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虚无

    更新时间:2016-10-15 16:19:05本章字数:3045字

    我就直直地站在那,此刻我真希望能有一只可爱的猫咪从里面走出来,或者是老鼠也行啊。

    可是过了十来秒,什么东西都没有,我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由于过度紧张所产生的幻觉。

    就在我要收回心神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到那间宿舍有一个影子晃了一下,我本能地看了一眼,正瞧见一只手从门内伸出来,上下挥着,像是在让我进去。

    看见这种情景,我立刻就想到小时候看的一个港台的恐怖电影,记得当时是和同学一起看的,而且还是白天看的,结果一个星期晚上我连厕所都不敢去,睡觉的时候更是总感觉屋子里有人。

    这种心里阴影瞬间就笼罩了我的脑海,要是问阴影部分面积的话,我觉得应该是一平方米左右。

    这时候,我听见了一个让我更加恐怖的声音:“郑少鸿,快过来,姐姐想你了。”

    我的思绪转瞬就想起了十八岁生日那天所经历的,事到如今我回想以前都有些认为那只是我的一个恐怖的梦,随着后来我对《玄文密录》的学习和对中国玄学的研究,发现那也许并不是噩梦。

    这声音不出现还好,一出现顿时就让我的恐惧感消失了大半。原因无他,我现在已经觉得有能力再一次克服那晚的恐惧。

    如今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是否就意味着我反击时刻的到来?

    我长出一口气,攥了攥拳头,一步步迈向了那间宿舍。

    来到宿舍门口,我向里望了一眼,之间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窗下。我心里冷笑了一声,说:“一别多年,没想到能再次看到。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

    “哦?是吗?”影子说了一句,声音逐渐变得深沉,感觉就像一个女的变成一个男的一样。

    我知道,鬼物迷惑人的方法有很多种,比如鬼打墙、噩梦、鬼压床等等,只要你能克服心里的恐惧保持冷静的头脑就能从虚幻中走出来。

    “你那个朋友已经死了,下一个就是你,我要让你见识到这个世界上最血腥的事,就像当年姜琼月一样。”

    听这个鬼东西这么说,我气就不打一出来,几乎它话音刚落我就冲了过去。要知道对付鬼物讲究的是套路。

    所谓的套路其实是一种程序,第一步是劝,和气生财嘛;第二则是吓,软的不行来硬的;三是打,文的不行来武的;四是收,冤家宜解不宜结,消除了它的怨气就好了。

    不过此时此刻我报仇的想法更盛一些,已经把程序忘得一干二净,一心只想两拳头把它给揍扒下然后和卢杰出去。

    当时确实是年轻气盛,根本就忽略了人鬼殊途的问题,假如一个人不仅能看见鬼怪,更能触碰到他们,那么这个人也离死不远了。

    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我冲过去挥起拳头直奔它的面门,只见影子没有逃散反而发出了不屑的冷笑。

    嘭地一下,影子竟然被我打中了,重重地撞到墙上。

    这时我也楞了,这才想起来我是活人不是阴气重的将死之人。可我为什么能碰到它呢?难道我真的想卢杰说的那样是鬼?

    这一拳下去,我和它都楞了,还没等我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忽然眼前旋转,像是晕厥的感觉,但很快就平复了下来。我看到我现在所处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开了门的宿舍,而是走廊,卢杰正坐在地上呼呼大睡。

    我靠!此时我才明白,原来就在我们来到五楼到六楼的楼梯时,同时中了那个鬼仙的迷幻术。

    但......现在既然破了它的术,也就是说刚才的那一拳确实打中了它,而且在虚幻之中卢杰对我说的话岂不是都是真实的?

    “卢哥别睡了!”我低下身子又是掐他人中又是拍他脸的,总算是把他给叫醒过来。

    “嗯?什么事?”卢杰眯着眼吸着哈喇子被我拉了起来。

    “我们中了鬼仙的迷幻术。”

    卢杰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我们是来干嘛的,等他精神了一会之后我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虽说已经过了布置阵法的最佳时机,但是也为时不晚。

    我们两个小跑了几步来到612宿舍门口,他伸手就从兜里拿出一叠的符纸在地上摆了起来。我一看,这阵法太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移魂转阳阵。

    “移魂转阳阵法?”我说完之后卢杰很赞赏地看了我一眼,我接着道:“你准备用阵法削弱自身阳气来达到道门慧眼的目的,而且还能抵消一部分鬼仙的怨气降低它的实力?”

    “哟呵!”卢杰点点头,说:“不错啊小弟,看来你果然是学识渊博,不错,你说的都对!”

    我长出一口气说:“这阵法我不知道能起多大作用,不过我知道你进去之后会遇到一些事情。”我嘴上这么担心他,但心里是一阵后怕。因为此时我说的完全是在幻觉中知道的,要是他真的降低阳气看见我不人不鬼的,我该怎么办?

    “没事没事,整的你好像未卜先知似的,就算刘半仙也算不出这么准的。”

    他不顾我说的话,毅然决然地布置起了法阵,很快阵法就完成,他从身上摸索出一张符纸,嘴里叨叨些咒语之后扔进了阵法内的火上,和那张写有他生辰八字的符纸一起燃烧殆尽。

    我看的是心惊肉跳,心里一直在合计一会要是真的出现幻觉中的情节我该怎么和他解释。

    待他完成之后准备进屋的时候,我问道:“卢哥,你看我是不是身上的阴气十分浓重,就像......就像鬼仙一样?”

    “胡扯,你是个人,身上怎么能有那么重......”他说着,下意识地看了我一眼,顿时就楞在当场。

    我心说坏了,肯定被我猜中了。假如那个幻觉是一种产生在鬼仙迷幻术的一种第六感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是他进屋之后悄无声息,而我则是看到旁边一间宿舍莫名的开门。

    为了打破这种类似循环的事件发生,我心里下定决心,拉开了卢杰,一脚就踹开了612宿舍房门。

    门开的一刹那,一股强烈的阴气扑面而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吹在我身上就好像普通的凉风一样,可心里却是清楚那就是阴气,也许这就是心理作用吧。

    此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踹开门后立即就闪身进了屋。

    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床铺和衣柜早已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二十平米的宿舍空空如也,只有地上几张布满灰尘的书页。我扫视了一周,发现在靠近门的一角有一个人形的黑影。

    那个黑影个子很高,也很魁梧,外面一圈都是黑气,但我可以瞧见他正警惕又疑惑的双眼。除了那一层黑雾之外,其余的和正常的人一样。

    但是我知道,这里除了我和卢杰没其他任何人,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那个鬼仙。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两人似乎都没做好心理准备。在我的想象中,所谓的鬼仙无外乎白衣长发,或者红衣血目的,但我现在看着他也没什么吓人的,难道他原本是一个心地善良只是偶尔做了件淘气事的好鬼?

    虽然心里有些纳闷,但我其实还是挺庆幸的,不然来一个面目恐怖的鬼我还真不知道能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至少现在我已经没了多少的恐惧心理,那么接下来就看看我的实力了。

    “你就是让姜琼月害死她室友的那个鬼仙?”我装作一副很淡然的样子说道。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怎么身上的阴气那么重?”

    鬼仙的话又让我想起在幻觉中卢杰的样子,但现在也不是弄清楚事情的时候,问道:“正所谓人鬼殊途,你为什么要长留在这而不去投胎?”

    “既然你阴气这么重,难道就感觉不出来这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没有什么鬼怪想害人的,只是人心叵测无所不用其极罢了。”

    他话说完我竟然无言以对,记得在网上也查过一些资料,很多人都说其实所谓的鬼啊怪的只是一种存在的形态,是不同于我们人类的第四维的生物,由于某些特殊原因被我们所看到,因为不了解的心理才会产生恐惧。

    但是现在属于驱鬼第一步谈判,虽然是和气生财的原则,但至少在气势上不应该落下风,于是我整理了一下衣领,说:“听说你应该成为出马仙家的清风,难道你的修为也不足以摆脱困难去找个弟马吗?”

    鬼仙冷哼一声,道:“你个小鬼知道的还不少。”

    这时候,卢杰走到我身后,喊道:“郑少鸿,告诉我实话,你到底是人是鬼,你和那个鬼仙是什么关系?”

    我缓缓转过头,但眼睛的余光却始终没离开那个鬼仙,谁知道他会不会趁我不备偷袭我呢。

    “卢哥,有些事,我也解释不清,但我是个人。”说完我就转回了头,对鬼仙说:“建议你还是说实话的好,我的身份你也猜不到,省的到时候后悔莫及连鬼都做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