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怎样才能结束?”“我死了的时候。”

    更新时间:2016-11-03 20:35:37本章字数:3412字

    第二天,锦逸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王园长,你好!我是陈驹殷……我想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大一班的乔桥小朋友今天上幼儿园了吗?……噢!好的。谢谢!”

    想要查到钟意的住处,对陈驹殷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件难事。

    幼儿园下午4:00放学,陈驹殷3:30分就已经等待在幼儿园门口了。他将车停在马路边上,观察着幼儿园门口,透过车窗玻璃找寻着钟意的身影。

    看到她了!

    她站在人群中那样的卓然,单看那背影他就敢肯定是她。

    他注视着她的背影,嘴角漾起了笑。

    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算命先生,一顶宽沿礼貌遮住了半边脸,他正朝着钟意的方向走去。

    陈驹殷蹙起眉头,他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那个算命先生果然是奔着钟意而去的。只见他走到钟意身边,突然大喊了一声:“扫把星!”

    钟意被他的喊声吓了一跳,本能地退后了几步。

    算命先生仍然穷追不舍,又咄咄逼人地走上前,口里念念有词:“百年不遇的扫把星啊!”

    人们哗地围了过来。

    钟意有些慌乱。她还没弄清楚眼前的这个算命先生到底演的是哪一出,一只大手已将他拉向一边。

    “驹殷!”她叫道。

    “刚才是你说我太太是扫把星吗?”陈驹殷上前一把扯住算命先生的衣领。

    算命先生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一出,在陈驹殷高大的身姿前,他猥琐得犹如一只令人恶心的臭虫。

    “啊……这位先生……误会,误会!”算命先生合掌求饶。

    “误会?我亲耳听到你说我太太是扫把星……你到底是什么居心?啊?谁让你在这儿蛊惑人心的?”陈驹殷一把将算命先生推倒在地。

    看到陈驹殷握起了拳头,钟意赶忙上前拦住他:“算了。”

    “他幕后一定有人指使!”陈驹殷断定。

    “算了,这么多人……”钟意劝道。

    陈驹殷扫视了一下四周,他们的位置果然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他察觉到有闪光灯的亮光---竟然有人在偷拍。

    此地确实不宜久留!

    估计明天的新闻不知又要翻新出什么花样。

    他拉着钟意快速地冲破人群,奔到车旁,拉开车门,发动了车子。

    “乔桥怎么办!”钟意坐在后座上担忧地问。

    “还有10分钟才放学,放心,我来安排!”他边开着车边回答。

    车子很快驶离了幼儿园。

    “刚才为什么在那么多人面前说我是你太太?”她有些不满,“这样会引起更多的误会!”

    “哦?我那么说了吗?抱歉,真不是有意的。”他淡定如水。

    遇到像陈驹殷这样赖账的,钟意也没有办法了。

    “喂?是王园长吗?大一班的乔桥一会儿由我的秘书张婷婷接走可以吗?……嗯,对,她妈妈已经授权了……好,谢谢!”

    “张秘书,跟上次一样,去实验幼儿园接一个叫乔桥的小朋友……接到后,安排人送到我家就可以了。”

    陈驹殷及时地安排好了一切。

    听到他要把乔桥接到他的家里,这意味着他此时行进的方向也是他的家。

    钟意有些恼火,她从座位上弹起来,趴在他座位的后背上,“陈驹殷,你要干什么?”

    “缠着你!”他的回答简单直白。

    又来了!她知道他耍起赖来,天下无敌。

    “告诉我…怎样才能结束?”她有些无力地问道。

    “我死了的时候。”他依然淡定直白。

    她被“死”这个字吓了一跳,恰好此时十字路口上窜出了一辆卡车,陈驹殷急打方向盘,与卡车擦身而过。

    好险!

    钟意惊了一下。

    回过神来,看陈驹殷竟然一脸淡定,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车速很快。

    她吓得不敢再说话,免得让他分神。

    与钟意预料的不一样,陈驹殷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将车驶进了景台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景台大厦也是锦逸集团旗下物业之一。位置不在市中心,但是依山傍海,环境非常优美僻静。

    停下车,陈驹殷很绅士地帮钟意打开车门,等她下了车,一把拉住她朝电梯口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钟意问道。

    “意先融画社。”

    “什么?”

    “意先融画社。”他重复道。

    当钟意确定她听到的是“意先融”三个字时,她已经完全糊涂了。

    “意先融”明明是自己的作画时用的“署名”啊,怎么跟画社扯上关系了呢?

    谜底在钟意见到21层的布置时揭晓了。

    当他们踏出电梯时,钟意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走廊里,到处挂满了钟意的作品。一幅幅花鸟山水画在温黄的灯光里显得质素而灵秀,意境悠远。

    穿过走廊,在陈驹殷的引领下,他们推门进了一个很大很宽敞的画室,宽大古朴的画台,纯木质的墙板,内嵌的展示台上摆放着笔墨纸砚,到处都是浓郁的文艺气息。

    “喜欢吗?”他问。

    “不喜欢。”她答道。

    “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口是心非。”

    “我不喜欢你这样子,没有经过我同意就给我做这样的安排。”她瞪着他。

    他嘴角一扬,“呵,你这倔强的丫头!碰上这样的好事不感恩戴德,还要来质问我……想折磨我,是吗?”

    “陈驹殷,你越是这个样子,我越要离你远远的。”

    “钟意小姐!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多危险吗?你以为幼儿园门口的那个算命先生是巧合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江爰安排的。”

    钟意凛了一下,眼神里现出一丝惊恐。

    “所以,我请你一定不要离开我的视线。”他接着说道。

    “我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跟你有瓜葛。”钟意语气强硬。

    “为什么?”他追问。

    “有些事情没有原因,直觉告诉我,要远离你。”

    “钟意!你很不讲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对我有多残忍!我是一个让人嫌弃的人吗?你一定要远离我?嗯?”他逼问。

    “陈先生,自从你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的生活就变得很糟糕,我要躲避邻居们异样的目光,我作画时都无法安心,我会整晚睡不着……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他被她的话震住了,紧锁着眉,眼里满含深情,“如果我不能给你带来幸福,我宁愿放手。但是,画社你要收下,这是让我离开你的唯一条件。还有……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不要再喊我‘陈先生’,我更希望你喊我的名字。”

    她低下头,不语。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他苦笑了一下,“告诉我,你的新住址。”

    “有这个必要吗?”

    “有!”他语气坚定。

    她乖乖地把地址写下,交给了他。

    “好。先跟我一起回家接上乔桥,然后我再送你们回去。”他说话的语气不容商量。

    一路沉默无语。

    景台大厦距离陈驹殷的豪宅并不远,开车只有5分钟的路程。这也正是他选择在景台为钟意创办“意先融画社”的一个重要原因。

    车子在陈家门前停下了。

    陈驹殷坐在驾驶座上,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真的……不打算再跟我交往下去了吗?”他目光看向前方,轻声地又带着一丝乞求和试探的语气问道。

    “嗯。”钟意回答得很干脆。

    “以后打算怎么办?”他又问。

    “我没有更远的打算。我现在不想想那么多。”

    “会交新的男朋友吗?”

    她思索了片刻才回答道:“也许会。”

    陈驹殷显然被钟意的回答震住了,他忽地转过头,定定地看着钟意,探寻着她的目光,而她却低着头,避免与他四目相对。

    “钟意!”他近乎哀求,“如果你要再嫁人,那个人只能是我……行吗?”

    她不语。

    “跟我一起进去接乔桥吧。”他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思绪,下了车,又帮钟意打开了车门。

    钟意点了点头,随着他一前一后地进了陈宅。

    刚进了大厅,便听到楼上传来乔桥“呵呵”的笑声。

    听到乔桥的笑声,陈驹殷也欢快了起来。

    “乔桥—”他边喊着,大踏步奔上楼去。

    “陈叔叔—”听到陈驹殷的呼唤,乔桥从走廊尽头跑过来,秘书张婷婷紧跟其后。

    乔桥一头扎进陈驹殷的怀里。

    这两人,熟悉得好像一家人一样。不但是熟悉,重要的是彼此都喜欢。

    “陈叔叔,你什么时候再带我出去玩啊?就像上次,去滑雪。”小孩子对快乐的时光总会惦念不忘。

    “好!乔桥喜欢的话,这个周末叔叔就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好!”乔桥很高兴,拍着小手。

    站在一旁的钟意见到眼前的情景有些不知所措了。

    怎么可能再跟他一起去游玩呢?

    但是,乔桥又很期盼,并且她又与陈驹殷约定好了。

    “乔桥,这个周末妈妈要带你去画画班,你忘了?所以呢,我们不能跟陈叔叔一起玩了。”钟意终于找到了合理的借口。

    她走上前,拉起乔桥的手。

    “跟陈叔叔说再见吧。”

    “叔叔再见。”乔桥有些不情愿,但显然,她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并不会违背妈妈的意思。

    陈驹殷笑了笑,俯身在乔桥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我送你们。”他说。

    “不必了,我可以打车。”

    “这个地方很难打车。”

    在他的地盘,看来,也只能听他的。她也不再坚持。

    “张秘书,辛苦你了!打电话让司机来接你好了。”陈驹殷转头对秘书张婷婷道。

    “好的,陈总,我会安排的。您忙吧。”张婷婷面含微笑。

    车子行驶在去钟意家的路上。

    可能是乔桥在车上的缘故,陈驹殷的车速并不像平日里那样快。

    小孩子上车后就容易睡着,乔桥也不例外。

    “卓秀的房子是租的吧。”陈驹殷问道。

    他已经记住了钟意新家的地址:卓秀家园,10# 1-1502

    “嗯。”

    “还住得惯吗?”

    “嗯。”

    “碧海苑的项目今年三月份就完工了,那里交通更方便一些。我想安排一套给你和乔桥住。”

    “不用。过些天,我和乔桥要搬到她姥姥家。”

    “哦。这样啊!也好,有老人帮忙照料,也让人放心。”

    ……

    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