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钟女士,请进去看看,那位是不是你先生乔陟。

    更新时间:2016-10-04 19:05:02本章字数:2796字

    这几天,家里又恢复如往日。除了墙上多了几朵鲜艳的红梅外,这个家看起来跟以前一模一样。事物和感情。

    女儿乔桥现在在幼儿园上大班。每天早上由钟意坐公交车把她送到幼儿园,因为钟意所在的画社-秋书画社距离幼儿园很近。乔陟开着一辆白色雪弗兰科鲁兹上班。乔陟时常加班,下班后,母女二人通常会坐在沙发上开心地玩拍手游戏或看书,等待他一起吃晚餐。

    天气晴朗,Q 市的秋天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天空高蓝。

    这样的天气本应是美好的,但是,事情就那样猝不及防地发生了。

    乔陟说他昨晚要赶项目,所以就在公司睡了。

    钟意一早把乔桥送到幼儿园,刚到画社,屁股还没坐热。就见老板杨有道带着两个警察朝她这边走来。

    一种不详的预感。

    “你是钟意女士吗?”警官一贯地冰冷地问话方式。

    “是的。”

    “乔陟是你的丈夫吗?”

    “是。”钟意很不安,“警官,发生什么事了?” 

    “请跟我们来一下。到了你就知道了。”

    在警车上,钟意透过车窗辨别着行进的方向:这不是去顶峰的方向,难道乔陟这会儿不在顶峰上班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惊动了警察?

    她能想到的最坏的事情是乔陟可能与人因为工作的问题发生了争执。但是当警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时,她的心开始更加慌乱不安起来。她不敢想象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太平间的门打开了。

    “钟女士,请进去看看,那位是不是你先生乔陟。”警官在她身边站定,解释道,“乔先生涉嫌非法炒黄金,赔光了二十万元钱,他去酒吧里找介绍人理论……没想到发生了悲剧……”

    钟意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家的。她看到乔陟面容的那一刻,突然晕倒在太平间里。当时,他看到他满脸淤青,已是面目全非。医院并没有认真处理他的伤口,以至于她看到他时,还看到他鼻孔和耳孔里还带着血污。

    再次睁开眼时,钟意看到年迈的父母坐在自己的床边。

    “爸,妈…”钟意喊了两声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二老也抹着眼泪。

    “孩子,还有乔桥要照顾啊。”

    “妈,我懂。”

    后来,听说婆婆也在家里病了,老太太早已寡身一人,如今,老年丧子,能挺过这一关也着实不易。

    后来,他才得知,顶峰装饰的秦总给了乔陟二十万奖金,而他竟然拿去黑市炒了黄金,结果血本无归。

    钱这东西,是福源也可能是祸根。

    日子还得过。

    两周后,钟意又像往常一样,来到了秋书画社。

    一进门,老板杨有道便笑脸相迎。

    “钟意啊,今天你可要给我争脸啊!市里的两位大领导光临我们画社,那是瞧得起我们啊。我打算呢,由你执笔现场做一幅画送给领导们,你能不能胜任啊?”

    “杨总,我心情真的不太好,你看,还是换别人吧?”钟意有心要推辞,的确,她能拖着身体来上班就不错了,还让她现场作画,这岂不是难为人?

    “上次市领导来了后就看中你画的山水画了,有两幅已经被选走,他们就是想看看你现场作画,所以今天特意再赶过来,这是抬举我们画社,也是抬举你,你知道吗?”

    钟意真心想说:抬举一次就够了,可是没事就来抬举未免太过了!

    但是毕竟要挣钱养家,不能这么由着性子来。于是,也只好点头勉强答应。

    看着杨有道屁颠屁颠地给两位领导介绍画作,又对着她的画指指点点,钟意真想拿毛笔糊那两位领导一脸。

    毕竟不能这么做。

    画作完了。并不是钟意自己满意的水平。

    两位领导拿着画大加赞赏了一番。

    “这位年轻的画师不简单啊,你看,这山峰画得挺拔俊秀,远近高低两座山峰相呼应,错落有致,别有韵味啊。还有,这青黛颜色调染得也是一绝啊。”

    “这么好的画,该起个大气点的名字才好啊!”其中一位领导提议着,问旁边的杨有道,“哎,杨总,你说说这幅画叫什么名字好啊?”

    “我,才疏学浅的,这倒是难着我了。”杨有道这回可真没撒谎。

    “那,这位女士,你说呢。”领导又转向了钟意。

    “领导好!”钟意看似礼貌地问好,接着道,“这画我早就想好名字了。”

    “哦?那说来听听。”

    “这幅画的主题是两座青秀的山峰,因此,画名就叫‘两秀青峰’,怎么样?”

    “好!两秀青峰!好!”杨有道拍手赞赏,完全没有看到两位领导此时青红的脸色。---“两秀青峰”不就是“两袖清风”的隐喻吗?

    钟意暗笑。

    送走了两位领导,杨有道回到画社时脸色很难看,因为那两位领导给他脸色看了。他一直没琢磨透,到底哪里惹两位领导不悦了。

    眼看到了月底,离下月初也越来越近了。

    杨有道在锦逸大厦的二楼租了一个展位,打算把画社的画作拿去展览。毕竟出入锦逸大厦的,不是富商巨贾便是达官显贵。如果恰巧被人相中几幅,便可以趁机卖个好价钱。再说了,即使一幅也没有卖出去,单单打着锦逸大厦二楼展厅的旗号,也足以让同行羡慕得流一锅口水。这次,他是真豁出去了。

    为了准备更多的画作,像钟意这样出色的画师,按照杨有道的要求,需要额外多作几幅。即使没卖出去,杨有道也支付画师一定的费用由画社来收藏。说白了,画师不要去管画能不能卖出去,你画一幅,画社就买一幅,当然了,一旦卖出去,再高的价钱也跟画家无关了。

    钟意认真地画着,完成了杨有道给自己定的所有指标。

    第二天就要展出了。杨有道突然接到了锦逸那边打来的电话。

    “喂?请问是杨总吗?”对方声音甜美,显然是训练有素地客服人员。

    “是我,你是哪位啊?…什么?我当初看好的那个展位要被其他展方使用?这怎么行?”

    “不行,绝对不行!…赔偿?赔偿也不行!我这边都准备好了!对方再大的来头我也不怕,我冲的是你们锦逸的名号,你们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什么…‘僵尸’珠宝行?不行,我不管什么‘僵尸魔鬼’的,别弄些吓人的。我看好的那个展位得给我留着。”

    看来客服小姐没能把杨有道搞定。

    对方好像换了人。只听杨有道的声音也变得客气起来:

    “噢,江小姐,你好!你好!……免费租给我一个月?真的吗?只要我肯换展位,锦逸会免费租给我一个月? …哎呀,还是你大方啊!谢谢你了!哎…江小姐,冒昧问一句,你说的话当真吗?……我不担心,可咱们就是空口这样说,我还是不太敢相信啊……噢!明白了,明白了!好的,咱就这样定了。我到时也多带几个员工过去。谢谢您!再见!江小姐。”

    挂了电话,杨有道差点高兴地蹦起来。脸上的兴奋掩饰不住。

    大家都好奇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发布什么重大的好消息。

    “我今天真是遇到贵人了啊!你们知道吗?刚才跟我通话的是谁?是谁?你们知道吗?”杨有道比划着,“我说出来,吓死你们!刚才跟我通话的江小姐是锦逸集团陈总的夫人。”

    确实够吓人的。

    董事长夫人亲自过问展位出租的事,这算不算事必躬亲呢?

    “你看看人家那气度,一下子就答应给咱们免租一个月,白租!明白吗?一分钱都不用花了。”

    “杨总,那么说来,人家打这通电话就是为了通知你要白租给咱们展位啊?”彭晶晶问道。

    “这个…”杨有道有些不好意思了,“当然不是了,咱们换个展位,在柱子边上。”

    扑哧!

    有人憋不住笑了。

    谁都知道,靠近柱子的展位像隐形人一样,客人能不能走到那里都是个问题。更何况卖出画作了。

    “笑什么?你们笑什么?我们得学会变通!得活起来!客人不能过去,我们不能走啊,我们又不是木头人。每人拿着一幅画站在过道上,也能起到宣传作用!就这么定了,每个人都去!这么大的事,不准请假!”

    每个人都去!这么大的事,不准请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