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相信我,在一起,没有那么难。

    更新时间:2017-01-26 19:59:36本章字数:4925字

    周五,天气晴朗,但有些微风。

    北方的春天就是如此,太阳虽和煦,但是因为风的存在却也有一丝微寒。

    钟意已经康复,此刻她已收拾好东西正等待陈驹殷来接她。

    她不是不可以自己回家,只是他嘱咐过,让她一定等他来接。

    钟意也自知两人的缘分快到尽头了,相处一秒算一秒吧。以后,各自天涯,就真的再也不会见面了。

    VIP病房的沙发旁放着很多杂志,钟意窝在沙发里随手翻看着,打发无聊的时间。

    “听说钟小姐今天出院,我特意来看一下。”一个男子的声音在钟意的头顶响起。

    钟意猛然抬起头,竟然是沈琦。

    上次江爰流产事件,沈琦也在场,钟意永远忘不了当时沈琦愤怒的表情和对自己的羞辱。钟意为自己辩解时,沈琦走上前推了自己一把,幸亏后面有柱子挡着,不然要被他推倒在地了。

    “他来干什么?”钟意有些纳闷儿。

    “看钟小姐的气色不错啊,看来是好事将近了。”

    “我与沈先生并不很熟悉。”钟意不想搭理沈琦。

    “嗯,是。不过,我想很快我们就会熟络起来,因为我今天才知道,我女朋友竟然在钟小姐的画社里上班。”

    啊?

    沈琦的女朋友在钟意画社上班?

    王昕斓?!

    彭晶晶不可能,那只能是王昕斓了!

    不可能吧?这王昕斓到底是什么来头?她不是说自己的男朋友很忙,一个月才能见一两次吗?她不是说她男朋友刚从美国回来吗?这些特征明明与陈驹殷的特征很吻合,并且她也亲眼所见二人举止亲密的,现在怎么突然变成沈琦是她的男朋友了?

    难道……难道是王昕斓脚踏两只船?

    更不可能啊!这两个男人都是精英级别的,怎么可能让她那样一个小女子随意玩弄于股掌之间呢?

    沈琦仿佛猜出了钟意的疑虑,说道:“昕斓是个刚出道的小画师,还得劳烦钟小姐多多照顾。”

    竟然真的是王昕斓!钟意更加糊涂了。

    “昕斓的画艺很不错,画社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而已。”

    “我虽然不太懂得欣赏画作,但却对国画情有独钟,也许是当年我父亲喜欢国画,经常无事时在家里挥毫点墨,所以,对我有那么一点耳濡目染的影响。我听说钟小姐最擅长山水,所以还想向你求画呢,不知钟小姐可否赏脸?”

    “求画就不至于了,我也不是什么大家。”钟意故意找借口拒绝。

    “看来钟小姐还是不肯赏脸啊!”沈琦一副失望又无奈的样子,“好了,我也不打扰钟小姐了。”沈琦说完,讪笑着转身离去。

    钟意看着他的背影,竟有些捉摸不透,本以为他就这样走了,没想到走到门口,沈琦又回过头来,恰好与钟意的目光对视,短短的一瞬,一个奇怪的狞笑浮上沈琦的嘴角。

    钟意看在眼里,不禁冷凛了一下。

    坐在陈驹殷的车里,钟意仍在反复想着沈琦说过的话:王昕斓是他女朋友。

    是否应该向陈驹殷求证一下呢?

    钟意有些纠结:

    是自己看错了?误会了?

    钟意捏着手指,想了又想,不知如何开口。

    她看着陈驹殷的侧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正专心地开着车。

    鼓了鼓勇气,钟意才开口,委婉地试探着说道:“我们画社有个女孩叫王昕斓……人长得特别漂亮。”

    “哦。没你漂亮。”陈驹殷随口不假思索就答道。

    钟意没想到陈驹殷竟然这样回答,很显然他认识她,不然怎么会有比较呢。

    她的心凉透了,不打算再问下去了。

    “这世上就没有人比得上你。”陈驹殷又补充了一句。

    听到这一句,钟意浮起的心又落下了:噢,原来他是这样认为的。真是个十足的大坏蛋!

    可是,自己明明是亲眼见到他和王昕斓并肩而行,且举止亲密的啊!

    勇气再鼓一点点……

    “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嗯。问吧。知无不答。”

    “你从美国回来的那天,与一个女孩一起上了景台大厦的15层……”

    吱————

    陈驹殷一个急刹车!

    侧身,一把将钟意的身体掰向自己,陈驹殷略带愠怒的目光注视着钟意:“你是不是误会我好久了?为什么不早问我?”

    “我不以为那是误会……”

    “什么叫不以为是误会?难道你相信那是真的?”

    钟意被逼问的无言以对。确实,她就是相信那是真的。

    “钟意,我现在向你解释,你好好听。那天,我从机场回来,在航站楼外遇到了一个去机场接他朋友的女孩,她说本来想给他朋友一个惊喜,所以来接机也没有事先通知他。结果他朋友改签了机票,早已经坐车回市里了,他想搭我的顺丰车早点赶回去,并且他们约好的地点恰好也在景台大厦。我连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都忘记了,只是帮了她一个忙,事后也并无联系。钟意,我解释完了。你相信我吗?”

    泪水噙满了钟意的双眼,她怎能不信呢?

    她宁愿相信她看见的不是事实啊!

    如今再回忆,仿佛当时只是王昕斓一个人表现得很亲密的样子,而陈驹殷一直与她保持着距离的……两人只是并肩而行而已啊!确实如此!

    天哪!自己竟然是如此小气且多疑的人!差点因此而把幸福拒之门外。

    真是错怪他了。

    但是,事情又不对了:王昕斓说去机场接她男朋友,可是她男朋友沈琦就没有离开过Q市,更不可能去美国……难道,是她在撒谎,故意引自己去误会?她只能猜测着,寻不到答案。

    陈驹殷见钟意哭了,他又怕她伤心,伸手去拭她的泪,“别哭,过去了。”

    钟意伏在陈驹殷肩上嚎啕大哭。

    陈驹殷温柔以待。

    从医院出来,陈驹殷载着钟意来到了乔桥的幼儿园。

    到了幼儿园,看到满操场的孩子,钟意才想起今天是周五,乔桥幼儿园举行亲子体育大赛的时间。

    “你怎么知道的?”她问。

    “乔桥打电话告诉我的。”

    “嗯?她怎么会有你电话?”

    “当然是我告诉她的啦!”陈驹殷很得意。

    看来他与乔桥的关系还真是非同一般,这两人竟然瞒着自己在互通电话!

    钟意撅起嘴,“以后这样的事情要先通知我!”

    “我和乔桥的关系比你亲。我觉得没必要。”陈驹殷故意气她。

    “你们两个关系比我亲??”钟意当然质疑。

    “对啊!乔桥会让我陪她洗澡,你会吗?”

    My God !

    又中了他的圈套!

    好吧,除了愤怒的表情,也只能无语了。

    言归正传:

    “你身体刚康复,实在不适合参加比赛,我来吧。”陈驹殷征求钟意的意见,其实也是直接决定了的,算是一个通知。

    “嗯。”

    “我的身份是乔桥的什么?”他又开始刁难了,坏笑着。

    ……

    “陈爸爸,可以吗?”陈驹殷戏谑似的问道。

    钟意怒嗔了陈驹殷一眼。

    “那就让乔桥决定吧,随她叫。”

    他笑着下了车。又走到副驾驶帮钟意开了门,见她没扣帽子,又把她大衣的帽子拉上来帮她扣严,这才双双进了幼儿园。

    陈驹殷是有备而来,一身运动装扮很利索。

    比赛开始了!

    第一项比赛是“大手拉小手”。

    陈驹殷牵着乔桥的小手跳过一个又一个呼啦圈,由于乔桥跳得很慢,陈驹殷也只能将就,钟意不停地喊着“加油”,也挽回不了他们得了倒数第一的悲惨结局。

    哎!一开始就是个输!场上那两位毫无羞耻感,还嘻嘻哈哈地朝着钟意做鬼脸。

    第二轮比赛是“一起到终点”。

    这轮比赛要求家长背着孩子跑50米,大人孩子一起到终点。

    该到陈驹殷发挥特长的时候了!

    看着有些家长已经大腹便便的样子,再看看陈驹殷完美健硕的身材,钟意心里偷偷地乐。

    果然不出所料,陈驹殷背着钟意健步疾飞,冲在了最前面,把第二名都抛得远远的。

    乔桥在陈驹殷的背上高兴坏了,扬起小手臂“指挥”着。经过钟意身边时,还得意地做了个鬼脸。

    没有悬念---这回,他们得了第一。

    第三轮比赛是“爸爸宝贝在哪里”。

    比赛规则是要求把爸爸和宝贝的眼睛都蒙上,然后在不能发声的情况下,通过触摸找到对方。

    这个比赛太有意思了,因为很多人因为走错了方向,与对方背道而驰了,甚至有些都要过界限了,幸亏有老师在周围负责提醒才又重新返回路线。

    乔桥和陈驹殷这一组很奇怪,比赛一开始,他们就有节奏地一个拍着手,一个跺着脚。然后侧耳寻找拍手和跺脚的声音。

    在茫茫人海中,一切的喧闹和嘈杂都仿佛不能干扰他们,他们用这种呼应的方式慢慢地接近对方,慢慢地,越来越近。期间,也有人冲进来,撞击到了他们,但是仍然无法阻挡他们越来越近的脚步。

    终于两人站到了一起,陈驹殷拍了三下手,乔桥跺了三下脚,确定是对方后,两人拥抱在了一起。

    陈驹殷将乔桥高高地举起,宣布他们的胜利。

    钟意在旁边观看着,竟然激动得热泪盈眶。

    想起上场前,陈驹殷贴着乔桥的耳朵嘀嘀咕咕,乔桥若有所悟地点头,当时,钟意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把戏,现在明白了,原来他们在沟通暗号。---好一个有心的陈驹殷!

    体育大赛圆满结束,陈驹殷和乔桥这组获得了两个大奖!

    坐在车上,乔桥忍不住拆开奖品来看:

    两个可爱的布娃娃,一个男生,一个女生。

    “陈叔叔,这个女生娃娃送给你!”乔桥把娃娃举到陈驹殷面前。

    “嗯。好啊!这个女生长得很像乔桥,眼睛大大的,很可爱。”

    “可是,这个男生长得并不像陈叔叔,他看起来是个小朋友啊。”

    “那就对了。”

    “为什么?”

    “那个男生会像你将来的弟弟。”

    “啊?我会有弟弟吗?”乔桥显然很好奇。

    钟意见这两人又把话题扯远了,便故意转移话题,“一会儿我们回家吃饭吧。”

    “妈妈,你先别总是想着吃,我在跟叔叔讨论重要的事情呢!”乔桥首先不满了。

    钟意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快就嫌弃自己了,心里有些不乐,瞪了一眼乔桥。

    乔桥根本不理会,继续追问道:“叔叔,快说说弟弟的事情吧。”

    陈驹殷呵呵笑起来,转头看了看钟意,只见她虽然拉着脸,却有一丝憋不住笑,并没有真生气。

    “乔桥……我想,这还得先征求妈妈的同意的。”

    陈驹殷把球踢给了钟意。

    乔桥果然又转向钟意问道:“妈妈,我什么时候会有个像这个娃娃一样可爱的弟弟?”

    没想到啊!这家伙直接问确切的时间!

    “嗯,这个嘛,我想快了吧。”

    还没等乔桥反应过来,陈驹殷抢着说道:“钟意!小孩子不能欺骗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你说快了,那我也当真了啊!”

    钟意简直被逼上了绝路。与陈驹殷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掉入他设计的圈套,哎,怎么办呢?谁叫自己智商太低!

    司机掌握着路线,车子在驶向陈驹殷家的道路上。

    钟意明知道,却也心照不宣。

    下了车,陈驹殷抱起乔桥,又空出一只手牵住钟意。

    进了门,保姆田妈一看这阵势,先是怔了一下,但又立即换了殷勤的笑脸,转身去准备饮料去了。

    “田妈,准备一杯热奶。”陈驹殷喊道。

    饮料端上来了,三杯橙汁,一杯热奶。

    陈驹殷把热奶推到钟意跟前,“你身体还虚着呢,先别喝饮料了。我正渴了,所以容我喝两杯橙汁。”

    “你平日也喜欢喝果汁?”钟意抿了一口奶,问道。

    “不是,我很少喝果汁。通常不是白开水就是红酒。”他答道,“但是,我知道小孩子通常喜欢喝果汁,所以老早就让田妈都备着水果,可以随时榨汁。”

    陈驹殷的细心,简直了……

    “但是,空腹好像不适合喝牛奶,但是你却让我喝。”钟意眼看陈驹殷处处有心,有意打击他。她的表情并没有责怪,却有一点幸灾乐祸,好像在说:“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

    “啊?是吗?我真不知道呢!”陈驹殷惊诧着,又喊向田妈,“田妈,午饭什么时候好啊?”

    “快吃点饭,就不算空腹了。”他笑道,给自己的小失误找退路。

    钟意笑了笑,端起热奶,一饮而尽:“可是,这奶太好喝,我抵不住诱惑。”

    ……

    “你明天休息一下,周日我带你去见我妈。”吃饭的时候,陈驹殷说道,“其实她老人家催了我好几次了。”

    又来了!--钟意还是有些打怵去见陈妈妈的。

    但是,还有办法逃避吗?

    整个下午,钟意和乔桥都窝在陈驹殷家里,没有出门。

    陈驹殷和钟意回忆起以前学校的时光,时而开心大笑,时而又叹息惆怅。

    乔桥则开心地玩着她的洋娃娃或者由田妈陪着钻到陈驹殷的大豪宅里玩寻宝游戏。

    “晚上……可以……不走吗?”眼看天黑了,陈驹殷拉住钟意的手,央求道,“我今天参加体育大赛真是出了不少力,有点累了,不想开车出门了。”

    钟意知道他的意思,哪里是累了,明明又是借口,再说,要真是累得不想开车了,她们也可以自己打车回家。

    看着陈驹殷目光诚恳如火,又温柔期盼如水,这样被他盯着,钟意的脸一下子红了。

    陈驹殷笑了,拉着她从楼下奔向了卧室,从抽屉里拿出戒指,打开,单膝跪地,双手捧上,“钟意,嫁给我。”

    钟意被陈驹殷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即感动又紧张,不知如何是好。

    “我等了你这么多年,唯你不娶,我想你不会拒绝我,对不对?”

    “我……”

    “我什么我,告诉我你愿意,钟意,我想听到你说愿意。”他凑了上来,在她耳边呢喃。

    “我……可以吗?”她问道。

    “可以!只要你也是喜欢我的,就可以……”他凑得更近了,额头已经贴在了钟意的额上。双手慢慢地从她的发后移到脸颊,他捧起她的脸,索求的吻温柔地压了下来。

    她轻柔地回应,却由于紧张,双手紧紧地抓住他腰际的衣衫。他伸手去轻抚她的后背,安慰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相信我。在一起,没有那么难。”

    许是他的安抚起了作用,她心绪慢慢平静下来,双手环住他,闭上眼睛,任凭他把温柔一点点推向热烈。

    当身体再次密切接触时,她看到窗纱掩映的窗外彩霞满天,犹如此刻他给她带来的欢乐-绚丽如花,如云,如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