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离我近点,我不会吃了你。

    更新时间:2016-11-06 20:39:16本章字数:7420字

    彭晶晶一直是这样大大咧咧的性格,钟意倒也不在意。

    放下电话,钟意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头又看向陈驹殷,只见他正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他也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了?”他问。

    “晶晶一会儿过来。”她说,“你还是快点离开吧,免得再引起误会。”

    钟意更担心的是彭晶晶的误会,她那张大嘴,见到陈驹殷在自己家里,还不知要嚷嚷出些什么。

    “嗯?误会?有什么可误会的?我正大光明地坐在沙发上,又不是躺在你卧室里……哼!误会也得有个依据!”陈驹殷很不屑,又好像是在故意戏弄钟意。

    钟意哪有心情跟他贫嘴,见他一副要死赖在这里的样子,气得怒目圆睁。

    “好吧。”陈驹殷见钟意有些生气了,起身离开了沙发,很不情愿地说道:“我走。”

    刚披上大衣,正准备开门,门铃响了。

    陈驹殷转身,露出一个灿烂的笑,他在告诉钟意:看!我走不了了!

    钟意深呼出一口气,瞪了陈驹殷一眼,走上前开了门。

    “钟意!我活不下去了!”彭晶晶一进门就拉住了钟意的手,像一个小妹妹向姐姐撒娇般,捉住钟意的手不放。

    “怎么了?”还没等钟意开口,一旁的陈驹殷替她询问了。

    彭晶晶这才留意到还有一个男人站在旁边,定睛一看,竟然是陈驹殷。

    “啊!原来是陈总!你好……啊……你好!”彭晶晶见有旁人在场,突然变得有些拘谨,拉着钟意的手也松开了。

    “怎么了?晶晶。”钟意问道。

    “我……我不想跟杨有道干了!”

    “干得好好的,这是怎么了啊?”

    “我这个月迟到了两次,他竟然扣我工资……还有,他竟然打算把我出租给顶峰装饰!”彭晶晶很气愤。

    “出租给顶峰装饰?这是什么意思?”钟意很不解。

    “他让我去顶峰装饰的项目现场画墙画!就是在客户家里的墙上作画!还说这是‘秋水画社’开辟新业务的方式!钟意,我虽然是个不知名的小画师,可我也有自己的梦想,我想安心地去作画……”

    彭晶晶一脸的委屈。

    “晶晶,到我的画社里来好了!”

    钟意有些“同仇敌忾”的意思。她一定要帮彭晶晶,且不说她们是多年的闺蜜,她有能力就一定会帮她,就是从同为“不知名的小画师”角度考虑,她也非常理解彭晶晶的感受。

    “到你的画社?”彭晶晶以为自己听错了,“意先融”画社的事钟意并没有告诉她。

    “嗯。”

    “你什么时候创立了画社?怎么也不告诉我!太不够意思了!”彭晶晶甩着胳膊跺着脚。

    钟意不想多说,于是干脆笑着不语。

    彭晶晶好像猜出了什么,目光慢慢地转向正站在一旁微笑的陈驹殷。

    “哦……一定是你,对不对?”彭晶晶指着陈驹殷,“你够意思!为了赢得美人归,直接送一个画社!有钱!”

    彭晶晶说着,又伸手拍了钟意肩膀一下,“我说,钟意啊,快嫁给他吧,我也好跟你多沾点光。”

    钟意被彭晶晶的无厘头逗得红了脸,“闭嘴吧,你。”

    陈驹殷倒是乐开了花,彭晶晶虽然说话没分寸,但是句句说到自己心坎里了。他又何尝不想早点把美人娶回家呢?

    “晶晶,意先融画社正缺少像你这样优秀的青年画家。”陈驹殷也顺势给了晶晶一个赞美,他看出来了,钟意的这个闺蜜他得好好巴结一下。说不定哪天能起关键作用。

    “谢谢陈总的夸奖!我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彭晶晶一点也不谦虚。

    “哎,我说陈总,你不考虑一下帮我办个画展什么的吗?”

    彭晶晶脸皮的厚度真是不可估量,开起玩笑来从不考虑分寸。

    “没问题!”

    没想到陈驹殷竟然没有一点犹豫,直接痛快地答应了。

    彭晶晶惊得下巴要掉到地上了。

    “真的吗?”她扑上前去,一把抓住陈驹殷的衣襟,“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一旁的钟意看着彭晶晶如此的举动,替她不好意思起来,她看向陈驹殷,只见他正朝着自己挤眼睛。看来,他倒没有怪罪彭晶晶的意思。

    “我今天还要回秋水画社一趟,我要去告诉杨有道,本小姐明天不去了!”彭晶晶手指头打了一个响儿,一脸得意,“谢谢你啊,钟意,明天意先融画社见咯!”

    说完,拉开门要离开。

    “等等,晶晶。”钟意喊住了她,伸手从衣架上够下大衣,“我正好要去接乔桥,你捎我一程。”

    彭晶晶瞪了一下眼,又看了看陈驹殷,推了一把已经走到自己跟前的钟意,坏笑着说道:“我要先去趟商场,恐怕捎不着你了……你还是找别人帮忙吧。”说完,转身关门,走了。留下钟意拿着大衣站在原地发愣。

    “哪有这样的?”钟意恨恨地道。

    陈驹殷的机会来了!

    他板过钟意的肩膀,看着她,笑着说道:“我送你。”

    走到车旁,钟意习惯性地要去拉后车门。

    “坐副驾驶。”陈驹殷带着一丝命令的语气,“离我近点,我不会吃了你。”

    钟意才不理会他呢,伸手就去拉后座车门,竟然拉不开。

    后车门早被他摁了锁。

    陈驹殷笑着扬了扬头,“来吧。”

    钟意知道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好乖乖地在副驾驶就坐了。

    “别忘了让彭晶晶把那盒化妆品还回来,我要找人检验一下。”上了车,陈驹殷嘱咐道。

    “哦。”

    要不是陈驹殷提醒,钟意差点就忘了。

    “我今天跟你讲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一定要提防着江爰,她下次再去找你,你一定要想办法躲开她。”陈驹殷一脸认真。

    “有这么严重吗?”

    “有!我觉得这只是个开始。”

    “嗯。我会注意的。”

    “你还打算继续把我往外推吗?”陈驹殷问道。

    “我们可以做朋友。”钟意仍在委婉地拒绝。

    “你难道不知道解决当前问题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吗?”陈驹殷反问道。他想告诉钟意,只要她嫁给了自己,江爰就会死心了,就会作罢。

    “我不会嫁给你的。”钟意态度很坚决。

    “为什么?理由!”陈驹殷有些不悦。

    “原因很多。”

    “说给我听!”

    “我们身份的悬殊,我心里解不开的结,你和乔陟的兄弟关系……还有,你的大好前程。”

    “什么?这都是些什么理由?不嫁给我的理由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你不爱我!”陈驹殷有些生气了。

    钟意见陈驹殷竟然生气了,倔强得把头扭向窗外,不再理他了。

    时间赶得正好。他们的车子刚停下就看到幼儿园已经敞开了大门,老师正领着孩子们排着队往外走呢。

    钟意下了车,找寻着乔桥的身影。

    “咦?怎么队伍里没有乔桥呢?”钟意有些慌神。

    她走上前,问老师,“您好!李老师,乔桥怎么没有出来?”

    “哦!乔桥妈妈,正要跟您说呢,今天下午出了点状况,乔桥把一个小朋友的脸给挠破了,这会儿张老师正在教室里跟她谈话呢。您要是方便的话,跟我一起到教室里接她吧。”

    “给小朋友挠破了脸?乔桥一向很温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钟意有些不解。

    进了教室,只见乔桥正端坐在小椅子上,听张老师的训话。

    “乔桥,你知道打人是不对的吗?”张老师问道。

    “知道。”

    “那么,你就需要向王林晨小朋友道歉!”

    “我不!”

    “既然知道不对,为什么不道歉呢?”

    “我就是不道歉!”乔桥的倔强劲儿不比钟意少。

    张老师已经没辙了,无奈地摇了摇头。

    钟意赶忙走上前,“真的很不好意思,张老师,您看,我回家再好好教育教育她。”

    见到了妈妈,乔桥的眼圈红了起来,好像有很多委屈似的。

    张老师见状,对钟意道:“乔桥妈,您来的正好,乔桥一直是个很乖的孩子,今天下午不知因为什么事,竟然动手把一个小朋友的脸给挠破了,我让她道歉,她也不肯,问她到底为什么要打人,她也不说……”

    “给您添麻烦了,张老师。我回家再问问她,真不好意思。”

    “好吧。”张老师一脸无奈。

    钟意一言不发地拉着乔桥的手快步地走出幼儿园。她打算回家再跟乔桥算账。

    “乔桥,怎么不高兴了?”陈驹殷也觉察出了不快乐的气氛。

    乔桥低着头,绞着手指头,不说话。

    一路无语。

    到了卓秀家园楼下,陈驹殷正要下车,钟意甩了句:“你回去吧。”

    “怎么回事?我看乔桥有些不高兴。”陈驹殷关切地问道。

    “没事。”

    “要不,我带你们出去吃吧,正好散散心。”陈驹殷提议道。

    “不用。你快走吧。”钟意下了车,拉着乔桥就走。

    陈驹殷皱起眉头,他下了车,站在车旁,看着钟意气冲冲地拉着乔桥向前走去。

    突然,乔桥扯住了钟意,站在原地不走了,她半蹲着身子,想用自己的体重绊住钟意前进的脚步。

    “妈妈,我要去找爸爸!”乔桥大哭起来。

    钟意被乔桥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懵了。

    “我要找爸爸,我要找爸爸!……王林晨说我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我有爸爸,我要去找他!你说爸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可是他为什么这么久还不回来?我要去找他!”乔桥嚎啕大哭起来。

    钟意本来打算回家好好教训批评她一顿,没想到,还没等她批评,乔桥就突然来了这样一出。

    她要找爸爸……

    是啊,乔桥还不知道她的爸爸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她一直以为她的爸爸会回来。

    她一直很乖,但是当小朋友说她没有爸爸时,她不知如何反驳,只好用武力。

    钟意想哭,但是她要强忍住。在孩子面前,她必须坚强,哭泣是最无能的表现。

    陈驹殷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大步奔过来,一把抱起乔桥,安慰道:“乔桥乖,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爸爸要是知道乔桥伤心,他也要伤心了,乔桥也不希望爸爸伤心对不对?爸爸走的时候告诉叔叔,一定要照顾好乔桥,所以呢,你看,叔叔来了!”

    “陈叔叔—”乔桥看着陈驹殷,忽然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伏在他身上大哭起来。

    “好了,乔桥乖,乔桥不哭……我们一起回家骑大马好不好?”陈驹殷拍着乔桥的后背,安抚道。

    “嗯。”彭晶晶一直是这样大大咧咧的性格,钟意倒也不在意。

    放下电话,钟意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头又看向陈驹殷,只见他正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他也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了?”他问。

    “晶晶一会儿过来。”她说,“你还是快点离开吧,免得再引起误会。”

    钟意更担心的是彭晶晶的误会,她那张大嘴,见到陈驹殷在自己家里,还不知要嚷嚷出些什么。

    “嗯?误会?有什么可误会的?我正大光明地坐在沙发上,又不是躺在你卧室里……哼!误会也得有个依据!”陈驹殷很不屑,又好像是在故意戏弄钟意。

    钟意哪有心情跟他贫嘴,见他一副要死赖在这里的样子,气得怒目圆睁。

    “好吧。”陈驹殷见钟意有些生气了,起身离开了沙发,很不情愿地说道:“我走。”

    刚披上大衣,正准备开门,门铃响了。

    陈驹殷转身,露出一个灿烂的笑,他在告诉钟意:看!我走不了了!

    钟意深呼出一口气,瞪了陈驹殷一眼,走上前开了门。

    “钟意!我活不下去了!”彭晶晶一进门就拉住了钟意的手,像一个小妹妹向姐姐撒娇般,捉住钟意的手不放。

    “怎么了?”还没等钟意开口,一旁的陈驹殷替她询问了。

    彭晶晶这才留意到还有一个男人站在旁边,定睛一看,竟然是陈驹殷。

    “啊!原来是陈总!你好……啊……你好!”彭晶晶见有旁人在场,突然变得有些拘谨,拉着钟意的手也松开了。

    “怎么了?晶晶。”钟意问道。

    “我……我不想跟杨有道干了!”

    “干得好好的,这是怎么了啊?”

    “我这个月迟到了两次,他竟然扣我工资……还有,他竟然打算把我出租给顶峰装饰!”彭晶晶很气愤。

    “出租给顶峰装饰?这是什么意思?”钟意很不解。

    “他让我去顶峰装饰的项目现场画墙画!就是在客户家里的墙上作画!还说这是‘秋水画社’开辟新业务的方式!钟意,我虽然是个不知名的小画师,可我也有自己的梦想,我想安心地去作画……”

    彭晶晶一脸的委屈。

    “晶晶,到我的画社里来好了!”

    钟意有些“同仇敌忾”的意思。她一定要帮彭晶晶,且不说她们是多年的闺蜜,她有能力就一定会帮她,就是从同为“不知名的小画师”角度考虑,她也非常理解彭晶晶的感受。

    “到你的画社?”彭晶晶以为自己听错了,“意先融”画社的事钟意并没有告诉她。

    “嗯。”

    “你什么时候创立了画社?怎么也不告诉我!太不够意思了!”彭晶晶甩着胳膊跺着脚。

    钟意不想多说,于是干脆笑着不语。

    彭晶晶好像猜出了什么,目光慢慢地转向正站在一旁微笑的陈驹殷。

    “哦……一定是你,对不对?”彭晶晶指着陈驹殷,“你够意思!为了赢得美人归,直接送一个画社!有钱!”

    彭晶晶说着,又伸手拍了钟意肩膀一下,“我说,钟意啊,快嫁给他吧,我也好跟你多沾点光。”

    钟意被彭晶晶的无厘头逗得红了脸,“闭嘴吧,你。”

    陈驹殷倒是乐开了花,彭晶晶虽然说话没分寸,但是句句说到自己心坎里了。他又何尝不想早点把美人娶回家呢?

    “晶晶,意先融画社正缺少像你这样优秀的青年画家。”陈驹殷也顺势给了晶晶一个赞美,他看出来了,钟意的这个闺蜜他得好好巴结一下。说不定哪天能起关键作用。

    “谢谢陈总的夸奖!我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彭晶晶一点也不谦虚。

    “哎,我说陈总,你不考虑一下帮我办个画展什么的吗?”

    彭晶晶脸皮的厚度真是不可估量,开起玩笑来从不考虑分寸。

    “没问题!”

    没想到陈驹殷竟然没有一点犹豫,直接痛快地答应了。

    彭晶晶惊得下巴要掉到地上了。

    “真的吗?”她扑上前去,一把抓住陈驹殷的衣襟,“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一旁的钟意看着彭晶晶如此的举动,替她不好意思起来,她看向陈驹殷,只见他正朝着自己挤眼睛。看来,他倒没有怪罪彭晶晶的意思。

    “我今天还要回秋水画社一趟,我要去告诉杨有道,本小姐明天不去了!”彭晶晶手指头打了一个响儿,一脸得意,“谢谢你啊,钟意,明天意先融画社见咯!”

    说完,拉开门要离开。

    “等等,晶晶。”钟意喊住了她,伸手从衣架上够下大衣,“我正好要去接乔桥,你捎我一程。”

    彭晶晶瞪了一下眼,又看了看陈驹殷,推了一把已经走到自己跟前的钟意,坏笑着说道:“我要先去趟商场,恐怕捎不着你了……你还是找别人帮忙吧。”说完,转身关门,走了。留下钟意拿着大衣站在原地发愣。

    “哪有这样的?”钟意恨恨地道。

    陈驹殷的机会来了!

    他板过钟意的肩膀,看着她,笑着说道:“我送你。”

    走到车旁,钟意习惯性地要去拉后车门。

    “坐副驾驶。”陈驹殷带着一丝命令的语气,“离我近点,我不会吃了你。”

    钟意才不理会他呢,伸手就去拉后座车门,竟然拉不开。

    后车门早被他摁了锁。

    陈驹殷笑着扬了扬头,“来吧。”

    钟意知道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好乖乖地在副驾驶就坐了。

    “别忘了让彭晶晶把那盒化妆品还回来,我要找人检验一下。”上了车,陈驹殷嘱咐道。

    “哦。”

    要不是陈驹殷提醒,钟意差点就忘了。

    “我今天跟你讲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一定要提防着江爰,她下次再去找你,你一定要想办法躲开她。”陈驹殷一脸认真。

    “有这么严重吗?”

    “有!我觉得这只是个开始。”

    “嗯。我会注意的。”

    “你还打算继续把我往外推吗?”陈驹殷问道。

    “我们可以做朋友。”钟意仍在委婉地拒绝。

    “你难道不知道解决当前问题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吗?”陈驹殷反问道。他想告诉钟意,只要她嫁给了自己,江爰就会死心了,就会作罢。

    “我不会嫁给你的。”钟意态度很坚决。

    “为什么?理由!”陈驹殷有些不悦。

    “原因很多。”

    “说给我听!”

    “我们身份的悬殊,我心里解不开的结,你和乔陟的兄弟关系……还有,你的大好前程。”

    “什么?这都是些什么理由?不嫁给我的理由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你不爱我!”陈驹殷有些生气了。

    钟意见陈驹殷竟然生气了,倔强得把头扭向窗外,不再理他了。

    时间赶得正好。他们的车子刚停下就看到幼儿园已经敞开了大门,老师正领着孩子们排着队往外走呢。

    钟意下了车,找寻着乔桥的身影。

    “咦?怎么队伍里没有乔桥呢?”钟意有些慌神。

    她走上前,问老师,“您好!李老师,乔桥怎么没有出来?”

    “哦!乔桥妈妈,正要跟您说呢,今天下午出了点状况,乔桥把一个小朋友的脸给挠破了,这会儿张老师正在教室里跟她谈话呢。您要是方便的话,跟我一起到教室里接她吧。”

    “给小朋友挠破了脸?乔桥一向很温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钟意有些不解。

    进了教室,只见乔桥正端坐在小椅子上,听张老师的训话。

    “乔桥,你知道打人是不对的吗?”张老师问道。

    “知道。”

    “那么,你就需要向王林晨小朋友道歉!”

    “我不!”

    “既然知道不对,为什么不道歉呢?”

    “我就是不道歉!”乔桥的倔强劲儿不比钟意少。

    张老师已经没辙了,无奈地摇了摇头。

    钟意赶忙走上前,“真的很不好意思,张老师,您看,我回家再好好教育教育她。”

    见到了妈妈,乔桥的眼圈红了起来,好像有很多委屈似的。

    张老师见状,对钟意道:“乔桥妈,您来的正好,乔桥一直是个很乖的孩子,今天下午不知因为什么事,竟然动手把一个小朋友的脸给挠破了,我让她道歉,她也不肯,问她到底为什么要打人,她也不说……”

    “给您添麻烦了,张老师。我回家再问问她,真不好意思。”

    “好吧。”张老师一脸无奈。

    钟意一言不发地拉着乔桥的手快步地走出幼儿园。她打算回家再跟乔桥算账。

    “乔桥,怎么不高兴了?”陈驹殷也觉察出了不快乐的气氛。

    乔桥低着头,绞着手指头,不说话。

    一路无语。

    到了卓秀家园楼下,陈驹殷正要下车,钟意甩了句:“你回去吧。”

    “怎么回事?我看乔桥有些不高兴。”陈驹殷关切地问道。

    “没事。”

    “要不,我带你们出去吃吧,正好散散心。”陈驹殷提议道。

    “不用。你快走吧。”钟意下了车,拉着乔桥就走。

    陈驹殷皱起眉头,他下了车,站在车旁,看着钟意气冲冲地拉着乔桥向前走去。

    突然,乔桥扯住了钟意,站在原地不走了,她半蹲着身子,想用自己的体重绊住钟意前进的脚步。

    “妈妈,我要去找爸爸!”乔桥大哭起来。

    钟意被乔桥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懵了。

    “我要找爸爸,我要找爸爸!……王林晨说我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我有爸爸,我要去找他!你说爸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可是他为什么这么久还不回来?我要去找他!”乔桥嚎啕大哭起来。

    钟意本来打算回家好好教训批评她一顿,没想到,还没等她批评,乔桥就突然来了这样一出。

    她要找爸爸……

    是啊,乔桥还不知道她的爸爸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她一直以为她的爸爸会回来。

    她一直很乖,但是当小朋友说她没有爸爸时,她不知如何反驳,只好用武力。

    钟意想哭,但是她要强忍住。在孩子面前,她必须坚强,哭泣是最无能的表现。

    陈驹殷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大步奔过来,一把抱起乔桥,安慰道:“乔桥乖,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爸爸要是知道乔桥伤心,他也要伤心了,乔桥也不希望爸爸伤心对不对?爸爸走的时候告诉叔叔,一定要照顾好乔桥,所以呢,你看,叔叔来了!”

    “陈叔叔—”乔桥看着陈驹殷,忽然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伏在他身上大哭起来。

    “好了,乔桥乖,乔桥不哭……我们一起回家骑大马好不好?”陈驹殷拍着乔桥的后背,安抚道。

    “嗯。”

    看来“骑大马”这招很管用,乔桥慢慢地停止了哭泣。

    “骑几圈?”乔桥问。

    “几圈?”陈驹殷迷惑了。这还真把他当马了,都要按圈计算了。

    “从客厅骑到妈妈的卧室,再骑到阳台,再骑回客厅就算一圈,我要骑十圈!”

    十圈!?

    看来这大马不好当!

    陈驹殷惊诧得瞪大眼睛,他终于明白什么叫“舍命陪君子”了。

    还好,小孩子很容易忘记不愉快,“骑大马”的游戏能让她从伤心中快速地走出来,值了!

    看来“骑大马”这招很管用,乔桥慢慢地停止了哭泣。

    “骑几圈?”乔桥问。

    “几圈?”陈驹殷迷惑了。这还真把他当马了,都要按圈计算了。

    “从客厅骑到妈妈的卧室,再骑到阳台,再骑回客厅就算一圈,我要骑十圈!”

    十圈!?

    看来这大马不好当!

    陈驹殷惊诧得瞪大眼睛,他终于明白什么叫“舍命陪君子”了。

    还好,小孩子很容易忘记不愉快,“骑大马”的游戏能让她从伤心中快速地走出来,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