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因为爱(1)

    更新时间:2016-11-12 10:19:55本章字数:2256字

    秦佑杰偶尔停下脚步让蒋梦雪跟上,却又在她快靠近她时开始跑开,两人的嬉闹追逐被一通电话终止了。

    秦佑杰停下脚步接听,蒋梦雪刚好追上,亲昵的挽着他 的手臂,却未出声,只是乖巧的在他身边静静的让他把电话讲完。

    “好啊,我们马上到。”

    秦佑杰挂掉了电话,蒋梦雪就好奇的问着秦佑杰的情况:“谁打来的,去哪啊?”

    秦佑杰停下了脚步,站在蒋梦雪面前一边帮她整理有点凌乱的头发一边说道:“闫峰,我们到你打工的炸鸡店走走吧。”

    “怎么了?”

    “昨天晚上应该是里面有人跟黑鼠他们串通好了,不然不会那么刚好,他们居然可以知道你会到那里送外卖。”

    早上醒来,蒋梦雪一直刻意不去想昨天发生的事情,却又不能不想。黑鼠他们几个绝对不是碰巧让她遇到的,肯定是有人跟他们说了,会是谁呢?她不知道。她只是不明白,大家一起做兼职都挺开心的,为什么要将她置于危险当中。

    蒋梦雪的不说话,在秦佑杰看来就是她又在想昨天的事情,双手捧着她的脸蛋,轻柔说道:“不要再想这些了听到没有,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秦佑杰的话让蒋梦雪情不自禁的微微一笑,在柔和的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的蒋梦雪让秦佑杰着迷,忍不住想亲她一下,却让蒋梦雪给躲开了。

    以后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至少把握好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就算多年后想起来,依旧会为了那些小事情而感动而泪流满面。

    秦佑杰载着蒋梦雪到炸鸡店,虽然是正常营业时间,大门却紧闭着,门口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店长和店员都乖乖并排站在一边,而闫峰却肆无忌惮的倚坐在桌上。蒋梦雪来到店里也有点诧异,不止长期的店员,连一起做兼职的几个同事也被叫来了。像是在审核犯人一般。她这个学长还真是无所不能啊。

    蒋梦雪动作有点迟缓,眼神在几个同事之间来回游走,盯着闫峰的背影,让她觉得脊背发凉,还有李莉那时不时微抬起的眼皮始终都不停的瞄着她,好像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而其他人更别说,均是乖乖低着脑袋,听闫峰的教诲。

    秦佑杰牵着蒋梦雪的手,门刚打开,惊动了里面在场的所有人。闫峰停止了话语,转身一看,嘴角微扬说道:“速度挺快的嘛。”

    其他人也趁着闫峰和秦佑杰说话的空隙,抬抬脑袋,伸伸脖子,放放松,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把大家给解救了。

    除了李莉,其他人全都惊讶的微张开了嘴巴。所有焦点都放在蒋梦雪身上。蒋梦雪被他们看得不自然,双唇紧闭,连走路都不自然了,他不知道闫峰究竟跟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怎么样了。”秦佑杰牵着蒋梦雪走到了闫峰身旁。

    闫峰走到阿勇身旁,狠狠的将手搭在阿勇的肩膀上说:“这小子搞得鬼。”

    阿勇吓得厉害,身体微微哆嗦着说:“不是,不是我,当时是他们在路上拦着我告诉我说梦雪的男朋友想给她一个惊喜,他说他们已经订了餐,晚点送到福林大厦的单子就给梦雪送。而且,我女朋友刚好下班了要过来,我就没有多想,就推给梦雪了。”

    话说到最后,阿勇的声音竟是越来越小,好在其他人一句话都不敢说,还能听清楚他究竟是说了什么。

    蒋梦雪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心里却也直打哆嗦,因为她总是会想起昨晚的一幕,如果当时没人来,后果会是什么呢。想着想着,感觉眼泪已经开始在打转了。

    秦佑杰盯着被吓坏了的阿勇,轻叹了一口气,比起阿勇的反应,他更在意蒋梦雪的心情。心疼的搂着她,让她安心。

    蒋梦雪忍着泪,水汪的大眼睛看向秦佑杰,勉强的给了他一个抿着嘴的笑容。

    闫峰点燃了一根烟,无视其他人,直视一直不停道歉的店长,问道:“店长,你说怎么处理啊。因为这小子我妹昨天可差点出事啊。”

    店长面露为难之色,她也做不了决定的,阿勇一直是店里最勤快的外卖人员,别人不乐意去的他都任劳任怨,而且为人也容易相处,加上都是出来做兼职的大学生,她认为昨天的事情阿勇顾然有责任,却也是情有可原。她也不想辞了阿勇,毕竟现在的年轻人都好吃懒做,能找个这么勤快的外卖员不容易啊。

    店长将求救信号抛向了蒋梦雪:“阿勇也不是故意的,经过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再有下次的,要不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听到这样的回答,秦佑杰不满的扫了店长一眼,吓得她赶紧垂下眼帘。

    蒋梦雪盯着店长的窘样,疲惫的开口说:“算了,我现在也没事。”

    “怎么能说没事,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后怕。”

    听着秦佑杰说的话,蒋梦雪稍微释怀的浅笑了,双手轻挽着秦佑杰的右手臂撒娇:“那以后就麻烦你来接我下班啦。”

    秦佑杰无法招架蒋梦雪的卖萌,只能投降,低头浅笑着回答:“好。”

    店长听到他们的谈话,默默的松了一口气:“呵呵,佑杰对梦雪可真好啊。”

    “真是无趣,这样就算解决了啊?我还以为佑杰要重出江湖了呢。”闫峰略显失落的说道。

    秦佑杰只是笑着拍了拍闫峰的肩膀,他已经过了那段青春期的叛逆时光了,幸运的是,他在这段时光的末尾遇到了此生的挚爱。他想要守护这样的美好。

    炸鸡店又开始营业了,所有人都乖乖呆在店里整理,打扫,但目光却时不时的望向店门口有说有笑的秦佑杰三人。

    “哎,算了,看样子我还真是多管闲事了,原来你们根本就不打算追究到底啊。”

    “追究到底又怎么样了,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谁让黑鼠他们这样做的,那个阿勇我看也只是无知而已,这样做,本身就是跟他们立一个声明,让他们以后都注意点。梦雪,以后我会过来接她的。”秦佑杰说着,轻轻将蒋梦雪搂入怀中。

    “你啊,中毒不浅,干嘛非让梦雪把你给绑的死死的呢,像我这样多潇洒啊,有空还可以多玩玩呢。”

    闫峰的主意惹得蒋梦雪甚是不满意,忍不住想抬脚去踢他,闫峰却坏笑着指着蒋梦雪的裙子说道:“穿裙子,小心点哦。”

    看着蒋梦雪略微羞涩的模样,秦佑杰忍不住轻抚着她的长发,也顺便替她踢了闫峰一脚。

    “哇靠,公报私仇,老子不玩了。。闪人。”

    秦佑杰与蒋梦雪相视而笑,目送着闫峰开着他的跑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