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你单身,我未娶,有什么不可以?

    更新时间:2016-10-04 19:07:46本章字数:3097字

    进了屋,放下行李。

    钟意要去卧室哄乔桥入睡。

    “有红酒吗?”陈驹殷瘫坐在沙发上,问道。他也很累。

    “有,不过是很普通的牌子。”

    “没事。”

    红酒、开酒器、酒杯都放在了茶几上。

    “就这些,你自己来吧。”

    “好,你睡吧。”

    喝了一大口红酒,陈驹殷感觉有了一点点精神。

    钟意抱着一床被子走了过来,把被子往沙发上一扔,“你将就一下。明天早晨早点走。”

    “干嘛早点走?你看我也很累,明天肯定要睡懒觉。”陈驹殷故意气她。

    “别来这一套,我了解你。”钟意根本不中招。

    “你不了解我。了解我,你就不会这么折磨我……你知道我现在在想,要是明天一开门,碰上个邻居就好了,然后大家都在谈论这个事,很快传得满城风雨……那样你就不得不嫁给我。要不,谁娶你呢?”陈驹殷说这话时,眼睛紧盯着酒杯,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说给钟意听。

    “我现在没空跟你计较。明天乖乖地早早离开。”

    “钟意—”陈驹殷喊住了走到半路的钟意,“让我吻你一下,可以吗?”

    他怎么能这样大胆!真是不应该让他进屋!

    “你单身,我未娶,有什么不可以?”—也许是微醺的话语,谁知道呢。

    想起陈驹殷公司的休息室里,那满柜的女士用品和高档化妆品,钟意突然想过去甩他一个耳光,告诉他:别装了,你这个纨绔子弟从来就不缺女人。

    忍住了怒火。

    钟意冷冷地道:“陈驹殷,这里不是你的休息室。这是我家!”

    “你什么意思?”陈驹殷腾地从沙发上弹起来,两步跨到钟意面前,“我的休息室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是你逼我说的!”

    “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吗?”

    “没有见不得人的,像您这样的人物,睡几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太正常了,是不是?我是结过婚的人,我知道,男人的正常生理需求,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只不过,陈先生,何必把人藏在休息室里,正大光明的交往不是更好吗?”

    钟意一吐为快。她怕什么呢?

    “钟意!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就是想吻你一下,你何必这样找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来羞辱我!什么把人藏在休息室里? 我藏谁了?那个休息室,除了打扫卫生的阿姨,没有任何人进去过,你是唯一一个进去过的女人!”

    “陈驹殷,我发现你特别会演戏!你洗手间里满满的一柜女士用品是谁的?谁的?你说啊!”

    钟意情绪激动起来,满脸的泪水。

    陈驹殷突然怔住了,眼角有一滴泪,没有滑下。

    他一把抱住了钟意,紧紧地将她搂在胸前,泪终于滴下,落在了她的发上。

    “原来你吃醋了!钟意,你竟然吃醋了!你心里有我……那些化妆品都没有拆封,你没有发现吗?它们一直在等它们的主人,等到过期被扔掉,然后再来一批……”

    钟意哭得更厉害了。

    陈驹殷继续说道:“我得病了,很严重的钟情病。除了你,没人能治……”

    一个悠长的吻。

    第二天,钟意睁开眼睛时已经早上6点了。天色还没有全亮。

    下床,看到沙发上的被子被叠得整整齐齐的。

    他早早地走了。

    把乔桥送到幼儿园,钟意在车站里等车。

    “哎呀,乔桥妈,咱们又碰面了。”是李阿姨。

    “您好!阿姨。”

    “我上回跟你说的那个朋友的儿子,做家具生意的那个,你还记得不?他听了我介绍的情况,对你很感有好感呢!我说啊,你的福气来了……”

    “阿姨,不好意思,车来了,我得先走了!”公交车今天来得真是时候!钟意暗自庆幸。

    那个李阿姨真是个热心肠,可是,钟意压根儿就没打算再找。

    刚到画社,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到彭晶晶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重大新闻!重大新闻!锦逸集团的陈驹殷又上报纸了!”

    钟意心里一紧。

    “钟意,你看,这标题写得:‘陈驹殷机场艳遇’,艳遇,你懂吗?就是走着走着,发现一美女,然后,好上了。”

    钟意一把夺过报纸,文字她是没心思看了,她关心的是照片。

    只见照片上,陈驹殷正在跟一名女机场服务生谈论着什么,两人都是浅笑着。照片上的女服务生确实很漂亮,也许是拍照的角度问题,女服务生看陈驹殷的眼神也的确是灼灼发光。

    这不是当时陈驹殷去交涉VIP 候机室时接待他的服务生吗?自己当时抱着乔桥就站在不远处。

    天哪!太不可思议了!跟服务生谈个话都可以上报纸,还要被说成是“艳遇”。

    钟意突然感觉一阵后怕:要是当时有人发现主角不是服务生,而是她这个抱着孩子的大婶,那后果得多严重!那样的新闻就不是这样的爆炸性新闻了,威力一定赛过原子弹,震撼全城!

    不行!这个男人必须远离!

    为了庆祝在锦逸举办展会的成功,杨有道破天荒地要请员工们吃饭。地点也选在了锦逸旗下的招牌酒店-锦逸绿园。

    锦逸绿园酒店与锦逸大厦在同一条街上。两座高楼交相呼应,简直是霸占了整一条街的风景。

    杨有道要求员工要盛装出席,这可愁坏了秋书画社的女画师们。

    这些不出名的小画师,平日里穿衣都随便惯了,宽大的文艺范她们才自在,衣柜里还真没有件能撑得起场面的衣服来。

    “哎,不如这样,我们就去租衣服穿,穿完再还回去,也不浪费。”彭晶晶建议道。

    好!就这么定了。大家都很赞同。

    钟意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穿什么都无所谓,让她们安排去吧,所以,当彭晶晶问钟意想要穿什么款式的衣服时,钟意只简单地回了句:“我不喜欢穿得太耀眼,给我选件素淡的就可以了。”

    宴会要开始的那天下午,租来的衣服被打包在一起送来了。

    当钟意打开彭晶晶帮她选的那件衣服时,顿时傻眼了。

    ---确实够素淡。

    白色的长袖绸缎鱼尾裙,关键是那袖口,还缝了一圈仿白貂毛。

    “你确定这是给我穿的吗?”钟意瞪着眼问道。

    “确定。”彭晶晶很淡定,“气质高贵的白素贞不就是经常穿白衣服吗?没有比这件再素淡的了。”

    无语。

    只能这样了。没的选择。

    穿着这样一件衣服走进锦逸绿园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

    自己到底是来聚会的还是来出洋相的?

    钟意隐隐地感觉到从她身旁走过的每一个人都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毕竟,这样一件看起来像地摊货的俗气衣裳,出现在锦逸绿园这样名贵众多的场合真是显得太碍眼,也有点好笑。

    落座后,才发现,杨有道果然是个铁公鸡!

    他们订的餐位其实是锦逸绿园的自助餐厅,是这个大酒店里最低档的餐位。

    这样的餐位,这样的着装---钟意浑身不自在。

    “各位,感谢这段时间大家对画社的辛勤付出!我们画社虽然不大,但是有各位这么优秀的人才,总有一天,我们会成为Q市第一大画社!干杯!”

    杨有道志向还真是远大!

    然后,便是立时散落到各处的自助。

    彭晶晶胃口最好,专挑结实的鱼肉吃,吃光一盘,再去端一盘。

    钟意没有什么胃口,守着一块点心和几片水果嚼了半天。

    众人正吃得欢,突然听到杨有道高声喊道:“您好!陈总!怎么劳驾您来了?”

    陈总?

    钟意展目一看,果然见陈驹殷风度翩翩地踱了过来。

    侍者适时地端上酒盘屈身上前,陈驹殷单手拿起一杯红酒,走向了他们这一群。

    众人都看傻了。人家大集团的董事长,难道要来给这一帮小卒敬酒?

    杨有道早已迎了上去。

    陈驹殷在杨有道身旁停下,举起酒杯道:“各位都是书画界不可多得的人才,上次的展会令陈某大开眼界。陈某祝愿各位丹青妙笔,誉满天下。”说完,轻抿了一口。

    杨有道倒是痛快,一口干了。

    “各位请坐啊。”陈驹殷见大家有些拘谨,说道,“大家都是我陈某的朋友,不必拘谨。”

    朋友?

    彭晶晶想起钟意上次跟她说,陈驹殷是她的普通朋友,她左思右想,没想通,到底什么是朋友?现在我也算是陈总的朋友了,不是吗?

    彭晶晶高兴得脑子成了浆糊。

    敬完酒,陈驹殷看到钟意这一身装扮,忍不住漏齿笑了一下。

    走到钟意身旁,举起酒杯,“我很喜欢钟小姐的画,钟小姐可否赏脸再帮陈某作一幅?”

    “陈总开口了,哪有推辞的?是吧,钟意?”还没等钟意答话,杨有道已替她承接了下来。

    “我敬钟小姐一杯,表作谢意。”说完,一口干了。

    钟意也端起酒杯干了。她要极力表现得与陈驹殷并不相熟。她心里祈祷着:快点走吧。

    陈驹殷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越是凑了过来,还让侍者搬了一把椅子,挤在了彭晶晶和钟意中间。

    众人都不敢喘气了,毕竟与这么一个大帅哥同席而坐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彭晶晶,激动紧张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连话都不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