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各有心思

    更新时间:2016-12-12 18:33:27本章字数:3030字

    老田头喝的酒比我喝的水都多,他的判断我也当然很重视,只是这杜磊可不是普通人,想想以前在学校时候的纨绔就可见一斑,这段时间的官场磨炼肯定会让他成长不少,要是他现在攻于心计的话我还真有些头疼。

    “你说的那个青年竟然发现了一个普通的游魂,更是杀害了他,可见这个人不一般啊,就算我以前过阴的时候身后跟着个普通游魂也不容易被发现。”老田头咋舌感慨。

    “不管这人有什么背景,总是是来路不正。”我说道,“我还真希望他们是天道教会的人,毕竟我对他们还多少了解一些,要是别的教会的人的话恐怕就难办了,因为他们和官方也有关联。”

    “是啊,但凡和官方扯上关系都比较难办。你看这个。”老田头递给我一封信,说是他以前一个过阴的小友给他的消息。

    打开一看我就惊了,我们北城的临县,竟然也出现了疑似天道会的踪迹,同样是打着什么官方的旗号,只不过形式靠近传销,以“以小博大,共同致富”的口号吸纳会员。在给他们洗脑的同时也让他们在不自觉中产生对天道会的信任和依赖,从而利用这些无辜群众为教会服务。

    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这些人怎么能利用老百姓做这种事,太没人性了!”我啪地一下拍在了吧台上,把韩晨吓得一激灵。

    老田头嘿嘿笑道:“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那么厉害,不仅腐蚀了老百姓,还能让上面的官员给他们服务,啧啧,这里面有蹊跷啊。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查查。”

    一听这话我一下就想起件事来,临县的事情他这个老头子是怎么知道的,虽然说是所谓的朋友给他提供的消息,但是一个过阴的人还会注意这方面?我不信。

    “老爷子,怎么你也在意起天道会的事了,以前你不是说阴间的事情太复杂,让我谨慎小心嘛,这次怎么还让我查起来了?”

    老田头也不言语,神秘一笑就眯着眼哼哼起了京剧。

    今天的客人不多,也算是淡季,不过算是寒衣节之前的一种平静吧,毕竟有不少人会提前给自己的先人烧纸钱,他们大多数在阳间的都去收钱了。

    正当我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的时候,站在门外的吴贞儒忽然跑了进来,小声对我说:“大人,两位无常大人来了,我是不是该去躲一躲?”

    吴贞儒的身份比较特殊,按照道理说,这种鬼应该被送到阴间接受十殿阎罗的审判,而且做了这么多年的黑户了,上面肯定会严惩不贷,加上生前手里的血腥,估计没有什么好的判决结果。

    不过我倒是希望他能在我身边,一个千年老鬼即使到现在也有着鬼仙的修为可不容易,假以时日让他恢复了本事,怎么着也能掀起半边天来。

    有了之前和阴间的种种纠葛,加上黑白无常对我的态度,我觉得不管怎么样都要把吴贞儒给留在身边,就算我再次受罚也认了,要是有一天真的和哪位大神闹翻了,他也是我一张底牌。这也是我决定把他带在身边的原因。

    黑白无常来了,我估计无外乎就是检查一下我最近的工作,顺便再来嘱咐一下寒衣节的一些事情,都是官差,翻来覆去就那些话,说不出什么花样来。

    “既然两位大人来了那还躲什么,没事,有我呢。”

    我说完,吴贞儒一愣,尽管不明白我的想法,但也看出来我对无常鬼的不屑,于是他跟着我就走到了门外。

    不远处,浩浩荡荡走来十来人的阴兵,在他们前面,谢必安和范无救带头,正巧看到我站在外面迎接,脚下的步子也变得快了些。

    “鬼使大人别来无恙,今日可好?”谢必安开口就是客套话,脸上也依旧挂着那让人有些厌恶的笑。

    “谢大人说笑了,我一个凡人能有什么样,就算晚上当鬼使也终究是阴间的官差,劳累也是应该。反倒是两位大人不辞辛苦来我这小店,可让我受宠若惊了。”

    听到我话里带刺,范无救就上前一步想和我理论,和以前一样被西边给拦住。这个无常,别的没有,就是脾气暴点,不过我也不怕他,当初我还稚嫩的时候他也打不过我。

    谢必安继续堆笑道:“大人就喜欢开玩笑,我们兄弟二人来是想看一看最近往昔旅店的生意情况,同时也是有段时间没来了,有些想大人了。”

    开门不打笑脸人,谢必安这么客气我也没理由继续给他们话听,于是将他和范无救让进了屋。一到屋子里我就看到范无救盯着吴贞儒一愣,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眼睛一直都没离开过他。

    谢必安则是不同,眼角扫过一眼后就没正眼瞧过。这种人,必须提防!

    “韩晨,把开业以来的账目给谢大人过目。”

    韩晨很听话地将账目打印了出来递给我,我又转给谢必安。

    “呵呵,大人真会说笑了,我哪里会看这些啊,我可是非常相信大人的。”他虽然这么说,但是很自然地接过了账单翻看起来。

    “对了,大人,有件事我还想和你商量一下。”说着,我给老田头一个眼色,示意他暂且回避,毕竟明面上让他知道太多不是那么回事。

    老田头也很知趣,拍拍屁股站了起来,随便拱了拱手说:“几位大人,小的告退了。”然后边转身离去。

    “鬼使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只要我能做的一定帮到底。”谢必安说着眼睛也美离开账单,真不知道他是真看还是做做样子。

    我看了吴贞儒一眼,说:“大人,前几天我救了一个老鬼,看他可怜兮兮的要是到了下面肯定会受尽苦头,不如我把他留下来给我帮帮忙,你也知道我这往昔虽小,但也有扩大规模的打算,一个是担心韩晨自己忙不过来,一个是希望有人来看场子。”

    说完谢必安就抬头看看我,将账单递给了韩晨,说:“这种事情大人也无需让我知道,我也只当做没看见。现在大人竟然对我说出实情,也看得出大人对我的信任。只是我已经知道了此事......有些难办啊。”

    他这话完全是废话,当然我也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他这家伙,从来都是官话连篇,听与不听没什么大用处。不管他同不同意,吴贞儒我是留定了。

    谢必安想了一会,说道:“这样吧大人,既然这事咱们说开了我也不瞒你了,这老鬼你要是想留下的话我也不插手,只不过领导他们要是知道的话就难办了,买不买大人的面子可不好说,要不我先去探探口风再来定夺?”

    “呵呵,不用了,只要谢大人不插手的话我就有把握。”我摆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还略有深意的一笑。

    谢必安愣了一下,微微一笑,随便问了几句就带着一行人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还问我要为寒衣节做好准备,尽量别出错。

    送走了他们我就回到了屋里,吴贞儒立刻迎了上来,满嘴的答谢。

    “吴将军也别这么客气,其实我留下你也是有些私心的。”于是乎,我把我和天道会的瓜葛还有怎么与无常鬼闹的矛盾和他说了一遍。这种事对他说,其实就是想看一下他的态度,到底选择站在哪一边。

    不过也不是他选择的事,留在我这至少还能消停安稳,离开了我这一亩三分地他肯定没好。

    令我惊讶的是吴贞儒听完随即就给我跪了下来,吓我一跳,说:“鬼使大人放心,我吴贞儒已经是千年老鬼了,到了地府少不了十八层地狱的伺候。相反大人对我恩重如山礼贤下士,就算是魂飞魄散也在所不辞!”

    我赶紧将他扶起,这举动让我想起了古人知遇之恩的说法,宁可以身犯险也不会违背道义。反观现在呢,啧啧,我就不说什么了。

    吴贞儒确实让人感动,而且他也表示会积极恢复,就算无用武之日也势必会成为我震慑一方的大将。

    “老将军,这降魔除妖的事情我还算知道一些,提高将军的修为的话我该怎么去做?”我问道。

    “呵呵,简单。”吴贞儒说出了他的想法,惊得我一身冷汗。

    提高鬼的修为,无疑是属于养鬼的范畴,而饲养鬼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去吃掉其他的鬼,只是我到哪里去找呢?难道我要散养着他,让他自己去外面觅食?不行,太危险了,而且影响也不好,我肯定是会受到连累的。到时候不仅他没有好下场,就算是我也指不定会遭受什么惩罚。

    “大人莫急,老夫还有一法,只是希望大人能提供一下场所。”他的意思是可以选择一处聚阴之地作为他的巢穴,让他整日吸收日月精华养足身子板。说白了就俩字——闭关。

    这倒是好办法,不过北城这么巴掌大的地方到哪去找聚阴之地呢?想来想去,我也只能等到明天找老田头商量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