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以后你嫁给我,我就纵容你天天赤脚踩地板。

    更新时间:2016-11-05 20:38:31本章字数:3553字

    “钟意,你在哪里?”陈驹殷边急走着边拨打了钟意的电话。

    “我在家。”钟意的声音很平静,分辨不出忧喜。

    “啊! 谢天谢地,你没事就好!”听到钟意不在派出所,陈驹殷的心立时放了下来。

    “我去找你,你别出门。”他嘱咐道。

    “你都知道了?”她问。

    “嗯。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他们没有把你怎样,对不对?”

    “嗯……录了口供,后来就把我放了……呵呵……就是感觉有点丢脸,平生第一次坐警车……呵呵。”电话那头的钟意竟然笑了。

    “你还能笑得出来?”陈驹殷也笑了,“我都差点担心死。”

    “我没事的。”

    “我这就过去,你在家等着噢。”

    “嗯……你还是不要来了,我一会儿要出去办点事。”

    “不行!必须在家等着我。先这样,我要开车了。”他命令道。不给钟意再拒绝的机会,他已经挂了电话

    刚从中心医院的地下停车场驶出来,迎面一辆汽车拼命地朝他摁喇叭。

    陈驹殷定睛一看,原来是江老爷子的车。

    他赶忙将车停靠路边,准备下车打招呼。

    江老爷子的车也在路边停了下来,司机搀扶着江老爷子下了车。

    “江叔。”陈驹殷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

    江老爷子一脸的不高兴,只是点了点头,问道:“爰爰怎么样了?”

    “我刚从医院出来……还好。”陈驹殷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用“还好”这样的词来应付了。

    “还好?……驹殷啊!我一直要把爰爰托付给你,可是你真正关心过她吗?啊?……她出了事,你电话打不通,都是沈大夫在忙前忙后……还有,那个叫什么钟意的女人,竟然敢算计爰爰,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江老爷子越说越气愤,由于火气太大,说话时都有些喘息不定。

    “江叔,您消消气。”陈驹殷安抚道,“这件事情可能是场误会,我了解钟意的为人,她不会做这样的事。”

    “你了解她?哎呀!驹殷啊,你知道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大吗?啊?你们的事我也早有所耳闻,那个钟意肯定是嫉妒爰爰怀了你的孩子,所以才想要害她呀!我跟你说,这件事情警察说证据不足没把她怎么样,法律制裁不了她我不管,我可不能就这样算了!”

    “江叔,我会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这件事情还有调查的必要吗?爰爰已经受伤了!我的女儿就这样被一个无名小画师给欺负了,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我今天抽她两耳光算是给她一个教训!”

    听到江老爷子的最后一句话,陈驹殷的心猛地被刺痛了一下:钟意竟然被江老爷子打了!老天!怎么会这样?

    “江叔,我还有些事情要回公司处理,先不陪您了。”陈驹殷急着告辞,他要尽快见到钟意。

    待江老爷子点头同意,陈驹殷鞠躬告辞,急匆匆地驾车往卓秀家园的方向奔去。

    这是他第一次来卓秀。这片居民区由于是新小区,年轻人居多。陈驹殷在等电梯时,两个年轻女孩并排着从电梯里出来,与他打了个碰面。

    “哇!帅哥!”其中一个赞叹道。

    “哇!真的很帅呢!你去追他吧。”

    “好啊!下次再碰面我就向他表白……你别拦我哦。”

    哈哈哈!

    直到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陈驹殷还能看到两人边走边哈哈大笑。

    他无奈地摇摇头,摁下了15楼的按键。

    他敲了两下门便听到屋内传来了脚步声。

    她开了门,嘟着嘴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带着一点浅笑。

    他急着检查她的脸,进门便将她垂在两侧的头发拂到耳后。她想躲开,却被他拉得更近。

    “还疼吗?”他心疼。

    “他们太过分了!”看着她左脸的红印仍然清晰可见,他愤慨道。

    “没事,我能理解。如果我有什么事,我爸爸也会很着急,做父母的都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江爰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钟意,我觉得这件事情是有预谋的……告诉我,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觉得很奇怪,走廊里确实摆放了几个画框,但是根本不妨碍通过。我不知道江爰为什么偏要走楼梯,我也不清楚她为什么会突然摔倒。警察说,楼梯上被人抹了润滑油,可是,谁会那样做呢?”

    “听说,他们在你画社里找到了一瓶润滑油,对吗?”

    “嗯。但是我根本没买过润滑油,我不知道怎么会在画社里出现。也许是装修时工人落下的也不一定。”

    “我敢肯定,这绝对是他们栽赃陷害你的!我太了解江爰了,她为了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会不择手段。”陈驹殷非常肯定自己的判断。

    “她想要得到的,我已经还给她了,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钟意有些气愤,本来坚强的她,由于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内心也很难平衡,眼泪还是不争气地在眼里打起转来。

    “傻丫头,你把我推出去,我就一定要离开吗?还有,什么叫‘还给她’?我是个物件吗?即使,我是个物件,可本来也不属于她呀!你比谁都清楚,我的心只在你这里。”他深情地看着她,眼里充满责怪又有些许怜爱。

    “大胆地站到我身边,成为我的妻子,他们的阴谋就无处可施了。好吗?”他近乎恳求。

    钟意定定地看着陈驹殷:这是一张多么英俊的脸庞啊,没有瑕疵。他事业有成,他英俊潇洒,他温柔体贴,他沉稳大度,所有的优点他一样不缺。

    可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子,她却要将他拒之千里之外。是什么样的力量在作祟?

    是年少时朦胧的爱恋不愿揭去羞涩的面纱?

    是错过了的时光,携着当时的爱恋走得太远,被时光之风吹散了魂魄?

    还是,现实的差距已经养成了远离的习惯?

    她一时无语。

    “钟意,你在想什么?”他喊了她一声。

    “嗯?”她飘忽地思绪被他喊了回来,“我……我在想习惯都是怎样养成的呢?”

    “嗯?什么习惯?”陈驹殷完全糊涂了。

    “我记得小时候不愿意穿拖鞋,喜欢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妈妈每次都逼我把鞋穿上,她怕我受凉。可是,我已经习惯了,觉得光脚踩在地板上太舒服了,穿上鞋反而有太多束缚和不便,于是,总会趁她没注意时又偷偷把鞋脱掉。这样很多次,妈妈也拿我没办法了,只好由着我去了。”钟意回忆着。

    “哎?你这个习惯怎么跟我一样?我小时候也喜欢光着脚踩地板。呵呵,是不是小孩子都这样?”因为找到了两人幼时的共同点,陈驹殷竟然有一点点兴奋。

    “啊?你也这样?”

    “呵呵”。

    “你什么时候把这个习惯改掉的?”她问。

    “去美国留学时。因为觉得,赤着脚会让人笑话,特别是在异国他乡,不能给中国人丢脸。”他改掉这个习惯的原因竟然还有“民族气节”的因素!

    钟意不觉莞尔。

    “那么,你呢?”陈驹殷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改掉这个习惯的?”

    钟意刚才还盈笑的脸突然沉了下来。

    “结婚时。”她说,“结婚时,妈妈说,上了婆家不能赤脚的,不然会让人家笑话。”

    他不再问。

    气氛有些尴尬。

    还是陈驹殷先开了口。

    “以后你嫁给我,我就纵容你天天赤脚踩地板。”

    陈驹殷边说着,灿烂地笑着,眼含深情。

    钟意却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过了片刻才说:“离开你也是我的一个习惯。”

    陈驹殷恍然大悟:这丫头拐了这么个大弯子跟他谈习惯,原来是想告诉他,她要离开他,并且是习惯性的。

    天哪!这丫头果然倔强得离谱!

    陈驹殷叹了一口气,也狠狠地回应道:“这是个坏习惯!必须赶紧改掉!”

    见钟意不语,陈驹殷忙转移话题,道:“我有些口渴了,你帮我倒杯水吧。”说完,已经走到沙发上坐下了。

    钟意倒了一杯水端过来递给他,在他对面坐下。

    “我没什么事,喝完快走吧。”她冷冷地道。

    “好。”他答。一口气将水喝光。

    “还要一杯。”他把水杯递上前,示意钟意再帮他倒一杯。

    钟意心想:他有这么渴吗?不会又玩什么花招吧。

    心里虽是这样想,可待客之道也不能疏忽,还是要乖乖地起身帮她去厨房的饮水机倒水。

    “江爰小产了。”接过第二杯水,他说道。

    钟意被他的话惊了一下,看着陈驹殷,半晌才开口说道:“真的很不幸……我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楼梯上的润滑油真的不是我抹的。”

    “当然不是你。是江爰自己。”陈驹殷肯定地说道。

    钟意再一次惊诧,竟然替江爰辩解:“我是女人,我了解女人的心。没有人会愿意牺牲掉自己的孩子,哪怕她爱你到死心塌地。你不要冤枉她。”

    “我不会冤枉任何人。但是,我相信你,就只能怀疑她。”

    “或许真的是个意外。”

    “不可能。你想想,她为什么非要走楼梯,而不乘坐电梯?因为乘坐电梯不会发生意外!她需要一个意外来实施她的计谋!钟意,在商场中,善使计谋的人太多了,我见多了。江爰就是那种天生心机很重的女人。”

    钟意听着陈驹殷的分析,心里生出了一丝恐慌:如果确如陈驹殷所说,江爰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那么上次她去新泰小区拜访自己时,曾经送过自己一套化妆品……天哪,她把那套化妆品转送给了彭晶晶!

    她连忙拿来手机,拨通了彭晶晶的电话。

    “晶晶,我上次送给你的化妆品你有没有用啊?……还没用?太好了!还给我吧。”

    “我的钟意小姐,送了人的东西还好意思再要回去吗?”电话那头的彭晶晶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晶晶……你别误会……这个化妆品可能有问题…”钟意试着解释道。

    “算了吧!我都看了,是美国的大牌子,有问题我吃了它……好了,你别说了,我开着车呢,一会儿就到你家了。”

    “什么?你快到我家了?……你来干什么?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我受不了了!我今天必须见到你!我不管你在不在家,我都要去找你。”

    “怎么回事?晶晶。发生什么事了?”

    钟意感觉彭晶晶好像有些不对劲。

    “好了……见面再说。我快到了。”彭晶晶不愿再啰嗦了,或许是想到马上就见面了,没必要在电话里说,所以,没说“再见”,已经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