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猛鬼图

    更新时间:2016-10-17 20:42:57本章字数:3019字

    我站在那想着,这时候王晓婉站了起来,吓我一跳,还以为要冲过来咬我呢。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她这是站起来看着我。

    那种眼神,似乎是孩童般充满了好奇,一边看我一边摇着头。

    “你还是人吗?”

    在正常的情况下,这句话肯定是骂人的,但现在她这意思我好像又成了卢杰口中那个非人非鬼的状态了。既然王晓婉还算是表现的比较低调(至少没咬人),索性我就向她问问清楚,万一弄明白事情了呢。

    “呵呵。”我笑了一声,问道:“你现在看我像什么?”

    王晓婉打量了我好一阵,依旧是那破锣嗓子说道:“你是个人,但是你身上的阴气太重,比一般的鬼都要重,有点......”她像是动物一样摆着头,眯着眼,说:“像鬼差。”

    她说完之后就哈哈大笑起来,还没等我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她地下身子伏在了地上,目光凶狠地看着我。

    这是精神病还是撞客啊,我就站在这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完全是她自己刺激到了自己。眼下也不是多想的时候,为了帮姜琼月我也做好了肉搏的准备。

    “我隐藏的这么深,竟然还是被阴间发现了。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也不客气了!”她话音刚落,身子随即弹起朝我扑来。

    一见到这情形我哪还能坐以待毙,瞧她速度也不是奇快,我趁她到我身前的瞬间就闪开了身子,同时抓住了她的手臂。

    王晓婉前冲的力气太大,一时也收不住步伐,此刻又被我制住一条手臂,狠狠地撞到了墙上,咕咚一声,似乎整间屋子都颤了一下。

    我心里也是有点后怕的,要是被她这么一撞的话没准就是散了架了。说时迟那时快,王晓婉转过头来就想咬我。我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利用她的反关节压制住了她的身子,就这样我们相持不下。

    这时,房门忽然被打开,王父王母和姜琼月看到我们这种举动都是惊得一愣。我看的清楚,王母的眼角瞬间就红了,嘴唇颤抖着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来。

    “这......这......”王父这了半天也没这出个什么来,最后还是姜琼月比较理智一点,想她也是经历过血腥和诡异的人,心理素质都练出来了。

    “少鸿,我们该怎么帮你?”她问了一嘴。

    我掐着王晓婉的脖子和她的手肘,而她则是一个劲想转过身咬我,双方谁都奈何不了谁。听到姜琼月问了一句我也是有点发蒙。对啊,该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拿出两把菜刀把王晓婉给拿下吧。

    忽然间,我想起了网上说的真阳涎。什么叫真阳涎?就是处男的舌尖血!

    我这时候也没犹豫,猛地咬破了舌尖,在那一瞬间我全身都缩了一下,这把我给疼的。

    没想到的是,王晓婉趁我没了力气立刻就扑咬过来。我眼瞅着就咬到我的脖子了,心底一横,夹杂着千万匹奔腾的尼玛比和唾沫星子就喷了上去。

    砰地一声,王晓婉发出一声极其尖锐又哀怨地叫声就撞到了我的身上,由于我全身疼的暂时性没了力气,被她这么一撞直接就倒飞了出去,正巧不巧地撞到了衣柜上。我脚下一软就摔了个狗吃屎,而我身后的衣柜在墙面的反作用力下缓缓倒下。

    接下来,我只知道听见了两声女性的尖叫和一声物体倒下的声音,随即两眼一黑后背剧痛。

    “快把我弄出去!”我被衣柜扣得严严实实,后背则是被里面的隔板撞得不轻,根据经验现在我身上肯定是紫红一片,只要没伤到脊椎就是万幸。我大吼着向他们求救,很快我就见到了灯光。

    王父和姜琼月合力搬起了衣柜将我拉了出来,而这时候的王晓婉则是蹲在墙角害怕地看着我。

    “怎么样,没事吧?”姜琼月问道。

    我咬着牙揉着后背,断断续续地说:“应该......没事吧。”

    “快把衣服脱下来看看。”王父说着就已经上了手帮我脱衣服,而衣服脱下之后我清楚地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

    “怎么了?”我现在心情有些烦躁,不仅要警惕着王晓婉的随时攻击,还有瞧瞧后面俩人的情况,要是再有个什么东西出来闹事的话今天我可就算要交代这了。

    “你......你的后背。”姜琼月说话都磕巴了,她说着,竟然拿出手机咔嚓一下拍了照片递给我。

    我一看不要紧,但我根本不能理解这件事。在我的后背上不是什么淤青红道道,而是一副活灵活现的猛鬼图。

    这幅图,是一个身穿黑袍凶光毕露身披铠甲的猛鬼骑着一只獠牙两尺纯黑色毛发的巨虎。我的思绪顿时就回到了十八岁生日那晚。

    记得在那条小巷,那女鬼要勾走我魂魄的时候正是有一个骑着黑虎浑身黑气缭绕的人出现在我身旁,随后我就莫名地趴在地上,后背也同时传来了刺痛。

    难道那晚我后背就是被画上了这幅图?为什么?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此时王晓婉打破了宁静,跪在地上不停地朝我磕头。

    这一切发生的都有点让人跟不上思路,怎么这王晓婉会变成这样了?

    我刚才被衣柜扣在了里面,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现在发现后背竟然多出了这么一副鬼图,心里的疑惑也更重了,此刻王晓婉竟然百般求饶立刻就惹出了我的火气。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大喊一声,屋子里再次陷入安静,只有王母偶尔的哽咽声。

    “大人,我也冤枉啊。”王晓婉痛哭流涕,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这附着在王晓婉身上的不是别的,而是一块冥骨,说白了就是一小块的死人骨头。这块骨头,被某人用了什么术法,将其魂魄束缚在了这块骨头上,而吞食冥骨的人则会受到骨主人冤魂的影响开始变得不正常。

    时间一长,冤魂变怨鬼,怨鬼成凶煞。现在在王晓婉身上的还只是一个冤魂,在即将变成怨鬼的时候我出现了,倘若再过了月余到时候不仅冤魂成了凶煞,就连王晓婉的魂魄也会灰飞烟灭。

    我不听还好,听完之后火气更盛,问道:“你可知道你谁将冥骨放到王晓婉的身体里吗?”

    王晓婉摇摇头,只说是在冥骨内不见阴阳,非常难受,自从来到王晓婉身体里,虽然要忍受活人阳气的刺激,但自己阴气越来越盛,修为也越来越高。

    “既然这样那你还不从王晓婉身体里出来?”

    “并非小的不想,而是不能。”

    其实,任何魂魄都不会无缘无故找人麻烦。人的三魂分别为灵魂、地魂和生魂。灵魂归天,地魂入地,生魂留墓穴荫佑亲人,但总有些人利用特殊手段,使得死者上天无门,入地不安,留在人世为非作歹。这种情况下,不仅施术者受到天谴,就连邪术之下的魂魄也不得安宁。

    但是风险越大回报就越高,如此违背天道的法术却总给人长生或者名利的诱惑。若是想将魂魄解除邪术的制约,除了杀掉施术者就是破了邪术。

    我现在是水平想破邪术那是痴人说梦,那么剩下的就是杀掉施术者了,可是我又到哪里去找他呢?我缓缓拿出手机,打通了卢杰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一阵就是没人接听。

    我有点失去了耐心,走到王晓婉身前,看了看她的父母和姜琼月,说:“把王晓婉的生辰八字写下来,然后买一只公鸡和半斤糯米,明天晚上我要驱鬼还魂。”

    说完这句话就连我自己都愣住了,就在刚才我脑子里突然就冒出这么一个想法。在明天子时的时候,讲写有生辰八字的纸放到装着糯米的碗里,然后撒上血,然后取一条红绳将公鸡和纸条绑在一起,在一个空旷的地方放了公鸡,最后鸡停下的位置就是冥骨的源头。

    找到源头后用招魂的方法将魂魄从冥骨中强行招出来,然后用陈醋浸泡冥骨七天来去掉上面的邪术,这才算是大功告成。

    难道我现在都已经达到无师自通感悟天人的程度了?显然是不可能。但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个想法而且已经不由自主地说出口呢?

    王晓婉浑身哆嗦地躺到了床上,姜琼月帮着王母收拾下屋子,而王父则把我叫到了客厅,笑着说:“先生真是高人,不知道等事情圆满解决了先生需要多少......这个?”

    他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个数钱的姿势,意思是说我这活计需要多少钱,等事情解决完了一并给我。

    “到时候再说,我不会漫天要价的,我们玄门替天行道斩妖除魔是本分,茫茫人海我们相遇也是缘分。”我含糊其辞说道,把自己捧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其实是掩盖我二把刀子的实力,没办法,心虚啊。等白天了我得找卢杰好好咨询咨询,让他帮我拿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