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玄文密录

    更新时间:2016-10-08 11:11:21本章字数:3026字

    在室友们的帮助下,我很快从悲伤中解脱出来,也许是因为年少贪玩的缘故吧,他们把我这个从不玩电脑游戏的好孩子带成了整天在网吧混的宅男。

    “老四你和海洋去后门,我和三胖在前门吸引他们注意力,龙哥你和大哥成走管道。”老六廖楠一边给我们下达指令一边熟练地操作着。

    “哎楠哥,那我去哪?”老二王家良问了一句。

    廖楠眼睛不离屏幕,说道:“你随意。”

    这一局,我们终于赢得了比赛,最终以52:49的战绩险胜对方。

    我重重地出了口气,伸个懒腰舒展下筋骨。

    “要不再来一局?”廖楠问了一句。

    这时候我们已经奋战了两个小时,说实话有些累了,于是我就说先歇会吧,过会再说。

    众人喝水的喝水,抽烟的抽烟。我点上一根烟打开浏览器随意看着些新闻来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

    忽然,一则几年前的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则消息说的是我们学校的那起凶杀案,也就是那位哥们讲的事情。我很自然地从头看到了尾,越看越是心惊。

    这条消息是出现在贴吧里的,不仅有文字叙述,还有相关的图片,其中包括了凶手在警局受审时候的照片。

    难道爆料的人是内部人员?

    带着疑问,我往下翻看网友的回复,里面千奇百怪,有的说是精神失常,有的说是借口灵异来逃避责任。不过有一个人则说出了不同的看法。

    这个人说凶手其实是目睹了自己杀人过程,理论依据就是墙上写满“不是我”三个字,而且他还爆料说以前接触过类似的事情,最后虽然没在官方公布调查细节,但暗中也是找了一些大师处理的。而这些所谓的凶手最后都是在几年后无罪释放,他还贴上了我们学校那个凶手的近照,显示的拍摄时间是今年春天。

    我觉得很好奇,这人和楼主说的有模有样的,和真事似的,莫非这世上真的存在什么鬼神的东西?

    想到这,我不免想起了关于爷爷的事情和那本《玄文密录》,假如真的存在神乎其神的人和事的话,这个世界岂不是我们从未真正的了解过?想想也是,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未解之谜,从古代到现代,而我本人也是赞同存在外星人的说法。

    我们所知道的世界其实太小,虽然科技很发达,但远不足以来揭示所有的谜团。此时,我竟然对那本《玄文密录》产生了无比的好奇心。

    实在压抑不住那种看一眼的冲动,我站起身和兄弟们告了别先回到寝室,他们也挺纳闷,不过并没有阻挠我回去看书的信念。

    来到食堂我先买了一份西红柿炒鸡蛋,然后打包回到寝室,准备边吃边看。进到了寝室,屋里黑暗一片,没人回来。我打开灯,找出了《玄文密录》,从第一页仔细地读起来。

    文章写的很通俗,我分析应该是老一辈的人翻译成了现代话。书的开篇讲的是世界观,而后讲的是人生观和价值观。这三观和我平时在家里接受的教育如出一辙,我都怀疑家里是不是故意按照书上的记载来教导我的。

    叙述完三观,接下来就是人体各个经络的讲述,由于我之前没有相关基础,所以看着有些费劲,要想看懂只能死记硬背给记下来。这里面通篇讲的是如何吐纳和气息的调节,紧接着就是讲的配套的武术套路,二者关联很深。

    等我看完手中的书时已经快晚上八点了,我面前的饭菜已经凉了,没想到我还真的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胡乱吃完饭我就将书放了起来。

    书中虽然说的不是那么的神叨,但我也算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饭后我打开笔记本查找各种古文化的东西。

    这一晚上,我好像已经对中国文化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一直在网上查到凌晨三点,下载了不少的资料书。第二天我迷迷糊糊地去上了课,又迷迷糊糊地下了课,等回到寝室又变得沉浸在中国文化的状态。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傻了,怎么又看这些玩意。”三胖杨春桐点了根烟坐到我床边说道。

    “没想到老祖宗的东西还真挺神奇的,越看越爱看。”我也随手点了眼抽起来。

    “这样吧,为了你理论结合实际,给三哥我看看手相吧。”说完,他就伸出了肥而厚的手掌。

    我一抬手将他的手推了回去,说:“不会算命,我研究的是灵异,什么驱鬼辟邪啊,什么各种禁忌啊。”

    “行,你自己慢慢研究吧。”杨春桐回到床上一边抠脚一边抽烟,别有一番滋味。

    他说的也对,这东西看再多的书也不如经历一下见见世面,但想要见鬼吧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最起码也得弄到传说中的牛眼泪不是。想到这,我忽然想起十八岁那年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那绝对是真实发生的,并不是我的梦境。

    而且那个女鬼之所以找到我就是想杀了我消除怨气好投胎,至于后来出现的那个鬼物,我暂时还想不到他的目的。

    于是,我便在网上搜索能够见鬼的方法。网上的方法很多,大部分是一些灵异游戏,比如笔仙、碟仙等等,我觉得都不太现实。直觉告诉我,这些游戏基本都会招来一些附近的游魂,少部分会引来对生命造成威胁的鬼物。

    我的目的是见,而不是惹麻烦。

    最终我也没能找到什么好的方法,前思后想后,感觉我们学校的那起凶杀案比较靠谱,假设凶手真的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那么她一定是招惹了什么东西才会这样,不然也不会莫名其妙地找到她。加上前两天室友们看到宿舍楼里那个影子,我敢断定,那东西还在。

    有了想法我就开始准备制定计划,首先就是确定那里现在是否能够进去。这会,我拿出了手机,给一个女同学发去短信。她是当地人,对这一片很熟,而且还和我的关系很不错,甚至都有八卦传出来我们两个在处朋友。

    我就呵呵了。

    “晶晶,有时间吗?约你吃个饭。”我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很快那边就回话了:“怎么想起请我吃饭了?”

    我回道:“怎么?没事就不能请你吃饭了?其实我是有个事想请教你一下,电话不方便说。”

    那边似乎犹豫了几分钟,回道:“好,我一会下楼。”

    得到了肯定的恢复,我立马就穿好了衣服,也顾不得杨三哥的询问便快步走出。

    她的宿舍楼和我们的宿舍楼是斜对着的,而发生凶杀案的宿舍就在她们宿舍的顶层。

    下了楼,我看到女生宿舍楼下站着一个穿着白裙的姑娘,长发飘逸正在等人。

    我一眼就认出是她,小跑两步过去说道:“你速度还挺快啊。”

    杨晶晶斜了我一眼,笑道:“有事快说,本公主过会还得去市里逛街呢。”

    “好吧,算你忙。”

    我们并肩走着,我问道:“你知道几年前女生宿舍发生的那起凶杀案吗?”

    杨晶晶听后微微一愣,问道:“你怎么问起这事了?”我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支吾几秒钟说道:“听别人说的,据说还挺邪乎?”

    “是挺邪乎的。”杨晶晶对我丝毫没有隐瞒,把知道的全都告诉了我,而且提到了一个关键线索,当年的那个凶手现在在学校做行政助理。

    听完之后我有些不明白,好端端的一个女生在经历了一场可怖的事情之后竟然还有心情留在这里工作,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看我出了神,杨晶晶捅了捅我,问道:“你不会是想见见她吧?”

    “不不不,我只是好奇。对了,你们楼顶上面两层寝室是不是都封闭了?”我问道。

    “恩,出来那件事后学校也觉得解释不清,所以为了避免有不好的传闻发生就从五楼开始上了锁,现在根本进不去。”

    她的话虽然没给我什么见鬼的希望,但让我确定了之前室友见到的必定就是鬼影。

    我们闲聊了几句后便分开。回到寝室我再次陷入了思考,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去一探究竟。虽说不能混到女生宿舍,但凶杀案的当事人就在学校,而且名字也弄清楚了。

    前后思量之后,我还是决定暂时别想着见鬼了,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就算见了又能怎样?我还没幼稚到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地步。与其浪费时间想着见鬼大搞理论结合实践,还不如好好把《玄文密录》弄明白呢。也不怪我想这么多,我这人就是喜欢考虑周全。

    就这样,虽然我没有行动,但这件事却在我的心里扎了根,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件事竟影响了我的一生。

    我的大学生活也许被认为是荒废了,但我觉得这样挺不错,因为我的课余时间除了体育运动之外,就是苦学《玄文密录》中的理论。四年的大学生活即将结束,而我也终于迎来了一次意外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