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夜探慈悲寺

    更新时间:2016-10-25 20:09:32本章字数:3007字

    我绕了一大圈子才回到学校,生怕被天道教会的人发现我是这里的学生,还好我运气不错,没碰到他们,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就给姜琼月打了电话。

    在电话里我简单的和姜琼月说了一下天道教会在学校集会的事情,我们分析很可能学校的领导层有他们的人,不然不会大张旗鼓选择这种容易暴露的地方。为了安全起见,我并没有说我准备探访一下寺庙的事,只是说晚上有一点私事,可能电话信号不太好,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说。

    回到宿舍,我迅速换好了一套深色的衣服,把所有的东西都扔在了宿舍,除了一点现金两手空空准备去我的目的地——慈悲寺。

    慈悲寺据说修建于明朝时期,历经几百年而不倒,这里香火旺盛,信徒众多,在清朝中期可谓是盛极一时,著名的高僧弘德就出自这里。只是到了文.革时期,社会动荡,这里也没能幸免于难。

    后来改革开放初期,这里随着南方经济的复苏,慈悲寺也逐渐重生在了人们的视野之中,有了之前的盛名,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慈悲寺的香火就呈现出一片红火的态势,到了如今更是许多香客慕名而来的地方,据说很灵。

    如果没有尽头的经历,也许以后我也会到寺院里参观一下,但是知道了圆觉和尚就在慈悲寺,我立马就觉得那里是藏污纳垢的地方,想起他和薇薇交流的眼神,我靠,不能想了。

    学校距离慈悲寺不是很远,开车大约五十分钟,我在学校门口打了一辆车,并没有让他直接把我送到地点,而是让他停在寺院一公里外的一个烧烤摊。这么做是避免司机是天道教会的人,也避免那些在暗中监视我的人发现我的踪迹。

    在烧烤摊上,我象征性的买了五串羊肉串,迟到嘴里才发现,啧啧,和家乡的烧烤比起来真是差极了,一时间我竟然非常怀念在家里吃着烧烤的时光。

    由不得我过多的留恋,我边吃边溜达,装出不经意间就来到慈悲寺的样子。这里虽然有些偏僻,不远处就是高林深院,但小街上却人潮涌动,几乎都是附近的居民出来纳凉消遣,也有一些到慈悲寺前院乘凉的。我从正门进去,也没引起什么注意。

    寺院里的游客熙熙攘攘,时不时有两三个僧侣在打扫卫生或者和香客交谈,我趁着夜色从旁边的小路进了中院,还好这时候大部分僧侣应该是在做晚课,没有人注意到我。

    随着我的深入,阵阵念经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宽敞的庭院,两侧几颗参天大树,中间的庙宇中透出灯光,我猜想和尚们应该就是在这里诵经了。

    但是,我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这里,因为如果圆觉和尚是个修行邪法的人,那么他肯定会在隐蔽的地方修行,至少他的所作所为办不上台面。

    有了这个猜测,我开始潜入后院。夜幕缓缓拉开,天上的星斗也逐渐显现出来,我分明的感觉周围的视野在发生变化,这不是由于光线产生的,而是我自己的体质正在一步步变化。

    我的心很快就放松了下来,有了那种可以分辨阴阳的视觉,相信一定会看到些有趣的东西。

    慈悲寺的后院,和前面的庭院完全两样。我潜行了足足有二十分钟,才在靠近山林的一面发现一处房屋。

    房屋的建造有些落魄,但看起来还没有摇摇欲坠。我看得清楚,房屋的上方正飘着一股淡淡的黑雾,而且似乎还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我知道,我找到地方了。

    我警惕地看着四周,确定没人,才小心翼翼地靠近房屋,到了近处,只见大门正上方挂着一个破败的牌匾,上面写着“凤停阁”三个字,看来这里原来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不然也不会起这么风雅的名字。

    贴着门,我仔细听里面的声音,觉得好像没人,不过那阴气和血腥气又从何而来?

    顺着门缝,我向里面看去,里面漆黑一片,隐约地有着桌椅,没有人影。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出一阵脚步声,慌乱之下我也无从躲避,一个闪身就进了屋,随手轻轻掩好门。

    “师兄,你说师傅他去哪了?”

    “当然是修行了,师傅是得道高僧,三年前开始隐居后山,一切都有圆觉师叔搭理,我觉得师叔他能力很强,现在慈悲寺的香火比以前可是翻了又翻。”

    哦?我听两个小和尚的谈话听出了猫腻,这个圆觉现在是这里的一把手,那么那个隐修的方丈会不会就是天道教会中更高层的领导人物呢?

    那两个和尚很快就走远,由于之前没弄到慈悲寺的建筑图形,我也不清楚他们去了哪里,不过只要离我这里远一点就好了,省的到时候暴露自己。

    我转身看着屋子,现在视力也算是适应了些黑暗,此时屋内的场景更加清楚。

    正对着大门的是一尊佛像,佛龛上的蜡烛已经燃尽,周围破破烂烂的,到处都是灰尘。我看了地上一眼,一条清晰的脚印印在了地面的灰土上,一直通向佛龛后面。我嘿嘿一笑,心道:小样,露了行踪了吧。

    二话不说,我按着脚印一步步向佛像走去,眼睛的余光也时不时扫一下周围,我可不想在这种紧要关头被人家暗算,弄不好也会像卢杰一样被人拆了骨头。

    转过了佛龛,这里的光线已经暗淡,但是低下头看脚印也还算是清晰。

    脚印直到墙面才消失,难不成这里有什么机关暗道通向某个密室?我心里有点紧张,找到机关应该不是太难,但要是惊动了里面的人可怎么办。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忽然听到脚下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尖叫,声音有些悲惨,好像是面对什么恐怖至极或者承受某种痛苦发出来的。

    这一情况,坚定了我下去的决心。我双手摸索着,很快就发现神侃的后面有一个凸起的圆球,轻轻一按之下,墙面突然一馅,露出一个半米高的洞口,里面灯光隐隐,浓重的黑色阴气和着血腥味扑面而来。

    就是这!

    我地下身子谨慎地走了下去,这才发现下面是一条台阶,通向不远处的一间屋子,此时屋子的门并没有关严,灯光能够透出来照清地面。

    平时我也看一些探险类的小说,生怕这条路上有什么机关陷阱,于是紧靠着墙面缓缓向屋子靠近。

    离门越近,里面传出来的血腥味就越浓,差点就让我干呕出来。

    到了门口,我悄悄地朝里面看去,入目之内到处都是一副副冰冷的人体骨骼,墙角下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铁具,我扫了一眼后根本就叫不出它们的名字,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就算这里不是天道教会圆觉护法的老巢也注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站起了身,我用手指轻轻拉开门,还好这门的轴承经常使用还算顺畅,没有发出什么声响。随着门越开越大,里面的情景也越来越惊人。

    我看到屋子一侧有几张铁床,上面好像还躺着什么人,只不过一丝不着,鲜血顺着凹槽滴入到下面的桶内,一滴一滴像是记录着床上的人一点点失去的意识。这时候我甚至都能感受到一个极其变.态的人看着一滴滴的血仰天大笑。

    “哈哈哈!”

    不知道是谁在我背后突然笑了出来,未等我做出反应只觉得后背一痛就摔进了屋子。

    回头看去,只见那个圆觉和尚和那个乞丐正笑吟吟地看着我,眼中流露出无比的阴邪和嘲讽。

    直到此时,我知道我的猜测全部正确。

    “小子,我警告过你别查下去,只是没想到这段时间我有要事处理忽略了你竟被你发现了慈悲寺,你还挺有头脑的嘛,比那个卢杰强了不少。”乞丐笑道。

    我没有说话,冷冷地看着他们,心中却打起了鼓,心想要是我不拼死的话就没办法出去,不能出去就不能把天道教会的丑行公之于众,所以我必须拼命

    “我看你印堂昏暗两眼无主,身上阴气浓重,一个将死之人怎么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不如我就送你一程,让你和卢杰在九泉阴间相见。”圆觉和尚倒是没有乞丐那么嘲笑我,但是我此刻更加肯定了我身体的变化。

    还记得上次最先发现我异常的卢杰,说我和鬼仙所携带的阴气差不多,根本就不像是人,现在这秃驴也说我像将死之人那么对我来说,这种变化对我来说至少向着好的方向上发展。

    倘若我的体质真的是随着时间产生变化的,那么越是往后拖就越对我有利,当然这是在我打不过他们的情况下。

    可是问题来了,我扫了一眼屋子,这里也就二百平米的地方,大部分面积都被铁床和各种器具物品占据,我该怎么做才能发挥自己的长处,又或者就算最后拖入僵局我又该如何给自己争取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