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红唇(2)

    更新时间:2016-11-26 17:21:47本章字数:2098字

    秦佑杰家的门铃再次响起,这一次再没有断续,蒋梦雪终于受不了这样的骚扰铃音,怒气冲冲的到门口,从猫眼查看了下外面的情况,一个陌生男子双手环抱在前胸,时不时的用左右去按门铃。

    蒋梦雪被这烦人的铃音给折腾得失去了理智,也忘记了秦佑杰叮嘱她的话,眉头紧锁的打开了公寓的大门:“你谁啊?”

    “是个俏妹子啊,你好,我叫谭晓杰,刚搬到楼上,现在有点无聊,想熟悉熟悉我的邻居们。你叫什么呢?”

    谭晓杰的眉毛极细,动作轻柔的如女人般的妩媚,时不时用他那迷蒙的眼神去盯着蒋梦雪,时不时的翘着兰花指说话,妖娆得让蒋梦雪觉得可怕。

    “额,我不是这里的住户,这是我朋友家,他现在不在家,改天有空,我们再一起过去拜访。”

    谭晓杰愣了一下,摆手:“罢了,是谁都无所谓,我主要的目的是想交朋友。我们既然有缘遇见,不如交个朋友吧。”

    谭晓杰说着,已经伸出了右手,要跟蒋梦雪握手的架势了。

    蒋梦雪斜睨了他一下,只觉得这个莫名其妙。但出于礼貌,她还是伸出了右手,浅笑着介绍自己的名字。

    秦佑杰对蒋梦雪的担心时时刻刻都表现在脸上,餐桌上吃着晚餐却还时不时的盯着手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心里却越是焦急。

    何文升大笑了一下:“佑杰是还有什么急事吗?我看你都看时间好几次了。”

    秦佑杰刚想说话,被李英抢了话语权:“他哪有什么急事啊,这难得小妍过来,再大的事也得搁置啊。”

    何妍欣听了李英的话,自己低头抿嘴偷乐呵。

    秦佑杰知道这样聊下去不知道得多长时间了,蒋梦雪实在是让他放心不下,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对不起何董,我还有点事必须先离开了。”

    母亲李英的诧异,秦佑杰只能抱歉的点头示意。何妍欣也甚是惊讶的抬头去看这个即将离席的男子。

    只有何文升轻笑着:“没事没事,有事就先去忙。别给耽误了。”

    “实在抱歉。”秦佑杰再一次表达歉意后便快步走出别墅大门。

    正要开车门的时候,何妍欣追了出来:“你去哪啊?”

    “回家。”

    “这也是你家啊,你干嘛急着回去啊,你回自己公寓又是一个人,多没意思啊。”

    “那是我的事。”

    秦佑杰正要打开车门,却被何妍欣给狠狠的关上:“难道,你跟蒋梦雪同居了吗?她住你那里啊?”

    何妍欣惊讶的自言自语。

    秦佑杰并不理会她,将她的手从车子上拿开,要坐进驾驶座的时候,何妍欣却好似使出了吃奶的劲硬生生抓住了他,猝不及防的踮着脚尖,亲吻秦佑杰的嘴唇。

    秦佑杰眉头深皱,双唇紧闭。随后将何妍欣给推离开。这是他最厌恶的一件事之一。别人强迫他做任何他不想做的事。

    “别以为这是在我家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了,我警告你,不要试图去挑战我的底线。否则大家都不好过。”秦佑杰恶狠狠的抓着何妍欣的手臂,力气不断加大。

    何妍欣虽然觉得疼痛,却还是一副轻松的样子对着秦佑杰微笑。

    秦佑杰开着车离开后,何妍欣露出了谜一样的微笑。

    回到家后的秦佑杰环顾了下四周的情况,蒋梦雪不在一楼,便三步并作两步的朝二楼跑去。翻遍了所有屋子都不见蒋梦雪人。

    脑子一下子短路了,正思忖着是不是要去看监控,突然又想起来了,先打蒋梦雪的电话。

    “佑杰,你回来了吗?”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他才真正安心,但语气却极度不好:“你跑哪去了?”

    “我在22楼新搬过来的邻居家里。”

    秦佑杰没说话,挂了电话立刻出门,22楼哪有什么邻居。蒋梦雪这个笨蛋是不是又被人耍了啊。

    谭晓杰公寓门开着,秦佑杰站在门口,愣了一下,22楼正乱做一团,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堆在一起,重点是,蒋梦雪还跟他有说有笑的整理东西。

    “佑杰,进来,这是晓杰的家,他刚搬过来的,我们一起过来帮忙。”看到秦佑杰的蒋梦雪丢下手边的东西,小跑着拉着秦佑杰进屋。

    秦佑杰顾着环顾四周,根本没注意听蒋梦雪说的话。

    谭晓杰也停止了手边的动作,站直了身板,双手环抱在胸前,眯着眼睛,微笑着自我介绍:“你好,我是谭晓杰,你就是梦雪的男朋友?”

    谭晓杰的话吸引了秦佑杰的注意,这个男人?讲话怎么妖里妖气像女人似的。秦佑杰不禁蹙了蹙眉,说道:“你好,秦佑杰。”

    简单明了的自我介绍,谭晓杰笑道:“以后大家都是邻居,请多关照啊。”

    “对了,佑杰,晓杰是刚从美国回来的,他也要转学到圣英学院了。以后。。”

    “走吧,回家。”还没等蒋梦雪把话说完,秦佑杰便要拉着蒋梦雪往回走。

    谭晓杰喊住了他们,提醒了蒋梦雪:“看好你男朋友哦。”话说着,他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嘴唇。

    蒋梦雪一开始没明白,后来细看了眼秦佑杰的嘴唇,天,那是口红么?秦佑杰被蒋梦雪看得不自在,随手一擦,看到手背上浅浅的玫红,一下明白了。蒋梦雪来不及开口,秦佑杰早已拉着她的手回家了。

    蒋梦雪还没开始质问秦佑杰口红是什么情况,秦佑杰反而已经在责备她不听话,随意出门了。

    “不是跟你说不要出去的吗,怎么都不听呢。你还随意到一个奇奇怪怪的陌生人家里,你是还没受到教训是吧。那男人那么莫名其妙,你怎么就直接进去了。你这样,会让我很担心知不知道啊。”

    蒋梦雪无辜的看着秦佑杰,她正为那口红而郁闷呢。

    秦佑杰看了眼餐桌,什么东西都原封不动:“啧,不是叫你要吃吗,怎么一点都没动过啊。”

    “蒋梦雪,我在跟你说话呢。”

    “那你嘴巴是怎么回事啊?”蒋梦雪委屈的指了指秦佑杰的嘴唇。

    秦佑杰再次擦了擦嘴唇,他还真没想好该怎么解释。刚急着回家,没注意到是否有擦干净。他不说话了,只是淡淡的盯着蒋梦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