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杀人不偿命

    更新时间:2016-11-14 16:24:42本章字数:3028字

    圆觉是个狡猾的人,而且不择手段,正当我以为他就要带着王晓婉来的时候他却在电话里说换个地点。

    他的这种做法我在电视剧里见过,频繁的变换见面地点代表着对方担心警察事先布局,只是用在了圆觉的身上好似不那么恰当。既然天道会的势力那么隐蔽和庞大,那怎么还会担心他们呢?

    他说的下一个地点也在西面,只是距离这里有些偏僻,现在大半夜的更不容易打车。

    “你放心,一会会有人接你,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就保证那小妮子的安全。”

    圆觉挂断了电话,我又有些烦躁地等了二十分钟,一辆黑色桑塔纳停在了后山下。我一见就猜到是圆觉的人,钻进车里也没说话,司机也是闭口不言。

    我是一个天生的路痴,一条路要反复走上几次才会记得路线,尤其是在晚上,黑灯瞎火的很难辨别地点。

    司机七拐八拐,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大空场里。

    这地方我以前来过一次,叫双龙寺。东面是一个大的停车场,紧挨着的西面立着涂满红色仿古漆的牌坊,写着双龙寺三个字。再往西就是一条石阶路,通到一座不高的山上。一路上有不少的佛像供人朝拜,虽然比不上闾山、青岩寺等闻名全国的朝拜圣地,但也不算是人迹罕至。而且距离北城主要景点都不算远,加之周围有不少的农家院,所以来的有课也还算是可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圆觉选择了这个地方,莫非是人烟稀少又是佛门清静之地?

    下了车,司机就开车而去。在我的印象中,双龙寺的停车场是没有灯光的,可是,现在却灯火辉煌,一圈的路灯将这里照得和舞台似的,不知道是早就被政府规划新按的还是天道会的人为了今天的事情故意准备的。

    我四下打量着周围,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呼,望过去一看,两个人影从黑暗的角落中走出。

    “郑少鸿!”

    那身影我认识,正是王晓婉。此时她也没被束缚着,见到我之后连忙跑了过来,一把就将我抱住。

    这是本屌丝第一次被这么漂亮的女孩抱着,在感受男女身体差异带来的一丝快感之外,也发现了她瘦了不少,估计在圆觉手里已经有几天了。

    “没事吧?”我问道。

    王晓婉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我轻轻摇摇头。

    我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就算是受到一些虐待也不会再这种情况说,担心我在对付圆觉的时候心不静。要是问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

    那个人影就是圆觉,他从黑暗中走出,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看得出来,他虽然口口声声说被慈悲寺的方丈赶了出来,但分明给人一种更加自由的感觉,想必现在一定无所顾忌地从事非法活动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上次被你占了点便宜,但我还真没想到你能自己过来,怎么就那么自信?”圆觉玩味地笑道,看着让人作呕。

    我扫视了一眼他身后,并没有发现藏着什么人,心里也是有点惊讶,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他就有对付我的方法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也是刚刚了解鬼使状态不久,老田头不可能透露出去。

    “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咱们就开打!”我一边摩擦着身体,让自己热起来一边朝他走去。

    圆觉也似乎是有恃无恐,也向我走了过来。

    “上次算你小子命大,要不是上面有命令放你一马你还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哼哼,这次可没那么幸运了。”

    天道会的高层让他放过我?我只记得在我昏迷的最后时刻,除了黑白无常就是他这秃驴,莫非是临时接到了通知?我不知道我竟然在天道会还挂了名号,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

    不过现在也不是弄清楚这些事的时候,只要弄掉圆觉和尚就算完事,剩下的我也不想管了,这天底下不公的事情太多,要不是因为卢杰和王晓婉我也不至于查到慈悲寺里的圆觉。

    十几米的距离眨眼就走完,我借着灯光快步来到了圆觉的身前,二话不说就挥出一拳。

    圆觉反应不慢,就算是年龄比我大,光线也不好,也丝毫没影响他躲过我的攻击。

    对待他,我也没想一两下就放倒他,再怎么说也是天道会的一个人物。

    “哈!”圆觉躲过之后趁机踢出一脚,我顺势转身一掌就拨开了他的腿,正准备再来一击的时候忽然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对劲。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条蜈蚣在身上爬行一样,既瘙痒,又有些刺痛,皮肤传达给大脑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危险。

    我眼睛盯着圆觉,正想用手挠一挠,结果圆觉却抓住这个空档一拳挥了过来。

    这一拳,速度极快,要是在白天或者光线好的话我肯定能够躲开,可是周围都是灯光,一方面看着有些刺眼,另一方面被他的影子罩了起来。于是,我就理所当然地被打在了脸上。

    我迷迷糊糊地躺在了地上,耳朵里传来了王晓婉的惊呼,可是现在还不是退缩的时候。被这秃驴打了之后虽然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但是这反而激发出了我心里的怒火。

    我做着深呼吸缓缓站起来,看着圆觉一脸得意的笑火气更大,此时也不想管太多,只是想一门心思干掉这个家伙。

    “去你大爷的!”站起身,我毫不犹豫地就冲了过去。尽管有些莽撞,但是脑子里却出奇的平静,甚至都想好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集中攻防转换的动作。

    也正是由于这种模拟,让我很快就占到了便宜。

    圆觉见我冲了过去,一脚就踹了过来。在他抬脚的瞬间我一记转身躲了过去,同时顺势双手就抱住了他。在惯性和我腰力的作用下将他抱了起来,脚下把他的支撑脚用力一踹,圆觉就飞了出去。

    这算是我第二次看见人飞出去的效果,第一次就是在慈悲寺那间密室内,只是两者的对象不同罢了,一个是冥骨作用下的亡灵,一个则是活生生的人。

    “噗通”一声,圆觉狠狠摔在了地上,我立刻就冲了过去,还没等他站起身就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

    一声嘶吼,我知道圆觉是真的被打疼了,切不说我这一脚的力道有多大,光是踹过去的部位就足够他难受一阵子了。

    “去死!”我拎着圆觉的衣领,硬生生地把他拽了起来,一记重拳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我看的清楚,现在的圆觉已经鼻涕血水顺着脸颊流淌着,虽然有点恶心,但是我心里的怒火才刚刚发泄。

    一连三拳打得他连话都说不出,睁着已经被打肿了的眼睛呆呆地看着我。

    “郑少鸿!别打了,会出人命的!”王晓婉跑到我身边拉着我的胳膊说。

    “他们天道会的势力庞大,就算把他送进了局子也能轻易就出来继续祸害人的。那样的话卢杰的命谁来偿?”我一把甩开王晓婉拳风化掌,对着圆觉的喉咙就劈了下去。

    鲜血从他的嘴角打量流出,沿着我的手臂缓缓流下。

    我将圆觉仍在了地上,似乎有些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总想找个地方释放一下。

    “他已经死了......”王晓婉颤抖着试探了圆觉的鼻息对我说道。

    “死有余辜。”我淡淡地说着,面对自己的第一次杀人丝毫没有害怕,甚至还带着一丝的冷酷。这种害人的东西留在世上一天都将会给无数的家庭带来厄运。

    正当我准备带着王晓婉回去的时候,忽然发现从远处飘来一股庞大的阴气。

    这种程度的阴气,还是我第一次遇到,我立刻就警觉了起来。

    很快,我终于知道那些阴气是什么了。

    一共十三人,不,是十三个阴兵,他们身穿铠甲手持戈戟站在我的对面。领头的右手握着腰间的宝剑,左手拖着类似鬼玺的物件,只是比我的要小上很多。

    那领头的阴兵看了一眼王晓婉,我顿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向他点过头之后他们便飞速朝东面飞去,我知道这些阴兵肯定是到我的旅店等我去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一下,对王晓婉说道:“你没事吧?”

    王晓婉点点头,说:“他......”

    她看了眼圆觉的尸体,眼中闪着泪光,看来是吓坏了。

    “没事,有人会帮我解决的,要是你这里没有亲戚朋友的话我就帮你找个旅店,然后明天送你回去吧。”

    听我这么说,王晓婉使劲地点头,那种迫不及待想回家的心情表露的一览无余。

    等我回到往昔旅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这一路上连个车都没碰到,还好到了市区遇到了跑夜班的出租车,将王晓婉安顿好之后我才打车回去。

    往昔旅店外围了不少的游魂,门口站着几个阴兵。我头都没抬就走了进去,正好见到老田头布满焦急的老脸。

    看我回来,他也什么都没说,自顾自地走到了门口抽起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