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见英雄

    更新时间:2016-12-18 18:42:11本章字数:3004字

    第二天早上我刚起床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傻笑,不用说肯定是韩晨发出来的。

    走到楼下,看到老田头已经坐在了吧台边上,正和韩晨有说有笑的呢,见我下来张嘴就问:“杜磊身边的那人想和你合作?”

    我点点头,看了一眼韩晨。这小子表现一直不错,就是这个嘴啊,还真没把老田头当外人,不过这事我也没往心里去,要不然也得和他时候一下,让他利用多年的社会经验帮我分析一下。

    “他叫张凌普,本事的话应该不成问题。昨天他和我说了他的一些遭遇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毕竟天道会那边实在弄不清楚。”我打了个哈欠就坐了下来,随手拿起了吧台柜子里的糕点开吃。

    老田头丝毫没有犹豫,说:“合作吧,我看挺靠谱的。”

    “为什么?”

    “啧,你小子平时挺奸挺灵的,怎么有时候还犯糊涂呢?”老田头解释道,“天道会的人既然已经准备要对付你了就证明他们掌握了你的一些基本情况,想想那个叫王晓婉的丫头,要是还和你玩什么卧底这种低级的游戏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啊,我合计这个姓张的小子还可以谈合作。”

    他的话不无道理,我想了一会也觉得很对。虽然不清楚天道会是不是已经查出了我鬼使的身份,但已经丝毫不掩饰对我的敌意,不然杜磊也不会刚来北城就拿我开刀。这时候冒出个张凌普虽然有点突兀,但也算是合情合理。

    天道会在利用他,而他也想摆脱教会的控制,这个最佳的人选也无疑是我这个和教会明着干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张凌普到底有什么能耐我没个准儿,他说他风水上的造诣一般,但为什么天道会让他来专门找什么“合适的地方”呢?

    “你这两天也别想太多,马上寒衣节了,你得准备准备。”老田头提醒道。

    是啊,我翻了下手机看下日子,还有四天就是寒衣节了。

    “这两天先把别的事搁下,好好看看我那笔记,有些东西还是要值得注意的。”老田头说完指了指吧台上的白酒,说:“今儿应该没啥事,咱爷俩小酌点。”

    不知道是由于这两天有些心烦还是怎么,我还倒真想喝一点小酒了,虽然以前很反感,但也许是因为在社会上扑腾了这么久也有点疲惫吧。

    我们喝的不多,一边扯淡一边吃喝,韩晨在旁边招待来往的游魂,吴贞儒则是老老实实地躲在二楼。他说现在属于非常时期,万一碰到下面严打肯定会连累我,所以行事低调了不少,等过了寒衣节再说。

    四天的时间,张凌普没有联系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当初提出了合作的意向现在却风平浪静。

    这一天,天昏沉着,似乎随时都有下雪的可能。天刚黑,从远处就来了两个阴差,刚进店就看到了我。

    “两位来的真及时,我这店门刚开。”我笑道。

    “大人,鬼门开门在即,那边让我传话过来是否准备妥当?”一个阴差客气地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不知道需要我怎么配合啊?”

    “大人客气了,鬼门关开后,阴兵将押解地府的魂魄出来,到时候大人只需要到处转转即可,阴兵也都会在各个路口把守,防止他们闹事,只要过了寅时就算大功告成,届时大人也就可以回房休息了。”

    听他这么说,看来今儿晚上虽然比较轻松,但也是个守点的工作啊。我又客气了两句便将他们送了出去。

    老田头借口今天阴气旺盛,不适合他这岁数的人陪我,所以也没来,我要出去巡视,店里就交给韩晨和吴贞儒了,尽管有点担心,但是也得这么做,第一次嘛,难免有些紧张。

    鬼玺,被放在了一个背包中,老田头嘱咐过,像三大鬼节这种鬼门大开的日子出去巡视最好带上它,因为我手中是否有兵权还没个准确的答复,不过也是个身份的象征,要是再外面遇到不识货的厉鬼动起手来也硬气三分。

    我就不明白了,我堂堂鬼使怎么还用出示鬼玺呢,一般的鬼物三下五除二就能拿下。

    老田头对我的话嗤之以鼻,说虽然地府制度严格,但是总有些有背景的凶狠角色,他们有靠山,要是和他们明着干起来对我在地府的政绩有影响,所以嘛官场嘛,都是要给些面子滴。

    好吧,我再次听了他的话,这阴间的制度怎么总觉着......哎不说了,没意思,做好我自己的事就不错了。

    往昔旅店距离市区几公里而已,我拿上背包就晃悠出去了,刚出门就给家里打了电话,老爸老妈还是嘘寒问暖的,说我一天天的也不知道回家,就连寒衣节上坟祭祖都想不起来。

    其实不是想不起来,因为我知道自己做到就问心无愧,偶尔祭奠就可以了。换句话说,与其上坟烧纸还不如哪天到地府去看看爷爷奶奶呢,嘿嘿,工作便利嘛。等寒衣节一过我就试着申请一下。

    也许是心理暗示吧,天已经彻底黑了,而且还是鬼门大开的时候,我总觉得空气中多了不少潮湿的阴沉气息,或者说像是躲在棺材里千八百年的骨头成了精跑出来一样。

    想到这里我立刻就联想起了吴贞儒,哎,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就随便找一个地方给他提升修为得了,何必和旱魃抢地方呢。

    胡思乱想期间,身后忽然传出一阵鸣笛声,回头一看,各式各样的汽车飞奔而至,呼啸声此起彼伏。这当然不是有人在飙车了,而是鬼在飙车。这些车都是飘在半空中飞驰的,估计生前肯定是哪家的小祖宗,就连做鬼也忘不掉刺激的事儿。

    我也不搭理他们,任凭他们作,反正也不会肇事,没什么好担心的。

    车子过后紧接着就是公交车了,显然这才是普通百姓的选择,各路人马层出不穷,看来鬼门已经打开,这些故人都是去享受人间香火了。

    正瞧得出奇,一辆汽车却停在了我旁边,我一看,哟呵,宝马牌的,只不过上面有军车字样的殄文,啧啧,地府的军队还真比在外巡逻的阴差待遇好啊。

    “请问是北城鬼使大人吧?”车门打开,下来一个青年阴差,他身上的阴气极重,一层一层向上翻滚着,瞧这架势丝毫不下于有着鬼仙修为的吴贞儒。

    “你好,我是郑少鸿。”我简单地打了招呼。

    “大人,我是北城地区负责押运地府亡魂的官差,隶属地府军事委员会,是北方鬼帝杨云大人手下的营长,我叫石达开。”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顿时一愣,怎么听着这么熟悉?石达开,石达开......

    很快这个名字唤起了我的记忆。

    晚晴年间,中国在遭受外敌侵略的同时国内也爆发了一次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在太平军中,唯有石达开是一世英名,最后被清军围困时为了不连累手中士兵,毅然决然地选择投降,英勇就义,想念三十二岁。

    “你就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我不敢置信地问道。

    石达开报以微笑,点头道:“是的大人,我就是石达开。”

    他话音刚落我立刻就激动地抱住了他,笑道:“哎呀,没想到我竟然看见了你这位大英雄。”说完,我竟然双手抱拳深深鞠了一躬。

    石达开赶紧将我扶起,连说受不起。

    对于阴间军队的职位我还算了解,和阳间是一样的,只是我这个鬼使不知道能摆在什么地位,是高还是低?不过石达开从始至终都对我非常恭敬,想必也能比他大一点。

    “今天能见到翼王简直太高兴了,我都没料到寒衣节将军能到我这里办公,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大人过奖了。”石达开微微低头道,“翼王已经是过去,现在石达开在北方鬼帝手下任职,听从上方安排就来到了北城。”

    我刚想接着表示敬佩石达开赶紧拦住了我,说:“我只是一名营长,若是论起职位大人高了我不是一丁半点。”

    他这话说的我立刻兴致盎然,于是问道:“那我的职位在军方的话能当个什么?”

    “鬼使大人虽然手上无兵,但据说鬼玺在手,此鬼玺与其他玉玺相比不仅代表权威,更是统领军队的虎符,要说是职位的话,达开觉得应该是军区的二把手,只要鬼帝下令,大人便可率领数十万兵马征战沙场。”

    石达开说的我是热血沸腾,堂堂中国男儿要让虎狼之辈感受到我大华夏的威武!

    忽然,我好像从他话里发现了什么,问道:“这么说难道我也是北方鬼帝的鬼使了?”

    此刻我是多么希望他能回答“是”,这样我长久以来的疑惑也算是解开了,可是石达开却摇摇头,说:“大人并不属于我北方鬼帝统辖,可能是其他四方鬼帝的鬼使吧。”

    我略有失望地点点头,没再言语。