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佳人有约

    更新时间:2016-10-16 16:46:29本章字数:3037字

    从鬼仙见到我开始,我都没发现他有什么太过于惊讶的表情,不知道是他把我当成了同类还是看穿了我的能耐。

    现在我对我身上的变化一无所知,但此时也不是深究原因的时候,加上担心卢杰会做出一些事情我决定速战速决。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说着就走到了鬼仙前面要伸手捉他。

    鬼仙见我开始来硬的了,忙喊住我,说:“我不想知道你个凡人怎么有这么重的阴气,但你说的姜琼月也并非是我搞的鬼。”他的话音刚落,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某些动物对周围阴阳变化产生的恐惧,我还没来得及寻找这种感觉的源头,眼前忽然一闪,从外面竟然跳进来一个人。这人不由分说两步就来到鬼仙面前,拿出个什么东西瞬间就将鬼仙给吸了进去。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卢杰也发现了这个突如其来的人,站在我身边问道:“谁?”

    “啪”地一声,宿舍的灯被打开,我双眼立刻就陷入到了强光的辐射下,只是隐约地看见那个人从传呼溜走,看他的形象好像是个秃子,其他的根本没看清。

    “我靠!”卢杰骂了一声就将灯再次关闭,问道:“刚才是什么人?”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没看清。我们两人在宿舍又观察了一会,什么都没发现。卢杰说就连阴气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估计是刚才那位高人用了法器直接收了鬼仙。我心里是别提多难受了,马上就要动手的时候却被人插了一腿,而那个人什么都没说直接溜之大吉。

    走出宿舍,卢杰对我有些不善,说:“你小子挺诡异的,正常人是不会有这么重的阴气,不然早死了,我劝你还是找个道观庙宇好好看看。”他说完就走了。

    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但直到天亮我也没想明白我身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躺在床上和个死人似的。我不知道爷爷当年的目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会发生那么怪的变化。

    为了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吃过了早饭我还真的去了山上找了一间寺庙,可里面的和尚什么都没看出来,只是说“一切皆因果,施主无需多想”这一句话。

    对于佛教,我是真的无语了,不管什么事都涉及到很大的禅机,需要自己去冥思苦想,但我越是想弄明白就越想不通。

    等我晚上回到学校的时候,姜琼月正在门口等我。

    “没想到你们真有本事。”她笑的虽然有些淡,但我看的出来她精心打扮了自己,不仅画了眉毛还戴上了不少的饰品,可见她的心情还是挺不错的,只是不知道她从哪里知道宿舍的事已经解决的。

    “你听谁说的?”我问道。

    “还记得那个乞丐吗?今天早上我上班的时候又看见了他,他说昨晚你们两个人把事情解决了,正巧他看到了。”姜琼月现在是心情舒畅眼含春风,夙愿算是完成了。

    但我有些纳闷,似乎那个乞丐总在关键的时候出现。当初就是因为他才让姜琼月身体好转,也因为那块玉使得她杀害同学,如今又是失踪之后突然出现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如果一个人在事情的最初和最后都无缘无故的出现,那么他很可能知道的更多。

    “老师,你是在哪里见到他的?”

    “就在对面的街边啊。”

    我转头看去,根本就没看见什么像乞丐的人,回想早上出门的时候也没注意到可疑的人。心想也是,他似乎总是出现在姜琼月的身边。

    姜琼月拍拍我的肩膀,说:“为了表示感谢一会请你们吃个饭吧,对了,你的那位朋友也一起叫上。”

    我本不想答应她,但美女的号召力是无穷的,心里稍一合计就答应下来,给卢杰打电话,他却关机,没办法只好我们两人去吃饭。

    “小资饭店”是附近比较高档的地方,平时来这里的都是家里比较殷实的学生,现在正赶上答辩做设计期间,所以来消遣的人并不是很多。

    姜琼月选了一间四人位的小包房,我们两个面对面坐下。服务员拿过来菜单,姜琼月竟然点了八道菜和四瓶啤酒。这对于两个人来说可太浪费了,不过我也是盛情难却,她的心结算是解开了,就和她一起庆祝下吧。

    “我不要会喝酒,你不够喝的话随时叫。”她说着就端起了酒杯。

    表示礼貌,我也举起了杯子,头一扬,皱着眉头就喝了干净。

    吃了好一阵,姜琼月也不胜酒力,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了红晕,看的我有点春心荡漾。

    “以前没谈过女朋友吧?”她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听得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见我愣着不说话,姜琼月倒是很亲近,笑道:“你们这些小男生,平时除了玩游戏就是泡美女,不过你和他们有点不一样。”

    “我平时都会练练功学学习什么的,很少玩游戏,最多就是踢踢球。”我随口答道。

    “我看你人挺不错的,学习也还算过得去,等毕业了有什么想法?”她摇着手里的杯子,眼神有点迷离地看着我。

    “没,没什么想法。”被一个美女盯着确实不太舒服,为了掩饰心虚,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

    她看到我的尴尬,抿嘴一笑,说:“如果你以后想做一个阴阳先生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联系一下业务。”

    我有些迟疑,莫非她身边的朋友也有不少遇到这种难缠的事的?不过做阴阳先生的事情我还真没想过。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想起当先生的爷爷,他临终时候说家里有三大鬼节出生的孩子一定不要接触这种玄乎的东西,他为什么这么说,我不知道,但现在想必我也是入了这行当了,不过我还没准备继承他的衣钵。

    姜琼月算是喝的有些醉了,等出来的时候已经左摇右晃了,没办法,为了她的安全我一边扶着她的胳膊一边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我们。幸好现在寝室快要关门了,路上几乎没有人。

    我把她送了回去,自己连跑带颠的往宿舍跑,没跑几步,我忽然觉得身后有人跟着我。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打劫!

    不过校园之内谁这么大胆子呢,最主要的是每晚都有巡逻队巡逻。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假装蹲下身系鞋带,仔细听后面的声音。听过后,发现果然有一个非常轻微的脚步声在一点点向我靠近。

    此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因为鬼仙的事情正郁闷呢,要是有那个不长眼的想打劫我的话也正好出出气,顺便看一下我《玄文密录》的实战能力。

    约莫他离我有一米距离的时候,我忽然转身想先取他下三路,扫堂腿后却什么都没踢到,我头一抬,只见一个脸色惨白的人脸正低头看着我。

    由于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吓得妈呀一下就坐到了地上,等我再看他的时候,眼前已经是空空如也。

    这一惊一吓我已经出汗了,扫视一圈后什么都没发现。我拍拍头,合计是不是最近休息不好导致的神经错乱产生幻觉。我一边往回走一边警惕着四周。

    我们很多时候没看到身后有人,但总能感觉出他们的靠近甚至是在盯着我们,这就是一种生物的本能。我的解释是由于精神力产生的磁场对目标产生了作用,而被观察对象磁场遭到扰动,所以下意识地能判断出背后有人。

    说是这么说,但我分明就没再看到什么人,难道我也撞鬼了?到了宿舍楼门,和看门大爷打声招呼就往上跑,一边跑一边用手梳头发,据说这样可以增强头顶的阳气,用人本身的三盏“灯”来辟邪。

    现在也不管这句话是真是假,先试试也无妨。

    回到宿舍,室友们已经开着手电聊起了天,见我回来也不忘调侃我和哪家的小美眉去玩了。

    不管怎么说,612宿舍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尽管我没出多大的力,但好歹那里已经干净了,剩下的时间就是好好准备答辩。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站在教室门口,等着老师喊我的学号进屋开始答辩,就在这时,姜琼月从远处款款走来。

    我看了她一眼,依旧是那一套职业装,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她满面春风,精神头好了不少。

    “你在这里答辩?”她问道。

    “是啊,还有三个人就该到我了。”我拿着材料和她说着。周围的同学则是投来了一种惊讶的目光。

    姜琼月虽然不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但她的样貌还是很不错的,现在和一个学生聊得很熟稔,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可以的。

    扫了一眼其他人后,姜琼月将我拉到一旁,小声说道:“我听你的导师说你什么都不会?”

    这句话有些让我尴尬,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说的没错。我含糊其辞,说了一阵,无非是给自己找借口。

    “行了,我朋友有点麻烦,这次也算是我报答宿舍的事,帮你摆平,不过你要答应我帮我朋友去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