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往昔茶楼

    更新时间:2016-10-18 20:02:54本章字数:3038字

    姜琼月从卫生间拿出一个水盆给王晓婉清洗,我这时候才看到,王晓婉的脸上全是我刚才喷的血,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真阳涎真的可以克制鬼魅。等她擦拭干净之后,我的心多少被王晓婉吸引住了。

    现在的王晓婉,虽然也有些被折磨的不似人样,但我能看得出她白嫩的皮肤和可爱的脸蛋。这种女孩子我见得多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看她。

    为了以防万一,我让王家找来绳子将王晓婉捆在床上,而且还把那一盆血水放在床边,要是她死不悔改的话可以直接泼上去。

    这些事情完成之后,姜琼月把我送回了学校,一路上她都是闭口不言,脸上却洋溢着一些高兴,毕竟自己的表妹总算有治愈的希望了。

    回到了宿舍,我又拨打了卢杰的电话,那边还是无人接听,真不知道这家伙跑哪去了,难道因为我那天晚上表现出不人不鬼的样子他就耿耿于怀?我咋舌否认,摇摇头自语道:“没理由啊。”

    确实是没理由,倘若是我发现一个人在晚上突然显露出阴气的话肯定会对他感兴趣,而且要弄出个所以然来。可是卢杰现在不接电话,真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

    就在我洗完脸准备睡觉的时候,电话响了,我一看,是卢杰打来的,接通之后刚想问他怎么不接电话,那边则是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你是卢杰的朋友?”

    “啊,是。”我不知道那边是谁打来的,但没有否认我们的关系。

    良久之后,那边说:“你明天来往昔茶楼一趟,有些事卢杰是要告诉你的。”

    我听了这话有点发蒙,卢杰既然有话要告诉我为什么不主动联系我呢,反而找了个人带话过来,莫非他遇到了什么危险?

    带着疑问,我逐渐入睡。期间,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我身后站着两个人,虽然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是我心里清楚他们的身份地位很高。两个人站在我身后也不言语,样子确实毕恭毕敬的。没多一会,一个同样看不清羊毛的男人出现,好像说了什么,我身后的两个人就消失不见。

    虽然是个梦,但是我却觉得很真实,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都早上八点多了,外面已经有不少人在走动。

    洗漱吃饭后,我拦了辆出租车,打听往昔茶楼。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终于花了二十块钱才把我送到地方。

    往昔茶楼面积不大,一共两层,除了深色仿古的建筑外门口堆放不少的花圈和白布,见到这情景我心中立刻就凉了半截,难不成卢杰遇到了什么不测?

    门口有一个专门负责接待的少年,见我要走过去就将我拦住,问道:“先生,请问有请帖吗?”

    白事也要请帖?

    我正纳闷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他眼角红润,满脸的疲惫,看来是死者的近亲,加上这两天应该是忙里忙外的,身心肯定都受了不少的打击。

    “你就是郑少鸿?”

    听到这声音我认出来了,昨晚打电话的就是他。

    “我就是郑少鸿,不知道......”我看了看周围的花圈,中年男人摇摇头,将我让进了屋就带着我上了二楼。

    一路上我觉得奇怪,虽说是死了人,但尸体没停放在一楼,也许是到了殡仪馆吧,但是卢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会选择将尸体停放到外面呢?

    我想着就到了二楼,只见一口棺材摆放在大厅中央。这时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尸体肯定是放在最下的,因为有入土为安的说法,可是卢家却将尸体摆在了楼上,意思就是不让其入土。这样的摆设,一来可以降低尸体的阴气,利于生魂附体,二来方便施术者进行招魂仪式。

    “卢杰已经走了,但是他有些话是留给你的。”男人说着从兜里拿出一封信,我打开一看惊得嘴都合不拢。

    在信上,卢杰说那晚我们从612宿舍回来后就开始研究我的事,为了搞明白为什么我一个大活人会有那么重的阴气,和个鬼仙似的,他准备去拜访当地的一个风水大家。

    可是没想到天亮之后就觉得肋骨疼,期初也没往心里去,觉得是意外的碰伤,但是很快就全身无力疼痛难忍。卢杰也没和别人说,脑袋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睡觉的时候他总觉得身边站着一个人,所以这一觉他也没睡好,但是睁眼的时候什么都没看见。

    经验丰富的卢杰知道自己可能是被什么给盯上了,不然不会有这种感觉,他想取来些护身的法器,但是身体无力动弹不得。

    卢杰又迷瞪了一会,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更加强烈。为了保险起见,卢杰硬撑着要坐起来,就在这时候眼睛的余光竟然看到一个人影站在他的身后。出于条件反射,他狠下心咬破了舌尖转头就喷了过去。

    不过令他以外的是那个人影竟然轻松的躲开了,而后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因为卢杰再次陷入了昏迷。

    等到卢杰再次醒来的时候,意识清醒了不少,但是身子却很轻,正当他查探身体情况的时候发现身子不见了。

    “这是什么意思?”信到这里就结束了,对于信的内容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中年人说:“卢杰被人给杀害了,身体完好无损,只是没了骨头。前天晚上我强行招魂卢杰才说出了他最后所见到的,并且让我转告你,也许612宿舍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是的,我也认为612宿舍的事不简单,那晚出现的人到底是谁,怎么那么多人解决不了的鬼仙他倒是直接给收了去,而且来无影去无踪的,真想不通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卢杰竟然被人给害死,听他的意思这个杀害他的人很可能和612宿舍有关。

    既然如此,我目前就有一个推测——乞丐。

    整个事件似乎和那个善良的乞丐毫无关系,但是正因为他的出现才会发生那晚姜琼月经历的恐怖事情,而且那个神秘人是谁,害死卢杰的又是谁?我认为,只要找到那个乞丐就将破解一切谜团,为卢杰沉冤昭雪。

    我的眼泪很快就流了下来,一方面是因为卢杰的惨死,一方面是对凶手的痛恨。

    一般情况,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去杀害一个人的,除非侵犯了他的利益让他忍无可忍。而纵观612宿舍事件的始末,我们从来都没损害过谁的利益,除了姜琼月这个当事人外,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牵连。

    我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那个幕后的黑手会对卢杰下了杀心,难道卢杰暗地里已经查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还有一件事你要注意。”许是看我有些走神,中年人说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阳气大于阴气的,极个别的在特定的时间段阴气要超过阳气。”

    一听着话我立刻就望向了他,觉得是距离解开自己身上的谜团更进一步,没准就能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一种人叫过阴客,或者是过阴人,不管怎么称呼,他们都会在晚上阴气大盛,而且他们所做的也只是一件事,那就是帮着阴间办事。”

    帮阴间办事?这世上还真的有阴曹地府?

    “不过他们的情况似乎和你又不太一样。过阴的人晚上正常睡觉,睡前将鞋子一正一反摆放好,入睡之后生魂出体,有时候帮着阴差押送刚死的人,有时候帮着传递一些文书。而你似乎并不需要入睡出体就能产生庞大的阴气。”男人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虽然他并没有完全把我的谜团解释明白,但总归是给了我一些线索。既然我到了晚上也会产生大量的阴气使得卢杰都看走了眼以为我是鬼魅,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说我要为阴间办事?

    不过到现在也没谁找我让我做这做那的,难道他们是事情太多给忙忘了?当然,我的思绪是一念万千,但是要给阴间办事的话不管是谁都会觉得恐怖。

    我们聊了一会我就离开了往昔茶楼。这间茶楼是卢杰父亲开的,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家业,虽然他父亲很少过问阴阳之事,但没少在卢杰背后给他出主意。从始至终这个男人也没说他是谁,我问过后他也不说,但能猜的出来,肯定和卢家有不小的渊源,没准是他父辈的长辈。

    只是没想到,当天下午,我就听说往昔茶楼变卖了家当,卢家人也都失了踪,傍晚的时候,我收到一条短信,是用卢杰的电话发来的,上面只留了一句话:“事情不简单,切勿深究。”

    中午我是在外面吃的,自己要了两套餐具,还点了两瓶啤酒,一个是自己喝,一个是为了卢杰。

    我心里却是不是滋味,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在往昔茶楼的时候我几次想看一眼卢杰的尸体,但那男的根本不让。我也能想象出来,一个被抽掉了骨头的人,其实已经没了人形,只有一团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