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开业

    更新时间:2016-10-31 16:49:23本章字数:3055字

    听完老田头简单的叙述,我已经有些迷迷糊糊,不是他没说明白,而是这白酒下了肚还真有些上了酒劲。

    我坐在那里晕的有些晃头,老田头看我已经差不多了问道:“怎么样,吃的还行不?”

    “挺好的,吃饱了,今天还是我第一次喝白酒,有点上头。”

    “呵呵,行了,要不我把你送回家,你把电话号码留给我,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就找你去,咱们看看有什么好地段。”

    也没太在意他的话,我们互相留了电话,我刚想起身,结果头一晕又坐了下来。老田头的酒量我不清楚,毕竟是第一次喝酒,只觉得他把我扶起送我下楼,剩下的一点记忆都没有。

    等到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老爸老妈已经上班去了,对于昨天的事我还只停留在从饭店出来,之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上午九点了,这时候老田头给我打了电话,说已经在楼下等我了。我一看这老头子还真挺认真,虽然现在还没下定决心吃阴间饭,但是人家昨天的盛情款待也不能就这么给我辜负了,还是下去看看吧。

    我快速地收拾好跑下了楼,看见老田头还是昨天的一身打扮,大热天的也不见他出汗。

    他带着我来到东面的郊区,这里人烟稀少,只有路过的车辆,周围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人家。

    “大爷,这里太偏僻了,开旅店业没什么客源啊。”

    老田头举起手在我头上敲了一下,说:“脑袋瓜子不开窍,谢必安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你这旅店根本就不是给活人的,而是专门收留过往的游魂野鬼和办事的阴间鬼差。你看那。”

    他指了指不远处,说:“那就是火葬场,我看旁边有一间废弃的小楼,不如就这得了,做什么都挺方便的。”

    我有点不乐意,心说我还没想好是不是要做着行当呢。还是那句话,吃了人家的怎么也得做做样子。走进那栋小楼才知道,整个楼房已经破败的不行了,估计用不了几年自己就得塌。

    “这是危房啊,太危险了。”我嘟囔了一句。

    “不不不。”老田头摇摇头说道,“这楼是一个村干部的,前两年火葬场从西面搬到这里,所以这楼也就荒废了,没看见上面写着嘛,此楼出售出租。”

    一眼望去,楼门口还真的有一张已经快被风雨霍霍地不成样子的出租广告。老田头二话不说拿出电话就打了一通,几句话就挂了电话。

    听他那意思已经成交了,不知道一年的租金要多少钱。

    “一年租金一万,我租了三年。”老田头看了我有点不上心的神情,说道:“你小子别不乐意,这里在阴间的鬼差眼里可是交通要道,方圆几十里都没个住宿的地方,你小子就等着赚钱吧。以后可别忘了把租金还给我。”

    “赚钱?”我楞了一下,这才想起关键问题,问道:“不会是冥币吧?”

    “冥币是给鬼花的,你是鬼啊?放心好了,阴间会根据比例让专门负责财务的人给你兑换成人民币打到你的卡上。”

    没想到现在阴间已经这么发达了,还能将冥币兑换成活人用的纸币,只不过我也没留下什么银行卡号啊。

    “可是,谢必安没管我要卡号啊?”

    “放心好了,到时候会给你的,少说你一年也能赚个十来万。你可想好了,房子我就要租了,以后可千万别后悔。最后问你一句,到底想不想吃阴间饭?”

    他说的无比认真,思来想去似乎这行当也没什么太大的危险,而且一年十来万的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的,当下我一咬牙就同意了下来。

    只是我没料到,虽然收入不错,但我所做的工作却有些束手束脚的。

    想必是老田头早有准备,带我来到那位租楼的村干部家付了租金。我们出来后他又让我好好恶补一下玄门的知识,以后肯定有用,这期间他则是帮我联系人给这栋楼好好的装修一下。

    一个月的时间说过去就过去,这段时间家里三番五次催促我找个工作,时不时和还爆发一些家庭战争,这也难怪,我好歹也是大学毕业,不过赶上了金融危机这工作一点都不好找。还有现在大城市的房价太贵,我该怎么打拼才能把买房子的首付攒出来啊。

    没办法,只好回家来谋生。可是又赶上阴间给我下了任令,现在和家里说出实情又担心他们把我当成神经病,哎,真是难受。等旅店装修好了我就说帮朋友照看旅店打发他们,现在能想到的借口中,只有这一条比较靠谱,以后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老田头给我打了电话,说基本已经装修完毕,剩下的就是想一个旅店的名字,对于起名的事情我一向头疼,就说:“大爷你想吧,我想不好。”

    他倒是无所谓,说:“好,那就叫来吧来吧旅店,去吧去吧旅店,你看怎么样?”

    他这是明显的逼我啊,好吧,我沉思了一会,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他叫卢杰,卢家就是做阴阳买卖的,还记得卢家有一个往昔茶楼,要么我这旅店业叫往昔吧。

    往昔往昔,皆为往昔,逝者已矣,来生再聚。

    “就叫‘往昔旅店’吧。”我沉声说道。

    “嗯,不错,你小子还有情有义的,心里还惦记着卢杰,很好,随你爷爷。”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又过了一周,老田头把我叫了出来,说牌匾已经做好了,要不要操办一下。我一听就乐了,难道要告诉亲戚朋友我开了家招待死人的旅店,大家没事来捧场?

    就这样,我的往昔旅店悄悄地开张了,不过当天晚上老田头却把我留了下来,说是活人没必要叫来捧场,但是这阴间的广告还是要做的。

    我合计都已经开张了现在才想起这事是不是有点晚啊,老田头说正好。因为阳间死人头七后还魂,然后到阴间,也就是说阴阳两界有一个七天的时间差。

    好吧,我听他的了。

    老田头已经准备妥当,似乎对我意见的征询只是一个形式,不过对此我也不那么在意。

    五十斤的手打的冥币,十大包手工包的元宝,五捆三尺长的高香。这些东西放在旅店的门口,老田头招呼我拿出两捆香插在正门两侧,然后自己拿出一大张黄纸,上面写着类似谢必安给我任令的那种字体。

    “大爷,忘了问了,你写的是哪国字啊?虽然以前没见过,但是我认得。”我问道。

    “中国字啊,不过是专门给鬼看的,学名叫殄文,你认得也很正常,毕竟是鬼使嘛。”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纸铺开,然后转过头说:“一会我就烧了这纸,你呢就将香点好。剩下的那三捆给来往的阴差,记住了可别给错了。”

    “好嘞。”

    老田头点着了纸,我立刻就燃起了香,等我回过身的时候看到陆陆续续的有模糊的人影在靠近,纷纷围在旅店的周围。从他们身上的黑气就可以判断出都是些过往的游魂。

    “我看不见他们,剩下就靠你自己了。”老田头小声对我说。

    “路过的老少爷大姐妹妹们,今天‘往昔旅店’正式开张了,以后还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啊。”我这么吆喝了一声。

    “好了,把冥币都烧了吧。”

    期初我是一张一张的烧,老田头看不过,几下子就把那五十斤的冥币烧了起来,这火势极其凶猛,我赶紧离得远远的。

    也不知道是由于时间的关系还是来往的游魂不断聚集,我眼中他们的形象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多。很快太阳完全落山,周围陷入漆黑一片,可是我这里却是灯火通明,我看了一眼觉得非常热闹。

    不大会的功夫,我看见了几个和那些游魂穿着不一样的几个鬼靠近我。他们的装束都一样,一身的黑色西服,腰里还挂着长刀,有点古今结合的意思。我合计他们就是阴间鬼差了吧。

    不等我问话,其中一个就先开了口:“小子,你这是做什么生意,有营业执照吗?”

    哎我操,这话问的我顿时就一片茫然,对啊,我没有营业执照啊。

    老田头看我有点发愣,问道:“怎么了?”

    “鬼差大人找我要营业执照,你放哪了?”我胡乱说了这么一句,生怕被发现没有执照挨罚。

    “哼,不识好歹。”老田头说完一把就掀起了我的衣服,将我的后背对准了他们,怒道:“几个不识货的还不好好看看,这是信任的北城鬼使大人,要什么执照?”

    我被他的举动弄的手足无措的,回头一看那几个阴差还真都面露惧色,纷纷低头认错:“不知是鬼使大人,小的有眼无珠,请大人见谅。”

    唉我去,原来这也好使!有身份的人果然不需要什么证件啊,直接亮出身份就万事大吉了。

    穿好了衣服我还挺客气,笑道:“几位想必是累了吧,不如到里面去坐会吧,一些茶水还是有的。”我将高香依次分给了他们,而他们也有点受宠若惊,然后进到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