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危机隐现(3)

    更新时间:2016-11-08 11:36:44本章字数:2036字

    狭路相逢,蒋梦雪旁若无人的对着手机傻笑,不小心撞到了刚下课的李皓阳。眉心狠皱,看了李皓阳一眼,顿时收起了所有笑容。的确是她撞到李皓阳的,但她不道歉。眼神里充满敌意。

    “你很讨厌我?”

    蒋梦雪并不打算回答他的任何问题,打算绕道行走,胳膊却让李皓阳给狠狠的拉住了。她无法脱身:“你干嘛啊?”

    “昨天,真的不是我。”李皓阳只是想跟她说话而已,却又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开口的瞬间就突然想到了,该先解释昨天的误会。

    “知道了。”蒋梦雪冷漠的回了一句,打算挣脱离开。

    李皓阳的气力将她给拉扯到他的眼前。

    好在,现在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去食堂抢饭去了,不然这一幕被人拍下,不知又要闹出什么样的风波来了。

    “你要是真知道就不会是这个态度。我真的不知道黑鼠去找你麻烦,昨天我们打赢了篮球赛,队员的妈妈邀请我们去他家庆祝的。我们真的只是恰巧经过。”

    蒋梦雪人又不傻,她也看到过黑鼠那群人在李皓阳的酒瓶里下药,当然猜得出来他们可能不是一伙的,只不过李皓阳之前无耻的强吻她让她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好感。就算不是又怎么样呢,有意义吗?对蒋梦雪来说,李皓阳解释不解释都是一个样,对她来说并不重要。

    “有什么区别吗?我也看到过你跟他们一伙人坐在一起喝酒啊。”

    “坐在一起喝酒不代表什么,你自己不是也看见他们在我的酒里放药了吗?有脑子的人只要稍微想一下,就明白到底怎么一回事了。”

    李皓阳言外之意是说蒋梦雪没脑子?蒋梦雪一下子懵了,自己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居然碰上这么个人:“哼,谁知道啊,就你们这些贵公子,富二代的,吃喝玩乐无一不精的,谁知道是不是你为了报复我昨天打你一巴掌故意找我麻烦的。”

    蒋梦雪对富二代的反感来自于高中时代的阴影,家庭的巨变让她备受争议,踏进学校的每一寸土地都让她觉得艰难险阻,因为那些有钱人的小孩会在他们父母的教唆下,在学校欺负蒋梦雪。而唯一护着她的,便是秦佑杰。

    蒋梦雪的一句话却伤到了李皓阳,他并不是富二代,母亲一向都视他如己命,可是由于他小时候强制被带离母亲,在父亲身边生活了几年,当时年纪小,没有反抗能力。青春叛逆期的他愈发狂妄,当他跑回曾经住所时才发现,母亲由于失去了相依为命的儿子,早已精神失常了。而李皓阳对父亲的憎恨便与日俱增。他现在的学费生活费都是靠奖学金学校补助金和球队的每一场胜利赢来的奖金支撑,而母亲则由舅舅舅妈照顾。他只要一放假,一定会回老家看望母亲。奇怪的是,李皓阳并不是跟其他人一样,虽然不是富二代却极具威信,从来都没人敢惹他,原因有多方面,其中一小部分是他帅气的外表和多变的性格让女生着迷。

    李皓阳的沉默不语让蒋梦雪顿时没了火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皓阳望着她的眼神里,透露着异样的悲伤。

    手机震动了一下,蒋梦雪回过神,想绕开李皓阳,李皓阳却用力的抓住她的胳膊。

    “早上何妍欣说她是秦佑杰的未婚妻,你一点都不在意吗?”

    蒋梦雪试着挣脱李皓阳的手,却于事无补,蹙着眉头说道:“关你什么事啊。”

    不管蒋梦雪再怎么挣扎,李皓阳的手就像石化一样,雷打不动的紧紧抓着她,看着她。

    蒋梦雪挣扎得自己都累了,她终于明白过来了,李皓阳只是在等她回答问题:“我知道了,佑杰已经说了,他们两个并没有任何关系。”

    “你确定没有任何关系吗?莫名其妙跑出一个女生说是秦佑杰的未婚妻,以秦佑杰的性格是不会给予理会的,可是他今天只是急着把你从人群中拉开,并没有否认啊?”

    “有,我有问过,佑杰说不是。”

    “他说不是就不是嘛?喜欢秦佑杰的人不少,哪个女生胆子这么大敢公开说明自己是秦氏企业少爷秦佑杰的未婚妻?如果不是真的,那这个女生可是会倒霉的。”

    李皓阳的一句话点醒了蒋梦雪,心里咯噔的震惊了一下,是的,他说的没错,如果不是真的有婚约,还从来没有女生敢说自己是秦佑杰的未婚妻,而佑杰又没有否认。这样深入思考一下,佑杰对她撒谎吗?

    蒋梦雪还不知道她这个女朋友在得知了自己深爱的男生有了未婚妻这件事情该有什么反应呢。只是愣在了原地。

    “跟秦佑杰在一起,你迟早会受伤。”

    蒋梦雪眼皮耷拉了下来,眼珠子滴溜溜的望着地上,耳边充斥着李皓阳的警告性语言。

    “这是我跟我女朋友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那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蒋梦雪在一瞬间,毫无防备的跌进了秦佑杰的怀里。徐炜星站在一边,什么都不说,只是神秘的笑着。

    李皓阳缓慢走到秦佑杰面前,鼻孔不屑的轻哼了一口气:“秦佑杰,如果你没办法保护她,你就不该一直绑着她。如果到最后你娶的人是何妍欣,你有想过她的感受吗?”

    秦佑杰松开了怀里的蒋梦雪,对着李皓阳说:“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回你的校队,好好想想今年的联赛要怎么打赢才最是重要。有那个闲情逸致去对别人的事情说三道四的,你还不如利用这些时间,赶紧回去练球。”

    听完秦佑杰的话,李皓阳冷笑了一下。自己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扔在众人的面前。他真的只是想帮蒋梦雪的。

    李皓阳对秦佑杰这样的冷漠冷笑了一声:“你记住,要是你最后为了什么利益放弃她,我一定会尽力去取代你。”

    李皓阳扭头就走,蒋梦雪还是呆愣呆愣的。李皓阳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了什么利益放弃她?李皓阳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