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我就知道钟小姐很难请动

    更新时间:2016-10-04 19:05:45本章字数:3328字

    这是钟意第一次踏入锦逸大厦。

    穿着“秋书画社”的文化衫,站在一幅画的旁边。

    她被安排的位置幸好不是最显眼的,她的右侧就是江氏珠宝的大广告牌,可以挡去行人的一半视线,如果不仔细看,也不容易发觉牌子侧后方还有个人站着。

    而彭晶晶就没有她这么幸运了,站的位置显眼不说,灯光也正好打向她这边,所以,想不被人看到真的是很难。

    乔陟的突然离去让钟意憔悴了很多,脸上一点光彩都没有。画画的时候,她可以专心地投入到画作里,忘记所有,可是,现在闲站在这里,脑子里全是胡思乱想和各种痛苦思绪,她莫名地烦躁着,想逃离,却又不得不恪守眼前的职责。

    会不会遇到陈驹殷?

    钟意的想法把自己吓了一跳!

    别忘了,这里是锦逸大厦,他就在这里办公!说不定那个江小姐真是陈驹殷的未婚妻,即使不是,也至少是相识……那他肯定也要出席这场展会。

    天哪!

    在这个场合见到他,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举动。

    各位来宾,

    很荣幸请到各位来参加本届江氏珠宝展会。

    ……

    主持人开始介绍展会内容及参见展会的贵宾名单。

    钟意竖着耳朵听,并没有听到陈驹殷的名字。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没来。

    今天在二楼展厅举办展览的除了“江氏珠宝”,便只有“秋书画社”一家了。跟江氏比起来,秋书画社简直寒碜到极点,真是糗爆了。人家工作人员的着装是高档礼服,连礼仪小姐都穿着合体的旗袍。而秋书画社呢,统一着装--文化衫;人家的展柜是水晶玻璃自带彩灯,而他们呢,老气的木架子;人家有主持人,有酒水台,休息区…而秋书画社呢,感觉就是一街头卖画的,走错了地方。

    真的没法比。

    “欢迎陈先生和江小姐入场!”主持人突然发出了号召。人群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陈先生?

    钟意顺着灯光的聚焦点,一眼便认出了被一个年轻女子挽着手臂的陈驹殷。

    天哪!原来他不是来宾,而是主家!

    那个江小姐真的很漂亮:金色的鱼尾裙完美地衬出了身体的曲线,眼波流转,肤色白皙,举手投足间散发着贵族气质。

    是的,她是个高贵而美丽的女子。

    江小姐和陈驹殷融入会场,简单地与宾客们交流着。

    声浪慢慢也平静下来。

    宾客们开始走下座位流连在各个珠宝展台前,或驻足欣赏,或徘徊挑选,有的却也只是走马观花,但是却不乏收获,不加挑选,随手一指便将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珠宝买了下来。

    看来大家今天都收获颇丰,夫人小姐们脸上都挂足了笑。

    “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每位先生都会为自己的太太选购一款精美的珠宝,象征着爱情的光彩恒久。我们的陈先生呢,也打算为江小姐选购一款,大家猜,他要选哪一款呢?”主持人的话再次令焦点对准了陈驹殷。众人也都欢呼雀跃起来。也许,他们好奇,像陈氏这样的望族在这样的场合到底会有多大的手笔。大家都拭目以待了。

    陈驹殷并没有像众人期盼地那般,兴高采烈地去挑选珠宝,他的脸上突然显出一丝明显的不悦,眉头锁在一起,看了一眼旁边的江爰,那目光令一向镇定的江爰不由地寒了一下:

    完了,这件事情是自己的自作主张,事先并没有征求陈驹殷的意见,他一定生气了,他要是不配合,自己岂不是要在众人面前丢脸?

    此时,连江爰自己也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躲在牌子后面的钟意也替陈驹殷捏了一把汗。

    如果不去挑选珠宝,会在众人面前显得小气,哪怕这是江小姐的自作主张,众人也会认为,给女朋友选个珠宝是天经地义的,不需要事先征询。如果去了,又太违心。她太了解陈驹殷了,这件事不是钱的事情,他讨厌别人这样去挟制他。

    他还是站了出来,但是他没有走向珠宝台,而是接过主持人的话筒:

    “各位,我很荣幸可以以江小姐兄长的身份出席此次活动。也由衷地感谢各位拨冗光临。刚才在展会开始前,我已预先欣赏了一下今天参展的另一方—“秋书画社”的展品。我在其中发现了一幅非常有深意的佳作,我想把它送给江小姐。” 说着,朝着彭晶晶的方向指了过去。

    “请那位女士帮我把画作送到这里,好吗?”陈驹殷道。

    直到镁光灯聚焦在了自己身上,彭晶晶才意识到,原来陈驹殷说的是自己身旁的这幅画。

    这副画是钟意画的“桃源春色”。

    本应浓艳的桃花,被钟意画出了素雅之态。青山碧水环绕的村邑,小桥上,佳人伫立,人比桃花美。

    彭晶晶像中了奖似的,兴奋地举起画作,脚底像踩了轮子般,冲到了陈驹殷面前。

    陈驹殷接过画作,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递给旁边的一名礼仪小姐。

    彭晶晶就这样完成了她神圣的献礼。

    礼仪小姐拿着《桃源春色图》绕场一周,将画作展示给众人,众人都啧啧称赞。

    陈驹殷像是完成了一场任务,悄悄退了出来,步到了休息区。

    江爰也跟了过来。

    “谢谢你送我的画,我很喜欢。”江爰甜笑着。

    “噢?是吗?”陈驹殷冷冷地道。

    “你不要生我气了嘛!我知道你不想承认我是你女朋友,我做得有些过分了。”

    陈驹殷很想说:你岂止是过分!你简直就是无耻!故意要在众人面前逼自己去承认你江爰是我陈驹殷的女朋友,想得逞,没门!

    “你知道,我答应你出席这场展会是看在江叔的面子上。”

    完了,陈驹殷越来越讨厌自己了。

    “大家都觉得我们很般配,你不觉得吗?”江爰故意转移话题。

    “我觉得你跟这展会的珠宝更般配。”陈驹殷巧妙地反驳,说完,起身离开休息区,往“秋书画社”的展位方向走去。

    他身后,江爰在那里又恨又气。

    钟意一直庆幸,陈驹殷并没有留意到她这个角落。可是,这种庆幸很快便要结束了,因为,此刻,她看到他正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

    趁着陈驹殷还没有发现自己,得赶快躲起来!

    正要溜掉,却听到杨有道大声呼叫道:“钟意,你要去哪里?你没看到吗?这一会儿客人们都开始来参观我们的展品了,你给我好好呆着!”

    “杨总,我有点不舒服,我想,我想……”

    “你想干什么?上厕所也要先等等!”

    ……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老板?

    钟意恨得牙痒痒。

    再回首去寻找陈驹殷的身影时,却发现他已调转方向去了别处,并没有朝这边走来。

    老天保佑!

    第一天的展销会已经接近尾声了。

    “江氏珠宝”没有任何悬念得赚得盆满钵满。陈驹殷早已中途离场去处理公司业务了,江爰则仍乐此不彼地周旋于各位名流之间。从杨有道发着油光的脸上便可得知,“秋书画社”今天也狠狠地赚了一笔,这功劳自然应当归于陈驹殷的“大力宣传”,杨有道心知肚明。因为,来到“秋书画社”展位的顾客无一例外地先咨询“意先融”的作品。陈驹殷送给江爰的画署名正是“意先融”---这是钟意的笔名。

    顾客们慢慢地散去了,彭晶晶得了个空,跑到钟意这边。

    “你知道我今天有多兴奋!天哪,我今天真是见识了什么才叫真正的风度翩翩。要是陈总去当电影明星,我肯定要去粉他。真的,太帅了。”彭晶晶说话时两眼放光。

    彭晶晶芳龄二十七,虽只比钟意小两岁,但也算是个大龄未婚青年了。平时这妮子就大大咧咧,没有心计,心里想什么说什么,这样的性格跟钟意倒是很合得来,两人自然能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

    “花痴病又犯了。”钟意整理着周身的展画。

    “什么叫又犯了?第一次犯好不好!”

    “承认犯病就行。”

    “切!我跟你说,你是没见他长得什么样儿才在这里说风凉话,我敢打赌,你要是站在他面前,也保不准要心跳,说不定比我还花痴。乔哥很帅吧,他比乔哥还要……”

    彭晶晶口无遮拦,突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果然,此时的钟意也停了下来,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发怔。

    “钟意,我错了,真的,我错了……你别跟我计较好不好,原谅我这张臭嘴。”彭晶晶一个劲地道歉。

    “彭晶晶,我跟你说,今天晚上你要请客……我不去别的地方,就去海帆国际!”钟意摆出一副要狠宰彭晶晶的架势。

    “啊?钟意,去海帆国际吃一顿,我一个月的工资够不够?咱不用这么狠吧?”

    “不行,让我原谅,先得安抚好我的胃。”

    两人吵笑着,没留意到身边不知何时来了一位侍者。看着装像是锦逸的人。

    “请问,哪位是钟意小姐?”侍者问道。

    “我是。”钟意起身,有点茫然地看着侍者,不知道他来此何意。

    “您好,钟小姐。我们陈总请您去一趟他的办公室。请随我来吧。”侍者说完,摆出一个请的姿势,恭敬地等候钟意移步。

    “可是…我现在很忙…”钟意推辞着,心里盘旋着疑问:他什么时候发现我了?

    “嗯?”侍者显然没遇到这种情况,陈总都请不去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碰到。

    “我是说,我真的很忙…我不能擅自离开我的岗位…不好意思…请劳烦你跟陈总解释一下,谢谢!”钟意嗫喏着。

    “不用解释了,我就知道钟小姐很难请动,所以只好亲自来请。想必钟小姐不会不给陈某这个面子吧。”众人侧头,只见陈驹殷正缓步而来,已近在咫尺。

    见到陈驹殷,侍者礼貌地颔首待命,彭晶晶却已经惊诧得两眼发直,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