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潜伏

    更新时间:2016-10-25 13:42:07本章字数:3037字

    薇薇带着我来到了学校的礼堂,在这里经常有一些社团或者学校的演出活动,为了不让礼堂闲置,每周六周日晚上还会放映电影。

    到了礼堂门口,有两个男人站在那里,偶尔有进去的人都会出示什么东西才放进去,看来这个组织也知道自己已经触犯了法律,担心被教会之外的人曝光。

    “原来是薇薇导师。”其中一个男人说道。我没想到这个薇薇在这里还是个导师,想必今天我能从这里发现不少的东西。

    “小强,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我带她进去看看。”

    于是,薇薇带着我进了礼堂。此时里面已经人满为患,能够一千余人的两层楼几乎都坐满了,在台上还有几个人在布置会场,看来很快就会见到令我注意的人和事。

    她带我走向了前排,一路上有很多人和她打招呼,有中年男女,也有奇装异服的学生,有年过半百的老人,虽然他们从事的工作不同,但今天聚集在此无非就是一个目的,可见这个社团教会的影响已经有所形成了。

    “薇薇,这里怎么这么多人啊,他们都是来干什么的?”我问道。

    她微微一笑,说:“今天也是你运气好,我们社团的高层将在这里进行一场神迹表演,等表演之后会详细地讲一下社团的规矩,如果有想成为会员的就留下来注册信息。”

    我轻轻点头,果然是运气不错。

    我们坐到了前排,过了约二十分钟之后,集会正式开始。

    前面的一些歌舞表演台索然无味,我表面上装着很仔细地观看,但私底下时刻注意身边的人。我注意到他们都聚精会神,似乎这舞蹈有着某种魔力一般。

    很快表演结束,从后台走出一个中年女人,拿着话筒说道:“今天,我们有幸请来社团在本地区的护法导师,大家掌声欢迎!”

    话音刚落,场内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这声音充满着激动和向往,是我在任何场所都未曾感受到的,看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对这个社团有着太多的痴迷。我也佯装热烈鼓掌,把手拍得直疼。

    主持人走下,而一个和尚装扮的人走了出来。看见这个人,我心里顿时就发毛,总感觉他是一个手上有太多血腥的人,虽然是和尚装扮,但一丝一毫的仁慈都看不出,反而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种肃杀和冷酷。

    “大家好,我就是本地的护法导师,法号圆觉,我们这一千多人齐聚一堂实属缘分。佛经有云‘多磨难集福,有缘则相见’,为了让教会繁荣发展,我马上就会展示一下神迹。”

    本地的护法,这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只要是教会在本地的事物一定都是他全权负责,也许612宿舍的鬼仙、王晓婉身中冥骨附体,甚至是卢杰的死都可能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想到这里我竟然有种莫名的激动,恨不得马上冲上去和他对峙一番,但是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现在还不是暴露的时候,等到时机成熟才能动手,不然这里的以前观众和许多教会的工作人员都是我不能顾忌到的。

    我猜不出这里有多少人是教会的成员,也不知道有多少是慕名而来准备加入社团的普通百姓,一切都要等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候才能动手。

    圆觉和尚让助手取来一只兔子,兔子是活的,还在动。随后,他哪来一把短而尖的小刀握在手里,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一会我便在不杀害兔子的前提下将它的骨骼取出来,大家看好了。”

    这声音浑圆有力,甚至比用麦克风的声音都震耳朵,我一点准备也没有,耳朵里嗡嗡直响。

    和尚拿着刀,在兔子的脑后轻轻割下。我只看到他手腕晃动,丝毫看不到其他人和动作,十几秒过后,他手中一提,一副完整略带血丝的兔子骨架呈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惊叹声不绝于耳,掌声再次雷鸣般响起。我看着整个人都犹如置身冰窟之中,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能够这么快又这么精准地取出兔子的骨骼只有电影中经过艺术加工的场景才会有。

    圆觉和尚还没展示完,没了骨头的兔子就像一团死肉在他手上。和尚又从怀里取出什么东西,说:“这叫冥骨,等到兔子将它服下之后又会起死回生,这就是本教会的精髓所在。”

    他说完,将冥骨塞进了兔子的嘴里。

    现在是白天,似乎我的身体和正常人没太大区别,不能像晚上一样可以发现不同寻常的事物,虽然心里着急,但这也是急不来的。

    兔子吃下冥骨,很快就像充了气一样膨胀起来,直到恢复原来大小。圆觉一松手,兔子又活蹦乱跳地跳到了后台。

    这一切都非常的诡异,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理,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理论依据。

    一个没了骨头的兔子,根本就不可能复活,可是这奇迹竟然真的发生了。场内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所有的观众都纷纷起身,在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兔子脱骨而死,但是吃了东西后又奇迹复活,想着想着我不禁有些后怕,型号姜琼月及时找到了我,不然王晓婉被冥骨附体后完全就会丧失自己的灵魂,被冥骨中的魂魄附体。如果兔子不是真正的复活,而是附体呢?

    我不敢想下去,因为刚才这只兔子,根本就已经死了,一切都是冥骨中的魂魄作祟,它现在其实是一只鬼兔。

    “看见护法的厉害了吗?”薇薇在我耳边问道,“这只是护法的一点神迹而已,我还见过更神奇的呢,等你加入了会员如果和教主有缘分的话教主也会赐给你一颗这种神药,到时候你能够长生不老。”

    笑话,秦始皇老人家可谓是千古一帝,就算是他耗尽毕生精力也没能整出个长生不老的药了,而这个什么教会竟然堂而皇之的利用长生不老来吸引人眼球,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不会上当。

    “成为会员需要什么条件?”我假装关切地问了一句。

    “首先就是我作为推荐人向护法推荐你,然后护法会对你洗心除尘,着就算是成为了会员,不过成为会员一定要听从指挥,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然就算是对教义的不敬,会受到惩罚......”

    薇薇仔细给我讲着什么教义,我简单听了两句就觉得不对,这哪是什么教义,分明就是一个洗脑和约束人的条例。

    他们还再继续,圆觉和尚很高兴地摆摆手,说:“其实这都是我们教会的简单法术,等你们有了缘分自然也会这些的。”他说完就开始介绍教会的教义,什么向往光明,相互有爱,服从上级云云。

    我都快听恶心了。

    进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这场集会才算是结束,不过会后人们都不肯离去,缠着各自的推荐人或者是一些导师问个不停。我被薇薇拉着来捣乱圆觉和尚的身边,见到了薇薇圆觉竟然眼睛一亮,说:“原来是薇薇导师啊,好久不见。”

    而薇薇则是低下头,脸上显出了一抹红晕,笑道:“多谢护法关心。”

    看到这一幕,我胃里差点就把早餐给吐出来,怎么看上去两人那么暧昧呢?好在我意志力比较坚定,强忍着将返上来的一股酸水咽了下去。

    “这位是你的朋友?”圆觉和尚问了一句。

    薇薇点点头,说:“我正准备把她推荐给你,我看这孩子和教会有些缘分,而且她进来运气不好,不如你给她洗心除尘,让她成为会员吧,这样的话一定会让她以后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圆觉上下打量着我,我看着有点尴尬,看他眼神怎么有点色眯眯的,难不成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一想到这,那股酸水又差点涌了上来。

    “不如晚上你带她来我的寺庙,我们也好久没见了。”圆觉朝薇薇点点头就走了开,而薇薇满心欢喜地一直望着她。

    瞧这俩人的举动我也能猜到个大概,他们不仅有一腿,甚至可能是合伙欺负新加入的会员,什么洗心除尘,听上去怎么更像是诱.奸呢。可是我的男儿身终究是会暴露的,该怎么办?

    我和薇薇走出礼堂又吃了些东西,她告诉我傍晚的时候回来接我到护法的寺庙帮我除去霉运,让我成为教会的会员。我有些迟疑,去肯定是要去的,不过要准备一下,总不能到时候被发现是男儿身后穿着裙子和他们对峙吧,弄不好还会动起手来。

    我的迟疑在薇薇眼里看着就像是对教会的不信任,又对我一通的洗脑,说如何如何的好,她以前是多么的悲惨,自从加入了天道教会生命的轨迹都似乎发生了改变。

    为了打消她的疑虑,我痛快地答应了下来,不过找个借口离开了,我决定在见她之前,最好先探一探那个寺庙,打听好地址之后,我便转身离去,嘴上挂着一丝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