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收徒

    更新时间:2016-11-15 18:45:40本章字数:3047字

    屋子里站满了阴兵,有两个还守在了二楼楼梯口。

    “鬼使大人,小的奉命传达消息。”领头的阴兵从怀里拿出一张打印纸给我。

    我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地府委员会”的字样,右下角是印玺盖的章。看了一眼内容后,我有点吃惊。

    信上说我由于违反了阴间的规定,私自处罚阳间人,所以经过地府委员会的讨论和研究,决定将我的俸禄减半,并且禁止我参与到任何关于阴阳两界的事物,为期三个月。

    我只听说过十殿阎罗,这个地府委员会是个什么鬼?

    那领头的阴兵解释说:“委员会是专门处理阴间内部人员的事情,下属有人事部、赏罚部、执法部等几个部门组成,算得上是一个队内部人员监督管理的机构,每四年由公职人员投票选出新一届委员会成员。”

    嘿笑之后我有点哑然,我这边刚杀了圆觉,紧接着那边就来人给我下了处罚,恐怕这纸信是早就定好了的吧。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我没说出来。合计还真被老田头给说着了,这地府里道道儿还真不少。

    “我明白了,阴兵大哥若是方便的话不如和兄弟们在我这里歇息片刻,长途跋涉多有劳累,我郑少鸿触犯条例还劳烦阴兵大哥来通报,真是对不住。”我装的一脸的客气,不过对我自己的演技还是比较认可的,相信他们看不出我的破绽。

    那领兵的推辞几句就带着手下离开了,他们前脚走了,我后脚就来到了老田头身边。

    “咋回事?”他问道。

    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之后,老头子一阵的咋舌。

    “哎,既然这样我看咱们还是先歇业三个月,就当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把该准备的都准备了,你自己也得多熟悉熟悉业务,总不能让我老头子陪你一辈子吧。”

    这一晚我们不在接客,已经订好房的顾客也都退回了押金请了出去。按照老田头的意思我先找一个徒弟,然后让他和老田头一起打理旅店,这样也算有个照应。而我则是抓紧时间熟悉一下鬼使的业务,为此老田头还专门不遗余力地将过阴客每天的工作内容写给我看。

    虽然鬼使和过阴客的工作有所区别,但是也算是互通。

    第二天天刚亮,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就听见手机响了起来,胡乱接通之后那边竟然是一个来应聘的。为了不耽误把王晓婉送回去我把面试的时间定在了下午两点,那时候我也能恢复一下精神和体力。

    我兜里还有三百多块钱,拿出一百给王晓婉买了车票,并且告诉了姜琼月去接站。在千恩万谢之后王晓婉上了车,和我挥手而别。相比她而言,我觉得姜琼月更应该是圆觉绑架的对象,毕竟我们是先认识的,对于他的选择我实在分析不出个原因。也许就是个神经病吧。

    吃过了中午饭,我翻着手里老田头的笔记看得饶有兴致,这时门口走进来两个人,抬头一看是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傻里傻气的少年。

    “请问是郑老板吧?”妇女问道。

    “你是......”

    “我们就是来应聘的,这时我儿子,叫韩晨,来当服务员的就是他。”

    他们走进了屋子我才看清这个叫韩晨的长得什么样,一米八的大个子,虎头虎脑的,嘴上一直挂着憨笑,小眼睛眯成了缝,脸上还有不少的青春美丽疙瘩痘。韩晨,寒碜,两个词确实有些靠谱。

    这形象在一般的地方还真难找到工作,不过我这里可不能一概而论,看他的形象我觉得还不错,只是不知道是否符合当我徒弟的其他条件。

    “你好韩晨,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比如以前的工作,学历等等方面。”我问道。

    韩晨没来得及开口,那妇女抢先一步说:“他是我儿子,今年十九了,人挺老实憨厚的,心眼不坏,而且任劳任怨。没上过什么学,一直在家帮家里种地。”

    妇女说着脸有些发红,两只手搓来搓去的,我觉得事情似乎没她说的那么简单,一个正是年华的男孩要么在社会上混,要么在学校学习,他怎么还一直在家里种地?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孩子脑袋有问题,不适合上学,或者经常被人欺负,家里也只好把他留在家干农活了。

    “实话和你说吧大姐,我这家店非同一般,相信从地理位置上就能看出些端倪吧?”我说的很隐晦,毕竟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但他们有权知道其中的一些隐情,知情权嘛。

    “知道知道。”妇女频频点头,笑道:“咱家也是这附近庄屯的,从这路过的时候就能看见老板这家店,能把女店开到这的其实私下里也琢磨过。不瞒你说,我这孩子吧打小就能看到些啥玩意,找了几个算命先生看都说是什么阴阳眼,得跟着高人学才行,普通人接受不了他。”

    听到了这我顿时就对这个韩晨产生了兴趣,好像非常符合我收徒的条件,从他傻气的样子来看只要不让他接触那些所谓的聪明人也不会出卖我,这种人只要认定了别人对他的好,不管软硬都不会背叛,只是对他的智商有些担心,要真的是有人想利用他来对付我的话只要方法得当也不是没有空子。尤其在我认识了天道会实力之后,他们要想报复必定不择手段。

    我看了一眼韩晨,他还在那里憨笑着,说道:“这孩子还不错,既然你们都有了一些思想准备那今天就来上班吧,不过有试用期是一个月,试用期月薪一千五,转正后一千八,供吃住,你看怎么样?”

    似乎我开的条件大大超乎了妇女的想象,乐得她都合不拢嘴了。妇女走了,临走时还嘱咐韩晨要听我的话,多干活少叫累。看得出来,正是我的一句话让他们一家子都觉得幸福了。

    屋里就剩下我两个人,我让韩晨坐下,问道:“韩晨,你能看见鬼?”

    韩晨点头笑道:“嗯呢,打小就能看见,吓死我了。不过后来我就拿着铁锹打他们,现在不害怕了。”

    我呵呵一笑,说:“你以后就跟我学,我教你本事,要是做的好的话这家店就交给你来打理,你看怎么样?”

    “啊?”韩晨非常惊讶,嘴里参差不齐的黄牙立刻就露了出来,说:“真的啊?哎呀太好了!谢谢老板!”

    说完,韩晨竟然噗通跪在了地上不停地朝我磕头。

    我是受宠若惊,在年龄上我也大不了他几岁,受此大礼确实吓了一大跳,刚刚把他扶起来老田头就进来了。

    “哟呵,怎么了这是?”他问道。

    我把收韩晨当徒弟的事和他说了一遍,老田头听了也很高兴亲自沏了一杯茶放在了韩晨手上,说:“孩子,以后我就是你大爷,他就是你师父,来给你师父敬杯茶。”

    韩晨很听话地接过了茶递给了我。

    “臭小子,没大没小的。”老田头将简单的拜师礼和他说了一遍,结果他一句话都没记住,气的老田头一句话就给概括了:“跪下喊师父!”

    我被老田头按在了座位上,接过茶后象征性的抿了一口,然后把韩晨扶了起来。

    “韩晨,记住我的话,以后不管是谁,不管用什么手段,千万不能把咱们的工作告诉别人,不然会招来杀身之祸,要是有人问你是干什么的,你就说在我这当跟班的小弟。明白吗?”

    韩晨重重点了下头,说:“师父,我知道我笨,但是你放心,我肯定听你的话!别人谁都不好使!”

    老田头哈哈大笑,摸着韩晨的头说:“好小子,以后老头子教你一身本事,想学吗?”

    “不学,我跟师父学!”

    这一天让我有些难得的轻松,至少在经历了卢杰死亡之后没这么开心过了。韩晨是个好孩子,虽然人有点犯傻,但这种真正的纯真和友善在当下确实是千金难求的。

    旅店暂时停业,晚上也没什么事,但我轻易还不能回家,不然他们又该问这问那担心我丢了工作。白天我和韩晨一起学习阴阳知识,有时候我也会教他一些功夫来防身,晚上的时候我们一起打坐来提高自己的心境。

    我有意地控制着自己的脾气,然后让韩晨观察我的阴气,正如老田头的猜测,当我心情非常平静的时候我身上的阴气是最弱的,但也高出普通人一截。不过这已经让我很满足了,至少对鬼使状态又多了一些了解。

    本来想轻松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岂料一个月之后那两个让我看着就来气的家伙再次出现在了我面前。

    韩晨和老田头在一楼打闹,我坐在二楼床边,看着眼前的谢必安和范无救问道:“你们来是什么意思?这一个月来好像没犯什么事吧?”

    “呵呵。”谢必安还是那副友善的鬼脸,说:“鬼使大人别生气了,上次也只不过是走个形式,不然换了别人的话早就偿命了。那道文书只不过是为了堵住一些同僚的嘴而已,大人别往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