安心。认识凌可瑶是她觉得上圣英学院的幸运之一。但是,有时候凌可瑶八卦的性格也让蒋梦雪无奈,时不时会在她面前提起某某某和某某某干嘛,又或者说谁谁谁家里干嘛的,欠人家多少钱。

    爱能包容一切。不只是爱情,亲情友情都有爱的存在。

    秦佑杰回教室后已经上课了,但还是会有相同的好事同学围观,凑过来不停的调侃。秦佑杰虽然极少和其他女生说话聊天,和男生还是比较玩得来聊得开的,徐炜豪就是其中一个。他平常没有其他嗜好,就是喜欢跟着秦佑杰转,以秦佑杰为榜样,学习他的成熟稳重,为人处世还有吊儿郎当。徐炜豪跟秦佑杰也是从小玩到大的,以前坐在教室里看着秦佑杰在外面到处惹是生非还悠然自得的模样令他极是羡慕,他羡慕他的洒脱,羡慕他的自由自在。只可惜,当时的秦佑杰从不跟好学生做朋友,徐炜豪只能在一旁默默的关注他。戏剧的是,他以为秦佑杰会是他永远无法结交的遗憾的时候,学校里关于秦佑杰曾经的流言却都开始慢慢消散,他开始步入正轨,成为一名普通的高中生,并且学习上开始极速前进,他成为全年级第一名的头衔一直保持到了高考后,依然是省状元。

    而秦佑杰多彩的青春,让徐炜豪更是佩服不已。后来从朋友口中得知秦佑杰未经家人同意又从国外转学回来,激动得他连连打听秦佑杰所在专业班级。在经过他本人对父母的软磨硬泡,终于成功转入秦佑杰所在班级,并且总是阴魂不散的缠着秦佑杰。两人的感情说起来也是一种奇妙的际遇。

    原本乖乖的徐炜豪,跟着秦佑杰后,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开始懂得了反对父母一些不合理的要求。他不再是以前乖乖听话的小孩,却也是部分女生所倾慕的对象。

    “好事将近啊。”徐炜豪玩弄着手机,时不时抬眼去看坐在一旁的秦佑杰,嘴角却是坏笑着。

    “我跟梦雪也不是第一天在一起了,他们干嘛都那么激动啊。”

    徐炜豪放下了手机,挑了挑眉:“啊你这天才的脑袋也有输给我的时候啊,以前是小妾,现在是正室。还是得到您老人家宠爱的正室。”

    “你少在那幸灾乐祸的。”

    “啊梦雪也真是幸运啊,幸好她遇到的是一个改邪归正的你,不然这一生可真就毁咯。”如果不是熟络到不能再熟的朋友,徐炜豪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

    秦佑杰听完他说的话,不再应答,只是瞥了他一眼,便专心听老师讲课,但嘴角却露出了神秘的微笑。除了闫峰,没有人知道,是因为他认识了蒋梦雪,想让自己变得更好,想让自己配得上她。

    感谢她曾经出现在自己的青春年少里,将他从悬崖上拉下来,不至于万劫不复。

    有时候想起他们的相遇,就是一种注定,注定了他会驻足观望蒋梦雪的一切,注定了她的泪水能够唤醒他沉睡的心,注定了她在他心中独一无二的地位。

    今天的课程,似乎上得比以往更漫长,蒋梦雪整节课下来没听进去老师究竟都在讲些什么,她只是不停的盯着手表,一分一秒的数着,她期待午餐时间的到来。

    老师刚说完下课二字,她便急着冲出教室,朝秦佑杰所在教学楼方向快速走去。也顾不得凌可瑶在身后大声大闹的说她有异性没人性。

    一路上她还担心他们两个会互相错过,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发微信跟秦佑杰报告情况。

    看到秦佑杰发过来的图片中,他们老师仍旧秉持着拖课的习惯,蒋梦雪不禁微微一笑。不管秦佑杰发的是什么东西,蒋梦雪总是觉得莫名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