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生日晚宴(11)

    更新时间:2018-01-21 16:46:48本章字数:1916字

    听到秦忠的话,凌可瑶的反应比蒋梦雪还大,这算什么?有未婚妻的人了还来招惹梦雪?还是为了家族利益放弃梦雪?无论哪一样都是不可原谅的。她原本想拉着蒋梦雪上前去说清楚问个明白的,可是扭头看蒋梦雪发愣无助的表情,又实在不忍心。甩下蒋梦雪的手,向着台阶跑去。

    这样的晴天霹雳让蒋梦雪已经没了思考,她想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样的场合。她听不见别人的私语。。只觉得有一只大手掌握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往前走。

    当她意识到李皓阳要把她拉到前面的时候,她本能的抵抗,往后倒退。而此时,凌可瑶已经跑向人群外,到秦佑杰旁边。

    “秦佑杰,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你就这么跟这个女人结婚了吗?”凌可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但是,眼里明显也是火冒三丈。

    秦佑杰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心想,怎么又回来了。。既然凌可瑶返回来了,那蒋梦雪也一定在这,他迅速将目光望向人群,快速搜索蒋梦雪的身影。果然,李皓阳正站在她前面。

    “又是你,小丫头,刚已经把会场闹得鸡犬不宁了,现在还要继续闹吗?”凌可瑶披头散发,礼服又有些微的破损,秦忠便一眼认出眼前的女生。只要不是蒋梦雪,他就不怕秦佑杰当场翻脸。

    “哼,秦董事长的婚姻也是这么定下来的吧,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但是可以帮上自己的事业,对吗?”

    “胡说八道,一点家教都没有,把她赶下去。”秦忠生气的对助理说话,但他并没有注意到,此时李英的脸色有多难看。

    秦忠的助理余峰无情的对凌可瑶推推嚷嚷的,也不管她是哪家千金也不管她是不是穿了高跟鞋。

    “秦佑杰你就这么放弃梦雪吗,你一点都不为她争取吗?你对她的爱这么廉价吗?你不要推我,你们秦氏就是这么对待来宾的吗,不是打就是赶,你推够了没有。”凌可瑶在问了秦佑杰三个问题后没有得到回答,秦佑杰依旧看着蒋梦雪。而余峰依旧毫不客气的推她下台阶,终于在末几层阶梯的时候,凌可瑶忍不住暴脾气了,反推了他一把,没想到余峰心一狠,再次把毫无防备的凌可瑶用力推下台阶。如果说他之前只用了三分的力气,那么被恼火的余峰绝对用了七八分的力气。

    好在已经差不多到底层了,仅剩几层阶梯,李皓阳和蒋梦雪见状立刻冲上前去扶助即将摔倒的凌可瑶,失去重心再加上穿高跟鞋的缘故,她虽然没有直接摔倒,脚却也崴了。站不稳,只能倚靠着蒋梦雪。

    李皓阳见状,心中愤然,提高了嗓门,大声说道:“想不到享誉海内外的秦氏集团跟何氏企业居然这么欺负人啊。也真是令所有消费者大开眼界啊。居然对一个小女生大打出手。。我想这样的豪门盛况媒体记者一定很想知道,刚各位的居高临下,我已经用手机录下了,不知道各位是不是想欣赏欣赏。”

    李皓阳说罢,便把手机拿出来,播放着刚刚推搡着凌可瑶的视频。何文升跟何妍欣明显生气愤怒,却依旧没有吱声。

    秦忠看了视频,先是一怒,而后又冷笑了一下:“哼,我知道你,李皓阳,篮球校队主力,学习不怎么样,但是进得了圣英,证明你的家世背景也是不一般讷,只可惜,这样的荣耀不属于你,你永远只是见不得人的私。生。子。”

    秦忠站在话筒前,冷漠的说完话,末尾却特意强调了私生子三个字。全场开始哗然了。蒋梦雪和凌可瑶更是一脸错愕的看着他。

    “原来李皓阳是私生子啊。”

    “怪不得查不到他的身世背景,原来是私生子。”

    “私生子有什么的,至少还是豪门呢。”

    跟李皓阳同校的同学开始议论纷纷。

    秦忠一向都不会跟小朋友计较的,今日也实在是被愤怒冲昏头了,再加上李皓阳他们这是在试图破坏秦氏跟何家的合作。一旦何家反悔,秦氏就有可能陷入危机。即使他这样的反击有可能令所有人都对他人品有所疑惑,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秦佑杰的叔伯盯着秦氏这块肥肉,等着他们下台,他不得不找个靠谱的帮手。刚好何妍欣对秦佑杰的好感表现的明明白白,他也就顺水推舟了。至于,李皓阳,关于秦佑杰在学校接触的人事物,助理都会一五一十的向他汇报。任何跟秦佑杰有所接触的人,他都会查他们的身家背景,唯有李皓阳,查到背景只知道是知名企业家私生子,还有个患精神病的母亲,其余的一概不知。

    李皓阳依旧盯着秦忠,余光里仍旧看得到何文生和何妍欣,冷漠的笑着,继续提高了嗓门喊道:“私生子怎么了,私生子活得自在啊,不用被逼着跟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秦佑杰,你小心了,何妍欣可不是你表面看着那么简单。。你小心,前脚刚踏进你家门,后脚就把你们秦氏给祸害了哟。”

    “是吗,你别忘了你还有一个母亲还住在精神病院呢,如果你还这么不知上进,你母亲也还是只能待在精神病院。”秦忠的话像巴掌一样不停的扇打着李皓阳的脸。

    何文升也被气得手发抖,却还是强装镇定。

    “也是,毕竟你父亲没管过你,你母亲有精神病,难怪你这么没教养。”秦忠怒上心头,依旧不依不饶。

    “小朋友而已,秦董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说话适可而止啊。”何文升冷冷的说完,便走下了台阶。留下一脸茫然的秦忠和家族宗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