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阴间传说

    更新时间:2016-10-31 13:57:11本章字数:3028字

    老田头的爽快让我很感动,可能是因为我是郑长青的孙子,也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吃阴间饭的,总之现在来看他是愿意帮助我的。

    可是,我依旧没想好是否遵从谢必安的意见。

    “你这孩子,怎么就没个男人的劲儿呢,这有什么犹豫的,该做就做,反正也跑不了你。”

    我叹了口气,说:“这事太大,我得和家里商量商量。”

    老田头嘬了口茶,没说话,只是眯着眼看着我。

    “怎么了大爷?”我被他看的浑身不舒服就问了一句。

    “这样吧,我看时候也不早了,咱爷俩找个地方吃口饭,有些事我得先给你交代明白,省得以后吃阴差的亏,那帮鬼东西,少不了忽悠你这愣头青。”他说完就让我起身跟他下楼,到了一楼的吧台也不结账,服务员也没朝他要。

    我心里是直打鼓,也不知道这老头子是这里的熟客还是怎么着,万一人家纠缠我结账可就真操蛋了。

    好在我们走出了茶楼,老田头不结账,也没人喊我们,就好像对我们无视一样。

    “大爷,这账......”

    “没事,大爷在这有会员卡,包了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敷衍我,不过他这岁数了想法还挺先进,肯定是个不差钱的人,不然也不会没事品茶,更不会要帮我垫付旅店的租金。

    步行街里面商铺很多,但是吃饭的地方没多少。要想吃饭,只能向北走出步行街来到老爷庙菜市场。菜市场的年头太久远,我只知道从我记事起就存在了,那时候大姑还经常带我到这里买菜什么的,临回来的时候总会问我“吃点啥,想要点啥”这样的话。

    老田头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我们穿过了卖菜的人群一直朝东面的出口走去,我合计他要带我到大厅去吃盒饭呢,结果他把我领到了附近的一家酒楼。

    这酒楼我以前还真没来过,我一个普通的孩子也不喝酒的,谁没事来这里。就像进茶楼一样,老田头和服务员打过招呼后带着我径直来到二楼的一个小包间。

    我们刚进屋,身后的服务员就跟了上来,问道:“两位要吃点什么?”老田头熟练地点了两道肉菜,随后又问我喜欢吃什么,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口味了,说吃什么都行。

    “那好吧,就先来四道菜,再来一瓶二锅头。”

    他说完我就赶紧摆摆手,说:“大爷我不喝酒。”

    老田头瞪了我一眼,嗔道:“学学你爷爷,三顿饭不离酒。”说完就让服务员去做菜。

    他也不言语,从兜里拿出一盒烟,递给我一根。

    烟这东西可是我三大忌讳中的一个,和喝酒算命是一个级别的,不过随着我对《玄文密录》的接触,这玄学一说当然就不反感了,反而很亲切。至于酒,倒是多少可以喝几口。

    三大忌讳有两个被破了,这烟也是我也后来学会了,只是平时很少抽。

    见老田头递给我,我要是不接下的话嘴里指不定说出什么话。我乖乖滴接过,放在桌上。

    “来,点上。”老田头热情地给我点烟,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吸了一口烟,通过肺部的循环缓缓吐出。

    “大爷,有什么要指导我的?”烟也抽了,我觉得该进入正题了。

    “大多数人排斥一种东西基本都是因为不了解,就好像保险一样,也不知道是从哪听说的也不知道自己明不明白保险合同,人家说保险是骗人的他也到处去说,这就是从众心理。过阴这行当也是如此,乍一听好像挺瘆人,但其实和上班一样。”

    老田头打开了话匣子,讲了一些他做过阴客时候的一些事。

    “早上起床,该干啥干啥,晚上睡觉,把鞋子一正一反放好,然后入睡,睡着之后魂魄就出体了,帮着阴差们给那些需要进阴间的鬼魂引路,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再回到身体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听明白了他所表达的,这还真是一个工作,只不过不是人去做,而是魂魄去做。

    这时候,服务员敲门进入,端上了两道菜和白酒。老田头拿过杯子给我倒了一杯,刺鼻的酒精气味顿时就涌进了我的鼻腔,呛得我咳嗽了两声。

    “嘿嘿,来,学着喝点。”

    我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辣的我赶紧吃了两口菜。老田头在一旁呵呵笑着,继续道:“其实像我们这种天生就吃阴间饭的人很多东西都是无师自通,自己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什么时候死都是心里有数的。”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么神奇的事情,远比网上那些神乎其神的小说神奇多了。想想也对,一个给阴间办事的人好歹也有机会看自己的生死簿。

    “我年轻时候还当过兵,当兵的时候到了外地,所以这过阴的本事就暂时消失了,等复原之后回到了北城,它有自己出现了。有些事还真就这么有意思,从出生起就是命中注定的。”

    “那大爷你肯定去过阴间了?”我问了一句。其实相比他那些经历,我更在意的是谢必安和范无救两个鬼东西说的会不会是假的。

    老田头重重点点头,说:“去过三次,是临时抽调,帮着押送一批游魂。”

    “一批游魂?”

    “对,那是七六年的八月份。”说到这里,老田头看了我一眼。

    七六年八月发生了什么我还真不知道,但我清楚七六年的时候发生了唐山大地震这个惨案。我倒吸一口凉气,问道:“大爷是押送唐山地震的那批死者?”

    “是啊,那场面,哎,太凄惨了。”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四十二分,在这一个看似平静的闷热的炎夏之夜,在我国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发生了里氏7.8级地震,造成大面积建筑倒塌,死伤无数。好端端的唐山市瞬间就变成了一篇废墟。

    我之前在网上也看过相关资料,据说,后续有一批救援的部队在晚上奔赴灾难现场,半路的时候上面突然下达指令所有车辆停止前进,所有人员立即闭眼不得向外看。

    当时有一个士兵,听到路边有大量的人车行动的声音,出于好奇就偷看了一眼,借给外面是漆黑一片。这就是网上流传的著名阴兵过境事件。

    虽然我对这件事是半信半疑,但现在老田头竟然说自己就参与了那次的押解任务,着实让我大吃一惊。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参与过类似的行动,前几年的四川汶川地震,估计也有这种大规模阴兵行动的事,只可惜那时候我已经退休了。”老田头的一阵感慨让我又产生了好奇,问道:“过阴的人也有退休的时候?”

    “那当然。”老田头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有滋有味地吃着,说:“别以为阳间六十岁退休,过阴客也是如此,退休后的过阴客就是我这样,所有能力消失,只不过凭着经验可以给人看看面相啥的,赚点零花钱而已。”

    “这事还挺玄乎的。”

    老田头鄙视了我一眼,说:“这哪算哪,又一次我还差点就进阎罗殿呢,可惜的是当时身上的钱不够,不然打点一下没准就见到了阎王。”

    我的嘴大大地张开,里面的肉团差点没掉出来,赶紧乱嚼一通,问:“阴间也流行这个?”

    “阳间有的阴间都有,等你以后肯定有机会到里面参观一下的,我估计你能见到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为什么?”

    老田头嘿嘿一笑,说:“你不是普通的过阴客,可是被烙上了鬼帝图的鬼使。听名字就很霸气,那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你是鬼帝的使者,比两位无常大人大了不是一丁半点,不然他们见了你还能客气吗?”

    我一合计也是,不管范无救怎么喜欢动手,但对我还真的没什么不敬的意思,那个谢必安就不用说了,从始至终基本都还算和气。没想到我还真的尝到了当官的甜头。

    老田头兴许是看到了我嘴角的笑意,端起了杯子就和我碰了一下。

    喝了这么几口酒,我的脑袋有些迷糊,虽然意识还挺清醒,但有些控制不住嘴巴了,问道:“对了大爷,这鬼帝是什么人,怎么以前都没听过啊,和那个神荼郁垒比起来谁大?”

    鬼帝其实是一个简称,共有五方鬼帝,东南西北中。阴间的最高神灵是天齐仁圣大帝,也就是封神榜中的黄飞虎,掌管五岳众神,阴间只不过是监管。而在阴间真正管事的则是酆都大帝,其下便是五方鬼帝。

    东方鬼帝是神荼郁垒哥俩,治桃芷山鬼门关;西方鬼帝赵文和与王真人,治潘冢山;北方鬼帝张衡杨云,治罗酆山;南方鬼帝杜子仁,治罗浮山;中央鬼帝周乞和稽康,治抱犊山。

    再往下就是罗酆六天,也就是六个守宫神。而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则是十殿阎王的天下了,剩下的都是给十个阎王爷们打工的,只不过有的在编,有的是合同工,还有临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