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可是,我……还有……其他的愿望。

    更新时间:2016-11-07 20:40:02本章字数:2580字

    钟意家里。

    钟意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晚餐,乔桥骑在陈驹殷的身上在客厅、阳台和卧室之间“奔波”。

    哈哈哈……

    两人玩得很嗨,一个高兴得哈哈大笑,一个甘愿当牛做马。穿着白衬衣的大马看起了也是潇洒得不要不要的。

    “最多骑两圈!要不然一圈也不要骑了!”这是“骑马”之前钟意下达给乔桥的命令。

    “叔叔,已经两圈了……”骑完第二圈,乔桥趴在陈驹殷的背上,小声地说。

    “没事,妈妈不知道……我们再玩……”

    啪—

    乔桥上前在陈驹殷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我喜欢叔叔。”—小孩子的话总是发自肺腑。

    哇!被小孩子亲吻的感觉真的不一样!陈驹殷摸了摸脸,高兴得张大嘴,“叔叔也喜欢乔桥啊。”

    ……

    “乔桥,两圈了,快点下来!”钟意在厨房里喊道。

    “啊?妈妈是怎么知道的呢?”

    乔桥纳闷了,不情愿地从陈驹殷身上翻了下来。

    陈驹殷已经累得一头大汗,趁机倒在了沙发上,敞着两臂,大口地呼着气。

    陪小孩子玩真不是件轻快的事呢。

    钟意端着一盘切好的橙子从厨房走出来,“洗洗手,先吃点水果,饭菜一会儿就好。”

    “我要六个菜!”陈驹殷挥动着手臂喊道,“不行,真的太饿了。”

    “六个?是不是少了点?”钟意叉着腰站在他对面,“不如来八个吧!”

    “八个?八个是什么意思?”陈驹殷在琢磨着八个菜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发? 发财的意思。好像不是。

    -拉? 拉倒的意思!不行,不能拉倒!

    “不!不!我不要八个菜!六个就够了。”陈驹殷赶紧摆手。

    “你还真以为我要给你做八个菜呀!想得美吧你!”钟意嘟了一下嘴,又转身回了厨房。

    陈驹殷起身跟了上去。

    “我帮你。”

    “不用。”

    “我怕不帮你,你不给我做六个菜。”

    “满足你的愿望。”

    “什么愿望?”

    “六个菜的愿望。”

    “可是,我……还有……其他的愿望。”

    ……

    钟意边搅着锅里的汤,边撇着嘴笑:不能上了他的圈套。

    此时最好不要说话,不然肯定要中了他的计。

    饭菜很快都齐了。

    陈驹殷数了数:六个!

    高兴!开吃!

    三个人你帮我夹菜,我帮你挑肉,吃得不亦乐乎。

    “我还要红酒。”陈驹殷说道。

    钟意正要起身,乔桥已抢先一步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去拿酒了。

    酒足饭饱了。

    乔桥有点困了,吵着要睡觉。

    “看你刚才玩得,出了一身汗,先洗洗澡,妈妈再陪你睡觉好不好?”钟意摸着乔桥的头说道。

    “好!不过,我想跟叔叔一起洗。”

    啊?

    陈驹殷和钟意都张大了嘴。

    “我这陪玩,还要陪洗澡吗?”陈驹殷心想,“小孩子,还真不好对付。”

    “听话,乔桥,自己去洗,好吗?”钟意想极力说服。

    “不行!叔叔也出了一身汗!”

    原来,是大人想歪了,乔桥关心的是陈驹殷出了一身汗!

    哈哈哈!

    陈驹殷忍不住笑了起来,“乔桥,叔叔是出了一身汗,不过不要担心,叔叔一会儿也会去洗澡的,好吗?”

    “好吧。”乔桥很听陈驹殷的话,抱着毛巾小跑着去了洗手间。走到门口还不放心,又补充道:“等着我哦,洗完澡我还要跟你玩。”

    “好!好!”陈驹殷笑着答应着,又转头看了看钟意,只见她也正笑意吟吟看着自己。

    “看!不是我要留下,我不能对小孩子食言。”陈驹殷摊了摊手,一副看起来很无奈的样子。

    “你说的对……这么晚了……不要回去了。”钟意还有些不好意思。

    “你也在留我吗?”陈驹殷拉住钟意的手,深情地看着她,“不是因为乔桥的缘故,对不对?”

    钟意不说话了,她通常选择默认。

    乔桥很快洗完了澡,钟意用大毛巾把她包裹起来,抱到床上。她又嚷着要听故事,钟意选了一本故事书,侧身在一旁,母女两人共执一本书,一个读,一个听。

    陈驹殷下楼,到车上取了一套换洗的衣衫—之前买的,一直忘在了车里,这次派上用场了。

    简单地冲洗了一下,换上了干净的衬衣,头发还未干透--陈驹殷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画册,打发无聊的时间。

    钟意蹑手蹑脚地从卧室走了出来—乔桥睡着了。

    “你还没睡?”她问道。

    “嗯。头发还没干。”

    “有吹风机。”

    “在哪儿?”

    “在那边抽屉里。”

    “哪边?”

    “哎呀,就是沙发后面的那个柜子,右边抽屉。”

    陈驹殷起身走到柜子跟前,按照钟意的指示在抽屉里乱翻一气。

    “没有啊……”

    “怎么可能没有?我今天早晨还用过呢……”

    钟意纳闷了: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

    “我找不到……”

    “哎呀!我来。”钟意亲自上阵了。

    走到陈驹殷跟前,她才突然意识到:又上了他的当!

    已经来不及了,他有力的臂弯已经将她牢牢地揽住。

    “钟意。”他在她耳边呢喃,“我不是在做梦吧?”

    钟意的心扑扑乱跳,是激动还是紧张,或是二者兼具?她自己也分辨不清。

    他的气息游移在耳畔,像是醉人的醇香,他将她揽得越来越紧,她能感受到他的心跳,有力而令人振奋。

    他伸手触灭了客厅的灯,四周忽地黑下来,拉着帘子的客厅变得漆黑一片。她使劲睁大眼睛,看到黑暗中他的眸子闪亮着,深情而专注。

    “不要再离开我,钟意。”他恳求。

    “我……”

    他不允许她把话说出口,一个热烈而急切地吻袭了过来,缠 绵地,温柔地,将她的担忧融化殆尽。

    他将她拥进另一间卧室,压抑许久的索求也随之而来,她根本无法拒绝,任由他把爱火在自己的全身一片片点燃。

    她紧张,她欢喜,在此刻,她有一种强烈而无比清晰的感觉:原来她其实是那么地喜欢他!

    清晨,陈驹殷睁开眼,心情大好。

    转头,钟意却不在身边。

    他隐隐约约地听到她在厨房忙碌的脚步声。

    他起身,轻步走出卧室,倚在厨房的门边,静静地,看着钟意在那里准备早餐。

    她还未好好梳洗打扮,头发随意地在脑后绾起一个髻。她的侧脸比正脸更加清秀精致,完美的轮廓,还有他最喜欢的偏瘦型身材……他看得醉了。

    这样的场景,他感觉像是一幅画,画中人,正是自己钟意之人。

    “钟意。”他轻唤了一声。

    她一直专注于早餐的制作,没有留意到他已站在门口许久,被他唤着,她蓦然转眸,看到他穿着白衬衣,深情地立在那里,仿佛仍是17年前的那个少年。

    一切,恍然如梦。

    兜兜转转,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

    冥冥之中,谁在主宰着这一切的演绎?是老天开恩吗?

    四目相对,温柔隔着空气传递。

    “我今天要出差去美国,吃完早餐我先送乔桥去幼儿园,再送你去景台大厦。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陈驹殷做好了出行的规划,同时也不忘嘱咐她照顾自己。

    “嗯。几点的飞机?时间如果太赶,我自己送乔桥就可以了。”

    “来得及。”

    “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找陈敬达帮忙,我会跟他交代一下。”

    “嗯。”

    “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所以,不要关机。”

    “好。”

    “哦!还有,江爰送给你的化妆品尽快跟彭晶晶要回来,然后交给陈敬达。”

    “好。”

    “替我照顾好你自己。”他最后又嘱咐道。

    她点点头。

    陈驹殷叹了一口气,“怎么突然不愿意有任何的出行了呢?!牵挂竟可以使人变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