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生日晚宴(2)

    更新时间:2016-12-14 10:58:51本章字数:2979字

    “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过来了?”蒋梦雪实在是一个矛盾的个体,又想见秦佑杰,想独占他的好,一方面又自卑,害怕自己高攀了。她又不敢跟秦佑杰说,只能自己这样矛盾着,痛苦着,却又快乐着。

    “你就从来没让我省心过。刚打电话说要回来了,这已经快半小时了,你是乌龟吗,大半夜里还在学校里慢慢攀爬啊。”

    李皓阳看到秦佑杰,立刻躲到拐角的阴影里。虽然他反应够快,但秦佑杰却好似也已经捕捉到了什么,朝着李皓阳所在的方向探了探脑袋。

    “在看什么呢?”蒋梦雪顺着秦佑杰的目光看过去,什么东西也没有,不禁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赶紧进去睡觉。”

    蒋梦雪再次安静的看着秦佑杰,一副欲言又止的状态。

    “怎么了?”

    “饿了。”

    蒋梦雪委屈的诉苦,秦佑杰却开心的大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可怜巴巴的女孩。宠溺的牵上她的手,带她出校园吃宵夜。

    只要蒋梦雪喜欢的,秦佑杰都一定记在心里。

    蒋梦雪对刚刚走了30分钟的时间回宿舍的事情一直都没有解释说明,秦佑杰原本想等她自己跟他分享刚刚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结果身边的人儿自顾的吃着宵夜,好似一点要解释的意味都没有,秦佑杰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刚挂掉了电话又晃哪玩去了?为什么没有马上回宿舍?”

    蒋梦雪离开了吸管,嘴巴里仍旧含着一口牛奶。定定的看了秦佑杰一眼。

    她在想是不是该跟秦佑杰说呢?如果没说,万一方婕妤学姐跟秦佑杰说,那这误会可就不小了。可是现在说呢?要说什么?说她看尽李皓阳自己一个人在打篮球,就上前去跟他说话?他们也没那么熟啊。。

    抱着一种低空飞过的侥幸心理,蒋梦雪决定不跟秦佑杰说。她认为自己跟李皓阳也不熟,方婕妤学姐应该不至于夸大其词的在学校宣传什么她不自重的东西来诋毁她吧?于是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啦,就觉得反正宿舍也没什么人,就坐在操场发呆了一会。”

    秦佑杰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怪她手机不及时充电,害他白担心了一场:“害我白跑一趟。”虽然嘴上说着,心里却仍是对蒋梦雪的宠爱和关心,只要她需要,秦佑杰不管在哪里,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来到她身边。

    “要不然你哪有机会请我吃饭啊。”蒋梦雪笑嘻嘻的抢过秦佑杰碗里的肉块,一边吹着气一边说道。

    秦佑杰无奈的又白了蒋梦雪一眼,但眼里心里却满满都是笑意。

    “梦雪。”

    “嗯。”蒋梦雪正专心的低头吃面食,毫不走心的应了一下。

    “我们过几天出去旅行吧?”

    蒋梦雪快速将嘴里的食物吞下肚,抬起脑袋,边用纸巾擦着嘴角,不可思议的看着秦佑杰。这个提议,好突然。而且,她也没钱。

    “我带你去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走走,要不要?”秦佑杰的想法是在他生日那天离开众人的视线,他不需要什么生日派对,也不需要任何的祝福,他只需要蒋梦雪陪伴在侧就足够了。但是,如果父母执意为他办生日派对,到场的人肯定都是商场合作伙伴或者家族亲友,甚至,连同何妍欣也会到场,而他如果去的下场有可能就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父母当场宣布他即将与何妍欣订婚的消息。可是不去,实在说不过去。每个人都那么友好的到场为他庆祝,他却连面都不露。而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在生日到来时提前离开。绝了母亲想盛大庆祝他生日的想法。

    “为什么突然要去啊?”

    “我们现在在一起了,我给你讲讲我以前的事啊。”

    一听到可以了解秦佑杰的以前,蒋梦雪想都没想的就点头答应了。嘴角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原本吃完宵夜,该送蒋梦雪回学校宿舍的,但却意外接到闫峰打过来的电话,要求秦佑杰立刻到酒吧找他。

    酒吧呈休息状态,不同于以往的喧嚣与吵闹。踏进酒吧内,仅仅只有几个平常的工作人员坐在一旁玩扑克牌,喝酒。见到秦佑杰和蒋梦雪后,便停止了娱乐,纷纷起身打招呼,其中一位扔下手中的牌纸,领着秦佑杰走到闫峰办公室前便离去了。

    秦佑杰自行打开了闫峰办公室的门,里面灯光昏暗低迷,一股浓浓的烟味袭来,连秦佑杰都忍不住用手捂着鼻子更何况是蒋梦雪。

    秦佑杰顺手将办公室里的灯打开,闫峰正闭着眼睛靠在他的办公椅上,手里还有一根烟在慢慢的焚烧着。

    “什么情况啊。”瞎子都察觉到事情不对劲,秦佑杰忍不住问倒。闫峰平时也会抽烟,却只是逢场作戏,从不会像今天这么,狼狈不堪。

    “我要出国了。”闫峰冷淡平静的说道。

    虽然看似平和的气氛,却暗藏着波涛,否则闫峰不会一个人闷不做声的点了那么多烟。

    蒋梦雪惊讶的看了看闫峰,又看向秦佑杰。

    “这么突然?”秦佑杰蹙了蹙眉,眼睛定定的看着闫峰。

    “家里催得紧,出国避避,你懂的。”闫峰站起身后,走向了秦佑杰身后的沙发,随性的躺下,轻闭着双眼,似乎对这个地方毫无留恋之感。闫峰说的话,秦佑杰当然明白,闫大少爷还没正式毕业,没正式成为接班人就已经开始被父母安排和名媛相亲,对于随性的闫峰来说,相个亲并不会少块肉,他担心的是相亲之后呢?他再怎么挑怎么选,到最后,还是没能和心里那个等待多年的人在一起,这是他最烦恼的事情。

    后来,蒋梦雪从秦佑杰口中得知,闫峰年少时喜欢的一个女孩,名叫高雅瑜。是一个披着长发,笑起来圆润可爱的女生。高雅瑜是平凡人家的小孩,每天的最佳消遣方式就是看书,读书,做题。而她最经常去的地方,就是市图书馆。那一年,闫家对市图书馆的赞助力度加大,闫峰因为年少叛逆好玩,喜欢跟着大人到图书馆去,有模有样的假装考察人员。只是不经意的一瞥,灯光下的高雅瑜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高雅瑜坐在桌前,捧着书本,眼中泛泪的看着。闫峰不禁觉得搞笑,也装模作样的拿了几本书坐在她跟前。之后就是经过了死缠烂打,对高雅瑜展开了疯狂追求,直到高雅瑜被保出国念书,他也没能把她追到手。倒不是她不喜欢闫峰,只是在她出国前,问了闫峰一句话:“如果让闫峰在她和家族企业继承权中做选择,他会怎么选?”显然,闫峰犹豫了,他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却让高雅瑜误会了闫峰的选择。只是闫峰不知道,只要他愿意选择高雅瑜,哪怕只是一时的,高雅瑜也会为了他而留下。

    蒋梦雪不禁也联想到了自己,如果是佑杰,他会怎么选择?

    “我要走了,你一个人应付得来吗?”闫峰放不下的,还是他的好兄弟秦佑杰的处境啊。

    的确,有闫峰帮秦佑杰的忙,他确实可以省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秦佑杰笑着白了闫峰一眼:“我说应付不来,难不成你还会留下。”

    “那倒不会。”

    兄弟两个的相视而笑,让蒋梦雪很是羡慕他们之间的感情。

    秦佑杰和闫峰不停的聊着,不断的回忆着往昔,蒋梦雪只是乖乖坐在一旁安静的听着,听着听着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闫峰提醒着秦佑杰,已经睡着的蒋梦雪。爱护着帮她盖上外套。眼神里充满怜爱。

    “要是有什么搞不定的,跟我说一下,多远我都会回来的。”秦佑杰当然也知道闫峰说的是什么意思,会心一笑。

    “嗯,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秦佑杰刚打算轻抱起蒋梦雪,这丫头却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不停的揉着眼睛,满脸的迷惘:“要走了吗?”

    秦佑杰温和的笑道:“是,回家再睡吧。”

    蒋梦雪起身,把秦佑杰外套递给他,秦佑杰却仍旧把外套披在蒋梦雪身上。闫峰在一旁盯着也只能无语的摇摇头,秦佑杰真是中了蒋梦雪的毒了。不过转念一想,如果换成是高雅瑜,说不定他自己比秦佑杰还疯狂呢?

    原本还睡意十足的蒋梦雪,在被冷风吹了一下,立刻清醒了,只觉得冷而打哆嗦。但是就算冷,她也还不忘把披在肩膀上的外套扯下,反披在秦佑杰身上。遭到秦佑杰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所幸,已经走到车旁,她立刻钻到副驾驶的位置。

    蒋梦雪就跟小孩子一样,总是需要秦佑杰去照顾,呵护。秦佑杰也享受着被蒋梦雪依赖,信任的感觉。他们是互相依靠着彼此长大。也许正因为太过在乎对方,才会太过害怕会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