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阴阳之事

    更新时间:2016-11-16 16:44:50本章字数:3021字

    杀了圆觉不得不说是天道会实力的再一次认证,从事发至今,没有一个人来询问我这件事的始末,肯定是他们的人讲事情压了下来,至于他的尸体肯定也会处理得很好。

    可是,谢必安和范无救的出现让我再一次想起慈悲寺那天的事情,不由得对他们心生厌恶。

    “你们今天来有什么指示啊?”我没好气儿地问道,心想他们也说不出什么玩意来,无非就是给我个提醒,什么鬼使的职能啊,我应该怎么去做之类的。不过这次我还真的是猜错了。

    “鬼使大人心胸宽广,海纳百川,肯定不会对之前的事情过分执着。我们哥俩今天来呢是有件事和大人商量一下。”

    谢必安说着就把今天来找我的目的讲了出来,听完之后我有点意外,没想到他们还真有办实事的时候。

    他们这次来是想带着我全面熟悉我的工作,和其他过阴客的工作的,一个是让我了解一下阴间办事的流程,第二则是让我监督到阳间办事的阴兵鬼差。

    这种工作我很喜欢,因为听上去也不累,就是没事溜达溜达,偶尔查看一下阴兵的工作,很轻松。至于我的往昔旅店则是按照之前下发的通知,在两个月后重新营业。

    “哦,这样啊。”我假意琢磨着,说:“那咱们从哪开始呢?”

    “大人请看。”谢必安拿出一本书递给我,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着的是《鬼使工作笔记》,里面的内容非常丰富,包括阴差是如何接送死人,阴兵如何押送亡魂到城隍庙,人死之后经历的地点和各个相关区域的办公内容,最后一直到十殿阎罗审判为止。

    “当然,大人的工作只是监督查看阳间的内容,从城隍庙开始之后的事情只要了解下就行了,因为大人最主要的就是缉拿在阳间作乱的鬼物。”谢必安补充一句道。

    “那要是有活人和阴间有所勾当的话我该怎么办?”想到天道会的事,我不得不再次确认一下,既然我是阴间在阳间的代言人,那就有责任去管一管那些犯了规定的活人,不然阴间就乌烟瘴气的了。

    “大人是内部执法的官员。”

    谢必安的话滴水不漏,既不明说又不暗示,满嘴的官腔套词。内部执法,无疑就是让我别多管闲事。好吧,阳间尚且如此又何况与之相对的阴间呢。

    答应他之后,谢必安正对笔记上记载的内容逐一给我解释,我听着有点像小学生学习认知世界,虽然熟悉但并不了解。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对于那些所谓的本质工作我也有了不少的了解,甚至有两次还专门跟着两位无常鬼去押送亡魂。这期间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城隍庙。

    早在以前,城隍庙分为京师城隍、都城隍、府城隍、州城隍和县城隍。针对的是从全国到地方的等级分划,城隍的工作就是对亡魂的功与过做一个登记,然后记录会直接送往十殿阎罗进行审判。不过除了登记之外,他们还负责管理各地的阴兵鬼差,相当于派出所。

    我的家北城是一个小城镇,有一个县城隍,还记得我第一次到城隍庙的时候,城隍带着一众阴兵鬼将大约百十来号人在门口等着我,那阵势就好像迎接领导莅临一样。

    虽然我尝到了当领导的滋味,体会到了所谓的虚荣,可是我心里并不是真的很兴奋,因为尽管我手里握有鬼玺,但是想调动阴兵还是需要层层审批的,只有掌管全省业务的都城隍有审批的权利。另外听谢必安说还得到地府军事委员会备案,以防有人夺军权。

    原来阴间还有这么个机构,不过想想也是,既然有阴兵的存在就必定有管理他们的机构,只是“以防有人夺军权”这个理由让我一身的冷汗,不说别人,光说十殿阎罗的存在,还有谁那么大胆子敢夺军权呢,啧啧,简直是不想当鬼了。

    这段期间我是累得够呛,白天补补觉,和韩晨研究下阴阳知识,晚上则是跟着谢必安熟悉我的本职工作,真正是没黑没白的学习啊。不过我也在旁敲侧击之下从谢必安的嘴里套出了一点关于鬼帝图和鬼使状态的事,让我大有收获。

    谢必安说,自古以来并没有什么鬼帝现世去刻下鬼帝图,更没有鬼使这个职务的存在,我可以说是地府出现以来的第一人。不过据他的分析,和对我之前事情的了解,我对鬼使状态的使用还没有达到完全掌控的地步。

    我问他什么才算是完全掌控,他说这要根据我自身对阴阳知识的掌握和在阴间政绩有关。

    对于前者我能理解,可这东西和政绩能有什么关系。谢必安咋舌说,当一个阴间官员达到某种政绩要求的时候不仅得到升职,还会获得符合那个职位的神通,这算是酆都大帝的赏赐。

    这我就纳闷了,难道我堂堂鬼使就现在这么点本事?

    “不可能就这些的,还需要你慢慢发现。”

    这是谢必安走之前给我扔下的话,从那之后他和范无救就再也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而我也一心埋头在二楼的宿舍里,仔细翻阅着各种阴阳知识。

    可以说,接下来的这两个月比我上学的时候还要刻苦,因为我知道阴间的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像老田头说的那样,充满着勾心斗角阴谋诡计。

    给我这种想法的一个是因为那纸地府委员会的通知,一个则是谢必安说的种种。我不想去拉拢谁陷害谁,只求一个人好好做自己的事情。既然我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那也只能过着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

    收回了思绪,我看了看山顶上挂着的残阳,一道道霓虹昭示着明天的好天气。

    今天是往昔旅店重新营业的日子,相信很快就挥有顾客登门。

    “师父,屋子里都收拾干净了。”韩晨跑过来笑道。

    “好,回屋看看你大爷做好饭没,等吃完饭就该有客人来了。”

    韩晨屁颠屁颠跑了进去,留下的是天真无邪的背影。为了更方便的生活,老田头执意备齐锅碗瓢盆,免费当起了厨师,还别说,这老头的手艺真不错,做的菜是色香味俱全,每一顿韩晨都能吃三大碗。

    “来来来,吃饭了。西红柿炒鸡蛋还有红烧肉。”老田头端着两道美食就走了出来,而韩晨早已经摆好了碗筷,口水直流。

    这时候,韩晨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出早就过时的诺基亚手机,接通后问道:“妈,咋地了?”

    也不咋地那边都说了什么,总之我看着韩晨的脸色不太好。等他挂断电话之后苦着脸对我说:“师父,我想回家一趟,我大爷生病了。”

    这种事情我当然会给他假,并且拿了2000块钱给他以备不时之需,韩晨千恩万谢走了,我和老田头继续吃饭。

    没过多久,我的电话也响了,是韩晨。在电话中他的语气有点急迫,甚至都有些口吃,我知道事情有点不对赶紧让他平静平静。等他说明白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是真的出事了。

    “怎么了?火急火燎的?”老田头嘬着牙花子问道。

    “韩晨的大爷被什么东西给冲了身子,他解决不了找我求救。”

    “你走了,那店怎么办,今天可是恢复营业啊,前两天专门通知阴阳两界的殄文都烧给他们了。”

    “人命关天,我也不能见死不救,这样吧,你把鬼玺摆好,让那些游魂阴兵自觉点,我去去就来。”话音刚落我就穿好了外套走了出去。

    韩晨说有人开车来接我,等了十多分钟,一辆桑塔纳停在了我面前,里面的司机问道:“请问是郑老板吧?”

    我拉开车门钻了进去,说:“走吧,是我。”

    韩晨的大爷和他假住在一个屯子里,两家相距也就百十来米。此时夕阳落下,家家户户也都开了灯,由于天气转凉外面散步的村民不是很多。

    不过我看见有二十多号人聚集在了一个农户的家门口,想必那里就是韩晨大爷的家了。

    车子刚停下,韩晨就跑了出来,拉着我就往屋里跑。被他这么拉着我有点不适应,一个是他力气大,一个是他身上阳气太旺,和一身阴气的我接触之下我有些难受。

    到了屋子,我才知道了情况的严重性。韩晨的大爷,浑身都冒着腾腾的黑气,一个模糊的人影正趴在他身上。

    “都闪开!”我扬起手臂,让几个看热闹的家属退后。

    根据我的判断,这东西已经成了气候,估计是个鬼仙级别的。那东西见了我先是一愣,随后又恢复了神态。

    “你们所有人都出去吧,我自己能解决。”我说道。

    可是这些人并没有立刻离开,脚下充满着犹豫,最后还是韩晨的妈带头劝他们离开的。

    屋子里没了人,我就放心了很多,虽然他们或许知道我懂些阴阳异术,但并不知道我解决此类问题的手段,就连韩晨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