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镜中像

    更新时间:2016-10-30 16:17:36本章字数:3047字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身处一个非常熟悉的环境,干净的墙壁,淡蓝色的拉式窗帘,宽敞的床榻,还有那我曾经亲手组装的衣柜。

    什么?

    我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再次确认这不是梦境,我......我竟然已经回到了家。可是从我在慈悲寺昏迷开始,所有的记忆都已经失去,我是怎么醒的,圆觉秃驴的下场是什么,我怎么回到了家,这些都无从想起。

    难道......我已经死了吗,现在正是魂魄离体?

    摸索了一下,看到手机就在身边,一看时间才是下午四点钟。我二话不说就跑到了卫生间,从镜子中看着熟悉的自己,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到床上,我翻了一下手机,看看这几天有没有什么人给我打电话,结果发现没有任何人联系我,只是有一条短信,上面写着:你好少鸿,猜猜我是谁?

    这条消息是前天发送的,到现在我也没回复,当下就回复了一句:你是谁?

    消息很快就传了回来,写着:我是王晓婉,嘻嘻。

    看到王晓婉三个字我很高兴,或许从她那里能得到我最近失忆中的事,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她也是从姜琼月那里得到我的号码。

    简单聊了两句后我就给姜琼月打了过去。

    “回家了也不告诉姐姐一声,害得姐姐白担心你一场。”

    “呵呵,我最近有点迷糊,我是哪天离开的?”

    她说我是在七天前不告而别。

    七天?我竟然失忆了七天。

    晚上五点多的时候,父母都下了班,老爸进门第一句话就是:“你总算睡醒了,最近看你累的不行,也不知道你都在干些啥,要是总这么嗜睡的话真想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哦,没事。”我敷衍了一句,心想我还真不是魂魄离体。

    这天晚上我吃的很多,似乎有好几顿都没吃饭了,母亲看我从未有过的能吃很高兴,但也劝我要注意饮食,晚上睡觉会不消化的。

    饭后收拾完碗筷,我便躺回了床上,不是睡觉,而是想想近来失去的记忆。

    就在我陷入一片迷茫的时候,忽然感觉床边突然涌现出一股阴气。自从我发现身体在晚上会发生变化之后,竟然不知不觉得对阴气变得很敏感。歪头看去,只见两个人影站在床边,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装,一个穿着黑丝休闲装。

    虽然衣服不同了,但是我立刻就认出了他们,正是在慈悲寺一再阻止我的那两个鬼东西。

    真没想到他们会追到我家里来。

    我目光不善地看着他们,有了之前的交手我发现,那个白衣服的家伙似乎不擅长打斗,反而是穿黑衣服的鬼频频出手,不过我也有把握赢下来。只是此时在我家里,要是伤及到我的父母可就得不偿失了。

    白衣服的人嘿嘿一笑,从兜里拿出一张纸,说道:“郑少鸿,阴间下了命令,任你为北城鬼使,负责帮助过往此处阴差和幽魂的住宿问题,和缉拿所在地闹事的野鬼,这是下面的文件,你好好看看。”

    他说完,手中的纸突然消失,等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在我的身前。我以为这鬼是个神经病,不过还是看了一眼。

    纸上的字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我从来没见过,不过可以肯定我真的认识它们。上面的内容和他所说基本一样,右下角还盖着类似古代的印绶。

    “什么意思?”

    白衣服笑道:“虽然你不认识我们俩,不过想必你也听说过,我叫谢必安,他呢,叫范无救。”他指了指身边的黑衣服说道,看我还没太明白,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就是人们常说的黑白无常。”

    我靠......

    我是一阵无语,他们就是黑白无常?怎么和通常的形象不一样呢?没有大褂和高高的帽子,手上也没有专门抓鬼的铁链,更没有长达量尺的长舌,除了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其他一切都和正常人类一样。

    “你说你们是黑白无常,哪有凭证?”说实话我确实不信,第一就是他们阻挠我抓圆觉秃驴,第二什么阴间给我下的命令,我何德何能让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官们赏识。这年头,骗子太多,都骗到阴间去了。

    “好好好。”谢必安连说三个好字,又从身上拿出一个证件递给我,说:“看吧,阴间身份证。”

    接过一看,我擦,上面赫然写着酆都鬼将谢必安。

    “酆都鬼将是个什么鸟?”我话音刚落,范无救就有些激动,似乎这句话让他有些生气,不过却被一旁的谢必安拦了下来。

    “酆都你应该知道,就是鬼城,代表着阴间,酆都鬼将呢,就是说我谢必安是阴间十大鬼将之一,平时在阳间行走缉拿作恶的鬼物或者引领头七后该进到阴间的魂魄。”

    谢必安解释的很清楚,但是我很纳闷,这阴间莫非确确实实存在?我不知道,以前都是听说,现在我眼前的两个鬼一个号称谢必安,一个号称范无救,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那么什么阎王爷也存在?我没去过阴间,没有过阴客那种能力,所以我并不敢肯定他们说的是真的。

    虽说不十分信任,但是我也得看看他们说的到底是真是假,问道:“你们来就是给我这个任令?我偏不去做,能把我怎么着!还有,你们一再阻止我抓圆觉,到底是何居心,我看你们肯定是一伙的。”

    “啧,你还挺谨慎的。”谢必安摇摇头笑道,说:“这阴间选人可是要经过累世的功德,能给阴间办事比你考公务员难多了。再者,你已经被内定成鬼使了,当不当随你,不过不当的话我也不敢保证有什么后果。不过我也劝你一句,你身上已经烙上了鬼帝图,这种荣耀的事都能便宜你,要是你不领情的话鬼帝大人可是脾气不好。”

    我并没在意他威胁我的话,反而注意到他说的什么鬼帝图。我身上从没被画过什么图,连个纹身都没有,要是他所说正确的话莫非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后背才有的恐怖人像就是鬼帝图?那他们还真的可能是无常鬼。

    谢必安见我有些动摇,笑道:“给你画鬼帝图的正是鬼帝大人本人,他觉得只有你才能胜任鬼使这个职位。接受吧,这是你的命。”

    他说完就消失不见,紧接着范无救也随之而去。

    这一晚,我久久不能入睡,不知道是近来睡得多了还是被谢必安的话吓到了。半夜,我来到卫生间,再次看看自己。

    身上的阴气在一缕缕地飘着,似乎比刚开始的时候有所浓重,我的眼睛变得比平时浑浊了不少,其他都还算正常。

    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自己,我真不知道我该如何选择。我没想到家里会有传家的《玄文密录》,没想到我会涉足到灵异事件,没想到会解开612宿舍的谜团,更没想到这一切都似乎关系到一个常人所不能容忍的邪教。

    该怎么办?难道就像谢必安所说这就是我的命?还是我打破顾虑踏踏实实地做一个正常人?

    去他妈的鬼帝图!去他妈的鬼使!去他妈的阴间!

    这一刻,我生气了,心中的怒火在燃烧着,我是一个新时代的青年,我有我自己想要的生活,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挠我的追求。我就是我,我是郑少鸿!谢必安范无救,你们下次胆敢来对我一派胡言我一定要让你们尝尝小爷的拳头!

    有了想法,就要付诸行动。第二天一大早吃过了早饭我就走出门去,我现在刚毕业,还没有什么工作,生活的第一步就是生存,我决定找一个好工作让家里放心。

    今天外面有些阴沉,但空气中却传来淡淡的清新,也许是山上下了雨,给城市中带来了夏日里难得的舒适。

    我们家是一个小县城,地方不大,也没有什么大的公司工厂,要想找一个好工作要么找个可靠的民企当个小职员,要么就是努力看书考个事业编。

    学习了这么多年,说实话也是学够了,当然兴趣读物除外。我走在大街上看着还算繁华的街道有点迷茫,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就连最近的公司也在郊区,而且也没看到他们发布什么招聘信息。

    这可愁坏了我。

    城市的中央也是最繁华的地方叫十字街,这里有最大的购物百货,有罪繁荣的步行街,总之,这里就是一个商业中心,一切都围绕着这里来布置建设。

    走在步行街里,看着两侧热闹的商铺,我心里也合计想做点买卖。一想到做买卖我就想起了谢必安说过的话,他让我开旅店。

    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想,在我们这里旅店说的好听叫旅店,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提供非正常关系的场所,是助长负面思想的巢穴。

    这话虽然有点上纲上线,但是我还真得承认开旅店比较赚钱。不过我可没那么多的成本,家里也不会同意我这没什么社会经验的毕业生趟那浑水。

    我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旁边有个人在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