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红唇(3)

    更新时间:2016-12-01 23:03:24本章字数:3263字

    秦佑杰的沉默让蒋梦雪不安。

    两个人都沉默的对视着,秦佑杰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蒋梦雪此时此刻的心情,可是,蒋梦雪全完全不了解秦佑杰现在的处境。

    许久,蒋梦雪终于放弃了期待秦佑杰的解释,目光转移到沙发上的包包:“算了,不早了,我要回学校了。”

    在蒋梦雪要走离他身边的时候,秦佑杰迅速的拉着她的手臂,说:“你还没吃呢,晚上就不要回去了。”

    蒋梦雪不回答他,只是郁闷的扯开他的手掌。拿了包包就想离开。

    蒋梦雪闹别扭,秦佑杰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默默的跟着蒋梦雪坐电梯,蒋梦雪到达一楼要出去的时候又被秦佑杰给拽了回去。电梯继续坐到地下室。

    虽然坐在副驾驶位置,蒋梦雪却一点都不想讲话,闭着眼睛装睡。

    秦佑杰时不时的看向蒋梦雪沉静的脸庞,终于还是忍不住想解释了:“关于晚上口红的事情。。。”

    秦佑杰话还没说完,蒋梦雪已经张开眼睛,盯着窗外疾驰而过的高楼大厦。

    “是,一个女生主动。。。”秦佑杰有点说不出口,要说自己被女生强吻吗?这多没面子啊!

    蒋梦雪转过头,盯着秦佑杰,等着他把话说完。

    秦佑杰看了看蒋梦雪的眼睛,真是说不出口啊,可是他总不能什么都不解释吧?他们才正式在一起没多久,就出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好预兆。

    算了,解释比较重要。秦佑杰心一横,把车子靠边停了下来,扭头盯着蒋梦雪,说道:“我被一个女生强吻了。”

    蒋梦雪先是一愣,接着拼命的抿着嘴唇忍着笑,别过头,继续盯着窗外。心情格外开朗。

    原来,秦佑杰也有这种尴尬的时候,她还以为他总是以完美的姿态出现呢?

    秦佑杰没好气的白了蒋梦雪一眼:“你这是幸灾乐祸吗?”

    蒋梦雪没搭理秦佑杰,继续自得其乐的咧着嘴。就这么一路笑到了学校。估计,连晚上睡觉她也会觉得好笑。

    到达学校,蒋梦雪抿着嘴唇,朝秦佑杰挥了挥手后便下了车。

    秦佑杰跟着下车,抓着蒋梦雪的肩膀:“不生气了吧?”

    “谁说不气的。我心情到现在都还是郁闷的。”

    看着蒋梦雪嘟着的小嘴,秦佑杰忍不住嘲笑道:“是嘛,是笑着郁闷吗?”

    蒋梦雪装着生气的要离开,被秦佑杰给用力拉回他身边,刚低头想去亲吻她,却让她躲过了,假装惊慌的说道:“想干嘛,晚上刚劈腿完又来卖乖吗。”

    秦佑杰不禁瞪大了眼睛:“我都说了是被强吻的。”

    蒋梦雪不禁又被逗乐了,因为旁边几个校友路过,刚好听到秦佑杰的话,偷偷捂着嘴巴偷笑。秦佑杰无奈,尴尬的抓了蒋梦雪,低头说道:“不许再说了啊,不然我翻脸。”

    “你一个大男生,难不成还推不开一个小女生啊,我看你就被强吻的很高兴呢。”原本还抱着玩笑的态度的蒋梦雪突然又不淡定了,有点抓狂。

    无奈,秦佑杰猛的将蒋梦雪拉到身边,低头用嘴巴堵住蒋梦雪的双唇,温热的亲吻着蒋梦雪,顿时,这个快抓狂的女孩变得乖巧了起来。

    每次的被秦佑杰亲吻,蒋梦雪总是变得异常安静,应该说异常紧张,心跳加速。

    当秦佑杰渐渐离开她的双唇的时候,她却又紧张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咕噜咕噜的乱转,没有一个焦点。初冬夜晚的风吹来,已经觉得寒冷无比,蒋梦雪却觉得渐渐燥热了。

    秦佑杰笑了,轻抚着的蒋梦雪的小脑袋,算是知道该怎么让蒋梦雪安静了。

    “我回宿舍了,你早点回去。”

    蒋梦雪说着又想逃离,秦佑杰又拦住了她:“不是不气了嘛,还回去干嘛?走,回家。”

    蒋梦雪挣脱了秦佑杰的手,说:“不要。”

    秦佑杰不说话了,直勾勾的盯着蒋梦雪看,想把她此刻的想法看透了。可是,他看不透。面对秦佑杰的优秀,他在各方面的条件都是那么的好,而她呢?以前没在一起时或许还没特别在意,可是,真的在一起了,各种天差地别的状态都显现出来了。她倔强,她自卑,她又极力的去隐藏这样的窘迫。只是她不知道,秦佑杰从未在意过。

    “那我送你到宿舍。”

    两人就这么并肩走着,彼此都不再说话了。

    蒋梦雪的心突然变得悲伤,因为秦佑杰。如果他只是平凡人家的小孩,该多好?

    一路上,秦佑杰也不停的瞄着身旁的蒋梦雪,看她郁郁寡欢的模样让他心疼。可是,家里莫名其妙多了一个未婚妻也实在是让他头疼,这个未婚妻还要到这所学校上课,迟早有一天还是要跟蒋梦雪说清楚的。这该怎么解释?他会不会因此失去这份爱情?那该怎么解决?他不知道,心里没底了。第一次对自己没信心。加上下午李皓阳的挑衅,他隐约觉得他这段刚刚开始的爱情就要出现问题了。

    本来有一大堆的话想跟凌可瑶说,结果蒋梦雪回到宿舍连她的人影都没见到。倒是宿舍,脏乱得像是遭了小偷一样,衣服鞋子包包四处散落,更别说凌可瑶的课本,完全都是扔在地上的份。整间宿舍,除了蒋梦雪的床铺外,几乎没有哪一个角落是幸免的。

    蒋梦雪不禁叹了口气,这就是和凌可瑶那个大小姐一起生活的命啊,她完全不懂得收拾整理。

    以前她也不懂,后来必须开始学习的。这样也挺好的,不用依赖别人,也不用别人来迁就她。

    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把宿舍收拾的差不多,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凌可瑶还没有回来,蒋梦雪不禁为她担心,学校有门禁,万一过了时间她进不来,可是要辅导员亲自去大门口领人的,大冬天的晚上,辅导员还不抓狂。拿起手机便拨了凌可瑶的电话。

    安静的宿舍跟电话里吵闹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电话里的凌可瑶不得不加大分贝的说话,由于她那里的环境过分吵闹,她说最多的话便是“你说什么。”

    最后蒋梦雪被告知了,凌可瑶不回宿舍了,让她打掩护,趁早熄灯睡觉,免得学校自律部门查房。临近挂掉电话,她又突然想起来,晚上她妈妈拿了一大个行李箱放在学校门卫处,想让蒋梦雪去帮忙取一下。

    “当时我已经在外面了,我总不能告诉我妈说我跟朋友在KTV玩,她一定会追过来的。我就跟她说,我跟你在自习室里看书,让她放门卫那里,一会回去的时候顺路去拿就是了。”凌可瑶是这么解释的。不过她旁边那么吵,她妈妈又不是傻子,难道自习室和菜市场一样热闹?

    “那你自己小心点啊。”

    蒋梦雪挂了电话,直接瘫在椅子上。外面实在冷,她不想出去。可是答应好了的事她又不得不去。于是便托着疲惫的身躯起身出门。

    秦佑杰回家后,望着那一桌几乎没有动过的饭菜,眉头深锁,刚拿起手机想打给蒋梦雪,却又突然想到什么事情似的。走到电脑前,调取了今天晚上大门口的监控。在谭晓杰之前,的确有人按了两次门铃,陌生男子,身着黑色卫衣,高瘦身形,但由于他本人一直低着头,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模样。唯一可以确定的事,这个人秦佑杰并不认识。看到这里,他隐约觉得不安。以前就算自己住,也不曾有人来按过门铃。现在老是有这些莫名其妙的人出现,他最担心的是,这些人会不会伤害到蒋梦雪。

    刚想到一半,他最关心的人儿便打电话过来了。

    “我帮你热了牛奶,你记得要喝呀。”电话里传来了蒋梦雪的声音。秦佑杰的脸不禁舒展开了,微微笑着,手点击着鼠标,打开了晚上客厅的视频,观察着蒋梦雪的一举一动。光看着她,就觉得很满足。

    “你现在在阳台吗?”

    “没有,我下来帮可瑶拿些东西,正要回宿舍呢。”

    “啧,大晚上的拿什么东西,明天再拿,赶紧回去,别感冒了。”

    “要回去了啦。你早点睡哦。我手机没电了。先挂了啊。”

    “不许挂,一直保持着,我要知道你有没有乖乖回去。。”

    双方都郁闷了,秦佑杰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断掉了。不放心蒋梦雪,拿了车钥匙又出门了。

    蒋梦雪路过学校的露天篮球场,远远看见一个运动员正站在篮筐下挥洒着汗水。经过的时候绑不住目光的一直盯着那名灵敏的篮球员观看。男子似乎也注意到有人的注视,停下了手中所有动作。朝蒋梦雪看过来。

    蒋梦雪终于看清楚了,正是李皓阳。

    本想着要离开,又觉得心有不忍。他是为了明天下午的比赛才练习到现在的吗?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无奈的朝着篮球场走去。

    看到蒋梦雪朝他走去,李皓阳扔下手中的篮球,也朝着蒋梦雪的方向缓缓漫步。

    “佑杰的篮球很厉害,你打不过他的,还是放弃吧。”

    蒋梦雪好心的劝说,伤到了李皓阳的自尊,鼻子冷哼了一声:“没比过,哪里知道谁输谁赢。”

    “你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要是真输给了佑杰,会被人嘲笑吧。”

    原本还不屑一顾的李皓阳,改变了态度,嬉皮笑脸的对着蒋梦雪说道:“嘿嘿,你是在关心我吗?不怕秦佑杰吃醋啊。”

    “你这人还真是自恋啊。”

    “我不是自恋,我是自信。。你相不相信,有一天,我会让你爱上我。”

    说不通,蒋梦雪不禁白了李皓阳一眼。再继续跟他聊下去都是没有意义的,他只是一贯的强调这些异想天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