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鬼玺

    更新时间:2016-10-31 20:21:34本章字数:2791字

    说来也奇怪,我把高香递给了他们,他们并不是直接接过去,而是两手一晃,我手上的香烟立刻就一股脑地钻到他们的鼻子里,看着他们忘我而又专注的表情好像抽大烟一样。

    没一会的功夫高香就燃烧完毕,他们也重重地打了饱嗝,然后笑嘻嘻地进到了旅店。

    有了阴差的进入和之前他们对我的客气劲儿,似乎这些鬼物也想到了我身份的不一般,纷纷从冥币的灰烬中取一些财务装在兜里。有的围着旅店转转,有的在门口向里面看,估计是害怕里面的阴差所以不肯进去。

    招待了有一会,周围虽然围满了游魂野鬼,但除了那几个阴差还真的没一个敢靠近的,希望以后旅店正式住宿的时候别出现这种情况,不然我这生意是没办法做了。

    忙到了大约晚上十一点,家里已经打了不止一遍电话催我回去,我看今天的宣传也差不多了,就问老田头能不能就此结束,他说能,不过明天还有很多事交代我一下。

    这一天算是过去了,到了家和爸妈解释朋友旅店开业,我一直在帮忙,从今以后就是那的经理,帮他打理生意。开始的时候他们还都不信,第一不信我能有这么仗义的朋友,第二不信我能搭理好生意,虽然是一个没太多事的所谓的经理。

    经过一顿解释又让老田头打电话简单说一下,我爸妈才算是放心,也觉得是儿子有了出息。

    这一夜许是太累的原因,躺在床上我就睡着了,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都觉得睡得爽极了。不过,期间我却做了一个梦,似真似幻的。

    我梦见了谢必安和范无救两个家伙出现在往昔旅店门口,老田头不在,就我一个人在那。他们进屋后双双向我道喜,同时也表示阴间也很满意,让我以后好好干,升官发财是肯定的。

    扯淡,你们这两个人做了几百年的鬼了也不见什么升官发财,少和我套近乎。范无救依旧是那种冰冷的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谢必安却神秘兮兮地说希望我最好找一个徒弟,因为老田头虽然能给我一定的指导性建议,但是毕竟已经不能吃阴间饭了,不方便。

    他让我找一个年轻点的最好傻头傻脑的,这种人就算知道是在吃阴间饭也很少背叛,等找到以后让我交给他开慧眼的方法,这样他就可以帮我搭理旅店的生意了,而我呢则是跟着谢必安熟悉阴差的工作。

    谢必安一直安慰着我,不断的捧我,我则是不停抬杠,最后他说完了正事给了我一个小包裹,说:“鬼使大人,这里面装的可是你的印绶,是鬼帝大人赐下来让我交给你的。以后如果需要阴兵给送什么东西,只要盖上印绶就会畅通无阻。”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问:“你总说鬼帝鬼帝的,到底是哪方的鬼帝?和给我画鬼帝图的是不是一个大人?”

    谢必安楞了一下,我看着他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猜到他并不是不想说,而是真的不知道,这可真奇怪。

    “哎,你也别打听了,等以后有机会你可以到下面问个清楚。虽然我是十大鬼将之一,但是吧,哥们的权限还没那么大,只能执行命令。”

    也不知道这是他感慨的还是捧我的话,总之就这么把我这个问题给回答了。从老田头那里我知道,这阴间的事能不问就不问,他说就和政府机关部门一样,该你知道的你就能知道,不该你知道的你也别瞎问。言多必失没什么必要,多看多做多想就得了。

    那些个公仆是不是这样我不清楚,反正让我控制住自己的嘴还是可以的。

    想了这些之后,我的意识逐渐清醒了过来,知道是睡醒了,准备起身穿衣服的时候,忽然腰间有个什么东西嗝了一下,低头一看,尼玛啊,这不是梦里谢必安给我的印绶吗?

    靠,原来不是梦,去你二大爷的谢必安!

    说到印绶,除了在电视中看过之外还真的没见过实物,慢慢打开外面包裹的丝绸,很快印绶出现在我眼前。

    这个印绶,通体黑色,一掌的见方,高约五寸,上面雕的是一只猛虎,活灵活现的。忽然间我想了起来,这猛虎雕像似乎和那只鬼帝坐下的猛虎相近,乖乖,还真挺吓人的。虽然当时没看清那只巨兽的样子,但是和这印玺上的老虎给人同样的感觉——威严和肃杀。

    穿好衣服之后,我拿出一张白纸,下意识地将印绶盖在了上面,令人称奇的是虽然没有印泥,但是上面的字印在了纸上,“鬼使玉玺”四个大字赫然印在了纸上。

    这四个字不是汉字,而是昨天老田头说的殄文,好家伙看这四个字就有一种压力,似乎有唯命是从的感觉。

    真没想到我现在也牛逼起来了,虽然对活人没什么作用,但是哥可是掌管着北城这几十万人口的鬼使,哪个阴差见了我不得点头哈腰的。

    啧啧啧,我拿着印绶一边端详着一边幻想着,以后一定要好好做,等和下面混熟了就看看我爷爷奶奶还在没在下面,到时候给他们安排个环境优雅又安静的地方,让他们把活着的时候没享受到的福气好好享受一遍,也好尽尽我这孙子的孝心。

    也许我的转变有点快,不过当鬼玺拿在手里的那一刻,确实有一种天下唯我独尊的想法,怪不得人人都想当官,原来这种感觉还真的不错。

    不过有一个问题出现了,既然这印绶是真实的,那么也就是说谢必安让我收徒弟的事也是真的。

    吃过了饭,我给老田头打了电话,询问了一下这方面的事。

    老田头说:“这种情况我还真没遇到过,不过首先得恭喜你了,没想到竟然能得到这种宝贝,这可比什么金银财宝实用多了。”

    “怎么个实用法?”我好奇的一问。

    “只有鬼将以上级别的正神才有印绶,而且印绶越大就代表权势越大,我记得见过一次谢必安的印绶,也就是和现在的单位印章差不多大。据我估计,你这个没准还能调动阴兵。”

    我操,调动阴兵?我调动阴兵干嘛,难不成还造反?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的内心深处还真的很向往领兵打仗的场景,手持烈焰长枪,脚踏千里良驹,一声号令百万雄兵齐冲锋,这是何等的气势。

    可惜,谢必安自始至终都没和我提过什么领兵的事,只是说抓抓游魂啊,治治恶鬼的,要是我随意鼓捣印绶的话没准就容易被扣上兴兵造反的帽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略有惋惜地跳过这个话题,仔细听着老田头说的徒弟应该具备的条件。

    正常来说,过阴客都是天生的,不需要收什么徒弟,既然阴间给了我这个任务,那么我就得完成,收徒的条件还是参考道门比较合适。

    首先,就像谢必安所说,找一个傻头傻脑的人,这种人往往忠心耿耿,不会出卖任何人,而且非常勤劳朴实认学。

    其次,那就是有道骨或者有些灵根的人,这种人可遇不可求,老田头劝我可以发布招聘信息从中选取。至于什么叫道骨和灵根,这个则是需要他来帮我把关了。

    最后一点,这个人最好是孤儿,无依无靠,这样不能能够随时帮我看店,更不会轻易走漏消息,把这种事关天机的事情说出去的话少说折寿,重则立毙。

    “行了,时候不早了,咱们往昔旅店见。另外把鬼玺也带来,这东西最好放在店里,牢靠。”

    我到了往昔旅店,老田头已经在等我了,见我之后他笑道:“咱们进去再说。”

    旅店的钥匙有两把,我和老田头一人一把,开门后打开了灯老田头迫不及待地就要看印绶。当我拿出来之后他倒吸一口凉气,双手都变得有些哆嗦。

    我知道像他这种成年后就开始过阴的人对阴间总有些亲近,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激动,还以为他依旧像往常一样做什么事都不慌不忙胸有成竹呢。

    “这......你小子,这哪是什么印绶啊,这分明就是鬼玺!”老田头已经按捺不住内心中的狂喜,发疯似的抓着我的手臂说,“你小子,到底做了什么?怎么就让鬼帝这么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